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倾轧


  叶天zhè种年仅二十来岁就将功夫练至化境的人,zài历史上都极为少见,只能用天纵奇才来形容他,且就不提了

  但是像左家俊,如果不是和叶天相认得到了麻衣一脉的传承功法,并且进入到那灵气○充裕的四合院中修炼的话,恐怕他终其一生,也难以进入到化境修为的

  所以听闻蔡阳秋十年前被卡zài了暗劲巅峰的境界,苟心家直接就断言他不可能进入到化境,除非他也能遇到如左家俊那般难求的际遇
  看了一眼左家俊,苟心家言道:“二师弟,奇门中人行事,讲究的是随心而动,你进入化境不久,别因为zhè事有了心魔,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再向那人讨教一番”

  当年苟心家就曾经和七星派有些过节,那会考虑着抗日大计,没有与其发生冲突

  但是今儿听闻七星派欺负到了自己师弟的头上,饶是苟心家心境修为深厚,也免不得动了点火气

  “是,师兄,如果他再敢挑衅的话,我不会弱了麻衣一脉的名头的★”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左家俊心中大定,有zhè两位术法高强的师兄弟坐镇,加上又从叶天手中习得不少攻伐术法,即使蔡阳秋进入化境,左家俊自问也有一拼之力了

  “跳梁小丑尔,师兄不必放zà◎i心上”

  叶天是没把七星派放zài眼里,不是他狂妄,而是当年叶天曾经跟随老道去过两广福建地区,那里的奇门早已破败的七零八落了

  而且以叶天他们师兄弟现zài的修为,如果对方不是动用军队的话来多少人都不够看的甚至连他家中那道大门都进不去

  “师伯,我师父现zài就从台赶过来了”

  叶天师兄弟几人正说着话,陶山奕兴冲冲的赶了过来,一脸激动的说道:“元阳师伯,我师父借了一架私人飞机,稍微晚一点就能香港”

  陶山奕也没想到师父接到电话后,会如此的激动,甚至都忘了要和苟心家对话了挂断电话直接就联系人安排飞机飞往香港

  以南淮瑾的修为,都会做出zhè般忘性的举动,可见苟心家zài他心目中的地位了,所以陶山奕面对苟心家的时候,神态又恭敬了几分

  “淮瑾老弟还是性情中人啊,我当日回大陆的时候没找他,倒是我的不对了”

  听到南淮瑾星夜赶来的时候,苟心家也是有几分唏嘘,他青年时与南淮瑾相识,zhè一转眼七八十年过去了没成想还能有相见的一天

  “小师弟,要不……咱们回家中等待淮瑾老弟?”

  苟心家沉吟了一下,看向叶天,说道:“zhè里的人都是些晚生后辈他们可能连奇门叫什么都不明白了,不识也罢”

  苟心家和叶天一样,原本是想见识下港岛奇门的,不过zhè一见之下却是大失所望

  除了陶山奕和那易温茂之外,其他根本没有一个能上得了台面的人,与其zàizhè和那些无聊的人打交道倒是不如回到别墅中呼吸吐纳去了

  叶天看了一眼左家俊,笑道:“大师兄,今儿咱们可是给二师兄捧场啊,等晚宴开始后再说,要是没人找茬,咱们就回去”

  由于左家俊是主角,所以他们几个人来的算是比较早的晚宴将会zài九点整开始,距离现zài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

  “那好,就听师弟你的,再等一会”苟心家点了点头,叶天作为麻衣一脉的当代门主,他既然发了话,苟心家也只有听从的份

  不过师兄弟两人的zhè番对话听zài陶山奕的耳朵里,可是让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陶山奕以前从师父的只言片语中能听出来,面前zhè个枯瘦的老道人,曾经也是显赫之极的人物,身份之高就连师父都不能与之相比

  可是zhè么一位人物,zài叶天zhè个年轻人面前,却隐隐摆出一副以叶天为首的架势,zhè让陶山奕不能不对叶天另眼相看了

  只是不管陶山奕如何打量叶天,他貌似都是一个身患疾病的年轻人,如果不是那偶尔扫zài自己身上眼神中的一丝精芒,很容易就让人将他忽略掉了

  “怎么着?奇怪吗?”

  苟心家注意到了陶山奕的神情,笑道:“叶天是我麻衣一脉的当代门主,你可不要看他现zài病怏怏的,他的修为可比老道我还要高呢”

  到了苟心家zhè种年龄,说话早已是不需要顾忌什么,不过zhè番话说出来,却是震的陶山奕眼前满是小星星

  本来对叶天如此年龄能成为苟心家的师弟,陶山奕就好奇万分了

  没想到zhè年轻人居然身份比苟心家还要高,zhè让陶山奕暗自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对叶天失了礼数

  “叶天?zhè名字好像zài哪里听过啊?”

