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吉老大


  “吉哥,你是不是被越南的小娘们给迷住了啊?这一次去了那么长时间,我都想死你了……”

  被吉老大挑逗起了**的女rén,用手摸着那软哒哒的小弟弟半晌都没有反应后,心里忍不住又啐了一口,“没用的东西,在床上就没超过五分钟,老娘回头又要自己解决了。”

  “**,是不是只有我才能满足你啊?”

  吉老大的自我感觉十分好,不过他要是知道身边的女rén正在心里喊他“萎哥”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一把掐死她?

  “当然了,吉哥是最厉害的。”女rén柔软的身体像蛇一般的缠住了吉老大,说道:“吉哥,你就没从越南带几个女rén回来?”

  女rén知道就凭着吉老大的本事,今儿甭想梅开二度了,虽然嘴上说的是别的女rén,那眼睛却是一个劲在瞄着吉老大放在床头的手包。

  “哈哈,吉哥就喜欢你这一点,伸手要东西都要拐弯mò角的,不像那些贱货,脱了裤子就张手要钱!”

  吉老大是什么rén物?从七八岁的时候就在火车站当扒手,察言观色的功夫远不是一般rén能及得上的,当xià伸手从床头的手包里拿出了一块碧绿色的玉石,说道:“拿去戴吧,这玩意也值个几万块的。”

  “谢谢吉哥。”女rén在吉老大脸上亲了一口,接过那块玉之后,眼睛却还是瞄着手包里那厚厚一叠rén民币。

  “妈的,眼睛里就只有钱了?”吉老大重重的在女rén屁股上拍了一记,将那叠钱拿了出来,分出一半扔给了女rén。

  女rén大喜,媚眼如丝般的缠在了吉老大的身上,一脸深情的说道:“吉哥,要不……晚上就别走了?”

  看在这钱的面子上,女rén不介意使出浑身解数让吉老大再爽一次的,当然,她的主要目地还是盯上了包里的另外一半钱。

  “再不走就要被你这**给吸干啦。给老子收拾干净。”

  吉老大摇了摇头,一把抓住了女rén的头发,将她的脸往xià身按去,等到xià身的污迹都被舔干净后,随手丢开了女rén,把衣服穿了起来。

  吉老大很好色,这是江西道上众rén皆知的事情。

  但是没有一个rén知道,吉老大从十三岁开始睡女rén。到现在整整四十多年了。他从来都没和任何一个女rén睡过整整的一夜。

  根源还在于在当年发生在吉老大父亲身上的那件事情。

  吉老大的父亲,正是江西周氏的旁系传rén,在窃得嫡系一脉传承功法之后。这一系迅速强大了起来,隐然成为赣省地界奇门的龙头老大。

  不过从吉老大的父亲到祖父,均是心术不正之rén。在日军侵华时期,他们这一系很快就被日本黑龙会用重金给收买了,成为了当时赣省最大的汉奸头子。

  奇门中rén行起恶事,其危害远不是普通rén能相比的,周家不仅带着日本rén围剿国内奇门,更是利用秘术窃取情报,使得中国方面的军队在正面战场上接连战败,损失惨重。

  对于这样的奇门败类,自然不为江湖所容了。苟心家带领着国内众多门派,在周家祭祖的当日,对其进行了一次致命的袭击。

  那次也算是国内奇门最鼎盛的一次斗法了,数百个高rén齐聚,各种术法齐出,引得天动地摇,将当时周家所在的那个小城都毁了一半。

  甚至现在都能查到某年某月某地发生了一场地震的信息。当然,真相早已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在这次打击中,周家这支旁系几乎被连根拔起,但惟独有一rén因为当时不在,而逃脱了出去。他也是周家一位很重要的rén物。

  这个rén,就是吉老大的父亲周大麻子。他本是个色中恶鬼,当时虽然也回家祭祖了,但仪式尚未完成,就偷偷跑去了城里的妓/院找女rén去了。

  半夜时分的巨大爆炸声,将周大麻子从女rén窝里惊醒了,当他看到发生爆炸的地方正是自己家族所在的位置,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就溜走了。

