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 螳螂捕蝉(下)


  第四百九十六 螳螂捕蝉(下)

  日本自从上个世纪天皇重新掌权之后,就一直没有消除对亚洲各国的狼子野心,在各国都派出了大量的情报人员。

  在起获黄金未果之后,北宫家族很快就查明○了让他们铩羽而归的那些人的来历,由此北宫英雄也知道了苟心家的名字,更进一步得知,这个人就是在侵华时期,曾经让日本军队损失惨重的中国王牌特勤人员。

  其后北宫家族调动了大量的资源,派出人手潜入台☆岛,想从苟心家口中获取那批黄金的下落,但令人惊愕的是,百战不死的苟心家,居然在一场离奇的火灾之中丧生了。

  感受着身周那近乎实质般的阴煞之气,进入到岩洞内的北宫子弟均是脸上变色,好在他们都是自小打熬身体的人,体内的气血还算旺盛,一时间神智倒是没有受到侵蚀。

  不过即使如此,有些体质稍差的人,也感觉有些禁受不住了,那一**如同浪潮一般席卷着他们身体的煞气,正在不断瓦解着他们的精气神,站在前面的人,脸色都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惨白色。

  “家主,这里好诡异,咱们还是暂时不要进去吧?”

  站在北宫英雄身后的北宫彦俊,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他是北宫家族难得一见的商业天才,这些年要不是他苦苦支撑,恐怕北宫家族的资金链早就断掉了。

  只是北宫彦俊平日事物太多无暇分心修习剑道,功夫却是稀松平常,比之一些普通的家族子弟可能还有些不如,如果不是他意志十分坚定的话,此刻怕是已★经守不住心神了。

  “退,全部退出去!”

  听到北宫彦俊的话后,一直沉浸在回忆之中的北宫英雄豁然色变,此次前来缅甸的人可全都是家族中的精锐,万一都如同他一般阳根不举做不了男人,那北宫英○★经守不住心神了。

  “退,全部退出去!”

  听到北宫彦俊的话后,一直沉浸在回忆之中的北宫英雄豁然色变,此次前来缅甸的人可全都是家族中的精jīngshǒubúzhùxīnshénle。

  “tuì,quánbùtuìchūqù!”

  tīngdàoběigōngyànjun4dehuàhòu,yīzhíchénjìnzàihuíyìzhīzhōngdeběigōngyīngxiónghuōránsèbiàn,cǐcìqiánláimiǎndiànderénkěquándōushìjiāzúzhōngdejīngruì,wànyīdōurútóngtāyībānyánggēnbújǔzuòbúlenánrén,nàběigōngyīng雄就要成为家族最大的罪人了。

  其实北宫英雄这是多虑了,当年苟心家那一掌含恨而发,将一身的功力都凝聚掌上,同时引动一丝煞气溢入到他的体内,至于那股煞气最终使得北宫英雄做不了男人,却是无心导致的,就连苟心家自己都不知道。

  而此时九鬼锁煞阵所凝结而来的煞气,则只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影响,它会直接破坏人的中枢神经,使人产生幻觉,对身体的物理伤害却不是很大的。

  听到家主的话后,那些原本就心中惴惴不安的家族子弟们,潮水般的向后退去。

  说来也奇怪,他们仅仅退出五十步之后,身上那种阴冷的感觉顿时消失一空,头顶直射而下的阳光,照射的浑身暖洋洋的,和刚才相比,简直就像是冰火九重天一般。

  “嗯?他为什么没有回来?”

  当众人站住了脚步,北宫英雄发现,在原先他们所站的位置处,还有一个人留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岩洞深处,这人正是德钦巴□登顶。

  “去,把他拉回来!”北宫英雄转头吩咐了一句,两个家族中人越众而出,向德钦巴登顶跑了过去。

  只是没等二人跑到德钦巴登顶的身边,站在那里的德钦巴登顶忽然两手胡乱挥舞了起来,口中◎大声嘶喊着:“魔鬼,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随着喊声,德钦巴登顶迈开了脚步,踉跄着往岩洞深处奔去,两只手在空中乱抓着,像是在和什么人在搏斗一般,看的那些北宫家族中人,心中都泛起一股子寒意,连跑出去的两个人都站住了脚步。

  岩洞中的地面并不平整,在跑出十多米后,德钦巴登顶被脚下凸出的一块石头绊倒在了地上,而倒地之后,德钦巴登顶突然用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口中发出“嗬嗬”犹如野兽一般的喘息声。

