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直言相拒


  如此一来,祝维风这gè地下黑拳组织的创始人,股份就被稀释到了百分之十,如果叶天接收这些股份的话,那他将一跃成为拳场最大的股东。

  祝维风拿出股份后,先前毫不知情的邱文东顿时吓了一跳,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代表着每年数千万的收入,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邱文东辛辛苦苦的帮忙打理了三年,拿到的股份却只是叶天的零头。

  “拳场百分之十五的的股份?给我的?”

  叶天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祝维风手上的hé同,但并没有伸手去接,他并不认为自己打了一场拳赛,就可以换得这价值上亿的股份。

  祝维风点了点头,说道:“对,叶兄弟,这四九城里的各路神仙,或多或少都在这里有些股份,你就放心拿着吧,绝对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麻烦!”

  相比那些送出去的股份,祝维风感觉到给叶天的这百分之十五要更加划算,因为那些人最多只是拿了钱不来找拳场的麻烦,对拳场本身的发展却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但是叶天加入进来就不同了,有他这么gè高手在,祝维风可以更多的与世界黑拳组织接触,引进国外拳手到中国来打拳,总之有叶天坐镇,也不用怕国外的拳手来砸场子。

  “还是算了吧,我对这gè没什么兴趣,祝总的好意就心领了。”

  叶天摇了摇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言拒绝掉了,别说这每年分红不过数千万的股份,当初宫小小赠送给他那价值数十亿的股份,他也是没有接受。

  叶天明○白一gè道理,在这gè世上。绝对不会从天上掉馅饼的,收获了一些东西的同时。必须要付出另外一些东西。或者是能力,亦或者是良心,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同样越多。

  对于祝维风的心思。叶天也是洞若观火,●○白一gè道理,在这gè世上。绝对不会从天上掉馅饼的,收获了一些东西的同时。必须要付出另外一些东西。或báiyīgèdàolǐ,zàizhègèshìshàng。juéduìbúhuìcóngtiānshàngdiàoxiànbǐngde,shōuhuòleyīxiēdōngxīdetóngshí。bìxūyàofùchūlìngwàiyīxiēdōngxī。huòzhěshìnénglì,yìhuòzhěshìliángxīn,dédàodeyuèduō,shīqùdetóngyàngyuèduō。

  duìyúzhùwéifēngdexīnsī。yètiānyěshìdòngruòguānhuǒ,想用区区一点拳场股份就把他给拴zhù。那未免也太看不起他叶某人了,金钱对叶天的诱惑真的不是很大,要知道。只要叶天点头。他随时都能坐拥数百亿美元的庞大资产。

  见到叶天不收,祝维风连忙说道:“叶兄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再说了,京城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股份,你不拿着也不hé适的。”

  祝维风话中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叶天收下这股份,就能算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了。作为他们这些开国元勋或者是现在当政者的子弟而言,虽然平日里行事非常低调,但内心却是十分高傲的,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到他们的圈子内。

  “呵呵,祝总,您看我像是差钱的人吗?”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目光有些玩味的看向祝维风,说道:“我叶天只是一介草民,怕是入不了京城这圈子的,还是那句话,祝总心意我领了,今儿就到这吧!”

  听到叶天的话,祝维风在心底叹了口气,他知道一些关于叶天母亲的事情,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那gè女人都不为过,所以在拿出这些股份的时候,他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而且不管是叶天宋家嫡系长孙还是拳法宗师的身份,都不容许他成为地下拳场的打手,祝维风承认自己之前是考虑不周,他也是行事◇果断的人,既然事不可为,当下将hé同放到桌上,站起身说道:“好吧,我安排人送下几位,叶天兄弟,日后没事经常过来坐坐……”

  “好,那就谢谢祝总了,胡军,有空一起喝茶啊,别整天就琢磨着赚钱。” □
  看到胡军和邱文东都没有走的意思,叶天知道他们还有事情要谈,当下和胡军打了gè招呼就起身离开了。

  祝维风派出了一辆豪华奔驰车送的叶天,上车问清地址之后,那gè司机就很自觉的将隔音玻璃给升了起来,显然是经常接送一些权贵富豪。

  “叶天,干嘛要留那小日本一条狗命啊?”

  适才在拳场,胡鸿德有些话没说出来,他知道以叶天的本领,完全能一枪将加藤拓海给挑死,却不知道为何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虐他,毕竟那人虽然是日本人,但也是一gè武者。

  “老胡,我在拳台上的话你没听到?”叶天抬起头看了胡鸿德一眼,“我不是说了嘛,这加藤拓海只欠咱们两只手,断他四肢,正好是本钱加利息!”

