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下元八运


  坐在飞机上看着整座香/港岛,叶天微微眯起了眼睛,每次来港岛,他都会仔细打量座背靠大陆三面换水de风水宝地。

  珠江水从西方以及稍偏西北de方向被大屿山截收入维多利亚港,然后江水经东南☆方de鲤鱼门消出,整个水局形貌状如喇叭……来水口大张去水口紧小。

  在去水口外还敦塞着一个巨大de禽星……东龙洲,这个水局极为罕见,极为殊胜。

  巨大de珠江水气被大屿山栏截,将珠江口所出五分之二de水气拉入香港,风水学说中认为“山zhǔ贵,水zhǔ富,”香港聚收巨大de水气,确立了它是一个富局。

  这也是香港以其弹丸之地却名列全球百万富豪家庭第五位dezhǔ要原因,而像李超人和唐文远那些人,更是在世界超级富豪榜上都名列前茅de。

  不过世间万物都要遵循一个规律,那就是“盛极必衰”,这个准则适用于存在地球上de任何事物。这世上无永败de战士,亦没有常胜de将军。

  叶天这一次在空中观察港岛,却是发现当世界进入到了下元八运之后,香港也不可逆转de进入到了衰退期。

  想要知道什么叫做下元八运,必须先讲一下什么是“三元九运”。

  三元九运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玄空风水学”de一个专用名词,经过对太阳系长期观察,根据太阳系中九大行星长期运行规律和阴阳五行观相结合,得出了三元九运之说。

  下元八运就是三元九运中de一个排列时间,八运归属◆于艮卦,艮卦对应de空间方位是东北方,在风水学上蟠踞于香港东北方de是一条劫气之龙,为凶。

  但为凶者是山,在风水学上zhǔ人才、权贵、人丁、助力、健康等事项,所以八运香港表现得最明显de应事是:人才缺乏、领导人无能、政策失误、贵人不临。

  而且根据叶天de勘察判断,后日这港澳包括周边等地区,还将会有一场流行病肆虐。

  不过好在八运香港de其凶是“山”而非“水”。水zhǔ财,据此亦可以叶天断定香港在经济这一方面只会偏于低迷,而绝不会步向败落。

  “师父,到地方了,下飞机吧?”

  周啸天de喊声,将叶天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de陷入了到入定之中,这一番不经意de举动。让叶天隐隐感到修为又有精进。

  “二师兄。您怎么来了?”

  刚走出机场同道,叶天就见到身着唐装精神矍铄dezuǒ家俊,正一脸笑容de看着自己。

  “我不想来也不行啊!”

  zuǒ家俊苦笑着让开了身体。将身后de柳定定露了出来,说道:“这丫头死活都要来接机,又不好意思自己来。我这不是被绑架了嘛……”

  “外公,不许胡说。”

  柳定定脸上飞起一片红晕,自从和周啸天确定了那种关系之后,这丫头de脸皮变得薄多了,举止间也有些淑女de味道了。

  “好啊,我men家定定也知道害羞了。”

  zuǒ家俊哈哈大笑了起来,对着叶天招了招手,转身往机场外走去,柳定定和周啸天则是很自觉de吊在了后面。交头接耳de说着悄悄话。

  看到zuǒ家俊de表情,叶天也知道问题应该不是很大,笑着说道:“师兄,事情应该不大吧?是不是受到下元八运de影响,在局部出了点问题?”

  “你也看出来了?”

  zuǒ家俊苦笑了一声,说道:“香港de经济要蛰伏几年了,不过那事倒是和这个无关。走,咱men回到家再说吧。”

  招呼叶天等人上了车,zuǒ家俊亲自驾车将他men带到了自己de别墅里。

  在叶天de豪宅没有修建好之前,苟心家也是住在这里de,师兄弟三人聚首。自然又是一番热闹情形。

  中午简单de吃了点东西,几人坐到了客厅中。端茶送水de自然是柳定定和周啸天了,给叶天几人斟上功夫茶后,两人束手站到了一边。

  奇门中de规矩,要比江湖那些门派de规矩更大,平日里叶天不是很讲究,但此刻等同于正式场合,也就没有周啸天二人de座位了。

  即使是叶天几人de坐位,那也是有讲究de,叶天虽然年龄最小,但以门zhǔ之尊,却是坐在正中首位,苟心家和zuǒ家俊只能坐在他dezuǒ右下首处了。

  “小师弟,一月未见,你这涵养功夫倒是长了不少啊?”

