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过江龙


  包风凌所住的是个两人间,整个房间只有十来平方米的样子,去掉两张单人床之外,连个摆放桌子的地方都没有。

  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个小茶几,上面堆满le方便面袋子,一股子霉味直冲鼻端,看那●◆窗户上的灰尘,这房间应该久未通过风le。

  长江以南的城市,一般都是没有暖气的,而这种zhāo待所里,也不可能在房间里安装空调,拉开窗帘,窗外的灯光照在白雪上反映到le屋里,显得异常的潮湿和阴◇◆窗户上的灰尘,这房间应该久未通过风le。

  长江以南的城市,一般都是没有暖气的,而这种zhāo待所里,也不可能在房间里安装空调chuānghùshàngdehuīchén,zhèfángjiānyīnggāijiǔwèitōngguòfēngle。

  zhǎngjiāngyǐnándechéngshì,yībāndōushìméiyǒunuǎnqìde,érzhèzhǒngzhāodàisuǒlǐ,yěbúkěnéngzàifángjiānlǐānzhuāngkōngdiào,lākāichuānglián,chuāngwàidedēngguāngzhàozàibáixuěshàngfǎnyìngdàolewūlǐ,xiǎndéyìchángdecháoshīhéyīn☆冷。

  “床上躺着去吧,多盖一层被子!”

  在屋里打量le一番,叶天将几乎快没有重量的包风凌给扔到le那张单人床上,他还真怕这哥们一口大气喘不上来翘le辫子呢。

  “叶……叶爷■,我……我不冷!”包风凌用满是污渍的棉袄袖子擦拭le下脸上的鼻涕泪水,那mó样看的周啸天有些发直。

  曾几何时,这哥们也是一副老板派头,怎么就混成这样子le呢?周啸天不由试探着问道:“你……你●真的是包风凌?”

  “周爷,是我啊!”包风凌挤出le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

  “你……你怎么变成这副mó样le?”见到包风凌那zhāo牌式的猥琐笑容,周啸天终于相信le他的话。
■zhēndeshìbāofēnglíng?”

  “zhōuyé,shìwǒā!”bāofēnglíngjǐchūlegèbǐkūháiyàonánkàndexiàorónglái。

  “nǐ……nǐzěnmebiànchéngzhèfùmóyàngle?”jiàndàobāofēnglíngnàzhāopáishìdewěisuǒxiàoróng,zhōuxiàotiānzhōngyúxiàngxìnletādehuà。
■   “我……叶爷,您就饶le我吧!”听到周啸天的话后,包风凌再也笑不出来le,对着叶天就是一头磕le下去。

  包风凌知道,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mó样,全是面前这个年轻人所赐的□,也难怪他那么大方的就将自己èr人给放走le。

  从京城离开之后,包风凌和刘老èr根本就没打算回去寻找吉老大的,他们两人可是知道吉老大的手段,回江/西只能是找死。

  只是就在èr人乘坐飞机跑到东北的当天晚上,身体就出现le毛病,最开始的时候是感觉发冷,症状和发烧差不多。跑到医院打le瓶吊水后,缓解le很多。

  但是当èr人睡着le以后,却是噩梦连连,不是被地府中的小鬼抓着割鼻拔舌,就是被判官丢入油锅,吓得两人几天几夜都没敢合眼。

  包风凌和刘老èr也是江湖人,琢磨自己应该是中le邪,当即寻le一些神婆巫汉。

  只是一番跳大神驱魔的仪式过后。钱折腾出去不少。一点效果都没有,该做的噩梦一点都不少,反而越发的恐怖le。

  在东北整整呆le一个多月。两人每天的睡眠从没超过五个小时,那会就已经瘦的皮包骨头le,èr人一合计。这根子还是处在le叶天身上。

  想起叶天放他们走时的叮嘱,没奈何之下,包风凌和刘老èr只能悄悄的回到le吉老大的老巢所在。

  要说连做几个月的噩梦,包风凌还没有崩溃,也算是他本事大le,如果换个一般人的话,指不定这会就神经失常le。

  “行le,把手伸过来!”

  看到面前包风凌凄惨的mó样,叶天也有些心软le。一把抓住le他的右手,将一股元气度入le进去。

  原本盖着被子都感觉浑身发冷的包风凌,突然间感到一股热气从手腕处传到le体内,浑身顿时暖洋洋的,舒服的他差点没呻吟出来。

  “叶爷,谢谢……谢谢您!”至此包风凌终于确定le,困扰le他这么久的噩梦。还真就是面前这年轻人做下的。

  叶天摆le摆手,说道:“别说那些没营养的话,我让你打听的事情,做的怎么样le?吉老大真的回来le?”

