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超度(下)


  “zhè……zhè玩意儿我也没见过啊?”

  苟心家的语气也不是那般肯定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古代的一些传shuō未必就是空穴来风,现代没有发现僵尸,并不代表着世间真没有僵尸的存在。

  叶天描述过的缅甸魔鬼山中的那条巨蟒,就是超出了人类想象的生物,shuō不定眼前zhè个长满了白毛的家伙,还真是一只僵尸呢。

  看着zhè古怪的尸体,叶天三人心中都是有些不寒而栗,谁都不知道zhè东西会不会突然直愣愣的从石棺里跳出给他们一爪子。

  感受着白毛尸体内那澎湃的煞气,叶天忽然想到一件事,开口shuō道:“所谓的僵尸,很有可能是被人炼制出来的怪物,本身或许没有灵智的……”

  当初他在唐文远的那栋宅子里迎战鬯薹鼍的时候,跟随着鬯薹鼍的那个刀枪不入的人形怪物,就和面前zhè具白毛尸体有几分相像。

  两者体内都蕴含了海量的煞气,那些煞气几乎要将他们的躯体给同化了,不过和zhè具尸体一样,那个怪物似乎本身没有什me思维,只是被鬯薹鼍驱使而已。

  叶天本就是胆大包天之辈,念及此处,从坑壁上抠下一粒小石子,右手中指扣住,对着那尸体长着白毛的大腿就弹了出去。

  “当”的一声响过,石子和尸体接触后,竟然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看得叶天等人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见到zhè种情形,苟心家喃喃shuō道:“zhè玩意要是再被那七星阵法转化的煞气侵蚀一段时间,shuō不定真能成不坏之身啊?”

  zhè具尸身能不能变成僵尸几人不知道,但如guǒ不是施工队将阵法破坏的话,那些阴煞之气继续滋养着尸体。到头来发生什me事情,谁都无法预料的。

  “大师兄。zhè玩意不能留,万一它体内的煞气溢出,zhè也是场灾难啊!”

  左家俊可不管什me僵尸不僵尸的,他现在只怕zhè尸体内的阴气外溢“要不……咱们用火把它给火化了吧?”

  传闻中对付旱魃的方法,就是用火将其烧成灰烬,管它是什me东西,往上面倒上一桶汽油,就是金铁也能给烧融化了。

  听到左家俊的话后,苟心家连连摇头。shuō道:“不妥。左师弟,zhè尸体内的煞气已然成为了实质,如guǒ烧上汽油燃烧,恐怕阴阳相冲,会引起爆炸的。”

  煞气为至阴至邪之物。火自然是至阳至刚了。

  如guǒ两者相差悬殊的话,用火来克制煞气不失为是个好办法,只是zhè具尸体内煞气的含量过于恐怖,用火焚烧并不是什me好办法。

  “那……那怎me办啊?”

  左家俊闻言有些傻眼了,没有了七星法阵的加持,zhè具尸体就像是一个炸药桶,shuō不定什me时候就会爆炸的。

  苟心家想了一下,苦笑道:“还是用笨办法吧,它体内的煞气已经和身体融合了。短时间内怕是不会造成危害,咱们用“度人经”将他给超度了吧!”

  “只能如此了,zhè活一时半会干不完,找人在zhè周边搭几座帐篷吧。”

  叶天点了点头,zhè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事情是因他修建别墅而起的。怎me着叶天也要负责到底。

  好在zhè具尸体内的煞气暂时不会外☆溢,就连柳定定诵念“度人经”都能消弱一丝阴煞之气,倒是可以轮流着诵经超度,不用那me累了。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分清了各人的功力高低,叶天配合印法诵经的效guǒ最好,他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将尸◆体的半条手臂上的煞气完全给度化了。

  其次就是苟心家了,他以真气吐纳,诵出的经文使人心平气和,对煞气的作用也是极佳,而且听得那些胆子稍大敢于靠近的工人,差点都愿意皈依道教了。

  左家俊的功力稍弱一些,效guǒ也差了许多,至于周啸天和柳定定,只能算是打酱油的了,度化的煞气聊有于无。

  随着尸体内煞气的逐渐消失,尸体身上的白毛也渐渐消退了,肌肉组织很快腐烂了起来,那股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整整忍受了五天zhè种味道,尸体内的煞气终于被度化干净了。

  放在古时,zhè种方式就叫做超度,要知道,古代每每大战过后,都会请和尚道士作法,其实所谓的超度,也是在度化煞气,以免阴煞凝结伤及百姓。

  “叶天,zhè尸体怎me处理?”

  看着那已经腐烂的不像样子的尸身,苟心家皱起了眉头,虽shuō煞气已经被度化干净了,但谁知道要是再将其埋入土里,又会发生什me事情呢?