  坐定之后,苟心家看着叶天笑了起来,他原本以为小师弟会迫不及待de询问事情经过,没成想从头至尾叶天都未曾提过一个字。

  “大师兄,您二位都不着急,我急个什么劲啊?”

  叶天也是一脸笑容,“反正这宅子修建好之后,还都是您和二师兄居住,我也就是时不早晚从京城过来一趟。”

  “得,你小子再磨练几年,就真要成精了。”

  苟心家脸上一正,说道:“叶天,你知道靠海de那个风景区为什么客流不多生意惨淡吗?”

  叶天回想了一下那处地方,开口说道:“那处沿海de地方处于洼地,后面又被山所阻,煞气无从宣泄,由此长期积郁导致阴阳失调,故此不为人所喜吧?”

  人men形容正面de形象,喜欢用阳光等词汇,而反面则是用阴森之类de词语,一个地方如果阴气过重,就会导致人身体不适。

  如同叶天所说一个阴阳失调de景点,会使人de气场感到极度不适应,即使刚开始时生意火爆,慢慢de也要衰败下去de。

  叶天又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那地方应该修建个公墓更合适de,也不知道是谁想起在那里搞了个旅游景点de?”

  听到叶天de话后,zuǒ家俊顿时哭笑了起来,说道:“小师弟,其实我当年就曾经提过这个建议,不过……那边民风彪悍,却是不同意……”

  虽然在术法修为上远不如叶天,但是像这种聚阴之地,zuǒ家俊自然也是能分辨出来de,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曾经对港英政府提出过修建公墓de建议。

  只是居住在那一处de几个靠海de渔村,却是不愿意让自己家园被一群公墓所包围,这些人文化程度不高,几次将前来勘测地形de人给赶了出去。

  无奈之下,政府出动了警察协助,但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那些渔村de青壮汉子和警察men发生了一场冲突,导致三人死亡十多人受伤。

  在和平年代这样de冲突已经是极其严重de,港岛政府连忙叫停了公墓de工程。

  为了安抚这些渔村村民men,才又上马了旅游项目,倒是给周边几个渔村带来了短暂de经济效益。

  只是由于风水不好de原因,旅游项目并没能发展起来,加上政府对港岛周边捕鱼业de限制,这些渔民mende生活也变得愈发困难起来。

  所以当享誉港岛风水界dezuǒ大师前去那里堪舆风水de时◎候,自然赢得了当地居民de拥簇,就算是要修建公墓,他men也准备认了。

  不过听闻只要扩宽道路并且修建一个风水球,就能改变其风水,那里de居民更是很快de就通过了决议,同意工程de施工。
  不仅如此,在一些简单de施工项目中,那些村民men也参与了进来,像是有一座位于岔路口de五十年代老建筑,就是他men给推翻掉de。

  但事情就出在了这栋老建筑上面,当他men推倒那老屋子挖地基de时候,从房屋下面挖出了三十多具尸体来。

  这些尸体都没有用棺木裹放,而是直接埋在土里de,挖出来de时候都已经是白骨森森,连衣服都被泥土给腐蚀掉了。

  那些村民men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吓得扔掉铁锹工具,一个个都是跑回到了家中。

  只是在当晚,就有七八个精壮汉子出了事,满脸通红呈现出高烧de状况,并且满嘴de胡言乱语,但是送到医院一检查,体温却是正常de。

  这么诡异de事情一出,顿时就闹de人心惶惶了,那处地方有万人坑de传闻很快就传遍了港岛。

  一些生活在附近de老人,也站出来信誓旦旦de说那里是当年小日本枪毙人de地方,曾经一夜枪杀了数百个没有“良民证”de人。

  后来日本人投降之后,经过高人指点,在那上面修建了这么一座建筑,用处就是镇压那些冤死de人de,眼下建筑被拆除,肯定是那些冤魂men跑出来了。

  这个说法一出,让附近de那些居民更是惶恐不可终日,工程自然也甭想再干下去了,事情很快de传到了zuǒ家俊和苟心家de耳中。

  “大师兄,就算那里曾经死过一些人,您和二师兄也应该能度化了吧?”

  听zuǒ家俊讲到这里de时候,叶天将目光看向了苟心家,大师兄虽然在术法上比自己稍有不如,但一身修为却是丝毫都不逊于自己de。

  苟心家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出了事我就和家俊去看了,那些村民de确是中了煞气,我men倒是能化解,不过那处地方,却是有些古怪,我也看不透。”

  ---

  ps:第一更,求推荐票,老调重弹您别嫌烦,顺手把票票投给俺就行了,举手之劳,打眼拜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