  “爷,我姓包的长这么大就没说过一句瞎话。看我这臭嘴……”

  听到叶天的话后,包风凌习惯性的就开始诅咒发誓起来。不过随之就反应le过来,狠狠的抽le自己一嘴巴,说道:“叶爷,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啊,姓吉的王八蛋真的回来le……”

  “啸天,给他倒杯开水来。”

  看到包风凌脸上露出一丝不健康的红色来,叶天摆le摆手,说道:“不急,你慢慢说……”

  “谢谢,谢谢周爷!”包风凌用双手捂住le那大茶缸,说道:“叶爷,肯定是吉老大,刘老èr当时跟上去le,可……可他从那就没回来……”

  原来,回到南/昌这个吉老大的老巢所在后,为le怕打草惊蛇,两人也不敢声张,更不敢去联系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他们可是知道吉老大在这里的势力的。

  不过这èr人终究跟le吉老大很多年,知道吉老大一些比较隐秘的落脚点,每日里就在那些地方蹲守,这一守就是好几个月。

  天可怜见,就在三天之前的那个晚上,终于被他们守到le,吉老大从他的一个姘头家里◇出来,迎面刚好撞到le包风凌。

  当时包风凌吓得那是魂飞魄散,不过他现在的这副鬼样子,就是吉老大都没能认出来,两人走le个对面。

  包风凌知道,吉老大这人的疑心非常强,如果自己多次和他▲对脸,指不定就会被他怀疑上。

  所以逃过一劫的包风凌连忙给刘老èr打le电话,将他从宾馆里叫le出来,让他继续跟踪吉老大。

  但是让包风凌没想到的是,在回到宾馆的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和刘老èr失去le联系,当时包风凌就感觉到le不妙,连留在宾馆房间的东西都没收,就急急忙忙的逃le出去。

  躲在一处拐角的包风凌亲眼看到,七八个人进入le他所住的那家星级宾馆,没过五分钟就骂骂咧咧的出来le,不用问,肯定是奔着他来的。

  吓破le胆子的包风凌再也不敢呆在南/昌市le,直接打le个出租车来到le丰/城,在这小黑屋里憋le两天之后,这才出去给叶天打le个电话。

  “叶爷,您……就您两位来的啊?”

  讲诉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包风凌有些失望的看向le叶天,他原本以为叶天怎么着也要从那武馆带上七八个人的。

  要知道,吉老大为le在自己脸上贴金,把那骗子门称作le“千门”,也在门中设立le“千门八将”。

  像包风凌和李老èr就是八将中的“正”将和“反”将,专门是从事偏门诈骗设局的人,在八将中属于文人。

  而吉老大另外还养着“风”“火”两个组织,这些人则是八将中负责武斗的。

  当年发生在南/昌那场和东北人的大械斗,就是以这些人为主力,硬生生的将东北帮给赶出le江/西,确立le吉老大的江湖地位。

  仅是包风凌知道的那些人,就有十多个亡命之徒,而且手上都沾有鲜血。

  虽然叶天也不是一般人,但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对于他们两个单枪匹马的就杀le过来,包风凌心中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叶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包风凌,问道:“两人就够le,怎么?怕le?”

  “叶爷,姓吉的还贩dú的,他手上可是有枪的啊。”

  包风凌能不怕吗?如果不是叶天手段太过dú辣,他和刘老èr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当年他们可是亲眼见过吉老大把活人装进麻袋里沉江的。

  “还贩dú?成,我知道le。”

  叶天点le点头,眼中闪露出一丝厉芒,说道:“走吧,跟我换个地方住,地头蛇再厉害,也只是条蛇,见le□真龙他还是要盘着。”

  当年李善元是经历过那段举国抽鸦片的时期的,对贩卖烟土祸害国人的那些败类是恨之入骨。

  只是当时大趋势如此,诸多军阀都在干这种事,李善元也是杀不le那么多,当时就◆在青帮中立下le个规矩,不允许青帮弟子吸食贩卖鸦片。

  不过财帛动人心,烟土的巨大利益使得那条规矩如同虚设,就是李善元的一些之交好友也不同意,老道之所以离开青帮,和这件事也有很大的关系。

  受到师父的影响,叶天对这些贩dú的人也是深恶痛绝,所以听到包风凌的话后,心中已然是动le杀机。

  带着畏首畏尾用一条围巾遮住脸面的包风凌离开lezhāo待所,叶天找le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住le下来。

  叶天开le两个房间,周啸天和包风凌住一间,他自己住个单间,倒不是说叶天摆师父的架子,主要是他还要推演吉老大现在所处的方位。

  “亲哥哥,用力,再用力啊!”

  在南/昌市中心的一处高层公寓里,正上演着一出盘肠大战,皮肉交击的“啪啪”声和女人那夸张的喊声不绝于耳。

  叫魂呢?”

  随着一阵哆嗦,趴在女人身上的那个男人,翻个身体反过来躺在le床上,○右手狠狠的在那丰满的地方捏le一把。

  “吉哥,您越来越厉害le啊!”

  女人强忍着疼痛,笑颜如花的凑le过去,心中却是在暗暗鄙视着,“亏得开始的时候还吃le好几粒壮阳药,刚把老娘的兴▲趣勾起来就萎掉le。”

  “妈的,你这就是比越南的那些娘们够劲,以后老子再也不去那地方le。”

  吉老大色迷迷的伸出双手在女人身上乱摸着,只不过下面的小弟弟却是软哒哒的,丝毫都不给他面子。

  ---

  PS:哥们姐妹们看完更新,顺手投几张推荐票吧,打眼拜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