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雇佣(下)


  拎着包子豆浆刚走进四合院,苟心家就迎le上来,笑道:叶天,你二师兄今天回来,去缅甸的理由给你找到le。”

  “恩?二师兄来京城,和我去缅甸有什么关系?”

  叶天闻言愣le一下,他是打算用旅游的名义过去的,至于马拉凯等人则是与他分开入境,这样目标会小很多。

  “他bú是经营几家珠宝公司吗,过几天正好要去缅甸进些货,到时候你就以他香/港公司的名义过去,到le缅甸之后你再带人离开就行le。”

  虽然苟心家没打算亲自去缅甸,bú过他对这半个世纪之前遗留下来的事情还是很上心,在电话中听到左佳俊女儿女婿要去缅甸的事情之后,马上就联想到le叶天身上。

  “成,师兄,你们先吃早饭吧,啸天,带包子跟我走!”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叶天也很高兴,放下手中的早点招呼le周啸天一声,两人从后院车库里开出车来,往邱文东的安德武馆驶去。

  半路上叶天给邱文东打le个电话,到le武馆之后,邱文东已经带着一众徒弟等在le巷子门口,这师徒俩昨儿比叶天回来的还wǎn,此时精神却是显得有些疲惫。

  “叶兄弟,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老邱我过去就行le,怎○么还劳烦你跑这一趟啊?”

  叶天车子刚停稳,邱文东就迎上来帮他拉开le车门,这一番举动也引得除le武晨之外的那些弟子们心里都泛起le嘀咕,再怎么说邱文东也是京城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bú需要对叶○天如此低声下气吧?

  bú过只有邱文东和武晨才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何等的恐怖,且bú提叶天的身手,就是昨天在和祝维风谈话时隐隐透露出来的家世,就让邱文东师徒俩震惊bú已le。

  这江湖之中一般分为两种人,一种人是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他们根本就bú在乎钱多钱少,王侯将相在他们眼中更是犹如粪土一般,在古代对他们有一个很贴切的称呼,那就是隐士。

  而另外一种人则是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的人,他们习武学文,最终的目地就是为le封侯拜将出人头地,邱文东的父亲邱安德就是如此,连带着邱文东见le当官的也会bú自觉矮上三分。

  “邱兄,客气le,今儿还真是有些事■情要请你帮忙。”叶天bú过二十出头的年龄·邱文东却是年近五十,bú过这声邱兄叶天喊的自然,邱文东听得也是十分的舒服。

  “叶兄弟,里面请,小武,去倒两杯茶来!”

  听得叶天有事相求,邱★文东顿时精神一震,昨儿的疲劳似乎都消退掉le·能帮到叶天的忙,那对他来说可是一场莫大的善缘。

  招呼le那些弟子们在前院操练,邱文东带着叶天来到le中院厢房里·也没客套,直接说道:“叶兄弟,有事您直说,只要我老邱办得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bú惜!”

  这世上的事情也就是那么奇怪,有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但还有那么一些人,只要透露出某种需求,根本就bú用他张嘴说话·大☆把的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去帮忙。

  其实这事要是用佛家的理论来解释,无非就是“因果”二字,那些种因的人,想藉此结下善果,在日后自己遇到难处的时候,能被贵人拉上一把·而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无背景二没能□◎力,自然没有人愿意去和他们结“因果”le。

  “叶爷,请喝茶!”正说着话,武晨端le两杯茶过来,放在桌子上就要退出去,他自知身份和叶天相差太多,却是bú敢留在这里听他们谈话。

  “武兄★,这事儿可能还需要你帮忙,你留下吧。”见到武晨要出去,叶天连忙喊住le他。le一声,他师父的挚友河/北冯恒宇和他有授艺之实,而其却是叶天的wǎn辈,算起来他比叶天bú知道差le多少辈le。

  “好吧,我叫你名字吧。”见到武晨惶恐,叶天摇le摇头说道:“我过几天要出门办点事,今儿来是想问邱兄借上几个可靠的人手,武晨就算一个!”

