第五百七十六章 震惊


  原创坐在观景台上,头顶夜空群星璀璨,九星聚灵阵和天上的北斗九星遥遥呼应,一缕缕星光洒下,融入到聚灵阵之中

  丝丝缕缕近乎实质的灵气,从叶天全身溢入,叶天头顶蒸腾出一片雾气,四肢百骸无一不在接受着灵气的滋养,整个人进入深层入定之中。

  忽然,叶天心中动了一下,眼睛随之张开,往山脚望去,盘膝坐着的双腿向下使力,身体随之站了起来。

  “小师弟,你也感应到了?”

  苟心家站在距离叶天十多米处,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自jǐ这位师弟真可谓是天赋异禀,受了如此重的伤,竟然还有这么敏锐的感应力。

  “有朋自远方来,我这当主人的,怎么也要去迎接一下吧?”

  叶天哈哈一笑,刚虽然仅仅打坐了一个多小时,但已经将伤势给压制住了,这段时间只要不再和人动手,就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返身下了观景台,师兄弟二人往别墅大门走去,周啸天早已等在了门口,将别墅的铁门给打开了。

  现在不过晚上11diǎn钟,作为主角的左家俊还méi从宴会回来,不过有叶天这个麻衣一脉的门主亲自迎出来,也算是给足了这位国学大师面了。

  两人刚刚来到别墅门口,道路前方就■传来汽车的发动机声,一辆黑色的宾士车缓缓的驶了过来。

  叶天和苟心家对视了一眼,抬步往前迎去,不过宾士车在距离大门还有十来米的地方就停住了,车门被从里面推开来。

  一个穿着一身唐装身材▲消瘦,但精神十分矍铄的老人,从车里走了下来。

  抬眼看到叶天二人,那老人连忙加了脚步,méi等两人迎上来,就已经走到了面前,一双眼睛紧紧的盯在了苟心家的脸上。

  老人在苟心家脸上看了一会之后。目光扫在了他那缺失了一条手臂的右肩处,颤抖着声音问道:“可……可是元阳吾兄?”

  当年苟心家出事回台之后,南淮瑾曾经去医院探视过他,虽然此时苟心家相貌和以前有着天壤之别,但这断臂却是假不了的。

  苟心家的神情也是有些激动,长叹一声道:“淮瑾老弟,一别近五十载,méi想到你我兄弟还有相见的一日啊?”

  “淮瑾拜见大哥!”

  听到苟心家这句话后。南淮瑾心中再无怀◎疑。抢前一步,对着苟心家就拜倒了下去,眼中老泪纵横。

  解放前的时候很流行拜把兄弟。这二人当年就是八拜之交,此时见了苟心家,南淮瑾当即大礼参拜起来。

  “不可……”

  苟心家一☆把托住了南淮瑾。说道:“淮瑾老弟,你我兄弟何须如此,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的关门弟叶天,也是我麻衣一脉的现任门主!”

  虽然和南淮瑾有着许许多多的话要说,但苟心家还是méi敢冷落叶天,且不说叶天的身份,就是这宅。那也是叶天所有的啊。

  “剑眉星目,一副好相貌!”

  南淮瑾搭眼在叶天脸上看了看,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叶师弟这是和谁动过手了,为何会伤及腑脏呢?”

  腑脏之气为人体之精华所在,除了丹田之外,是紧要的地方。尤其对内家高手来说,腑脏受伤是容易留下隐患的。

  出于和苟心家的交情,南淮瑾连带着也将叶天高看了几分,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有一治疗内伤的方。回头写给你,先抓几服药吃吃看。”

  当年在青城山中学道隐居的时候。南淮瑾可是学得了一手好医术,他所说的药方,就是青城派治疗内伤的不传之秘。

  “谢谢南师兄关心。”◆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稍稍侧了下身体,说道:“这diǎn伤势不算什么,让南师兄操心了,咱们进去说话吧。”

  “叶师弟,这腑脏受伤,切不可大意,还是要小心调养的。”

  见到叶天一■脸不在乎的样,南淮瑾看向了苟心家,按说自jǐ老兄也是此道高手,他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吧?

  曾经有一位奇门中人,年轻的时候和人动手,被人击伤的腑脏,当时仗着年轻体强,硬是扛了过去,但谁知道就在他四十岁那年,突然旧疾复发,腑脏出血而亡。

  叶天此时和那人情况就有diǎn相似,现在不注意,说不定日后就会遭遇反噬的。

  “淮瑾老弟,叶天的手段不在我之下,他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苟心家笑着摇了摇头,有这座九星聚灵阵在,有那源源不断充裕的天地灵气,像他们这种人,只要还吊有一口气,都能恢复过来的。

  “哦?”

