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相见(下)


  第五百二十八章相见(下)

  其实宋薇兰所住的那家涉外酒店距离叶天家并不是很yuǎn,就在建国门外,临近临近**广场和紫禁城,抄近路的话,叶天遛弯十多分钟也能zǒu过去。-< >-网.

  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一个门童抢上来拉kāi了车门,不过看到叶天是中国人之后,脸上不禁有些失望,这年头中国还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呢。

  不过叶大师今儿心情好,加上在港岛呆了几天,也养成了几分受人服务给人报酬的意识,从口袋里摸出了张100元面值的港币递了过去。

  “谢谢先生,请这边zǒu!”

  发了笔小财的门童脸上的笑容马上变得阳光了起来,引领着叶天zǒu进了酒店。

  不过shēn后的出租车司机却是大为不爽,敢情自己这kāi了一路车还没别人拉个门赚的多呢,这哥们琢磨着是不是该恶补下英语来应聘门童了?

  “先生,请zǒu好!”

  门童殷勤的给叶◆天按下前往十八层的电梯,当电梯门关闭后,叶天拎着东西的右手抬了起来,关节上的苍白,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像脸上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叮咚!”

  电梯停在了十八楼,叶天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脚☆◆天按下前往十八层的电梯,当电梯门关闭后,叶天拎着东西的右手抬了起来,关节上的苍白,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像脸上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叮咚!”
tiānànxiàqiánwǎngshíbācéngdediàntī,dāngdiàntīménguānbìhòu,yètiānlīnzhedōngxīdeyòushǒutáileqǐlái,guānjiēshàngdecāngbái,xiǎnshìchūtādenèixīnbìngbúxiàngliǎnshàngbiǎoxiànchūdenàbānpíngjìng。

  “dīngdōng!”

  diàntītíngzàileshíbālóu,yètiānshēnshēndexīlekǒuqì,táijiǎozǒu了出去,不过刚出电梯,就被人给拦住了。

  “对不起,先生,为了保护客户的安全和**,进入这一楼层,需要您登记自己的个人信息!”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的年轻人在叶天脸上扫描着,似乎想以此来判断他是否为坏人。

  这家涉外饭店是由香格里拉饭店管理集团进行管理的,接待过几十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是以对安全问题十分的重视,在总统套房这一楼层上,设有专门的安保力量。

  在距离这个黑衣西装男不yuǎn的地方,还站着一个金发碧眼shēn材火爆的外国妞,也是好奇的打量着叶天,眼中好像还透露着一丝惊讶。-< >-网.

  “好,这是我的证件,我来拜访住在那个房间的宋薇兰女士!”叶天拿出了shēn份证,交给了那个年轻人。

  “叶天?怎么都是姓叶的来找那女人啊?”

  安保微不可察的在嘴里嘟囔了一句,他在这里上了几年班,也见过不少住在总统套房的大人物,但前几天住进来的这个女人,却是有些奇怪。

  这位宋女士住进来后的最初几天,前来拜访的人是络绎不绝,有好几个人甚至都是这位保安认识的大富豪。

  但无一例外的是,那位宋女士把他们全都拒之门外,没有一个能踏进那个总统套房一步。

  唯一两个男人似乎能进入这个房间,一位是那个刚刚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宋老爷子,另外一位,则就是姓叶的一个中年人。

  以宋浩天的shēn份,能见到那个神秘的宋女士,保安自然不会吃惊。

  但貌不惊人的叶东平能自由进出这里,却是让他心里多了几分猜度,眼下再见到叶天,这个从军队退伍后进入饭店的年轻人,又多了一丝明悟。

  “先生请稍等,我要通知下宋女士!”

  保安登记了叶天的信息后,刚准备转shēn,就听到shēn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不用通知了,我领他进去!”

  这个声音让叶天和保安同时循声望去,如果不是那人就站◆在面前,叶天真不敢相信这熟练的普通话居然是她发出来的。

  kāi口说话的人正是站在这里不yuǎn处的那个外国女人,从叶天进入这个楼层后,她的目光似乎就没从叶天shēn上挪kāi过。

  □“是,安娜小姐!”保安答应了一声,将拦着叶天的去路给让kāi了。

  “安娜小姐是吧?请带路吧!”

  zǒu到安娜的shēn边,叶天才发现这女人的shēn材竟然比他目测的还要高出几公分,脚下穿着平底鞋都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网.

  更要命的是,这外国妞的shēn材不是一般的好,胸前挺拔的双峰像是要挣破那紧shēn皮衣的束缚弹出一般,看的叶天有些目眩。

  “好!”☆安娜又看了叶天一眼,也没多说什么,转过shēnzǒu在了前面,将曼妙的shēn材在叶天面前显露无疑。

  “我是安娜,请kāi门!”

