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武者的骄傲


  第四百六十六章武者的骄傲

  虽然身负重伤,但安德列维奇的眼睛却很明亮,一直紧紧盯着胡鸿德,眼中的战意丝毫都没有减弱半分。《》.

  安德列维奇年轻的时候是前苏联zuì优秀的特种兵,只不过一yè之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在家中遭遇巨变安德列维奇杀尽仇人之后,感觉到整个人活着再无生趣。

  所以安德列维奇拒绝了西伯利亚训练营的聘请,独身一人闯入到了黑拳界,凭着过人的搏杀技巧,在欧洲闯出了偌大的名声,但是没人知道,安德列维奇所求的,只不过是一死而已。

  只不过身为一个强者,安德列维奇不愿意用自杀去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才会不断的挑战各地的黑拳组织,这也是他答应来■到这个神秘的东方过度主要的原因。

  中国并没有让安德列维奇失望,仅仅是第二场拳赛,他就遇到了此生zuì强的对手,对于安德列维奇这样的人来说,死在胡鸿德的拳下,无疑是zuì好的归宿,

  ★“你腑脏已经出血,即使我不出手,你如果再用力的话,也活不下去的,你还年轻,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没必要死在这lǐ的!”

  看到安德列维奇眼中的战意,胡鸿德却是摇了摇头,说出上面那番话之后,竟然不管不顾的就跳出了拳台,径直回到了叶天身边的座位上。

  安德列维奇有自己的坚持,胡鸿德同样也有属于他的骄傲,因为这场比赛严格说起来,胡鸿德是做了弊的,这对于性情耿直的他来说,如果真杀了安德列维奇,那将成为他此生zuì大的耻辱。

  至于安德列维奇刚才凶残的撕裂了张三,那和胡鸿德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也没义务去给张三报仇雪恨,毕竟登上这个拳台,就要做好随时死亡的准备。

  而且在那场对战中,也是张三先下的杀手,如果安德列维奇反应稍慢,恐怕此时躺在地上被盖上白被单抬走的人就是他了,黑拳场上无所谓恩怨,更没有私仇!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shí么不杀了他,杀了他啊!”

  “这***究竟是谁输谁赢啊?”

  胡鸿德的这个举动,让场内顿时哗然起来,那些平日lǐ道貌岸然的巨富豪商们,也都撕破了平时的伪装,看着安德列维奇被他的两个助手搀扶下了擂台,有些人更是破口大骂起来。圣堂zuì新章节.

  “胡老,安德列维奇是签了生死状的,你为shí么不打死他啊?”

  祝维风对胡鸿德的举动也感觉很是不解,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安德列维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不明白胡鸿德为shí么放弃这个彻底打倒对手的机会?

  “你这是在质问我?”

  胡鸿德眼睛一瞪,目光阴冷的看向了祝维风,他此时所借来的神力尚未消散,一股近乎实质的杀气顿时向祝维风冲击而去。

  这也就是所谓的侠以武犯禁了,在胡鸿德这类人的眼中,只会尊敬比他强的人,像是叶天和苟心家,甚至还包括刚刚走下擂台的安德列维奇,但是很显然,祝维风并不在这个行列lǐ。

  别说是祝维风了,就是前几天在那四合院中知道了宋浩天的身份之后,胡鸿德也没拿他当回事,照样一口一个老宋的喊着,态度和之前没有任何的改变。

  祝维风被胡鸿德瞪的心中一凛,他知道这些人真的是▲无法无天的,自己一个应答不对,说不定对方真的会暴起伤人,所以祝维风连忙想出了一个借口,说道:“不敢,胡老您多想了,只是……只是您这一下来,输赢就不好界定了!”

  祝维风的这个拳场之所以没有像胡鸿德这般拳法宗师级的人物,也正是因为这些拳法大师们,往往都是桀骜不驯的人,单单用金钱,根本就招揽不到这些真正的高手。《》.

  胡鸿德才不会买祝维风的帐,冷声说道:“有shí么不好界定的?就算我★输了好了!”

  “得,就按您说的办!”祝维风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反正安德列维奇已经受了重伤,他要是还敢连擂下去,那才是自寻死路呢。

  “老胡,干的不错!”叶天对胡鸿德的这番举动也很■是欣赏,他更不会在乎祝维风的感受,直接抬手拍了拍胡鸿德的肩膀。

  “嘿嘿,我老胡是shí么人,胜之不武的事情绝对不干!”

  被叶天这么一拍,胡鸿德像是受到多大奖励似的,顿时咧嘴笑了起来●,看的一旁的祝维风那叫一个郁闷,同样都是人,为何胡鸿德对两者的态度差别如此之大呢?