  “不对,你小子这么做肯定还有别的心思,是不是想打了小的引出老的来啊?”

  胡鸿德摇了摇头,他虽然性情暴躁,但人却是不笨,试问没点聪慧的人,又如何将功夫练到他那般境界?一转念间就把叶天的心思给琢磨出七七八八来了。

  胡鸿德和周啸天都是可以信任的人,叶天当下也没隐瞒,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没错,我就是想引出加藤拓海的师父,老胡,大师兄的左臂,就是被他师父běi宫英雄斩断的。”

  “什么?老叔的手是被日本人砍断的?”胡鸿德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直接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只是忘记自己身在车内,一头撞到奔驰车的顶棚。

  胡鸿德压根就没去管头上的疼痛,一把拉zhù叶天问道:“叶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四五年日本人投降那会,老叔的手还是好的啊?”

  苟心家在前往台/湾之前,曾经去过一趟长白山,他想邀胡云豹一起离开,只是胡云豹故土难离,最终还是留下了,那次也是胡鸿德最后一次见到苟心家。

  “具体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知道日本人里面有gè叫běi宫英雄的就行了。”

  二十吨黄金的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即使叶天信得过胡鸿德和周啸天,也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当世知道这批黄金的人,恐怕除了他们师兄弟三人之外,也就是当年参与到偷袭苟心家事件中的日本人了。

  “叶天,你能确定是此人所为?凭这些日本人,恐怕还奈何不了老叔吧?”

  苟心家当年带领一帮奇门众人纵横于中华大地上,可谓是侵华日军心头的一根毒刺,那些日本人想尽办法也拿金眼雕没什么办法,胡鸿德不相信在战后,苟心家竟然会栽在日本人的手上。

  “你以为小日本会光明正大的对付大师兄?”

  叶天冷笑了一声,说道:“上百人围攻二十多gègè,又事先布下了圈套,师兄这才失手的,老胡,没事的,běi宫英雄尚且未死,这笔帐总有清算的一天!”

  自从在华清园遇■到běi宫太郎,叶天就起了为师兄报仇雪恨的念头,他出手伤了běi宫太郎的腑脏,现在相信那哥们已经去见天照大神了。

  只不过běi宫太郎体内隐疾爆发的时候,应该是在韩国,所以běi宫家族一时半会▲未必能找到叶天的头上,但此次斩断加藤拓海的四肢,就是直面对běi宫家族发出了挑战。

  之前叶天顾忌家人受到伤害,事情做的比较隐晦,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宋浩天的承诺,再也无需担心和běi宫家族的争斗殃及池鱼,是以才无所忌惮起来,他巴不得běi宫家族派出高手,甚至是běi宫英雄前来中国呢。

  当晚回到四hé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不过让叶天几人出乎意料的是,苟心家并未睡下,而是在院中等着他们。

  “师兄,怎么晚了您怎么还不休息?”

  看着一袭单衣右臂空荡荡的苟心家,叶天心中一痛,这段时间了解到不少关于苟心家的往事,叶天知道这位师兄在半gè世纪前的作为,绝对称得上是民族英雄的。

  “你小子,怎么杀心那么大呢?”苟心家看着叶天,脸上露出苦笑,“走的时候就告诉你不要妄动真火,为何又是出手伤人了?”

  以苟心家对气机的感应,叶天身上那股子血腥味是绝对◎瞒不过他的,尤其是叶天丝毫都没有收敛的那股的戾气,让苟心家这过了数十年恬静生活的人忍不zhù皱起了眉头。

  叶天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开口说道:“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和师兄说几句话!”

  “师兄,今儿遇到běi宫家族的人了,您说,我能不出手吗?”

  等到胡鸿德和周啸天离开后,叶天原原本本的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掩饰自己想帮苟心家对付běi宫家族的念头。

  “欧洲的拳法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但是比起我中华内功而言,还是差了许多,德娃子打得好,哈哈,有几分当年孙禄堂的风采!”

  听完叶天的话后,苟心家没有提及běi宫家族的事情,而是对胡鸿德与安德列维奇的对战大感兴趣,询问了不少细节。

  当年孙禄堂在年已半百的时候,曾经信手击昏了向他挑战的俄国著名格斗家彼得洛夫,由此名声大噪,被当时的武林中冠以了虎头少保和天下第一手的美誉。

  “日本人狼子野心,他们来中国的目地绝不是那么简单的!”夸奖了一番胡鸿德之后,苟心家将话题引回到了日本人的身上。

  ---

  ps:第二更,这假度的,别人去玩,打眼要码字啊,苦逼的窝酒店里,求yuepiao,求推荐票啊啊啊啊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