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第四百七十二章 杀!


  “八嘎,你的没有教养,不是个武士!”

  听到叶天的话后,刚收住脚的加藤拓海气的满脸涨红,这不管什么语言,骂人的话总是最容易学的,所以叶天喊出的“傻逼”那两个字,让加藤拓海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教养?孙子跑lái挑衅爷爷,爷爷还不能打骂了吗?”

  叶天冷笑了一声,“回去问问你们祖宗,武士刀是从何而lái的?别拿着无知当有趣,口口声声的日本剑道,你们那只是不入流的刀法而已!”

  日本的武士刀,原本就脱胎于中国的唐刀,说到这里还是要说日本人死脑筋,唐朝之后汉刀又进行了改进,不过武士刀却是一直这样流传了下lái,没有任何的进步。

  时至今日,中国的冷兵器中,就只有苗刀还是双手长细刀,但苗刀全是从下往上的劲路,靠跳lái发力并同时整个迅速地转身以弥补空门,故有“跳苗刀”之说。

  而日本刀法则根本没有任何身法可言,一但出了空门只有死路一条,苗人和明帝国斗了三百年,以中华之大也只有苗人在朱乞丐的淫威下不服,苗人之勇悍,其实战经验之丰富,岂是异想天开的倭人可比。

  加藤拓海刚才跃起那一刀直劈,固然声势不小,但是看在叶天●眼里,却完全是个笑话。

  日本人是真的不懂,从上往下劈看上去很威风,但慢啊!从上往下·怎么着也得先举起lái,再落下去。这落下去时用的是重力,重力加速度有限的很,那比得上腰腿上的千斤力。
  叶天虽然对冷兵器接触不多,但是也知道·内家高手使棍、使刀,从不乱挥、乱砍,全是劲从根起,一点即收快出快回。

  《水浒》里杨志杀泼皮牛二,宝刀只往前一戳,牛二便血溅菜市场,所以说日本人学什么都学不到家,中华正宗内家刀法从没有向下砍的·全用刀身运化·用刀头三寸戳·刀从不高举,一举高,根劲就断了,而只要根劲在,就是千斤铁锤砸下也不怕。

  当年韩幕侠曾以内家刀法做底,为二十九军编大刀★法,专门对付日本傻刀。

  日本人一根轻薄的铁片,从上劈下,大砍刀横刀扎马·稳如泰山,用根劲一抬,两刀一碰,若是向下力量大,日本刀当场就要断,不断也给磕飞了,这时,大砍刀也得了空间,进步一冲·一☆刀就削下日本人的脖子。

  二十九军的大刀,长城会战,砍得日本人一点办法没有,专门研zhì出钢脖套护住脖子,也亏他们想得出lái,那帮鬼子就是到了今天也没想通是为什么输的,几十年后总结经验又发明个什么拔刀道,人渣也配拿那二斤铁。

  想到这里,叶天心中不禁有些黯然,由于在解放前的时候,许多内家高手都和国党有lái往,解放后遭到了不少清算,很多内家拳法的宗师闭门不出。

  就像孙禄堂的后人一直隐居在乡下,任凭体委的人怎么劝也不出山,而一些所谓的气功大师则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了头,只是如此一lái,传统国术逐渐式微了下去,否则岂能轮到这小日本lái我中华猖狂?

  “打啊,快打啊,杀了他!”

  “杀死日本鬼子啊!”

  叶天闪过加藤拓海的那一刀后,连身体都没挪动,而加藤拓海一刀劈空,心中也是起了一丝警惕,面前这个看似文弱的年轻人,好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容易对付。

  二人谁都没动,擂台上顿时的变得安静了下lái,这让下面的观众不满了起lái,纷纷大声鼓噪,嘶喊着让叶天杀死加藤拓海。

  听到那些人的喊声,加藤拓海的脸色难看之极,他没想到自己○征服中国之旅,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个人,非但将他说的哑口无言,极尽羞辱,甚至连身手也高深莫测。

  “八嘎,让你知道我们大日本真正的剑道!”

  叶天没把台下的喊声当回事,不过加藤拓海却是忍不■住了,在围着叶天游走了一圈之后,纵身扑了上去,手中武士刀大开大合,向着叶天的面门劈砍而去。

  “当……当当!”

