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驳斥


  第五百七十章驳斥

  易温mào此话一出,场内有小半人的面色都shì不禁一变,看向左家俊的眼中也带了些许狐疑的目光。(-< >-网)

  要知道,太平山的确shì香港的豪宅区不假,但也不shì所有的富豪都住在这里的。

  就像李超人的住所就shì位于香港南区的深水湾道,那里同样也shì一处富豪云集的所在。

  所以易温mào的这句话,对场内众人的杀伤力还shì很大的。

  如果正如易温mào所说的那样,左家俊的风水局将整个香港的气运都搬至半山dì区,那么他们居所的气运必将会受到影响,这可不shì一件小事。

  听到易温mào的话后,左家俊嗤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易会长,你能看的懂我布下的这风水局?”

  左家俊心里明白,要shì不解决易温mào的质问,自己将会得罪一大批港岛富豪,别说什么东南亚第一风水师的头衔了,恐怕日后的香港也很难有自己◆的立足之dì。

  对方既然来砸场子的,左家俊自然也不会再客气,问话之中毫不掩饰的表达出了自己对易温mào的蔑视。

  “不就shì阵中套阵,用九宫八卦阵套取四象阵,用此来凝聚气运吗?” ☆
  易温mào冷笑了一声,“不过左老弟你这样做未免有些过于自私了吧?香港的气运shì大家共同打造出来的,你都凝聚到了东面,让别人怎么办啊?”

  易温mào为人十分的阴险,他句句话中都扣住◇左家俊所布下的风水局,会破坏香港的整体风水格局,想以此来引起公愤。

  易温mào的鼓动还shì很有成效的,他的话声刚落,李超人就忍不住开口问道:“左大师,真shì这样吗?”

  易温mào在港岛向来就shì以堪舆风水著称的,而左家俊之前只shì在占卜问卦上独树一帜,两人所擅长的领域并不一样。(-< >-网)

  可眼下不擅风水的左家俊布了这么一个风水局,却shì被擅长风水堪舆的易温mào出言指责,在场众人心中的天枰,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些倾向于易温mào了。

  虽然只有李超人开口询问了,但shì旁边那些人狐疑的目光,说明他们心里也存在着同样的疑问。

  左家俊知道◇此刻要shì稍软一些的话,必将会加剧众人的疑虑,当下打了个哈哈,笑道:“李先生,他根本就没看懂这shì个什么风水局,就来信口开河,可笑,可笑啊……”

  奇门中人向来很少相互之间结交恩怨的,不过◇一旦接下梁子,往往就shì不死不休的局面,易温mào这一手显然shì想把左家俊逼出香港,左家俊自然也不会给他留任何的面子了。

  “大师兄,当年的奇门也shì这样同行倾轧吗?”

  见到左家俊和易温mào针锋相对的样子,叶天轻轻叹了口气,奇门已然此般式微,这些人还不想着团结,还在排挤同行。

  “小师弟,奇门从来就没团结过,只shì现在分裂的更加厉害了!”

  苟心家也shì心有所感,叹道:“当年的奇门各有营生各有dì域,一般不会有人踩过界的,虽然存在争斗,但shì表面上还很和睦……”

  在苟心家纵横奇门江湖的时候,正值日本人入侵,在大义面前,这些奇门中人都摒弃☆了之前的恩怨,共同抗日救国。

  但shì现在不同了,内dì奇门经过国家数次运动打击之后,基本上shì名存实亡,很多传承都已经断掉了,唯独在沿海dì区,还有相对比较完整的传承延续了下来。

  不过如此一来,在这些区域内生存的奇门中人和门派,尤其shì在风水盛行的香港等dì,竞争也就变得异常激烈了起来。

  当年易温mào和左家俊争夺会长的职位,就shì想提高自己的声名,以方面七星派在香港发展壮大。

  这次左家俊的行径,直接触动了易温mào的神经,这左家俊要shì涉足到风水堪舆一道上,那岂不shì要抢他们七星派的饭碗?

  不过易会长并不知道,叶天所布下的这个风水局,纯粹shì为了自己豪宅中的聚灵阵法而已,根本就没有与他们相争的念头。

  心思卑鄙之人,往往也会把别人想的和他一样。

  此时易温mào就shì一心要把左家俊排挤出香港岛,话说他们七星派中也不shì没有占卜问卦的高手,只shì以前一直被左家俊给压制着罢了。

  “左老弟,我七星派一向都shì堪舆风水的,倒shì你这不知道shì什么流派的传承,在香港向来都shì秉承相术之道,和○我谈风水,你不觉得可笑吗?”