  偌大的一个家族都被rén给灭了,周大麻子也没敢去找日本主子,直接就在一处乡xià隐居了xià来,期间找了个村姑jié了婚,生xià了吉老大。

  没两年日本就战败投降了,而周家也已经成为了昨日黄花,在很多rén的记忆中消失掉了,此时的中国内战又起,局势却愈发混乱了起来。

  从小就锦衣玉食生活惯了的周大麻子,那时才刚刚四十出头的年龄,自然不肯在那乡xià地方窝藏一辈子了。

  于是周大麻子带着刚出生的儿子,去了赣省的另外一个县城,将周姓改为了吉姓,投靠了当年做汉奸时的一个手xià,摇身一变成为了那个县城的警备副司令。

  在乡xià地方憋了好几年,周大麻子一回到县城就固态萌发,整日流连于妓/院胡同之中,家中妻子劝说了几句,竟然被他给活活掐死掉了。

  要说周大麻子还是个奇葩,儿子没娘管了,他居然就带着才几岁大的孩子去逛妓/院,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年,吉老大那会也五六岁了。

  周大麻子藏的虽然很深,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还是被一位奇门中rén给遇到了,在周大麻子一次宿住妓/院的夜里,被rén将头颅给砍了xià来。

  这一幕被当时的吉老大看的清清楚楚,他一生都忘不掉那女rén白皙的皮肤上沾满了父亲的鲜血,还有父亲那死不瞑目的眼神。

  没有了父亲,吉老大自然就成了流浪儿,好在随后就解放了,他也被政府给安置到了一个孤儿院里。

  不过在孤儿院中读了几年书,吉老大受不了那种管束,就偷偷跑了出去,整日里混迹在车站等rén多的地方行窃,无师自通的练出了一副好身手。

  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吉老大已经是那个地方的窃贼头子,身体也发育的和大rén差不多了,心中萌生了对女rén的渴望。

  在吉老大第一次把一个女rén按到在地上的时候,他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忆起幼时父亲的景象,底xià那话儿没撑上两分钟就萎掉了,全然没有乃父的威风。

  不过吉老大却是回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记得父亲曾经带自己去过一处山洞,将一些金银还有一个盒子埋在了那里。

  靠着儿时的回忆,吉老大花费了一年的时间,跑遍了周边好几座山脉,最终寻到了那个山洞,将父亲埋在底xià的东西给起○了出来。

  起出的这批东西,一共有十根小黄鱼,另外盒子里放着的则是几本吉老大完全看不懂的书籍。

  当时吉老大对那书自然不会有什么兴趣,不过这是父亲的遗物,他还是妥善保存了xià来,至于那些黄金,则是被他用于发展帮会了。

  从小跟着父亲见惯了尔虞我诈,吉老大不仅心狠手辣,为rén更是非常的谨慎,到了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就隐然成了周围几个县城所有偏门中rén的老大。

  不过吉老大的运气也不怎么样,就在他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开始了,吉老大知道他父亲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肯定经不起审查,只能偃旗息鼓的隐居了xià来。

  在这几年中,吉老大闲极无聊,把父亲留xià的那本书仔细研读了一遍,由此也知道了周家这几十年的历史和被rén灭门的真相。

  这让吉老大更是谨小慎微起来,一直到那场运动jié束后的好几年,他才开始偷偷组建势力,不过自己却是隐身幕后了。

  要说吉老大还真是有几分天赋,就凭着那几本周家传承秘术,他居然学到一些占卜问卦的精髓,像八三年那次严打,就被他安然无恙的躲了过去。

  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吉老大最信奉的一句话,就是当年杜月笙所说的,“胆子小的rén,往往才能做成大事!”

  吉老大一直把这句话当成了金玉良言,十多年来行事都是异常的小心,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会远遁到国外,直到失态平○息xià来才会回来。

  儿时父亲死在女rén肚皮上的经历,更是让吉老大对女rén是又爱又恨,这也是他一生从未和女rén睡过一夜的主要原因。

  穿好衣服后,吉老大恋恋不舍的在女rén那高■耸的胸部狠狠捏了一把,打开卧室的房门走了出去。

  “吉哥,去哪里?”

  在客厅里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rén,见到吉老大出来后,连忙站了起来,不过眼神却是很隐晦的往屋中瞄了一眼。

  感觉到外面那炙热的目光,床上的女rén故意挺了挺胸脯,口中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听得外面那年轻rén口舌一阵发干。

  “去江边别墅,妈拉个巴子的,再问问刘二,看看姓包的还有什么藏身的地◎方没?”

  吉老大看似粗鲁,其实这手xià的举动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只不过在吉老大心里,女rén就和衣服差不多,不穿就就可以扔掉,让手xià沾点雨露倒也无妨。

  ---

  ps▲:感谢逍遥兄弟成为相师的第48位盟主,打眼继续去码字,今儿争取加更,嗯,诸位有推荐票也请多多支援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