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门三化境


  “大师兄,我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看书就来《叶天摆了摆手,神情有些萎顿。

  刚才虚空画符那一下,到底shì用了元气,这让叶天伤势wèi愈的腑脏,又受到了一些震动,原本被压制的伤势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刚才吐出了那些淤血之后,倒shì不会让叶天的伤势加重,只不过又需要将养多些时日罢了。

  其实刚才那种情形,由苟心家出手也shì可以轻松击败蔡阳秋的,不过叶天身为一门之☆主,自然没有当缩头乌龟的dào理。

  “你小子,杀气太重,日后我介绍一大和尚给你认识,你也学点佛法吧。”

  苟心家一脸无奈的看着叶天,他和左家俊都已经老了,麻衣一脉的wèi来和希望都被★寄托在这小师弟身上,他可不想让叶天出现任何的意外。

  “大师兄,您这dào士什么时候转修佛法了?”

  叶天开了个玩笑,稍稍提了下真气,只感觉胸腹之间一阵郁结,这里浑浊的空气也不利于他修养,当下开口说dào:“二师兄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咱们这就走吧。”

  见到叶天等人起身,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陶山奕连忙说dào:“叶师叔,师伯,我师父应gāi快到了,我先去机场接他老人家,回头去哪里找您呢?”

  目睹了刚才那一幕,陶山奕才知dào自己的感觉完全没有错,这一脸病容的年轻人修为高强之极,换了自己上场,估计也shì惨败的结局。

  这让陶山奕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真的无法想象,如此年轻的叶天,究竟shì如何将功夫练到这等程度的?

  shì以在说话的时候,陶山奕也隐隐以叶天为主了。他可不想因为称呼的先后,引起叶天这个年轻人的不快。

  “大师兄。你看吧。”

  叶天侧脸看向了苟心家,他不知dào大师兄和那南淮瑾关系究竟如何,值不值得让他知晓聚灵阵的事情。

  苟心家沉吟了一下,说dào:“淮瑾老弟shì我多年至交。师父当年也教导过他一些东西,说起来和麻衣一脉hái有些渊源,就让他来家里吧。”

  香港这个聚灵阵算shì麻衣一脉最大的秘密了,饶shì苟心家和南淮瑾相交莫逆。也shì再三思付之后,才下的这个决定。

  “好,我住在……,你到时候接南先生直接过来就行了。”

  大师兄既然发了话,叶天毫不犹豫的将地址报给了陶山奕,对于师父经常挂在口中的奇才,叶天也shì颇有几分好奇的。

  “shì,谢谢叶师叔!”

  陶山奕答应了一声,先行退出了会场,心中却shì稍微有些不快。以师父和苟心家的交情,来香港拜访当然要登门了,可shì对方似乎hái犹豫了一会。

  见到父母正在远处和人聊着天。叶天喊过周啸天,说dào:“啸天,去和我爸他们打个招呼,然后咱们就走!”

  宋薇兰虽然想和儿子多亲近,不过今儿拜访他们夫妇的人实在太多,只能在远处对着儿子歉意的打了个招呼。

  这场中也有许多◎人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叶天身上的,但适才叶天的手段过于诡异。那些人也不敢打扰,这才让叶天一行人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会场。

  “唉,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聚会了!”

  出得会场之后,叶天长长的舒了☆☆口气,那里面秽浊的空气和压抑的气氛,简直让他难以忍受。

  “怕shì由不得你啊!”一个声音从叶天身后发出,回头看去,却shì唐文远带着孙女跟了出来。

  “叶天,我和易温茂有些交情,多谢□你手下留情了。”

  唐文远认识叶天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但shì不知dào为什么,这几年每一次见到叶天,总感觉他身上威势日盛,连自己这快入土的老头在在他面前,竟然也有一点不自然的感觉。

  “老唐,刚才shì我对不住,说话没给你留面子。”

  叶天摆了摆手,说dào:“今儿这事shì门派之争,我不能相让,否则麻衣一脉的名声就毁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天起家之初,靠的就shì面前这位老爷子,方才在会场里拒了唐文远的面子,他心中其实也有些歉然的。

  “没事,你不怪我就好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唐文远松了口气,说dào:“这宴会呆的没意思,我正要回去,让司机送你们一程,正好我hái没去过你新建的宅子,今儿就去做个客吧。”

  唐文远之前请叶天给他占过一卦,知dào自己在三年之内有场劫难,眼瞅着时间越来越近,即使shì他这样人,也有些不淡定了。

  “shì啊,叶天哥哥,你来香港都没请雪雪去作客呀!”

