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死士


  随着夜幕的降临,喧闹了大半天的小山村又恢复了平静。

  在山村的sì周,搭建起了数十个帐篷,隐隐将山村给包围了起来,周围的树林里,也有些日本人的身影,严密监视着那些山村里亮着灯光的人家。

  在一个高约三米左右,有点类似蒙古包的帐篷中,铺垫着奢华的地毯,在正对着门的布帐上,挂着一把武士刀,武士刀下面写着“武运长久”sì个大字。

  在“武运长久”那sì个字的下面,摆着制作精美的榻榻米,北宫英雄坐在正中,旁边的茶几上分别坐了三个人,其中就有北宫彦俊和负责此次具体行动的北宫直树,

  一向沉稳的北宫彦俊,此时脸上却是露chū一丝焦急的神色,不时的看向手腕上的表针,忍了好一会后,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家主,约定的时间到了,他们还没有回来!”

  北宫彦俊所说的人,是在三个小时之前进入魔鬼山探查的先遣小队,原本北宫彦俊是反对夜间进入情况不明的魔鬼山的,只是作为家主的北宫英雄坚持,那支八人的队伍还是被派了chū去。

  这次来到缅甸的家族精锐一共有近两百人,派chū八个人原本并不算什么,但是让北宫彦俊心焦的是,这八人之中,就有他的儿子北宫禾田,这也是一直被他寄予厚望的长子。

  看到北宫彦俊坐立不安的样子,北宫英雄说道:“彦俊,修习剑道,首要修心,不能被外物蒙蔽了眼睛,也不要被亲情遮掩住了心灵,禾田是我的亲传弟子,我何尝又不担心他呢?”

  说到这里,北宫英雄忽然话锋一转,“在温室里的花骨朵是长不大的。只有经历过最残酷的考验,他才能成长为我们北宫家族的栋梁之材!”

  提到北宫禾田的时候,北宫英雄那冷酷的脸上难得的露chū了一丝笑容,显然心中对他很是看重。

  “哈伊,家主说的对,是我多虑了!”不管北宫英雄说的对错,反正人都派chū去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北宫彦俊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突然。帐篷外面传来一阵骚乱,紧接着帐篷的帘布被掀开了,一个全身上下被黑色衣服包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的人走了进来。跪倒在北宫英雄的面前,说道:“家主,按照您的命令。已经将道路开到魔鬼山一里之外的地方,我所带领的小队,有sì人为家族玉碎了!”

  “嗯?怎么回事?”听到派chū的八人死了sì个,就是北宫英雄脸上也露chū了惊愕的表情,沉声问道:“伤亡为什么这么大?”

  要知道,这次派chū的八人,绝对是家族内精英中的精锐,他们从三岁的时候,就被用特质的药汁浸泡身体。这种药汁是北宫家族早年从中国得到的古代配方,可以增强人体经脉的韧度,驱除掉体内的杂质。

  而到五岁的时候,这些家族嫡系的孩子,就会被灌输效忠家族的思想,并且会分散到各个训练营,和另外一些被北宫家族收养的小孩。进行残酷的训练。

  这种训练的残酷,不仅是**上的,对这些孩子们的心灵,也是一种巨大的摧残,因为这其中有许多训练的科目。就是要求他们亲手杀死自己的伙伴。

  由于孩子们的抵抗力弱容易生病,所以说。北宫家族这些秘密训练营,其死亡率甚至不低于在西伯利亚的黑拳训练营,在正常的情况下,一个三十人的训练营,能活下来的,不超◆过五个人,这些人,就是北宫家族的死士。

  当然,北宫家族的这些嫡系子弟们,除非很意外的情况,一般是不会死亡的,但是被淘汰chū去的嫡系子弟,往往就在家族里被边缘化了,充其量只是担负着传承家族血▲脉的任务。

  北宫英雄夺取家主的位置后,从三十年前开始组建秘密训练营,到今天为止,也只不过得到了二十多个合格的死士,所以在听到这次任务损失sì个人后,脸上也是变了颜色。

  “家主,有三□人是被毒蛇咬死的,还有一人,是……被吃人花卷住了!”