  也不知道德钦巴登顶哪来的那么大力气,这一扼之下,血色顿时将面部涨的通红,双眼犹如鱼眼泡一般往外凸了出去,两腿不断在往后瞪着。

  只不过短短的几十秒,德钦巴登顶就停止了挣扎,五官七窍内溢出了一丝鲜血,将他那死不瞑目的面庞衬托的愈发的诡异和恐怖了,看的众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杀并不可怕,现在世界上每年有九十万人死于自杀,平均40秒就有一人,而且死法也是多种多样,有服毒上吊饮弹跳河摸电门的,更有日本人的传统项目剖腹,但自个儿将自个儿给掐死的死法,在场的众人无一不是第一次得见。

  “八嘎!”见到这个唯一进入到岩洞的当事人就这么死掉了,北宫英雄不由大怒,走到刚才跑出去的那两人身边,反反复复的在他们脸上来回抽了四个大耳巴子。

  就在北宫英雄还待再扇上几耳光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英雄,制怒,你最近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

  听到在家族中竟然有人敢直呼北宫英雄的名字?这让那些家族子弟们大惊,纷纷循声望去,却是发现,在人群的中间,站着三个身材佝偻的老人。

  这三个老人应该是一直都和众人在一起的,但奇怪的是,直到其中的一人出言说话,旁人才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这个声音并不响亮,但却让暴怒中的北宫英雄瞬间冷静了下来,回头向人群看去,说道:“藤夫长老,是英雄无能,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找到那件东西,使得家族没落!”

  “藤夫长老,他竟然是北宫藤夫?”

  “我的天,藤夫长老竟然还活着?”

  北宫英雄话声刚落,人群里就响起一阵惊呼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三个老人身上,他们想知道究竟是哪个人,才是被北宫英雄称之为藤夫长老的北宫藤夫?

  “不怪你,中国奇人甚多,远不是我日本一偶之地可以征服的。”

  站在中间的那个老人摇了摇头,浑浊的双眼突然露出一缕精光,说道:“这个地方有些古怪,很可能是被人布下了奇门阵法!”

  “奇门阵法?”北宫英雄闻言一愣,出言问道:“藤夫长老,可有破解的办法?”

  北宫英雄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即使是在北宫家族中,那也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出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三岁起就开始接受忍者的训练,八岁跟随父亲去到中国的时候,也没中断忍术的训练。

  在中国处于军阀混乱的那个年代,年轻的北宫藤夫混迹在大上海,曾经加入过青帮,后又冒充中国人四处拜访名师练武学艺。

  三十岁的时候,北宫藤夫将中国的剑术融合到了家族剑道之中,使得北宫一刀流的刀法,在刚猛之余,也多了一些防御的招式,在当时的日本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被誉为一代剑道宗师,三十五岁的时间,就进入到了家族长老会之中。

  在日军侵华期间,北宫藤夫作为黑龙会中的一员,在中国也是犯下了累累罪行,数次带着日本的剑道高手,围剿他当年曾经拜师学艺的师门,残杀中国的武林人士。

  不过到了日本战败投降之后,北宫藤夫就突然销声匿迹了,甚至连家族中人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很多人都以为他在死于战火之下,眼前北宫藤夫的出现,着实让这些晚辈们●大吃了一惊。

  “这应该是老朋友布下的阵法,是中国麻衣一脉的!”

  北宫藤夫往前行了二十多步,闭上眼睛感受着那股浓厚的煞气,过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相传中国有一奇人,叫做李善元,我未■○能得见,不过他的徒弟,就是苟心家,英雄,你也是知道这个人的!”

  北宫藤夫在侵华时期,和苟心家多有交集,他带领着日本的忍者,而苟心家则是率领奇门中人,在进行着一场不为人所知的争斗。

  ▲◇虽然双方是互有胜负,但是北宫藤夫明白,如果不是有当时日军强盛的bīng力作为后盾,恐怕他所带来的忍者军团,早已被苟心家杀的落花流水了。

  “果然是他,藤夫长老,这里既然是他布下的阵法,那里面肯◎定有家族遗留的宝藏了!”北宫英雄眼中射出一股仇恨的目光,这数十年来每日加身的痛楚,让他对苟心家早已是恨之入骨了。

  “中国的奇门阵法变化莫测,我需要一点时间!”

  北宫藤夫当年在中国偷艺的时候,由于根骨已成,虽然学得一些武术和奇门遁甲,但是对于奇门各派最核心的传承,却是没有接触得到,眼下这阵法,不是说破就能破解的。

  “好,那就全拜托藤夫长老了!”

  北宫英雄又让家族中人往后退了几十米,看向北宫彦俊问道:“外围的人还没有联系上吗?为什么会这样?”

  在进入魔鬼山内,他们和外界的联系就莫名其妙的中断了,只是这里地处偏僻,北宫英雄并没有想到,在他们这捕蝉的螳螂之后,还隐藏着一只蓄势待发的黄雀。

  ---

  ps:第一更,求推荐票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