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旧怨


  “易会长说的yǒu道理,这风水局能否yǒuzuǒ大师说的那般功效,还未尝得知呢。”

  来人中的一位顺着先前那人的话,也是笑了起来,其质疑的态度却是愈发的明显了,并且还掺杂了一丝火药味◆

  “呵呵……”

  zuǒ家俊倒是没yǒu生气,面色如常的笑道:“咱们做风水的,这风水局是否yǒu效果,不是你我说了算的,那处荒废已久的海滨游乐chǎng,可是已经被盘活了的……”

  “那是,zuǒ老弟你出手,当然会yǒu立竿见影的效果的。”

  为首的那人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一句,似乎不愿意再讨论这个话题,将目光看向了苟心家和叶天,问道:“zuǒ老弟,这两位是?”

  此次来参加这个晚宴,苟心家穿的是一身崭新的乾坤道袍,至于叶天则是一袭白色的练功服,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行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二人的身份。

  “他们二位是我的同门。”

  对方问起,zuǒ家俊也不好不回答,但只是这么简单的说了一句,并没yǒu继续下去的意思,显然和对方并不是一路人。

  “哦?zuǒ老弟还yǒu同门zài啊?好,贵门该当兴旺了,咱们回聊!”

  那人哈哈笑了一声,冲着叶天和苟心家拱了拱手,转头往人群汇聚的地方走了过去。

  “二师兄,这人是谁啊?就凭他那点xiū为,还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等那人离开后,叶天冷哼了一声,这☆次香港之行,他算是见到了两位真正的奇门中人。不过结果却是让他yǒu些失望。

  zài师父李善元的描述中,解放前奇门经历了最后的一段辉煌时间。

  那时的奇门各派虽然术法多yǒu缺失,但暗●劲高手比比皆是,就是进入化境的也yǒu好几个,经常会yǒu人组织奇门大会,相互见切磋功法。

  但是今儿见到了陶山奕和这姓易的,叶天不禁大失所望。就凭这二人的身手和xiū为,居然也能被称之为宗师级人物,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二师弟,你和他yǒu些不对付?”

  叶天话声刚落,苟心家开口说道:“我观他走动时的步法,应该出身两广这边的七星派吧?”

  国内的风水流派众多,但以地域来划分的话,中原两江这些地方为一种流派。解放前是以麻衣一脉为尊。

  但是zài两广福/建地区,却是yǒu另外一些风水流派,以七星派的人数最多,势力最大。

  当年抗日的时候,苟心家想联合七星派共同抗日,但却被他们给拒绝掉了,两者之间还发生了一些小小的矛盾。

  只是七星派本身并没投降日本人,苟心家也就没yǒu勉强对方,不过苟心家后来专门了解了一下他们的功法。所以一眼就看出了刚才这人的路数。

  “大师兄,你说的没错,他正是七星派出身的。”

  苟心家点了点头,说道:“此人叫易温茂,早我五年来到香港的,七星派对占卜问卦不是很内行,但是zài风水堪舆上却是yǒ○u些门道。和我不是一路人。zài十年之前,我和他架了点梁子……”

  原来,易温茂zài苟心家来港之前。就已经zài香港小yǒu声名了,香港一些豪富家庭多会请他去堪舆风水。

  而苟心家来◇港之后,大多是用麻衣一脉的占卜之术,帮那些达官贵人们占卜问卦,和易温茂的生意并不抵触,两者一度间关系还不错。

  但是就zài十年前的时候。香港各个风水流派举行了一次聚会,决定成立港岛风水易学研讨会。算是一个非官方的民间协会。

  这对于风水行当来说,是一件好事,协会内的各种章程很快就被起草了出来,但是到了最后推选协会会长的时候,矛盾产生了。

  那会的易温茂和苟心家,zài香港的名声地位都相差无几,而且也各yǒu一帮交好的同行,当时两派人争执不下,一边是推选易温茂的,而另一边自然是支持zuǒ家俊的了。

  zuǒ家俊对利之一字看的不是很重,但却非常的好名声,对这个首任○会长,他也yǒu些想法,自然不肯想让的。

  奇门江湖,再怎么说也是挂了江湖二字的,yǒu了无法解决的问题,那自然要以术法相争论各高下。

  zài一些人的起哄下,zuǒ家俊和易温茂就决定★斗法一chǎng,到时会长宝座的归属就不会再yǒu悬念了。

  zuǒ家俊那会已经zài鬯薹鼍的师父手上吃了亏,但因祸得福进入到了暗劲阶段,为了寻那泰国降头师报仇雪恨,他又从各地学得一些攻伐性的术法。

  虽然这些术法威力都不是很大,但突然间施展出来,却是将斗争经验不是很丰富的易温茂打了个措手不及,赢得了这chǎng斗法。

  毫无疑问,这个风水学会的第一任会长,自然就成了zuǒ家俊,而且zài他头上也稳稳戴上了港岛第一风水师的头衔,那时的zuǒ家俊,才正zài开始名声大噪的。

  俗话说成王败寇,由此一来,zuǒ家俊和易温茂之间,也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恩怨,当时的易温茂含●恨离港。

  听到这里,叶天打断了zuǒ家俊的话,yǒu些奇怪的问道:“师兄,他既然离开了,为何又回来?而且还当上了这什么会长,莫非您后来又败给他了吗?”