  眼下对叶天上了心,陶山奕顿时感觉zhè个名字有些熟悉,试探着向叶天问道:“叶师叔,您是不是曾经到过台湾啊?”

  叶天赴台那次,闹出过很大一次风波,基本上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一群活动zài东南亚的雇佣兵,被一个叫做叶天的人斩尽杀绝

  而且左家俊也曾经给南淮瑾打过电话,请求他帮助寻找叶天,眼下zhè么一对号,陶山奕哪里还有想不起来的道理?

  “是去过一次,也是那会找到的大师兄”

  叶天点了点头,他对陶山奕很有好感,毕竟现zài能坚持奇门传统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原来如此……”

  陶山奕了然的点了点头,很识趣的没再多问下去,心中对叶天却是多陪了一分小心,如果仅看外貌的话,任谁都想不到zhè个年轻人竟然是个杀神

  zài时钟指向九点整的时候,主持人同样也是港岛的一位级富豪,走到了场地中间,试了下麦克风后,开口说道:“各位xiān生,各位女士,很高兴能邀请到诸位来参加此次晚宴……

  同时zàizhè里,我们要感谢左家俊xiān生,为了香港未来的环境加美好,呕心沥血所做出的事情……”

  虽然是zài香港,但该避讳的同样要避讳,主持人将风水改成了环境,zhè也是香港上层社会zài公共场合对风水的称谓

  当一阵掌声停歇后,主持人继续说道:“下面有请左家俊xiān生,给我们解答一下他对zhè个环境作出的改变,会对香港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随着掌声的响起,左家俊从容不迫的站zài了场地中间,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叶天等人的方向,说道:“左某来香港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一直看着香港逐渐繁华起来,对香港有着极深的感情

  zài座的诸位很多人都知道,现zài地球进入到了下元八运的时期,香港zhè几年的经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对各位的影响也不小?

  左某zài半山东面做出的那些改变,是运用了九宫八卦、四象三才zhè三种阵法,转化从东而来侵入香港的煞气……

  虽然zhè未必能扭转大势,但也代表了左某人对香港所尽的一点心意,希望我们香港的明天,能加的昌盛和繁荣”

  左家俊的演讲十分的简短,一分多钟就说完了,但是场内响起了疾风骤雨般的掌声

  zhè场内的富豪十之**都住zài半山,虽然左家俊说的谦虚,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受到了实惠,不提那海滨游乐场的变化,最起码半山的空气要比xiān前好了许多

  左家俊让开话筒后,主持人又走了过去,说道:“左家俊xiān生太客气了,我建议,让我们共同举杯,敬左xiān生★一杯”

  主持人的提议到了全场众人的响应,一个个均是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一阵感谢和恭贺声中,同饮了zhè杯酒

  不过zài人群里,却还是有一双眼睛向左家俊射去了妒恨和愤怒的目光,他正是易◇温茂

  其实严格说起来,叶天所布的zhè个阵法,还真是抢了易温茂的饭碗

  因为左家俊zài香港多是给人占卜问卦推演命理,极少去帮人堪舆风水寻龙点穴,他也不是很擅长zhè些

  所以左家俊虽然和易温茂不和,但两人之前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

  就如同左家俊zài占卜问卦zhè上面的名气一样,易温茂的风水堪舆zhè一块,zài香港也是名声极其响亮的

  但是左家俊冷不丁的布下zhè么大一个风水局,而且还给港岛众多富豪带去了好处,zhè就让易温茂心里极不舒服了

  zhè不光是抢饭碗,还等于是砸了他的饭碗了,日后众人都知道“左大师”还精于风水堪舆,谁还会再请他zhè“易大师”去堪舆风水呢?

  “左老弟,我有一事不解,不知道是不是能向你请教一下啊?”

  易温茂终于是压不下心中那股妒火,挺身走出了人群,开门见山的说道:“左老弟布下的zhè个风水局,的确是可以转化气运的

  但是我想知道,左老弟zài半山东面修了zhè风水局,却是将整个港岛的气运都汇聚了过去,对别的地方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啊?”

  PS:连爆两天了,不废话,今儿推荐票能到2万5,或者yuepiao到100张的话,继续爆,zhè要求真不高,话说有票的兄弟都投给相师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