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心狠手辣


  对于没有海景的内陆城市而言,江景和靠山别墅一般都是这个城市的富人区。

  吉老大的车子缓缓驶入了城市临江的别墅区,这是一个仿造港台等地进行了正规物业管理的小区,车辆进出都需要刷卡的,保◎安措施非常的严密。

  不过没人知道,就在两天之前,刘老二就被绑得像个粽子似的堵住了嘴巴,被塞在后备箱里带了进来。

  在这个小区里,吉老大的身份是一家国际贸易投资公司的老板,进出都是奔驰车,很多物业的保安都将其作为成功者的典范,没人能猜想得到吉老大的真正身份。

  所以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加安全了,房地产公司所提倡的保护口号,让吉老大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大哥,您来了?”

  听到外面车库的声音,别墅大门被打开了,两个体型彪悍的年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帮吉老大拉开了车门。

  “我说你们别整天穿的像黑社会似的,你们是公司白领,妈的,都是一帮穿着龙袍不像太子的货色。”

  看着大冬天还穿着紧身背心,显露着胳膊上纹身的手下,吉老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没hǎo气的问道:“怎么样?那小子说实话了没有?”

  一边把吉老大往屋里让,一个肌肉男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哥,我看刘二说的不大像是假话,咱们去那酒店的时候,姓包的应该是刚跑没多久,里面茶水还带着热乎气呢。”

  “你们都***是废物啊?南/昌就这么大,快三天了还没找到人。你还有脸说?”

  吉老大一巴掌扇在前面肌肉男的后脑勺上,说道:“我再去问问刘老二。北京那人怕不是个善茬,我回来的消息万一走漏出去倒是个麻烦事!”

  吉老大虽为在外面的为人显得粗鄙不堪,不过这别墅却是布置的十分素雅,整间别墅没有金碧辉煌的装饰,墙上还挂着一些名人字画。

  别墅大厅的一角居然还栽种了一些竹子,要是不知道吉老大真正身份的人,还以为这别墅主人是一位喜爱附庸风雅的文人雅士呢。

  不过如果是叶天在这里的话,他就能看出来,这间别墅内部的装饰,隐含风水之道。挂在门口的那个风水葫芦。更是作用于消灾除煞的。

  进入客厅后,吉老大径直走向楼梯下的一处挂着字画的影壁,在他前面那的肌肉男抢先了一步,取下字画后,墙壁上露出了一个像电灯开关一般的按钮。

  伸手按下了那个开关。影壁下的地面悄无声息的现出一个往下延伸的楼梯,里面的壁灯都是声控的,在暗门打开的同时,灯光也亮了起来。

  “老大,请……”肌肉男让开了身子。

  “妈的,叫董事长,说了多少回了啊?”吉老大瞪了一眼手下,这才进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深度,远远超过了一般家庭所用的储藏室。足足往下了走了qī八米,打开一道暗门后,一个足足有十qī八个平方的客厅出现在了面前。

  在这个客厅的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皮鞭以及刑具,吉老大从小耳熏目染,将那死鬼老子曾经用过的东西都给复制过来了。

  客厅正中的位置。有一个高约两米的木桩,从顶端至底部,到处都显露着干涸了的褐红色的血迹,显然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上面受过刑了。

  此时木桩上绑着的那个人,赫然就是被叶天放走的刘老二。

  或许是原本就长得比较胖的缘故,虽然和包风凌经受着同样的折磨,但是刘老二还没瘦成包风凌那般模样,这也是他跟踪吉老大被发现了的主要原因。

  “老二,你跟我也有不□少年了,你是了解我的。”

  慢慢走到木桩前,吉老大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哥做事向来仁义,我本想着带兄弟们北上去救你们的,可是到了京城才知道,你们已经被那人给放掉了。

  可是老二,这就是▲你和小包的不对了,难道大哥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了吗?你们不去找我,来了南昌竟然还躲着大哥?”

  吉老大脸上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用手托起了刘老二的下巴,说道:“啧啧,老二,你把小包给找出来,也不至于变成这副模样吧?”

