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螳螂捕蝉(中)


  “很好,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

  北gōng英雄毒蛇般的眼睛,死死的盯在德钦巴登顶的身上,看得他xīn底一阵战栗,好像回dào当年见dào群蛇乱舞时的场景,豆粒般大小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滴落。

  “家主,qián面出现岩洞地带,影子小队已经进去了!”

  北gōng英雄话声刚落,qián方传来消息,让他的注意力转移开来,而德钦巴登顶则是像虚脱一般软倒在了地上,刚才北gōng英雄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北gōng英雄沉吟了一下,说道:“让影子小队不得擅进,全部退出岩洞,后面抓紧速度向qián开进!”

  影子小队是北gōng家族专门负责暗杀的组织,精于日本忍术,擅长隐匿行踪,他们的人数甚至比死士小队还要少,一共只有十二个,北gōng英雄一个都损失不起。

  在北gōng英雄的命令下,队伍的行进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距离那岩洞入口还有三百多米的时候,树木忽然变得稀疏了起来。

  地面上的灌木丛也变少了,有些地方更是露出黑色的泥土,再往qián推进了一百多米,原本走的满头大汗的众人,突然间感觉凉快了许多,身体的热度在迅■速冷却着,就连头顶高悬着的太阳,似乎都没有那么炎热了。

  这些变化虽然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但他们都以为是山中独特的气候引起的,并没怎么当回事,一个个反而敞开衣襟,去感受那份清凉。

  “魔◆鬼,这一定是魔鬼的诅咒!”

  没有人发现,踉跄着跟行在队伍之中的的德钦巴登顶此刻面色一片煞白,口中用当地的土话在喃喃自语着,如果不是一位负责看管他的人扶着,恐怕德钦巴登顶再也没有力气行走了。

  虽然距离他第一次qián来这个地方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但德钦巴登顶清楚的记得。在他无意中闯入岩洞之qián,一路上都是遍地植物,一片生机盎然。

  但此时的眼qián,那些原本覆盖在地面的植物,竟然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走了一百多米,德钦巴登顶甚至没有见dào一只蚂蚁或者是昆虫的存在,天地间一片死寂。

  魔鬼山的地形极为的怪异。山中的这些岩洞入口。更像是一个宽敞的峡谷,在初入的时候,头顶还可以看dào眼光。但是当深入一段距离之后就会发现已经是身处洞中了。

  而且当你在岩洞中走上一段时间后,头顶处或许又有光线传来,是以即使不需要火把或者灯光。也能看清楚洞中的情形,这也导致一些人不知不觉就走dào了岩洞的深处。

  这个不知道如何形成的地貌,很多地方的形状都是相同的,像迷gōng一般错综复杂,在头顶的阳光终于变得稀薄的时候,北gōng英雄叫停了队伍,因为他也感应dào了那股阴冷。

  这里甚至连一丝微风都没有,但众人却是感觉dào一阵阵刺骨的寒意直透xīn扉,和刚才那种凉爽的感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有些身体相对单薄一些的人,已经忍不住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北gōng英雄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和惊疑不定,引起这种阴冷至寒的气息,整整和他相伴了近半个世纪。

  就是现在,每天子时北gōng英雄的经脉都还会遭受万针穿xīn般的痛苦,他那变态的xīn理,其实也正是发泄这痛苦的一种渠道。如若不然的话,恐怕北gōng英雄早已忍耐不住了。

  感受着和体内那股阴冷煞气一般无二的气息,北gōng英雄的思绪不由回dào了数十年qián。

  那会的北gōng英雄,只是家族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嫡系子弟,他那作为家主的父亲。像是种马一般连生了十多个儿子。

  并不是很出众的北gōng英雄,为了获得一个吸引父亲眼球的机会。这才加入dào缅甸寻宝的队伍之中,只是当他们按照那位在二战中已经玉碎了的家族qián辈寻dào藏宝地点的时候,才发现宝藏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这让带队的族老大怒不已,派出擅长追踪行迹的人员侦察一番之后,发现有一帮中国人曾经在这个地带活动,并且就是不久之qián。

  那位族老当机立断,率领队伍追了上去,并且花费重金找了一个本地的向导,在那些中国人即将进入dào中国境内的时候,在一处地势险要的地方,截住了他们。

  北gōng英雄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一个黄昏如血的傍晚,他和一百多位家族精英藏匿在一个峡谷的两旁,这里也是那些中国人想回国的必经之路。

  只是让副北gōng英雄没想dào的是,那个只有二十多人的队伍异常的小xīn,尤其是那个队伍的领袖,更像是有第六感一般,当队伍刚刚进入dào峡谷中的时候,马上就掉转头往回冲去。

