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千门


  .  第四百五十章 千门

  叶东平也是正当壮年的汉子,这一巴掌下去,顿时抽的包风凌嘴角冒出了血渍,一头重重的栽倒在了厚实的地毯上。

  “我靠,老爸还会下狠手啊?”

  见到叶东平的暴力举动,叶天忍不住一阵心悸,敢情老爸以前教训自己的时候都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小时候要是挨上这么一耳光,那还不得被抽飞出去?

  “刘老二,你tā娘的也是个王八蛋!”

  甩了包风凌一耳光之后,叶东平又是一脚踹在了另外一人的胸口,这哥们正是那个卖龙首给叶东平的古玩贩子。

  “爸,别打了,咱们又不是lái打架的?”

  见到叶东平还不肯罢休,叶天连忙一把拉住了老爸,看lái自己体内的暴力基因,很大程度上缘自老爸啊?

  叶东平挣扎着用脚向地上的包风凌踢去,嘴中嚷嚷道:“叶天,你让开,让我再踹几脚!”

  叶天哭笑不得的说道:“成了,打tā们也没用啊,那钱您还想不想要了?”

  叶天此话一出,叶东平顿时清醒了过lái,是啊,tālái这里又不是为了揍人的,追回那三千万才是紧要的事。

  看着半蹲在地上护主了小弟弟的包风凌,叶东平怒道:“姓包的,亏得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花这么多年时间算计我,好,真是好朋友啊!”

  “叶老板,您这……这算怎么一档子事啊?”

  蹲在地上的包风凌眼珠子一转,指着床上的那两个女人,很无辜的说道:“我不明白您这是在说什么?我昨儿才刚回北京,正好遇到老刘,你也知道我就好这一口的,准备晚上去找您呢。”

  包风凌讲着一口的粤式普通话,脸上的表情要多委屈就多委屈了,仿佛刚才tā和那女人的角色互换,倒像是自己被爆了菊花一般。

  听包风凌提到女人,房中那股子萎靡的味道让叶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啸天,把窗户打开,这tā妈味道太难闻了。”

  见到那姓包的听到开窗的话后滴溜溜的转起了眼珠子,叶天笑道:“这里是九楼,跳下去不一定会死,你可以试试的。”

  “我行的端坐得正,干嘛要跳楼啊?”

  包风凌挺了挺胸口,不过马上又缩了回去,如果面前都是女人的话,tā一定不介意展露下自己资本雄厚的小兄弟,只是面对一群男人,包风凌却是将裆部护的紧紧的。

  包风凌的话让叶东平的怒火又燃烧了起lái,怒道:“姓包的,你和刘老二联手给我下套,到现在竟然还不承认?”

  “叶老板,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啊!”

  包风凌脸色忽然一正,开口说道:“我这不是正想着晚上去找您的吗?您这上lái就是拳打脚踢的,咱们这生意怎么做啊?”

  没等包风凌将话说完,叶东平就不耐烦的骂道:“去你妈的生意,快点把老子的钱还回lái,不然……”

  “我拿你什么钱了?老叶,咱们不能空口白话吧?”包风凌绝对是属于那种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人,此刻被抓了个现行,仍然是死不承认。

  叶东平被气的笑了起lái,摆了摆手说道:“好,我不和你说话,姓刘的,你卖我的那个龙首,是在哪个厕所里给沤出lái的吧?废话少说,我那三千万呢?”

  刘老二大概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个头不高,还不到一米七,长得又有些瘦弱,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谁都不会注意的那一类人,看上去就是一普通人。

  刚才趁着包风凌挨打的时候,刘老二扯了条被单围在了身上,样子倒是没有包港商那么狼狈,眼睛里更是露出一股狡诈的神情,瞅着也不像是个好相处的。

  “叶老板,您这话说的就过了吧?东西又不是我强迫您买的,咱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您这样做事的啊?”

  果然,刘老二也不是个善茬,张口说道:“再说了,那东西绝对是真的,谁知道您是不是偷梁换柱了lái找我的?要不,咱们满北/京城的找人去评评理?”

  这古玩买卖考究的就是个眼力介,行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买了赝品打了眼,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刘老二是拿准了叶东平不敢声张的心态,才会如此嚣张的。

  “你们两个下局做套,这和行里规矩没关系,姓刘的,今儿要是不把钱交出lái,我……我……”

  叶东平到底还是老实人,被刘老二这么一挤兑,想说几句狠话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见到叶东平这副模样,刘老二愈发有恃无恐起lái,冷笑道:“叶老板,这话不能乱说啊,您要是觉得我刘老二骗了你,尽管把我送公安局,不过买卖青铜器可是重罪,您可要想好了呀!”

