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解石(中)


  ..“叶天,随便切一刀下去就行了,这块料子像shì翡翠原石的伴生石,虽然有点原石的体征,但肯定不会出翡翠的。51.”

  听到周围那些人的议论,柳熙国的脸上感觉有些火辣辣的,这cì左氏珠宝恐怕又要出名了,这块在公盘上摆了十多天都无人问津的“极品原石”,居然被他们给买了去。

  所以这会柳熙国也顾不上叶天“长辈”的面子了,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他一句,早点切完了走人,省的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啊。

  “熙国,你能透过这石皮,看到里面的东西?”

  叶天汀了手,嘴巴虽然shì在向柳熙国说话,眼睛却shì瞄向了四周那些议论纷纷的人。

  “我虽然不能,不过小叔,这赌石也shì有技巧的啊。”柳熙国闻言愣了一下,他听明白了叶天的意思,敢情他还真以为这里面有翡翠啊?

  “看不透就行了,否则你们个个不都发财了?”叶天没好气的白了柳熙国一眼,那话说的却shì像在众人脸上扇了一耳光,很有点欠扁的味道。

  “nián轻人,赌石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小心大话闪了嘴巴。”

  “就shì,随便挑选块“狗屎料”,就想解出翡翠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左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啊?咱们倒shì看看,他究竟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来?”

  叶天这话算shì犯了众怒,围观的众人纷纷鼓噪了起来,一个个脸上均shì露出了冷笑,他们想看看这个生瓜蛋子到底如何能从这块“废料”中解出翡翠的?

  “我又没请你们来观看切石,都shì一群不请自来的家伙!”

  叶天撇了撇嘴,他压根就没打算在这一行当里厮混,也不怕得罪人,这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偏偏让所有人都听得异常清楚,气的这些赌石前辈们均shì牙根有些发痒。

  “小叔,您还要画线吗?不画的话就快点切吧?”

  柳熙国此时都快要哭出来了。别人不能拿叶天怎么样,可说不得日后会给左氏珠宝摆脸色啊,话说这场内最少有十家珠宝公司的实力都要远远大于他们左氏珠宝。

  “得,那我就切了。”

  叶天也不想在缅甸多汪,将那块原石摆好位置后,左手启动了切石机的开关,那通体呈银色的合金齿轮,顿时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右手抓在了操作齿轮的把柄上。叶天缓缓将旋转着的齿轮压了下去。当齿轮接触到原石的时候,一片片碎屑粉末飘扬了起来。

  叶天所选的这个切石机,shì场内最大的一块。合金齿轮的半jìng都达到了四十公分,而叶天所要切的部位,直jìng只有三十五公分左右。也就shì说,这一刀下去,就可以切出一个窗面来。

  叶天的动作并不shì很快,但从下刀到马上就要切开石头这些时间里,速度都shì一致的,随着“咔咔”的齿轮和石头的摩擦声,“嘭”的一声闷响,一块三十多公斤的石块和原石分离开来,重重的砸在了切石机下的泥土地上。

  “看看。出了什么东西没?”

  “快点用水清洗一下,这人真shì不会切石,搞得乌烟瘴气的。”

  刚刚切出窗面,围观的人就动了起来,更shì有人扯来一条水管,对着切石机上的切面用水冲了起来,倒shì把叶天给晾到一边去了。好像适才的嘲讽全然不shì出自他们口中似的。

  “靠,这算什么啊?”

  叶天的手还抓住切石机上,脑子却shì有些混乱,莫非那些人的眼力如此厉害,透过自己这切面。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可……可shì叶天自己还不知道这里面出的究竟shì什么物件呢。

  “熙国,他们这shì干什么啊?”叶天放下了齿轮把柄—头看向了柳熙国,如果不shì刚才这些人的冷嘲热讽,叶天肯定以为他们▲都shì当代活雷锋呢。

  柳熙国对这场面倒shì不以为然,看着叶天笑道:“小叔,赌石就shì这样的,一块石头解开,大家都想知道到底shì涨还shì赔的!”

  赌石最大的魅力,当然就在于解石了,在解石的过程中,即使shì那些在行里打滚了几十nián的老人,都会感觉到紧张的,因为这不仅在考证他们的眼力,更shì在决定着他们的荷包。

  要知道,就算shì再有经验的赌石师傅,也不敢断言一块原石内shì否存在翡翠和其品质的好坏,想知道结果,那只能依靠解石,所以切石向来都有“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说法,机遇和风险并存这句话,应用在赌石圈子里shì再适合不过了。

  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个规矩,只要shì在公盘现场解石的,都会引来大批围观的人,即使不shì他们的石头,这些人也会为了赌涨而欢呼,为了赌垮而叹息的。

  当然,今儿这些前来围观人,恐怕却shì恰好反过来了,他们☆都shì憋着劲在等叶天赌垮呢,估计这种心态在赌石中也shì极为罕见的了。

  “怎么样?切出什么来了?”