  唐雪雪也拉住了叶天的衣袖摇了起来,她和叶天几乎shì朝夕相处一月有余,对这哥哥几位依恋。

  “去我那宅子?”

  叶天苦笑了一声,别说今儿有客人来,就shì没事也不能让他去啊,当下摇了摇头,说dào:“老唐,我那宅子你现在不合适去,等过段时间我会请你上门做客的。”

  “不合适?”

  唐文远闻言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京城的聚灵阵,面色不由一变,试探着说dào:“叶天,你那宅子莫非也布下了什么阵法?”

  说话之时,唐文远又想到了那风水柱,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得,猜到就猜到吧,一个字都不要往外说啊,我们就先走了。”

  叶天原本也没想瞒着唐文远,而且帮他度过那场劫难,hái要着落在这新宅子上,日后总会被他知dào的。

  告辞唐文远后,叶天几人叫了一辆会所接送贵宾的车辆,直接返回到了家中。

  算算时间,距离南淮瑾到来应gāihái需要一个多小时,叶天进房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坐到观景台上的蒲团上修复起伤势来——

  在港岛南端的一处顶级富豪所住的别墅里,一位私人医生刚刚给易温茂治疗完毕,对着一脸担忧的蔡阳秋说dào:“蔡老先生,易先生没伤到腑脏,不过断了两根肋骨,这段时间要好好休养一下才行。”

  易温茂在香港经营多年,他们所接的业务上至港督富豪,下至平民百姓,这些年积累起来的财富,比左家俊shì只多不少。

  所以他们在人后的生活,也shì奢侈之极的,住的shì香港最好的别墅,私人医生也shì随叫随到。

  “谢谢刘医生。”蔡阳秋开口叫过一个门人,吩咐dào:“阿军,送刘医生回去吧!”

  蔡阳秋的神情虽然也很萎顿,但他只shì被阴邪之气侵入体内,有那么几天功夫就能化解掉,并不会留下隐患的。

  倒shì亲手将徒弟打成重伤,让蔡阳秋心里有些愧疚,毕竟这个徒弟跟着自己也有四五十年了,两人的关系不比父子差上多少。

  等到刘医生出门之后,易温茂一脸羞愧的说dào:“师父,我……我今儿给您丢人了!”

  其实蔡阳秋这些年已经很少过问门派中的事情了,大多都shì易温茂在打理,所以今儿这件事情,他开始的时候并不知dào。

  后来易温茂在见到叶天几人后,心中感觉有些不妙,这才马上派人将师父从家中给接了去,但shì没成想,却shì让师父跟自己一起受到了羞辱。

  “师父,您放心,我饶不过那姓左的,咱们七星派门人众多,这个场子我一定要讨回来!”

  易温茂并没有和叶天对上,他也不了解发生在蔡阳秋身上的事情,所以对叶天等人尤其shì对左家俊,háishì心有怨恨的。

  “你说什么?”

  原本正在察看徒弟伤势的蔡阳秋,听到这话眼睛顿时瞪了起来,一巴掌扇在了易温茂的头上,说dào:“想死我一掌毙了你,省的连累我七星派!”

  “师父,您……您这shì干什么啊?”易温茂被打的有些迷糊了。

  “臭小子,他们师兄弟三人,均shì进入到了化境,你拿什么去讨回场子?”

  蔡阳秋长叹了一声,公众社会讲的法律,但shì在奇门之中,自古都遵循一个dào理,那就shì拳头,谁的拳头大,谁就shì理!

  叶天以重病之躯hái能让自己陷入幻境,蔡阳秋回头一想,那二十来岁的叶天,其修为怕shì也进入到化境之中了。

  一门三化境,这足以横扫当代奇门了,再借蔡阳秋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兴起什么寻回场子的想法了。

  “化境?”易■温茂那有些迷糊的脑袋,顿时变得无比清醒了,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师父进入暗劲二三十年,至今都没办法进入到化境之中,而对方竟然有三个化境高手,自己居然hái想着再找麻烦,的确有些不知死活了。★

  “以后见到这三人,你都要执弟子礼,万万不可招惹!”

  蔡阳秋想了一下,又吩咐dào:“明日召集派中各人,让他们都注意一点,另外订个香港最好的酒店,师父再去赔罪,但愿能把这恩怨给化解掉吧。”

  任谁要shì结下叶天这等仇家,肯定也会像蔡阳秋这般坐立不安的,在门派生死存亡之际,个人的荣辱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PS:第三更,新一天到了,推荐票也刷新了,大家看完章节,顺手投几张推荐票给相师吧,今儿要shì保持前三,继续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