  “火化吧,就在zhè法坛边上火化。”

  叶天转头看向左家俊,笑道:“师兄,劳烦您登台做法,超度了zhè具僵尸吧。”

  为了消除那些渔村和施工人员的心理阴影,左家俊在zhè几天里特意建造了个法坛,每日度化煞气的时候都会坐在法坛上。

  还别shuō,左家俊的举动效guǒ好的很,那些渔民们和施工队见到法坛之后,胆子也变大了起来,加上那种阴冷之气的消失,很多人甚至都跑到坑边去观看那具白毛尸体了。

  不过对于电视采访之类的,左家俊一概都给拒绝掉了,有几个记者偷偷带了摄像机来,也被周啸天给翻了出来。

  后来左家俊不厌其烦,干脆让华老板派出了一些社团成员守住了zhè里,zhè才挡住了那些八卦记者们的侵扰。

  “好,总算是要消除zhè个隐患了。”

  左家俊点了点头,叫人开过一辆diào车,不过那些工人虽然胆子大了很多,但还是没有一个敢下到坑底的。

  “我来吧。”

  无奈之下,叶天又跳到了坑里,用钢丝索将石棺拦腰绑缚了固定住了,随着diào车diào臂的抬起,庞大的石棺缓缓的被diào到了地面上。

  “嗯,有块碑?”当石棺被diào起的时候,叶天看到石棺尾部的泥土翻起,一块黑黝黝的石碑显露了出来。

  伸出双手将石碑从泥里拉出,叶天发现上面满是淤泥,根本就无法分辨的清上面的文字,无奈之下只能先把石碑给带了上去。

  “等回去再看吧,先将法事做完。”

  回到地面后,苟心家也见到了zhè石碑,只不过左家俊zhè会已然是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开始装神弄鬼。

  而且今儿zhè场开坛作法,邀请了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来观看,包括那些施工队,以后的施工进程还要指望他们呢。

  身穿道袍,左手拿着罗盘,右手挥舞着桃木剑,左家俊似模似样的登坛作法了起来。

  俗话shuō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像那些无火点燃符箓的招数,左家俊使起来是得心应手,看的那些观众均是鼓掌叫好。

  只有叶天在一边犯嘀咕,二师兄以前是不是给香港盛行一时的僵尸片做过技术指导啊?要不然zhè些模式怎me和电影里演的都是一模一样?

  “点火!”

  一番表演过后,左家俊一声令下,周啸天将一堆浸泡了汽油的木柴放入了石棺里,丢了一根火柴进去,石棺中燃气了熊熊大火。

  等到火势燃尽,叶天和周啸天亲自动手,将那些骨灰残骸都收入到了准备好的棺木里,因为zhè人很可能和麻衣一脉的前辈有所渊源,倒是要好好的安置。

  作法完成后,左家俊对着四周的人群拱了拱手,shuō道:“各位父老乡亲,zhè具害人的僵尸,已经被左某人给超度了,大家以后可以放心的从zhè里经过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谢谢左大师,老吴代表村里数百户人家,谢谢左大师了!”

  左家俊话声刚落,那位吴村长领头喊了起来,另外一些村子里的人也是同声附和,一时间将“左大师”奉为了三清老祖显世一般。

  人群聚集了很久才散了去,下了法坛的左大师是一头大汗,有那两位出了大力气的师兄弟在下面坐着,那些恭维话很是让他脸红。

  “左师弟,zhè是叶天从坑中挖上来的石碑,找人冲洗一下,看看上面写些什me。”

  shuō起来不仅是叶天好奇,就连苟心家也是心中痒痒,因为zhè墓葬里连个最普通的殉葬品店铺没有,却不知那位师门前辈为什me要给此人布下zhè个阵法?

  要知道,奇门中人帮人堪舆风水,那价格不是一般的高,如guǒ想要布下zhè种福佑后人的风水局,没个几百两黄金想都不用想。

  而怪就怪在了zhè里,古人讲究厚葬,能掏得起数百两黄金的人,墓葬中绝对不会如此寒酸的,zhè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叶天等人好几天了。

  几人也等不及回去再看了,找人扯过一条水管将碑面上的泥土清理掉后,一排排细密的文字顿时出现在了面前。

  文字是用正规的小楷书写的,通篇大约有上千字之多,镌刻的工艺十分高明,字体虽小,却是字字清晰可辨。

  不过刚看了起始的铭文,叶天就不解看向了左家俊,问道:“左师兄,zhè施山良是什me人?他在香港很有名吗?”

  ---

  ps:第二更,感谢快乐好运和千叶焚城等朋友的打赏,打眼继续去写第三更,有yuepiao和推荐票的兄弟还望支持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