  只是在后方,也有北gōng家族布置的伏兵,为了搞清楚那些宝藏的具体下落,当时那位族老并没有命令开枪,而是率领数十个人将那群中国人给包围了起来。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已经处在了下风的中国人,居然率先出手了,那个领头的中国人手使一把三尺青锋,一个照面竟然将族老斩杀当场。

  而他所带的那些中国人,一个个也均如下山猛虎一般势不可挡,四十多个北gōng家族的精锐,在二对一的情况下,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竟然被那些中◆国人屠戮一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些仍然埋伏在山后的家族成员全都傻眼了。

  他们其中有很多人都参加过侵华战争,在他们的印象里,中国人就像是绵羊般软弱,就算是最强壮的中**人,在拼◇◆国人屠戮一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些仍然埋伏在山后的家族成员全都傻眼了。

  他guóréntúlùyīkōng。

  zhètūrúqíláidebiàngù,ràngnàxiēréngránmáifúzàishānhòudejiāzúchéngyuánquándōushǎyǎnle。

  tāmenqízhōngyǒuhěnduōréndōucānjiāguòqīnhuázhànzhēng,zàitāmendeyìnxiànglǐ,zhōngguórénjiùxiàngshìmiányángbānruǎnruò,jiùsuànshìzuìqiángzhuàngdezhōng**rén,zàipīn刺刀的时候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眼qián的情形,却是颠覆了他们以qián的认知,这些中国人哪里是绵羊?一个个简直都像是杀神一般,有几个人甚至在杀死自己的亲人之后,用刀子剐出了他们xīn脏大口咀嚼了起来。

  领队的族老被杀,敌人的残忍手段,使得这些习惯于服从上级命令的日本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恐慌的情绪在他们xīn中蔓延,眼瞅着就要错失良机,被那些中国人钻入dào峡谷两旁的丛林之中。

  “开枪,杀死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声打响了,北gōng英雄命令般的声音随之响起,那些日本人顿时找dào了主xīn骨,对准下方的中国人,将子弹倾泄了出去。

  要说日本人的单兵作战能力,真的是很强,他们在慌乱和没有准备之下的射出的子弹,一下子就撂倒了十七八个中国人,剩下的五六个个人,则是躲入dào了一块大岩石的后面,和北gōng家族的人僵持了起来☆。

  成功的狙杀,也让那些日本人xīn中重拾了自信,并且为刚才产生的恐惧而自责了起来。

  所以在见dào对方只剩下五六个人的时候,这些日本人一个个嗷嗷叫着,从腰间拔出了武士刀冲下了峡谷◆○,他们决定要用武士的方法,洗刷掉刚才他们内xīn的耻辱。

  只是现实再一次打击了他们,虽然对方只剩下了五六个人,但无一不是身经百战之辈,四五十人的冲击,都没能让他们乱了阵脚,反而被那几个中国人●又接连斩杀了十多个人。

  不过这次,日本人也杀出了血性忘记了恐惧,人数上的优势,让那几个中国人渐渐不支起来,最后只剩下那个领头人和一个贴踏般的壮汉在苦苦支撑着,但也却被他们包围了起来。

  北gōng英雄生性狡诈,在最初冲锋的时候,他躲在了最后面,眼见此时那个使剑的中国人体力好像有些不支了,遂游走dào他的身边,在对方露出破绽后,一刀将他的左臂给斩了下来。

  只是对方反应极快,没等北gōng英雄继续扩大战果,一剑闪电般的就往他xīn口捅去,如果不是身边的人用刀架开,此时北gōng英雄早已化作一堆枯骨了。

  但那人显然xīn中气极,居然将宝剑给舍弃掉了,用右掌击中了北gōng英雄,当时北gōng英雄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口中喷洒着鲜血,身体往后飞了出去。

  视线模糊中,北gōng英雄看dào了那铁塔般的壮汉发出一声怒吼,居然拼死杀出了一条道路,掩护那断臂人冲出了包围圈,至于后面的事情,北gōng英雄就没能亲眼得见了,因为那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

  醒来后的北gōng英雄,第一时间就感觉身体阴冷无比,也让他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杀父女干女的恶行,■也都是在那后面所发生的事情。

  感受着和体内每日发作的阴寒之气完全一样的气息,北gōng英雄站在那里的身体,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他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究竟是害怕还是激动。

  “八嘎,苟■xīn家,难道你还没有死吗?”

  北gōng英雄清楚的意识dào,在时隔近半个世纪之后,他将以另外一种方式,再次与那个后来得知叫做苟xīn家的中国人,进行一番较量了。

  ---

  ps:第二更,奔波一天,坚持两更,求推荐票支持啊,唉,最近数据真的很悲催,话说咱们能不吊在榜尾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