  南淮瑾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叶天,他知道苟心家生平从不说妄言,他既然如此讲了,叶天的修为怕真是不弱于他的。

  “进到这宅里,你就明白了。”

  苟心家看了一眼陶山奕,淡淡的说道:“把车就放在哪里吧,你也进来!”

  “是,师伯!”陶山奕恭敬的答道,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看苟心家那架势,让自jǐ进这别墅好像给了多大面一般?陶山奕跟随师父走过许多地方,也见过一些前辈,还从来méi遇到过这样连门都不想给进的呢。

  苟心家哪里会去管陶山奕的那diǎn小心思,当下袖袍一甩,让开半个身,和南淮瑾并肩走进了别墅的那道铁门。

  “嗯?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跨过进入别墅的大门,南淮瑾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像钉似的站在了那里,脸上满是惊愕的神情。

  那充裕的近乎实质的天地灵气,在不断往南淮瑾的体内溢去,在这灵气匮乏的当代,他何时有过这种经历?即使当年隐居青城山,那山中的灵气也远远不如这里。

  顾不得多问,南淮瑾下意识的就放开了心神,尽全力吸纳起这股天地灵气来,整个人一时间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果然是天赋奇啊!”

  看着南淮瑾居然如此之就适应了这些天地灵气的冲击,并且还能站在那里入定起来,叶天也不禁暗暗diǎn头。

  “师父,您怎么了?”

  对于南淮瑾的反应,苟心家和叶天都猜到了几分,不过跟在身后的陶山奕,却是有些不明所以,在他们身后三步,轻轻的喊了一声。

  这一声将入定中的南淮瑾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转头望向一脸莫名其妙的徒弟,开口问道:“嗯?山奕,你méi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师父,您到底怎么了?”

  陶山奕愈发的糊涂了,师父今儿的表现太不正常了,莫非苟心家二人召来师父,是想算计他的?

  想到这里,陶山奕往后又退了两步,俗话说人心叵测,他们的交情是四五十年的,谁知道现在对方打着什么心思?

  “你小,这么充裕的天地灵气,你都méi感觉?”南淮瑾脸上带了一丝愠怒,呵斥道:“这么多年功白练了吗?”

  “灵气?哪来的灵气啊?”

  陶山奕往左右看了看,还鼓动气血感应了下,这里的灵气比城市里是浓厚一diǎn,但也远远称不上“充裕”二字吧?

  “咦?原来是这样啊?”

  南淮瑾也是心思聪颖之人,见到徒弟的表情后,顿时感觉到有些蹊跷,试着往后倒☆退了一大步,那环绕在身周的灵气,顿时消失不见了。

  “元阳兄,这……这是聚灵阵法?”终于明白过来的南淮瑾,一把抓住了苟心家的衣袖。

  南淮瑾当年隐居青城山的时候,曾经翻遍了典籍,想在山◎中修建一个聚灵阵由于修炼。

  但由于传承多有缺失,直到现在也未能如愿,眼下见到这疑为聚灵阵的所在,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méi错,淮瑾老弟,进去再说吧!”见到南淮瑾吃惊的样,苟心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当年李善元一直夸奖南淮瑾的资质,这让身为麻衣一脉大弟的苟心家心中难免也有些吃味。

  现在见了老友这惊愕的样,苟心家心里简直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甭提多舒坦了,这么多年的积郁是一扫而空。

  “不行,元阳老哥,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看见苟心家往别墅里走去,南淮瑾连忙追了上去,那神情倒是像个见到心爱玩具的孩一般,完全méi有了平日里的严肃。

  “师父这是怎么了啊?”

  站在别墅完外面的陶山奕有些傻眼,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师,怎么会露出这副表情?来不及多想,陶山奕连忙追了过去。

  只是刚一跨进别墅的大门,陶山奕的身形就剧震★了起来,吃惊的嘴巴张的足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陶先生,走,去厅里说话。”

  站在门里的叶天看着陶山奕那因为吃惊而近乎变形了脸孔,心里也是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感。

  “哦,好!◆

  陶山奕这会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维的能力了,傀儡一般本能的跟在了叶天身后,他怎么都弄不明白,这门里门外为何有如此大的区别?

  ---

  ps:第一,十分感谢朋友们的打赏和yuepiao(求魔,真的很谢谢大家,还差八百张推荐票到一万票,今儿能到吗?拜托诸位了!!

  。未完待续(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