  场dì中间的对话仍然在进行着,而且火气似乎越来越大,易温mào很尖锐的指出了他和左家俊的区别,言下之意,自然shì在指责左家俊不懂风水堪舆了。

  “sh■◇ì挺好笑的……”

  左家俊哈哈一笑,说道:“易会长,你只认识九宫八卦阵和那四象阵,里面还有一个三才阵,却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啊?”

  左家俊冷哼了一声,没等易温mào开口,继续逼问道:■“我这风水柱的前面为何要修建一处风水球,你又知道shì怎么回事吗?”

  “三……三才阵?”易温mào闻言一愣,他还真没看出那风水柱shì三阵相套的。

  由于三才阵法取之天dì人,有很多先贤可以代表,shì以易温mào也没注意那几个人形浮雕,居然还shì一个三才阵法?

  至于那个风水球,易温mào倒shì知道其用处,不过他也sh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易温mào只以为那风水球能带动当dì气运流转,却shì不知道风水球的最大作用,却shì将海上灵气转化为生吉之气,作为风水柱和聚灵阵之间的一个缓冲格局存在的。

  “这两人说的到底谁真谁假啊?”

  “易会长被问住了,说不定这里面还有别的玄机!”

  “shì啊,左大师只shì不经常给人堪舆风水,并不shì没看过,说他不懂,道理也不通啊!”

  易温mào被左家俊问的哑口无言,让围观的众人心里不自觉的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毕竟风水堪舆一说不shì立竿见影的,易温màoshì给不少富豪看过阴阳宅的风水,但shì谁又能说得清那些富豪日后的发达和衰败与风水有关系呢?

  但shì左家俊不同,他给人占卜问卦一向极准,帮助不少超级富豪规避了很多风险,这可shì实实在在的事情,同时也shì左家俊在港岛dì位要高于易温mào的主要原因。

  眼下易温mào被左家俊的两个问题给问住了,那些富豪对他刚才的话也半信半疑了,纷纷出言小声议论了起来。

  “诸位,你们和左某都相识在二十年以上了,左某为人如何,相信大家心里都清楚,我shì不可能损害到香港的气运的。”

  听到众人的声音,左家俊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我所布下的这个阵法,名为三极法阵,shì可以吸收转化海上气运,用于造福港岛的……

  这个阵法所转化的气运,皆shì从茫茫大海之中抽取的,易会长不识得这个阵法,却shì多虑了!”

  “原来如此啊?我就说左大师不shì那种人的。”

  “大手笔啊,能从海上抽取气运,恐怕易会长做不到的。”

  “没想到左大师还精于风水,日后我那宅子新建的时候,要请左大师来堪舆一番!”

  左家俊此话一出,场内众人也不压制自己的声音了,口中说出的都shì对左家俊的赞美之言。

  事情明摆着的,一来这个阵法的确shì靠近大海。

  而且自己阵法布置成之后,海边的那些渔村以及游乐场,以及深受其惠,这些都shì大家能看得到的,比易温mào空口白话有说服力多了。

  更重要的一点shì,很多人都知道,修建这个风水局所花费的所有资金,都shì左家俊一人出的,他实在没有必要去做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的。

  当然,这些富豪们都以为左家俊不过出资数千万行善事而已,如果他们知道这个风水局的总造价在十亿rmb以上,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众人的赞美声,让易温mào的那张老脸涨红的像shì猪肝一般,不过他的确没看出左家俊所说的三极法阵,一时间却shì无法出言指责,站在那里颇shì有些进退两难。

  就在场内形势已经向着左家俊一边倒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传了出来,“我研习风水阵法六十多年,还没听闻可以从海上抽取气运的,年轻人,你莫要信口开河啊!”

  随着话声,一个老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此人的身材高大,须发皆白,穿着一身丝绸唐装,这卖相却shì极佳。

  老人的话同样也引起现场众人的侧目。

  左家俊再怎么说也shì六十多岁的人了,在港岛颇有dì位,即使年龄比他大的也多shì称呼一句左大师,这年☆轻人的称呼,贬低左家俊的意味有些过于明显了。

  “师父?”看到来人,易温mào顿时大喜,连忙迎了上去。

  “原来shì蔡掌门啊?”

  左家俊看着这个当年让自己不战而退的老人,淡□淡的说道:“天下奇门术法高深莫测,莫非蔡掌门没听说过的事情,就shì不存在的吗?”

  ---

  ps:第一更,十月最后三天了,yuepiao都投出来吧,嗯,瞅瞅还有存货没,浪费了就可惜了呀,先谢谢诸位了!

  。(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