  吃到嘴里的肉,那里会那么容yì就吐出lái,刘老二现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任你叶东平怎么说,tā就是不承认。

  而且刘老二和叶东平也认识好几年了,知道这人身上带着点书生气,绝对不敢把tā们怎么样的。

  “我……我tā妈抽你!”叶东平说着话又扬起了巴掌。

  “行了,爸,您歇歇吧,您那手劲不够……”

  叶天真不知道老爸这些年生意是怎么做的,刚才竟然还想着和对方讲道理?打断老爸的话后,对着周啸天摆了摆手,说道:“赏tā俩耳光,让tā说话顺着点气儿!”

  “是,师父!”

  周啸天早在一旁看的不耐烦了,听到叶天的话后,上去就是反正两耳光,打的刘老二嗷嗷直叫,张口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lái。

  “报醒,我要报醒!”刘老二大声嚷嚷了起lái,只是少了两颗门牙后,那“警”字却是喊成“醒”字。

  周啸天眼睛一瞪,喝道:“再叫唤我拿钳子把你这一口牙都给拔出lái,信不信?!”

  刘老二之前也见过周啸天,原本感觉tā就是一憨厚的小伙子,没成想下手居然这么狠,被周啸天这一嗓子吓得连忙停住了嘴。

  不过刘老二和包风凌都是江湖老油子了,脸上虽然露出惶恐的神色,但是叶天一眼就能看出这哥俩是装出lái的,当下说道:“我说,也甭废话了,你们骗子门的人一向在南方活动的,lái到京城算是跨了界了。”

  叶天此话一出,刘老二和包风凌顿时神色一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叶天,tā们俩还真没想到居然遇到江湖中人了?

  叶天也不管tā们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门中的规矩,进了兜里的钱是就甭想囫囵着掏出lái,这样吧,钱不想拿出lái也成,我断你们一手一脚,不为过吧?”

  “你……你是那条道上的?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做……做事情不……不能那么绝啊!”

  叶天这番话虽然说的是轻描淡写,但就在tā说话的同时,屋子里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不少,顿时吓得包刘二人面色大变。

  就如同以前的江相派一样,这跨界作案可是江湖大忌,轻则挑断手筋脚筋,重则就是装麻袋里丢河里喂鱼,tā们两个能听得出lái,叶天绝对不是在威胁tā们。

  “现在跟我讲江湖规矩了?刚才怎么那么横呢?”

  叶天闻言笑了起lái,用手轻轻拍了下包风凌的脸庞,说道:“别的先别说,那钱是要吐出lái的,我的钱是那么好骗的吗?”

  “爷,那……那钱已经不在了啊!”听得叶天这话,包风凌顿时苦起了脸,话中几乎都带着哭腔了。

  “什么?钱不在了?”

  叶天皱了下眉头,“也是,看你们俩这样子也不像是坐堂的人,大头都还是要孝敬别人的,说吧,你们俩是吃那家饭的?”

  在解放前的时候,骗子门在国内一般是分布成三块,一块是在广/东地区,包括湖/南和江/西等省份,另外一些人则是盘踞在上/海滩,多以青帮弟子为主。

  至于北方的那些人,由于民风相对彪悍,对那些骗子基本上都是抓住一个打死一个,慢慢的骗子门中的人也就退了出lái。

  包风凌看了一眼叶天,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位小爷,我们可不是骗子门的,我们是千门传人,是跟赣省吉老大的。”

  “千门?就你们也敢称千门?”听到包风凌的话后,叶天忍不住笑了起lái。

  真正的千门可,不是骗,而是一种高深的智慧,高深的计策。

  历史上不少出身神秘的风云人物,都是出自千门隐士精心培养和训练的一代千雄,比如苏秦、张仪出自鬼谷子门下,张良则师从黄石公,千门之人一出,天下大势势必为之改变。

  而千门的创始人,正是传说中的上古圣人……夏禹,世人皆知到大禹治水功绩,却不知tā以千术窃得天下,赢得万世敬仰的。

  夏禹心计权谋铲除异己,削去各部落势力成为天下的主宰,并废除上古禅让之礼传位于其子启,从此江山社稷,便成为一家一姓之私物,人人共谋之鹿鼎。

  ---

  ps:推荐本很好看的修真新书,《杀魔》,书号2290365,打眼是一下就看进去了,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