  几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过,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又分开了,台下众人惊异的发现,★叶天还是站在原地,而加藤拓海却是退的更远了,背部已经tiē在了擂台的护绳之上′胸口在不断起伏着,显然刚才的进攻消耗掉不少气力。

  像胡鸿德和祝维风这些眼力高明的人已经看出,在刚才的那番对攻中,☆叶天一步未退,仅是用手中的钢枪或拨或档,就把加藤拓海的攻势给完全化解掉了。的功夫高低,此刻已经是一目了然,相比喘着大气的加藤拓海,叶天则是神定气闲,面色和刚上台时一般无二,甚至还带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

  这也是习练内家拳的特征,讲究的就是不动则已,动则惊天,像古代的大将军帐上高坐,全身放松,体态似美人臃懒,但气聚神凝,甲士三千环列,雷霆万钧之势一触及发,那才是真的神勇。

  “怎么样■?我站在这不动让你砍,你都伤不了我,说你们日本剑道无用,现在该信了吧?”

  叶天看了一眼喘着粗气的加藤拓海,摇了摇头说道:“人要贵自知之明,就凭你这三寸岛国的微末技巧,也敢lái我中华大地卖弄,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也罢,既然lái了就留下些东西再回去吧!”

  叶天忽然腰肢一挺,身上那股子懒散模样瞬间改变了,要说他刚才有如一头睡虎,现在就像是一柄利剑,散发出逼人的气势的,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向加藤拓海冲击而去。

  “我……我……”

  加藤拓海怎么都没想到,叶天在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变化居然如此之大,他身上的那股气势,让加藤拓海的心底竟然生出了一股无力的感觉,仿佛面前矗立的是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峰。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加藤拓海倒是没有一般日本人那种杀身成仁的想法,这哥们反应也是极快,当下开口就要认输,只不过刚说出两个字,就被那股杀意逼得闭上了嘴巴。

  “现在想求饶,晚了……”

  叶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但脚下却是退后了一步,左脚在枪柄处一磕,近三米长的大枪横着飞了起lái,双手一握,叶天将这中平枪举国头顶,闪着寒光的枪尖对准了六七米外的加藤拓海。

  这一招看似简单,不过却是岳家枪法之中的精髓,一枪在手可以下山助明主、取功名、解天下苍生之倒悬,叶天其实也就会个架子,眼下摆出lái,却是吓唬加藤拓海,想让他主动出击的,毕竟别的招数叶天也不会。

  虽然没有主动进攻,但是叶天带给加藤拓海的那种压迫感却是愈发强烈了,让加藤拓海感觉到,只要叶天一动,那就将是一枪穿心的下场。

  “八嘎!”

  近乎被逼到绝路上的加藤拓海,终于激发了心中的血性,双手紧紧握住了武士刀,口中发出一声像是野兽般的嘶吼,红着眼睛向叶天扑了过去,身在半空中的他,脸上的肌肉已经彻底扭曲了起lái。

  “杀!!!”

  见到加藤拓海终于忍不住了,叶天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在对方身体跃出的同时,叶天握住枪柄的右手猛地一拧,同时左手下压,一杆重达三十多斤的精铁打zhì的钢枪,犹如毒龙钻一般电射而出,四周的空气居然都发出了破空的“嗤嗤”声。

  按理说钢枪压根就没有什么柔韧性,完本不能和白蜡杆子做成的大枪相比。

  只是叶天将真气灌输其中,这一枪刺出,整把大枪突然变得柔软了起lái,九朵闪着寒光的枪花犹如绽放的梅花一般,将身在空中的加藤拓海完全笼罩住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格挡。

  “先给师兄收取一点利息吧!”

  透过枪花看到加藤拓海因为惊惧到极点而变形的脸庞,叶天心若钢铁般坚硬,手下动作丝毫未停,右手往前一松一抖,然后左手在枪身猛地一弹,双手松开了大枪,身形往后面暴退。

  叶天的这一番动作快到了极点,就算是场内眼力最高明的胡鸿德也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就当叶天身形退后的时候,一声近乎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惨嚎声,在擂台上响了起lái。

  与此同时,跃在半空之中的加藤拓海,两手两脚突然和身体分离开lái,整个人都炸成了一片血雾,被截成了五段的身子重重的摔在了拳台之上,那种沉闷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心底都不由一颤。

  “这……这……发生了什么?”

  “老天爷,这是怎么了?五马分尸?”

  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了,就是那些目不转睛盯着两人交手的那些富豪和淑女们,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lái,足足过了一分多种后,场内突然像是被投下了一颗原子弹,变得沸腾了起lái。

  ps:第一更,看的爽了要投票啊,yuepiao推荐票,胖子求支援啊,咱们不能老是垫底吧,求y■shíjiāndōuméinéngfǎnyīngguòlái,zúzúguòleyīfènduōzhǒnghòu,chǎngnèitūránxiàngshìbèitóuxiàleyīkēyuánzǐdàn,biàndéfèiténgleqǐlái。

  ps:dìyīgèng,kàndeshuǎngleyàotóupiàoā,yuepiaotuījiànpiào,pàngzǐqiúzhīyuánā,zánmenbúnénglǎoshìdiàndǐba,qiúyuepiao,求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