  “恩,他过来干嘛?还想和你打?”正和胡鸿德说着话,安德列维奇在助手的搀扶下,居然向他们坐的地方走了过来。 ☆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安德列维奇虽然败了,但他第一场比赛所显露出来的凶残还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他往这边一走,原本站在祝维风身后的几人马上绷紧了神经,右手偷偷的揣到了黑西装lǐ。

  “★◎没事,让他过来!”

  祝维风也不是个善茬,如果连受伤的安德列维奇都会害怕,那他前些年的经历真的是白活了,当下摆了摆手,赶开了挡在他身前的几个保镖。

  见到拦住去路的几人让开,安德列维奇★走到了胡鸿德的身边,叽lǐ咕噜的用俄罗斯话说了一通,同时单膝跪地,用那受伤的额头贴了一下胡鸿德的右手。

  “安德列维奇先生说,您是他见过的zuì厉害的强者,您让他重新有了生活的目标,他将以您为◆导师,继续去攀登人体的极限!”

  跟在安德列维奇后面的那个欧洲人,用磕磕巴巴的汉语翻译着安德列维奇的话,“安德列维奇先生还说,如果有一天您能去到他的家乡,他将会用zuì好的面包和zuì精细的盐◇dǎoshī,jìxùqùpāndēngréntǐdejíxiàn!”

  gēnzàiāndélièwéiqíhòumiàndenàgèōuzhōurén,yòngkēkēbābādehànyǔfānyìzheāndélièwéiqídehuà,“āndélièwéiqíxiānshēngháishuō,rúguǒyǒuyītiānnínnéngqùdàotādejiāxiāng,tājiānghuìyòngzuìhǎodemiànbāohézuìjīngxìdeyán来招待您的!”

  “好,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去,老头子也想见识下他这身肌肉倒地是如何训练出来的!”

  胡鸿德大声笑了起来,他在长白山的时候也经常和俄罗斯人打交道,知道俄罗斯人只有在招待zuì尊贵客人的时候,才会用面包和食盐,这也是传了好几个世纪的传统。

  看着站起身的安德列维奇,胡鸿德说道:“对了,回去静躺一个月,不要做剧烈的活动,否则你那伤是很难养好了。”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安德列维奇所受的内伤还要更加严重一些,如果换个人,恐怕当时就被胡鸿德一脚给踢死了,也只有安德列维奇这样的变态才能受伤之后行走自如。

  叮嘱完安德列维奇之后,胡鸿德忽然看向叶天,笑道:“叶天,我看这小子顺眼,向你讨点伤药吧。”

  在京城中住了这些日子,胡鸿德知道老叔苟心家用他带来的野山参,配制了不少治疗内外伤的药丸,他也知道此时叶天身上就带有这物件。

  “我这◆东西自己都没用过,倒是让你去做人情了?”

  叶天没好气的瞪了胡鸿德一眼,看向安德列维奇,用英语说道:“嘴巴张开!”

  作为一个曾经的特种兵,安德列维奇听说英语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听到●叶天的话后,不自觉的就张开了嘴巴,就在他张嘴的同时,一粒只有黄豆大小的物件,被弹进了他的嘴lǐ。

  没等安德列维奇有所反应,一只手突然闪电般的伸到他的下巴处,往上轻轻一推就将他的下巴给合了起来◆,而那粒药丸也顺着喉咙滑进了肚子lǐ。

  安德列维奇有些疑惑的看向叶天,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举动到底是shí么意思,不过片刻之后,他的胸腹间就升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心口处的绞痛也减轻了很多。 ●
  “谢谢,中国果然是个神奇的国度!”安德列维奇再迟钝,也知道叶天并没有恶意了,对于刚刚吃进肚子lǐ的东西,他只能用神奇来形容。

  只是安德列维奇不知道,叶天给他服用的那粒药丸,是苟心家集合了多种珍贵药材炼制出来的,不但可以治愈安德列维奇的伤势,甚至对他身体早年所残留的隐患,也有化解的功效。

  “回俄罗斯去吧,你我日后或许会有相见的一天!”

  叶天还从来没为外国人看过相,刚才不经意间看了一下安德列维奇的面相,竟然发现这人在以后居然还会和自己有所交集,只不过具体是shí么事情,叶天就无法推演出来了。

  “叶天,原来你也会功夫?”

  等到安德列维奇离开之后,祝维风一脸惊奇的看向了叶天,他虽然自身的战斗力有限,但目光不是一般的毒辣,从叶天出手闭合安德列维奇嘴巴的动作中,竟然看出来几分深浅。

  “呵呵,小时候混乱练过几手,和祝总比就差远了!”叶▲天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老胡也累了,需要回去休息,今儿要不就到这吧?”

  今儿的这场黑拳赛,让叶天也算是长了见识,安德列维奇的强悍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对于下面的比赛,却也是少了几分期待。 □
  ---

  ps:第一更,求下推荐票吧,今儿周一啊,朋友们还请多多支持,恩,打眼先谢谢诸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