  武晨虽然个头bú高,但眉毛浓厚,脸型方正,嘴唇薄厚适中,和人对视时眼神聚而bú散,从相术上来说,这种人的心性宽广,为人处世光明正大,一般bú会行宵小之事。

  “叶兄弟,这事儿好办啊,老邱我虽然bú敢说弟子三千,但百八十个还是有的,要多少你说话,我马上把他们召集起来。”

  邱文东也是八卦掌嫡系一脉的传人,手上着实有几分功夫,加上他在京城名气很大,前来拜师的人是络绎bú绝,这几年下来光式收入门中的弟子也确实有百八十个le。

  叶天笑道:“bú用很多人,十几个就好le,邱兄,找些有把子力气的,这趟出去干的可是力气活,嗯,另外嘴风要紧,那些遇事就往外传的就算le。”

  邱文东的这个武馆,其实就是个小江湖,有武晨这样为人正派◇的,偷鸡摸狗心性bú佳的人一定也有,来邱文东这里借人,叶天也是迫bú得已,他手上实在是没有几个能用的人。

  “成,我的人叶兄弟你放心用。”

  见到叶天bú说什么事,邱文东也bú追问,看☆向武晨说道:“小武,去…···把你那几个师兄弟都叫来,平时练武偷奸耍滑的就算le。”

  邱文东所收的弟子虽然bú少,但被他看重的也就那么十多个人,这其中有些人bú一定练武的天赋好,但为人忠厚尊师重道,却也是很多拳师都喜欢的。

  武晨一出一进也就是一分多钟的时间,十七八个壮年小伙子就被带

  “唉,咱们麻衣一脉什么时候才能如此鼎盛啊?”

  见到邱文东随随便便就拉出le这么多精气神看起来很bú错的年轻人,再联想到自己这一脉,叶天bú禁有些丧气,师父去世的时候,自己可是口口声声要振兴麻衣一脉的,可现在身边就只有周啸天这么个记名弟子。

  “啸天,你没事也多收几个徒弟嘛,否则也bú至于用人都要出来借le。”带着周啸天走出厢房的时候,叶天忍bú住嘀咕le一声。

  “我收徒弟?”

  听到师父的话,周啸天顿时一脸的哭笑bú得,他比叶天还要小上两岁,就算想开宗立派摆码头,那也要有人愿意拜他为师才行啊?

  更何况叶天的身手比他高明百倍,到现在bú也就是自己这么一个徒弟吗?bú过心中腹诽,周啸天嘴上却是bú敢说什么,脸色古怪的跟着叶天走出le房间。

  “叶爷有事,要带几个人出去,这是你们的福分,一个个都给我站直le!”武晨身为大师兄,在这些师弟们面前还是很有威信的,一声吆喝下去,那十多人顿时挺起le胸膛,两眼平视前方。

  叶天也没说话,径直走到第一人的面前,向他的双眼看去。

  麻衣一脉的观人之术,首先看眼,但凡心术bú正者,往往bú敢与人对视,这个道理就和做贼的人见到警察一般,bú用说话心就慌le。

  做贼心虚这个成语,其实就是由眼睛表达出来的,当然,除le双眼之外,叶天还自有一番观人的秘法,一圈走下来后,他挑中le七个人。

  在叶天的示意下,武晨赶走le剩下的人,带着这七人来到le中厢房里。

  “我这次要去缅甸办点事情,需要几位兄弟的帮忙,bú过丑话先说在前面,到le缅甸之后,你们必须要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我无法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叶天也没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有bú愿意去的,可以离开,这事情bú勉强,你们也bú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叶天保证,老邱绝对bú会给你们小鞋穿的!”

  叶天的话让那七个人都是愣le一下,他们没想到居然要出国,而且似乎还有些危险,一时间虽然没人站出来,但脸上都露出le几分犹豫,将目光看向le邱文东。

  见到几个弟子的脸上的表情,邱文东bú禁笑骂道:“跟着叶兄弟出

  “师父,我愿意去!”

  “师父,我也愿意去!”

  邱文东平时待这些弟子很是宽厚,只在邱文东的各个产业挂个名,每个月还都开他们三五千块钱的,弟子们对他也很信任,所以此话一出,那几人顿时像是吃le定心丸,纷纷开口答应le下来。

  见到几人开口表态,叶天点le点头,说道:“此次就算是叶某雇佣的你们,从缅甸回来后,你们每人都可以得到一百万的佣金,但有一点,在缅甸所发生的事情,bú能和任何人提及。”

  “一人一百万?我说叶兄弟,你把老邱我也带过去算le!”邱文东搞怪的话引得众弟子大声笑le起来,倒是冲淡le几分刚才的那种压抑感觉。

  ps:第一更,早起码字更新,兄弟姐妹们支持几张票票吧,恩,yuepiao推荐票都行,胖子先谢谢大家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