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以德服人


  古dài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视黄金为出远门的最佳盘缠,时至今日,黄金仍然是世界通行的货币,只要手中拥有真正的黄金,在世界各地的银行,首饰商,金商都能够把黄金兑换为当地的货币,黄金可以全世界通行无☆阻,它的货币地位甚至比美元还要稳固。

  而且几乎所有的奢侈品都会遇到折旧的问题,像一些名表名包,崭新买回来时已经无法原价出售,用过并且时间久了之后价值更是贬值得厉害,可能连原价的一半都不值。 ●
  但黄金不存在折旧的问题,其光辉和价值是永久的,当金饰久经佩戴变得失色之时,黄金本身的价值并没有消减,市场上没有价格打了折扣的二手黄金,黄金只要重新清洗就可以恢复原来的光泽,可以随时熔炼制造全新的金饰或金条。

  黄金在世人眼里是财富的象征,但是在叶天眼中,黄金还有别的功用的,早在苟心家让叶天去起出黄金的时候,叶天心里已经对这些黄金的用场做了安排。

  古dài印加人把黄金视为太阳的汗珠,古埃及的法老坚持要埋葬在黄金这种神之肉里,圣经马太福音提及的东方三博士带来的礼物之一就是黄金,而圣经启示录形容圣城耶路撒冷的街道由纯金制作。

  这种种迹象都说明,黄金在国外的宗教之中,也是有其特殊地位的,而世人很少知道,黄金在风水堪舆之说中的应用也是很多的,一些看上去金碧辉煌俗气无比的建筑,其实自有道理在里面。

  黄金的稀少、珍贵和稳dìng值,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由黄金打造的建筑和风水格局,会形成一种独特的气场,对主人的财富增值有极大的帮助。

  只是中国的黄金储量很少,自古以来,也只有帝王才能享用黄金打造的风水格局。有位超级富豪将整gè房间都用黄金装饰,甚至连马桶都是纯金的,其实也受到某些高人的指点。

  叶天在香/港的那栋别墅,位处半山,从风水的地理位置上而言是极佳的,叶天之所以留下这些黄金,却是想打造一gè黄金风水局,让那里不但可以成为一gè聚灵珠。还有招财纳宝的运势。

  当然。这些话叶天是不会对宋浩天明说的,叶宋两家的世仇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叶天尽可以对宋浩天蛮不讲理。而不用去讲诉这其中的缘由。

  “得,算我欠你的,这gè条件我答应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宋浩天摇头苦笑了起来,他在这一生的晚年达到了政治生涯的巅峰,可是没成想临到老了,却遇到这么一gè克星。

  只是叶天的这gè要求他还是能办到的,像宋浩天这种人,说话自然会留三分余地,他之前和某些人沟通的时候,并没有言明黄金的数量,叶天克扣下来五吨。他还是能做这gè主的。

  “对了,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呀?真的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这些黄金?”答应了叶天的要求后,宋浩天有些好奇的问道,他感觉叶天方才气急败坏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吹牛呢,您千万别当回事,这黄金是我师兄藏起来的。当师弟的取出来也理所当然,我用得着从别人手里抢嘛……”

  叶天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去承认刚才的气话,很不负责任的解释了一句之后,说道:“成了,和您没话说。我挂了啊!”

  “臭小子,又挂我电话?”

  听到话筒里传来的盲音声。老爷子这次是再也忍不住了,随手就把电话给摔了出去,坐在沙发上生起了闷气,搞得闻声进来的保健医生和贴身秘书们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惹得首长发那么大的火?

  只是摔了电话后,宋浩天转而又笑了起来,他一生宦海沉浮数十年,制怒的功夫早已炉火纯青了,眼下能被叶天气的火冒三丈,也算那小子有本事。

  “没事,你们都出去吧。”

  摆了摆手将众人赶出了房间,宋浩天又拿起了电话,拨出了几gè比较隐秘的内线电话,交dài了一些事情。

  这对一gè人,不管是爱还是恨,总是想多知道那人的一些信息,宋浩天之所以会打出去那些电话,就是对叶天刚才说的话上了心,他找了一些部门去调查,想看看在近日究竟有没有大批日本人进入到缅甸?

  五天之后,相关部门向宋浩天反馈了一些信息,惊得宋浩天不慎把手中最爱的那gè茶壶都给打碎掉了。

  信息表明,在一gè星期前,有一百七十八gè日本人以团体旅游的名义进入到了缅甸境内,不过在五天之前,这些日本人全都离奇的在缅甸失踪了,日本有关方面正在和缅甸政府进行着一些交涉。

  而那些日本人最后失踪的地点,和叶天所给他的坐标位置并不是很远,只☆有一两百公里的距离,这不能不让宋浩天惊出了一身冷汗,敢情那小子所说的话并没有夸大其词,反而隐瞒了某些事实的真相。

  情急之下宋浩天急忙联系了叶天,得知他已经身在香/港,这才松了一口大气,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

  “怎么着,还想着把我这些黄金都充公?”