  “就shì啊,让我们看看,shì切垮了吧?”

  这切面只有一尺见方,三五个人往那边一围,后面的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一个个急的抓头挠耳,恨不得在前面那几个肥胖的屁股上踹个几脚。

  “咦,这……这怎么就出雾绺了啊,说不好,说不好shì涨还shì垮了。”

  在★后面众人的催促下,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站起了身,脸上满shì疑惑的神情,他接触赌石行当足足有四十多nián了,从解放前就在中缅边境厮混,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唐老,怎么回事啊?那石头○shì什么情况,给咱们大家伙说道说道啊!”

  看到那老者站起了身,后面的众人顿时汀了鼓噪声,但凡shì在赌石圈里厮混的人,没有一个愿意得罪这个人的,因为他在圈子里的名头实在太响了。

  唐老的家族在清朝就从事珠宝相关的产业,当nián恭亲王被慈禧太后强要去的那个祖母绿色翡翠扳指,就shì从唐老的一个族爷手中流出去的,后来慈禧太后的那件上面镶满了翡翠的头饰,也shì唐家所献出来的。

  放着这家学渊源,唐老从nián轻时就游走在中缅边境,赌石生涯已经近半个世纪了,出手赌石几乎没有失过手,shì以被圈里人赋予了“翡翠王”的尊称。

  围观的这些人敢奚落叶天,不过在唐老面前▲○,一个个却shì规矩的很,见到老爷子皱着眉头在思考,场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块料子我曾经看过,表皮青中泛暗红色,像shì被铁矿侵蚀过,而切面未见雾绺也没见翡翠,按照常理说,这shì一块废料◇。”

  唐老思索了好一会,看到众人都在等他说话,笑了笑开口说道:“不过这个小哥一刀切出了雾绺,而且里面隐隐透着股子红色,看来出翡的可能性极大!”

  “什么?唐老,您的意思shì,他切涨了?”

  “不可能吧,这……这块废料竟然能出红翡?”

  “红翡价格又不高,充其量也就shì小赚一笔而已,再说有没有还不知道呢。”

  唐老此话一出,场内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有几个站着近的人,更shì拿着强光小手电冲了过去,将手电的镜面紧紧贴着原石切面,想从中看出透光的色彩来。

  叶天这会倒shì成了闲人,用胳膊碰了一下一脸呆滞的柳熙◎国,问道:“熙国,这红翡shì什么玩意啊?也shì翡翠?”

  “红翡自然shì翡翠了。”柳熙国苦笑了一声,说道:“小叔,您……您这运气怎么那么好啊,这红翡虽然价格不shì很高,但……但那也sh▲guó,wèndào:“xīguó,zhèhóngfěishìshímewányìā?yěshìfěicuì?”

  “hóngfěizìránshìfěicuìle。”liǔxīguókǔxiàoleyīshēng,shuōdào:“xiǎoshū,nín……nínzhèyùnqìzěnmenàmehǎoā,zhèhóngfěisuīránjiàgébúshìhěngāo,dàn……dànnàyěshì赌涨了。”

  在翡翠行里,自古就有红翡绿翠的说法,翡翠的色彩,shì由地底矿物的侵蚀形成的,像红翡,一般都shì赤铁矿浸染所致的,由于地下多铁矿,所以红翡比较常见,在市场上的价格也不shì很高,常为中档或中低档商品。

  不过即使红翡再便宜,叶天也shì稳赚不赔啊,这么大一块料子,他只花了三百美金,这和白送也没什么区别了,要知道,这么大的一块料子,就算只掏出十几斤的红翡料子,那也能值个几十万了。

  此时围观在切石机旁边的那些人,脸上均shì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们没想到叶天还真shì走了狗屎运,居然从这狗屎地的原石中,竟然也能切出翡翠来。

  俗话说成王败寇,赌石行里也亦shì如此,虽然还没完全将红翡解出来,但仅仅就shì这出现的雾绺,也使得众人对叶天刮目相看起来,适才叶天所显露出来的狂妄和自大,似乎也变成了一种自信的体现了。

  在众人惊愕于叶天的好运气时,唐老却shì又蹲在切面前自己的观察了一番,站起身后,对叶天说道:“这位小哥,下面的不能再切了,你用砂轮机往里擦进去一指,应该就能见到玉肉了。”

  “好,谢谢长者的指点!”叶天点了点头,拿起了切石机旁的一个砂轮机。

  ---

  ps:还差六张yuepiao就爆菊一朵啊啊啊,求yuepiao,打眼继续去码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