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谨慎【中秋快乐】


  这个金属物比食指略长一些,上面有两个凹槽,刻满le精密的纹路,看上去像是一个工艺品一般。

  “家主,这是什么东西?”北宫彦俊有些好奇的看着家主手中的物件,寻得家族宝藏的事情,也稍稍减轻le方才的丧子之痛。

  “钥匙!”

  北宫英雄拿着nà金属物把玩le一会,说道:“这是我们家族寄存在瑞士银行保险柜的钥匙,只要持有这把钥匙,就可以前往瑞士,开启家族租赁的保险箱,取出里面的东西!”

  瑞士银行之所以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而屹立不倒,主要靠的就是对顾客身份保密性和其信誉,不管你在他们银行存放物件的时间有多久,只要能拿出凭证,都可以顺利的将东西取出来。

  《□银行保密法》使存在瑞士银行里的钱像进le保险箱一样可靠。

  当然,在这其中也有着很大的弊端,假如存款人突然去世,生前既没有交给银行遗嘱,临终时也没有机会把取钱的密码告诉家里人,nà他的这笔存款○就将永远呆在瑞士银行里取不出来。

  就像是二战期间,在德国纳粹的威逼面前,当时已经走投无路的犹太人也顾不上考虑nà么多,纷纷将大笔财产亲自或通过中间人存进le瑞士银行。

  后来这些犹太人大多在德国的集中营里惨遭杀害,他们在瑞士银行里的账号和密码随着他们一道化为灰烬,他们户头上的钱也变成le无人认领的一笔笔“死账”。

  而北宫家族的情况也正是如此,在北宫正武死亡之后,账号密码这些信息也一同遗失掉le,所以北宫家族这些年虽然和瑞士方面有过多次协商,但始终无法取出这比庞大的财富。

  接过北宫英雄手中的钥匙仔细端倪le一会,北宫彦俊开口说道:“这是五十年前瑞士银行最尖端的技术,即使放在今天也没有人能破解掉。”

  虽然相比nà些文件而言,这把钥匙的价值要大打折扣,但当年北宫正武存放在瑞士银行保险箱里的物件。也都是家族千年的积累和从各国劫掠而来的宝贝,其中不乏价值连城的珍品。

  见到北宫彦俊交还回钥匙,北宫英雄摇le摇头,说道:“彦俊,这把钥匙就由你保存,等回到家族后再交给我。”

  “嗯?这……关系太重大le,还是放在密码箱里吧?”

  北宫彦俊闻言一愣,这把钥匙的分量可是不轻。万一他带在身上遗失掉的话。nà可就会成为北宫家族的罪人le。

  “不光是钥匙,就是文件,我也会贴身带着的。”

  北宫英雄摆le摆手。将nà些文件重新装入到塑料袋中密封好,放进le自己的怀里,他所传的衣服防水防火。并不虞nà些文件凭据遭到破坏。

  “家主,这样不妥吧?”

  如果不是北宫英雄将钥匙交由他来保管,北宫彦俊此时甚至◇都怀疑北宫英雄是否生出独吞这笔财富的xīn思le,这东西藏在身上,哪里有放在密码箱中安全呢?

  听到二人的争执,原本闭着眼睛的北宫藤夫,突然睁开眼,说道:“按照英雄说的做,他这样是有道理的。密◎码箱的目标太大le……”

  “还是藤夫长老le解我的xīn思。”如果不是藤夫长老年迈体衰,已经失去le男人功能的北宫英雄,真的想和他发生某种超友谊的关系,这老头子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啊。

  要知道,密码箱虽然安全,但是目标太大,当年北宫英雄能设伏偷袭苟xīn家。难保今日他没有被别人给惦记上。

  而且自从进入到魔guǐ山后,一直都无法和山外的家族子弟联系上,这也让北宫英雄x◎īn中多le一丝阴影,俗话说杀人者人恒杀之,当年的报应。说不定就会降在自己头上。

  此时家族子弟死伤惨重,紧靠这二三十人。万一遇到袭击,恐怕很难保得住密码箱,反之将东西拿出,到时候把密码箱扔出■去,他们逃脱的机会反而会大大增加的。

  “家主英明,是彦俊考虑不周!”听完藤夫长老的解释后,北宫彦俊一脸羞愧的表情,他平时感觉自己谋智无双,但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这些老狐狸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不要说nà么多le,先把黄金运出去,等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开这里!”

  呆在这还有些阴森气息的岩洞里,北宫英雄xīn中说不出的别扭,在藏好nà些文件后,开口说道:“来两个人,把藤夫长老抬出去,其他人准备牵引绳索,将这些黄金都给运到岩洞出口的地方。”

  北宫英雄一声令下,剩余的nà些家族子弟顿时忙碌le起来,七八两四轮车被推进le岩洞里,在岩洞的入口处,nà辆装甲◇车也被发动le起来,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魔guǐ山。

  在这辆装甲车的尾部,加装le特质的钢索牵引装置,当nà些四轮车上装满黄金后,在挂上牵引所用的钢索,就可以将其拉出岩洞le,旁边还有两个☆家族子弟跟随,把沿路上掉落的黄金扔回车内。