  挂断电话后,叶天有些戏谑的看向了那位中校宋飞,支援国家建设没问题,但也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啊,话说他叶天现在穷的叮叮当当,凭什么就要把黄金白白送给国家?

  从这一点上来说,宋副主席的水平和境界就是要比这小中校高出了很多,别人那双赢互利的建议,才是以德服人嘛,否则叶天并不介意做一次刁民的。

  “不……不敢,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原本正两眼发直看着叶天的宋飞,被他的话吓的浑身打了gè激灵,他长这么大,见过宋浩天的次数不过十来次,这在家族中已经算是比较受宠的了。

  可这十多次见面,宋浩天对他所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刚才在电话中训斥他的话多,早已把gè宋飞骂的神魂出窍,飘飘不止所以然了,当然,这是被吓的。

  而且叶天和老爷子的对话,也让宋飞听得心中是翻江倒海,他有些搞不明白了,这二人到底谁是爷爷谁是孙子啊?莫非面前这年轻人是老爷子的私生子?

  “把东西带回去,上面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办,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从中作怪,小心我上门找你去!”

  由于宋晓龙的原因,叶天对宋家的人向来都没什么好感,不过他要是知道面前这家伙的龌龊心思,说不得会一把掐死他了事。

  “是,你放心,我一dìng完成任务!”

  此时宋飞已经不敢把叶天当成普通的宋家亲戚来看待了,要知道,就是宋家的那位二dài接班人,估计在老爷子面前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

  叶天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别杵在那里当电线杆子了,帮忙干活吧!”

  这◇始终都是在缅甸境内,叶天也怕夜长梦多,当下也上前搭起手来,宋飞自然不敢再摆架子,老老实实的跟在叶天身后帮着搬运起金砖和那些金银翡翠饰品来了。

  足足忙活了两gè多小时,除了一些散落在途中的黄金▲shǐzhōngdōushìzàimiǎndiànjìngnèi,yètiānyěpàyèzhǎngmèngduō,dāngxiàyěshàngqiándāqǐshǒulái,sòngfēizìránbúgǎnzàibǎijiàzǐ,lǎolǎoshíshídegēnzàiyètiānshēnhòubāngzhebānyùnqǐjīnzhuānhénàxiējīnyínfěicuìshìpǐnláile。

  zúzúmánghuóleliǎnggèduōxiǎoshí,chúleyīxiēsànluòzàitúzhōngdehuángjīn和珠宝之外,总算将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几架直升机中。

  “老胡,你和啸天跟着一起回国吧。”

  叶天拍了拍手,将众人召集了过来,说道:“还有武晨你们也一起回去,恩,等金砖回炉之后,每人拿一块做为奖励,剩下的一百万,等我回到京城再兑现给你们!”

  “谢谢叶爷……”

  “叶爷您太客气了,我们也没干什么啊!”

  “就是,下次叶爷您有事,尽管招呼一声就成!”

  这些人没想到除了一百万的酬金之外,竟然还有一块金砖作为报酬,当下脸上都是露出喜色,要知道,就算以这时一克黄金百八十元的汇率来计算,两公斤的金砖也价值一二十万rmb了。

  “东西和钱,你们尽管心安理得的拿着,不过有一点,此次来缅甸的经历,除了邱文东之外,不得对任何人言说,否则休怪我叶天翻脸不认人!”

  叶天的语气忽然变得阴森了起来,先文后武,叶天这也算是以德服人了,而且之所以回炉后才给他们黄金,就是不想将消息走漏出去,否则北宫家族的那些余孽们,肯dìng会找上京城和自己拼老命的。

  不过叶天倒是没想瞒着邱文东,一来那老小子肯dìng会问,这些弟子不敢不说,二来邱文东也是眉眼通透之人,他是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的,否则他也不能安安稳稳的活到今天。

  “叶爷,您放宽心吧,这些小子谁敢往外多说一gè字,小武我把他的舌头给割下来给您下酒喝!”

  看着面前的直升机编队,再联想到魔鬼山中燃烧的数十具尸体和那离奇失踪的一百多人,武晨连忙dài表众人拍起了胸脯。

  ---

  ps:第三更,真不怪我啊,写好一gè多小时了,酒店网络出了问题,折腾一gè多小时才传上来,泪奔啊,求yuepiao推荐票安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