  叶天来港之后所接触的人,都是○对zuǒ家俊恭谨yǒu加的,按说他要是再次斗法败给易温茂,那不太可能yǒu现如今的地位啊?

  “哼!”zuǒ家俊冷哼了一声,说道:“凭他的xiū为,还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他请来了他的师父……”□

  再次回到香港的易温茂,是带着一个年逾七十的老头来的,当时径直找到了zuǒ家俊,说是要与他切磋一下功法。

  自古江湖之中,最难缠的就是三种人,一种是小孩,一种是女人,还yǒu一类人,★就是老人,zài这三种人里,是最容易出现奇人异士的。

  zuǒ家俊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别人找到门上了,他也没yǒu退让的理由,当下接受了老人的要求。

  不过当比试一开始,zuǒ家俊就感觉到了不对,对手浑身的气血旺盛之极,根本就不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功力xiū为显然比他高了一筹。

  zuǒ家俊也很光棍,当下收了架势,直接开口认输了,那老人倒是没难为他,只是要求他让出会长的位置。

  zài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三天,zuǒ家俊就召开了协会内部会议,辞去了会长的职务并且退出了协会。

  由于易温茂刚回来,也没能接任上会长,所以协会内的人虽然多yǒu猜测,但并没yǒu损及zuǒ家俊的名声。

  后来易温茂通过各种,终于zài八年前坐上了这个民间协会会长的位置,并且整合了行业规则,倒是也搞得yǒu声yǒu色。

  经过这些年的打听,zuǒ家俊也了解到了●那个老人的身份,他是两广七星派的现任掌门人,也是易温茂的师父。

  被人不战而胜,zuǒ家俊一直都zài心里引以为耻。

  所以即使zài遇到两位师兄弟后,也从来没yǒu说出过这件事情来,▲如果今日不是正好遇到了易温茂,zuǒ家俊还会将这件事藏于心中。

  其实今儿zuǒ家俊让两个师兄弟来参加晚宴,其实也是yǒu给自己助威的意思zài里面的,他不怕易温茂,但要是对上那老家伙,zuǒ家俊心中还是yǒu点发憷的。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七星派还是如此不上进!”

  苟心家冷哼了一句,问道:“zuǒ师弟,他师父叫什么名字,十年之前是什么xiū为?”

  “大师兄,他师父叫蔡阳秋,是七星派的第三十八任掌门!

  十年之前他应该是暗劲巅峰的xiū为,我那会刚入暗劲不久,不是他的对手,也不知道他yǒu没yǒu进入化境?”

  身边的两位都是能算作至亲的师▲兄弟,zuǒ家俊也不怕爆短,原原本本的将当年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其实zài他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后,曾经想过再去找蔡阳秋较量一番的。

  只不过蔡阳秋已经是八旬老人了,也不知道x●iū为是否进入化境,万一对方要是也进入化境的话,那自己去了难免再取其辱。

  而且此时zuǒ家俊的心境也yǒu所提高,对那会长之位早已不介怀了,所以才没yǒu付诸行动。

  “蔡阳秋这个名字我没听过,想必是七星派的后人。”

  苟心家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二师弟,你以为臻入化境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当年的奇门中也没几个人能办到,至于他七星派,更是没yǒu!”

  历数古今的奇门前辈,也就只yǒu当年的一些道教高人和佛教圣贤,才yǒu炼气化神的xiū为,像是明朝张三丰和近代神枪李书文这等传奇人物。

  所以这也导致xiū道之人一直都认为,炼气化神之后的境界只是一种传★说,因为确实没yǒu进入到炼神返虚的先例存zài。

  苟心家隐居山林四五十年,是先突破了心境之后,xiū为才突飞猛进的。

  而那个叫蔡阳秋的人,生活zài这俗世红尘之中,岂能如此容易就◎迈过那道门槛?

  ---

  ps:第二更,还yǒu第三更,不过可能晚点,等不了的朋友明儿看吧,嗯,连续两天爆发了,咱们的yuepiao推荐票再给力点啊!(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