  饶是北宫禾田经过十多年的残酷训练,早已磨练的心如坚铁,但回想起刚才在魔鬼山中的见闻,眼中依然露chū一丝悸色,他不怕与人厮杀,但更不愿意◇死的莫名其妙。

  在刚进入魔鬼山的时候,他们的行进速度非常的快,沿途一路喷洒着随身携带的硫磺等驱赶毒蛇动物的药剂,但是当进入到两公里的地方时,林间或者山坡上的灌木丛,覆盖住了整个山体,

  这些灌木丛最低矮的也有齐膝的深度,高的地方更是达到了一米多,人走在里面,根本就无法发现灌木丛中的生物,那三个死亡的家族成员,就是在用砍刀开路的时候,被毒蛇咬中了眼睛死亡的。

  没错,就是眼□睛,因为他们所穿的衣服,是连体的特制防护服,柔韧性和坚韧度极高,蛇类的毒牙,根本就没有办法咬穿,这也是北宫英雄放心派chū他们夜晚探路的主要原因。

  只是在经过一片灌木丛时,不知道是否因为惊扰■了一个蛇窝,上千条毒蛇蜂拥而chū,瞬间就把走在前面的那三个人给淹没了,几声惨叫过后,就再也没有声息了。

  虽然走在后面的北宫禾田等人用喷火器将那窝毒蛇全部都给烧死掉了,不过刚才的同伴,同样也变成了一具具焦烂的尸体。

  这个变故让北宫禾田提高了警惕,他几乎没前行几米,就会用喷火枪在正前方喷chū火焰,好在缅甸的山中潮湿,倒是不怕引起火灾。

  这样又往前走了大概sì五百米,灌☆木丛逐渐减少了起来,北宫禾田等人也松了口气,但就在这个时候,走在他们队伍右侧的一个人,突然发chū一声惨呼,几人循声望去,一个个均是愣住了。

  在那人身边,生长着一棵有点像芭蕉树的热带植物,只◆是体积要更大一些,宽大的枝叶散的遍地都是,而在那些枝叶的顶端处,还长有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只是在此刻,那些枝叶竟然像是牢笼一般,将他们的队友给牢牢的包裹住了,并且枝叶还在往里喷洒着一种侵蚀性极强的液体,就在短短的十几秒钟内,那人身上的防护服就被腐蚀掉了。

  等到北宫禾田几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的躯体已经开始了腐烂,惨厉的叫声不绝于耳,无奈之下,他们又只能动用了喷火枪,让队友和那能杀死人的树木,一起燃烧了起来。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这些从小就受到严酷训练的死士们也是心底生chū寒意,在探测了三公里之后,马上撤了回来。

  “缅甸这里,怎么会有食人花?”听完弟子的讲诉后,北宫英雄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吃人花和吃人树,在这个世上都是真实存在的,像有一种叫做日轮花的植物,人或者是动物不小心碰上它,那些细长的叶子便马上从sì周围像鸟爪一样地伸卷过来,紧紧地把人拉住,拖倒在潮湿的草地上,直到使人动弹不得。

  而伴生在日轮花上的大蜘蛛,便会蜂拥地爬到受害者的身上,细细地吮吸和咀嚼,美美地饱吃一餐,当蜘蛛吃了人的躯体后,消化排chū的粪便又成为日轮花的肥料。

  不过这种食人花或者是树木,一般都分布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茂密的原始森林和广袤的沼泽地带里,亚洲还从来没有chū现过这种植物。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自然环境已经很难让人感到害怕了,但眼前的事实,让北宫英雄心中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魔鬼山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容易征服。

  看到北宫英雄沉吟不语,一旁的北宫彦俊生怕他再将自己的儿子派chū,连忙说◇道:“家主,魔鬼山诡异莫测,我看……咱们还是等天亮了开车进入吧,这样也能减少一些伤亡!”

  “好,禾田,你去休息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就不要说chū去了。”

  北宫英雄点了点头,他性格是○暴虐不假,但还不至于有将整个家族都颠覆在这魔鬼山的疯狂念头,在让北宫禾田退下后,北宫英雄第一次认真的和北宫彦俊还有直树商量起了对策。

  ----

  在魔鬼山无声无息吞噬掉那几个死士的时候,距离魔鬼山三百多公里处的一个山谷里,也是扎着几顶帐篷,十来个人正围着帐篷外的一堆篝火烧烤着事物。

  “叶爷,咱们这一趟到底是干什么去的啊?”

  翻滚了下架子上的野猪腿,武晨小心的向叶天问道,这两日相处下来,他感觉叶天并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纨绔子弟,平时还是非常容易说话的。

  “到了地方你们就知道了,明儿早,争取赶到那里。”

  叶天摇了摇头,眼睛往无尽黑暗的夜幕中看去,仿佛划破了长空,看见了魔鬼山脉外那亮起的火光。

  ---

  ps:第二更,马上周一了,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