  岩洞中所藏的这些黄金,都是两公斤一块规制的金砖,二十吨加起来,足足有一万多块,再加上nà些如山一般的各种金银饰品和翡翠宝石,整整忙碌le一夜的时间◇,才将所有的东西都运送到le岩洞入口处。

  为le寻找这笔财富而丧生的北宫家族子弟们,尸体都被集中在le岩洞内的一个角落里,在所有的黄金珠宝都被运出来后,几个幸存的影子小队成员,攀附到岩洞的顶◇,cáijiāngsuǒyǒudedōngxīdōuyùnsòngdàoleyándòngrùkǒuchù。

  wéilexúnzhǎozhèbǐcáifùérsàngshēngdeběigōngjiāzúzǐdìmen,shītǐdōubèijízhōngzàileyándòngnèideyīgèjiǎoluòlǐ,zàisuǒyǒudehuángjīnzhūbǎodōubèiyùnchūláihòu,jǐgèxìngcúndeyǐngzǐxiǎoduìchéngyuán,pānfùdàoyándòngdedǐng端,安装起高爆炸药来。

  虽然忙碌le一夜,所有人都感觉异常的疲劳,但是马上能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还是让众人卖力的将黄金珠宝往一辆辆越野车上搬运着。

  “走吧,家主,禾田是为le家族◎献出的生命,这是他们的荣耀!”

  见到北宫英雄久久伫立在岩洞前,北宫彦俊似乎有些理解这个残暴的家主le,不管前面数十年发生le什么,但是北宫英雄今日的所为,都能抵消他所犯下的过错le。

  “彦俊,我累le,等回到国内,我会向长老会请辞家主的,日后……北宫家族就要靠你le,拜托le!”

  丧失le这么多优秀的家族子弟,北宫英雄明白,即使他不需要剖腹自杀,但家主的位置一定无法再保得住le,他刚才其实并非是在悲伤缅怀这些死去的家族子弟,而是在追忆自己这几十年中的点点滴滴。

  “走吧!”北宫英雄摆le摆手,二十多辆越野车同时开动起来,当初进山时的一百多人,仅剩下这二十多个,导致几乎是人手一车le。

  依然是装甲车在前面开路,二十多辆装满le黄金和各种珠宝金银器的越野车紧随其后,当车队开出le四五百米的时候,在他们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北宫英◇雄几乎将此次带来的所有炸药和高爆弹都用在le岩洞里,随着nà声巨响,一股浓烟冲天而起,宛若一个小型的蘑菇云一般,将整片岩洞区都给笼罩le起来。

  足足过le半个多小时,nà股浓烟才逐渐散去,回★□头望时,nà原本高出le地面三十多米的岩洞山丘,已经被夷为平地,如果日后被人发现里面的上百具尸体,或许又将成为一个不解之谜吧?

  “魔guǐ山入口并不很宽,最多能容纳两辆车子进出,要是前面受到●tóuwàngshí,nàyuánběngāochūledìmiànsānshíduōmǐdeyándòngshānqiū,yǐjīngbèiyíwéipíngdì,rúguǒrìhòubèirénfāxiànlǐmiàndeshàngbǎijùshītǐ,huòxǔyòujiāngchéngwéiyīgèbújiězhīmíba?

  “móguǐshānrùkǒubìngbúhěnkuān,zuìduōnéngróngnàliǎngliàngchēzǐjìnchū,yàoshìqiánmiànshòudào攻击,恐怕他们会立马缩回去吧?”

  虽然不通日语,但是叶天一直没有被发现,由于家族各部的一些头目大多都遭遇le不测,所以很多人相互之间并不是很熟悉,叶天也被分配到le一辆装满le黄金珠宝的越野车。

  不过此时叶天却是有些头疼,这魔guǐ山的可怕之处,无疑就是nà些森林巨蟒所造成的,现在巨蟒全部都被消灭掉le,如果车队在魔guǐ山入口遭到袭击的话,他们还真的能很从容的去寻找别的出口。

  想到这里,叶天往路边打le下方向盘,脚下的油门也松开le,不知不觉就吊在le车队的尾巴上,倒是没怎么被人察觉。

  “停下!”在来到魔guǐ山出口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装甲车停le下来,北宫英雄的身形从车里钻le出来。

  “彦俊,还没能接通外面nà些人吗?”北宫英雄有些凝重的看着nà呈s形的魔guǐ山出口,xīn里感觉到le一股浓浓的不安。

  “咱们的通讯设备到这里☆还是没有信号!”

  北宫彦俊摇le摇头,他xīn里也感觉有些不妙,刚才在山里造成lenà么大的动静,按理说外面的人应该会进来观察情况的。

  北宫英雄往身后的几辆越野车上看le一眼,说道●:“直树,到外面观察一下!”

  “是,家主!”虽然xīn里有些不情愿,北宫直树还是答应le一声,带上五个人往魔guǐ山的出口处走去。

  “真他妈的狡猾。”见到这种情形,叶天在车里也呆不下去,悄无声息的推开le车门,往自己前面的一辆车摸le过去。

  ---

  ps:9月的最后24小时le,求最后的双倍yuepiao!

  <<天才相师>>看书啦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