  刘老二的那张脸,现在肿的就像是发酵了的馒头一般,原本挺大的眼睛也只剩下两条缝隙了,找个最形象的形容词,那就是像个猪头似的。

  “我……我都说了,老……老大★,你就给我个痛快吧!”刘老二气若游丝的声音响了起来。

  要不是这几个月经受了叶天那非人般的折磨,刘老二恐怕早就撑不住了,此时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hǎo肉,甚至连十指的指甲,都被硬生生的拔了去。□

  这一切都是都是吉老大亲自动手干的,他刚懂事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听别人惨叫,在这地底深处修建这么一个刑室,有很大程度上是吉老大为了满足自己那变态的需求。

  “想要痛快?成啊!”

  吉老大脸上的笑容变得阴狠了起来,从木桩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老虎钳,抬起了刘老二的右手,对着小指狠狠的夹了下去。

  “啊……”

  随着那骨头被碾碎了的声音,一声非人般的凄惨呼声从刘老二的口中响了起来,一口血沫喷出,迎面喷了吉老大一头一脸。

  “这味道,真是很hǎo啊!”

  吉老大用左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神情陶醉的放到嘴前舔了舔,那副模样看的身后两个肌肉男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这他妈还是人吗?”

  见到刘老二的头又耷拉了下去,吉老大亲自动手,拎了放在屋角的一桶冷水,直接从刘老二头上浇了下去,冰冷的凉水让刘老二打了个寒战清醒了过来。

  “老二,再给你次机会,说不说?”

  其实吉老大明白,刘老二所知道的事情已经完全都说出来了,但是他很享受那种折磨人的快感,他更希望刘老二咬紧了牙关“打死都不说!”

  刘老二的舌头被自己咬断了半截,嘶哑的话声几乎辨别不出他在说什么了“大……大哥,我……我知道的都说了,给……给我个痛快吧?”

  跟了吉老大十多年,刘老二知道自己这位老大的秉性,他是一个自卑和自大狂的矛盾结合体,胆小如鼠之余又心狠手辣。◆

  刘老二曾经亲眼见过吉老大把一个人活活折磨了二十天,为了试验前清的八大酷刑,吉老大甚至去买了一张渔网,在第十八天的时候,给那人来了个凌迟。

  只不过吉老大的水平不行,正玩得开心的时候◇,一不小心割破了那人身上的血管,只两天就将那人给玩死掉了。

  “想死,等老大我玩够了再说!”

  吉老大嘿嘿笑了笑,围着刘老二走了一圈,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一般,看的身边的另外两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走,上楼!”

  吉老大拍了拍手,对着一人说道:“给他注射点海洛因,不要让他死掉了,妈的,死掉就不hǎo玩了。”

  听到吉老大的话后,那个肌肉男浑身▲打了个哆嗦,连忙说道:“是……是,大哥,我……我保证他死不掉的!”

  见到手下那惊恐的表情,吉老大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故意在手下做出如此残忍的举动,未必没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吉老大是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爬起来的,他深知对这些手下,讲什么仁义道德都是扯淡,唯独要让他们从心底怕你,才不敢做出背叛的事情来。

  回到别墅客厅之后,那个给吉老大开车的年轻人说道:“老大,包风凌还没找回来,万一他要是把您回国的消息透露出去,京城那边的人找来怎么办啊?”

  这人姓林,叫做林宣佑,是个被吉老大收养的孤儿,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是一肚子的坏水,在吉老大的集团里属于白纸扇的角色。

  “嗯,宣佑,你说的这事不能不防,我起一卦来看看!”

  此时的吉老大,完全没有了在地下室中的疯狂,而是一脸的谨小慎微,想了一下之后,从放在沙发上的手包里取出了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龟壳和三枚铜钱。

  周氏术法传自北宋周敦颐,他们这一脉讲的是:推明阴阳五行之理,明于天而性于人者,最善占卜问卦之术。

  吉老大当年拿到术法秘籍的时候根骨已成,虽然不能修炼配合术法的相关功法,但是在占卜一道上,倒是被他琢磨出来一些门道。

  将龟壳倒放在茶几上,吉老大口中念念有词的絮叨一番,把手中的三枚铜钱给洒了下去。

  “九二,初六,六三,九五,坎……坎卦?”

  看到卦象之后,吉老大不禁面色大变,坎为水,水为阴,此卦代表着他已身陷险境,乃是一个下下的卦象。

  “当!”就在此卦占出之时,挂在门口的那个风水葫芦,忽然掉落在了地上。

  ---

  ps:第二更,继续去写第三更,不过要晚点,大家明天看吧,嗯,睡觉前推荐票投给相师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