  来到那扇用檀木打造的总统套房的门前,安娜按响了门铃◎,不过叶天叶天有些奇怪的是,这女孩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到来。

  “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在等待kāi门的时候,安娜忽然往后轻轻撤了一步,就在那饱满的双峰将要定在叶天胸前的时候顿住了,小声说道:“主人很想你,经常看着你的照片流泪,请不要让主人伤心!”

  不管这个外国女孩和老妈是什么关系,叶天都从她口中听出了对宋薇兰的一种关怀,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谢谢!”

  “叶……叶天,怎……怎么是你啊?”

  当大门打kāi后,站在门前的叶东平有些傻眼,他昨儿虽然吼了儿子,但是以他对儿子的了解,恐怕叶天还要纠结几天才会回来吧?

  刚才叶东平还在劝慰妻子,给叶天一点冷静的时间,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通了电话仅仅相隔了十二个小时,yuǎn在香/港的儿子就出现在了面前,让他心里没有丝毫的准备。

  “安娜,是谁啊?不是说不要把人往里面带吗?”

  宋薇兰略带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的shēn份在中国某些圈子里并不是秘密,所以回来之后,一些所谓的世交让她烦不胜烦,干脆安排了安娜在电梯口拦客了。

  “啪!”

  当宋薇兰越过叶东平的肩膀看到叶天时,手中拿着的一杯茶水,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儿子的突然出现,让宋薇兰整个人都愣住了。

  见到这一幕,站在门前的安娜轻轻的将大门给合了起来,安娜跟了宋薇兰十多年,自然知道她心中的苦楚和期盼。

  看着面前穿着一shēn素雅黄裙的宋薇兰,叶天的神情也有些恍惚,这……就是母亲吗?

  从小出现在叶天梦境中的母亲,面目从来都是模糊的,而那时对母亲有所怨恨的叶天,总是认为母亲长得不好看。

  所以面前这位婉约甚至有点柔弱的女人,让叶天一时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嘴唇不断颤抖着,叶天终究是没叫出那两个字来。

  “混小子,见了你妈怎么不叫啊?!”

  叶东平一巴掌扇在了儿子的头上,只不过下手虽狠,但落在叶天头上的时候却是轻飘飘的,因为此时他的眼中依然满是泪水。

  从小的时候,叶东平就感觉有些愧对儿子。

  尤其是叶天第一次问出母亲在哪里被他狠揍了一顿,而叶天再也没有提过一句关于母亲的问题之后,每当别人父母带着孩子出去游玩的时候,叶东平的心里就像是刀绞一般疼痛。

  所以对于这一幕,叶东平整整等待了二十多年,让孩子看到母亲的愿望,甚至比他和妻子团聚来的还要强烈。

  “东平,不……不许你打儿子!”

  看到叶东平打了儿子一巴掌,宋薇兰忽然清醒了过来,犹如和护崽的母狮子一般的冲了上来,狠狠的将叶东平给推kāi了,眼泪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

  “我……你,爸……”

  看到父亲和面前这个女人眼中的泪水,叶天铁一般坚硬的内心变得柔软了起来,而宋薇兰的面容,似乎也在渐渐和他梦境中的母亲在相融合着。

  “孩……孩子,妈……妈妈对不起你!”

  再坚强的女人,在面对自己失散二十年的孩子时,都会表现的和宋薇兰一样,那种彷徨无助的感觉,让她此时变得异常的脆弱。

  “薇兰,你……你的腿上怎么流血了?”

  被妻子推kāi的叶东平,忽然看到宋薇兰的小腿处有一道划痕,鲜血已经顺着小腿留到了脚面上,不由大惊了起来。

  “什么?”

  叶天闻言也是一惊,低头看去,那殷红的鲜血第一次在他眼中如此刺眼,没来得及多想,叶天右手一环,揽住了宋薇兰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横着抱了起来。

  “臭小子,这……这是我应该干的啊?”

  见到儿子抱着妻子往客厅的沙发zǒu去,抢上前去却是抱了个空的叶东平不禁有些傻眼,都说儿子是个大电灯泡,果不其然啊?

  “您没事的,只是茶杯擦到了一些,都不用包扎的!”

  将宋薇兰放在沙发上后,叶天仔细察看了下伤口,倒是松了口气,说来也巧,整个房间就是门口那一点没有铺设地板,偏偏就让宋薇兰受伤了。

  “妈……我,我没事,孩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在被儿子抱起的时候,宋薇兰心跳的就像是十八岁的少女一般,不过当她听到叶天对自己的称呼后,宋薇兰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您”字虽然是个尊称,不过和宋薇兰期待的那个称呼相差的就yuǎn了,看着儿子依然不肯称呼自己一声妈妈,宋薇兰眼中的泪水又是涌了出来。

  “这……这,您别哭啊,爸……”叶天哪里有过这种经验,只能回头向老爸求助了。

  ---

  ps:第二更,争取再写一章,求推荐票啊啊啊,要很多很多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