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骗子门(上)


  “爸,怎么回事啊?您在这行当里也干了一二十年了,怎么还会瞧走了眼?”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叶天不禁愣了一下,做古董买卖打眼交学费是常事,但是在叶东平这般年龄和从业经历的人身上,这种概率已经是非常低的了。要知道,叶东平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做古玩生意,算是国内做早的一批人了,他经手的真品古董不计其数,就算一些所谓的专家,其水平也未必就比叶东平高出多少。

  “我……我被别人下了套了!”听到儿子的问话,叶东平的那张脸顿时涨得通红,过来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哦,这下局做套,做到咱们家里来了?”

  叶天闻言一愣,继而冷笑了起来,俗话说坑méng拐骗皆江湖,清末的时候,有一bāng擅骗术的人聚集在一起,在江湖中称之为骗术门。

  和江相派以算命为幌子、基本上都是单打独斗不同,骗术门的手段要更加的高明,往往都是团伙作案,从桌椅板凳脸盘茶缸到黄金白银珠宝首饰,那是无所不骗。

  叶天就曾经听老道说过,在二十年代的上/海滩十里洋场有一个著名的商人,被一伙骗术门的人耗时三年,骗走了全部身家,最后跳进黄浦江了此一生。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骗术比相术来钱的路数和门道要广阔的多,对百姓的危害也更加的大。

  所以有一点骗术门和江相派是一样的,那就是建国之后,都受到了国家的严厉打击,老一辈的骗术高手基本上现在都死绝了,而一些年轻的本领不济,大多只能骗些老头老太太,眼下居然能把叶东平骗了,那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叶天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心中怀疑,但也不敢妄下结论,想了一下之后,看向老爸说道:“爸,您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叶东平叹了口气,说道:“哎,这……也是怪我贪心了,是这样的,我刚来北/京开店那年,就认识了一个香/港客人,这人虽然东西买的不多,但对古玩极其精通……”

  叶东平这故事长着呢,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叶天才听出了一些纹络来。原来,在叶东平与家人和好后,马上就在潘家园盘了一家古玩店铺,并且还让自己的小妹夫在店里bāng忙,这些前文中都是有介绍的。

  叶东平虽然是京城人,但在潘家园开店那还是属于外来户,店铺开张之后,生意并不是怎么好,而且还颇受到一些同行的排挤,那段时间叶东平的日子很是有点不好过。

  就在店铺开张刚刚一个月的时候,叶东平迎来了一位说话操着广东口音的中年人,自称是香/港人在北/京开公司的,平时很喜欢收藏古玩。

  这个人叫做包fēng凌,虽然个子不高,长相颇为丑陋,但谈吐辞气清雅,和叶东平一聊之下那是一见如故,对叶东平在古玩上的知识是大加赞美。

  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当时正有些苦恼的叶东平,顿时将此人因为知己,说了不少开店的一些难处,随着交往的增多,两人也慢慢熟络了起来。

  按照叶东平的说法,那个包fēng凌开的是家外贸公司,他曾经去对方的公司里喝过广/东的功夫茶,对其公司的规模也有一定的了解。

  而在几年之中,包fēng凌陆陆续续的从叶东平手里购买了大概十多万的古玩,此人眼光很准,所买的物件无一是赝品,更是让叶东平对他高看了三分。

  就在去年的时候,包fēng凌在一次喝茶闲聊中,无意间说起当年圆明园被烧毁的时候,曾经被当时的侵略者抢走了十二铜首。

  其中有鼠、牛、虎、兔、马、猴、猪这七件均是在国外,而狗、龙、蛇、鸡、羊这五件铜首却是不知道下落,经他考证,应该是被国内民间的人士给收藏了起来。

  当时包fēng凌对这十二铜首大加赞誉,说自己要是能收藏到其一,那此□生再无遗憾,并且委托叶东平bāng他留心着,如果有消息一定要通知他。

  由于古代青铜器的交易,一直都是受到国家限制的,而像十二铜首这类物件,更是属于国宝级别的。

  叶东平当时虽然答应了●,但并未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一来交易这东西犯法,二来流落在民间的那物件铜首都失踪百多年了,哪有这么巧就被他给碰到呢?

  但是谁知道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一个曾经和叶东平有过业务往来的古玩fàn子找到了他,说是手上有件国之重器,想要出手却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问叶东平接不接这东西?

  说老实话,这做生意的,尤其是做古玩买卖的,真没有几个是遵纪守法的,否则您就坐等着赔钱吧,叶东平当时一听,就说先看看货。

  那人答应了下来,把叶东平带到郊外的一处地方,拿出了一个铜制的龙头来,叶东平一看之下,顿时大吃一惊。

  这龙头无论是规制形状还是尺寸大小,都和当年圆明园丢失的那件一模一样,而那个古玩fàn子也挑明了这东西就是那件国宝,并且开价三千万!

  叶东平做了那么多年生意,鬼话都听得耳朵起老茧了,自然不会尽信他的话,借助着随身携带的工具鉴定一番后,却是没有瞧出任何的破绽。

  要知道,叶东平当年就是在一尊三足鼎上吃的亏,自那次之后,他在青铜器鉴赏上花费了很大的功夫,对青铜器鉴别的认知已经非常高明了。

  这但凡是人,总是有些自信的心理,一番鉴定后,叶东平觉得这物件有八分把握是真品,但他也没急着下结论,而是拍了几张高清的照片带了回去。

  回到店铺里叶东平就给包fēng凌打了电话,一问之下,这哥们人却是在香港了,听得叶东平说发现了龙头铜首,包fēng凌顿时在电话中表现的欣喜若狂。

  只是他在香港的这笔生意十分的重要,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回到北/京,就让叶东平将所拍的照片交给他的马仔,自己先看看这东西能否收进来。

  叶东平店里没有传真,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

  当时相熟的那个马仔来了之后,叶东平是和他一起去的一家传真店传的照片,也清楚的看到马仔支付了好几十块钱,的确是传到香港的。

  接到传真没过十分钟,叶东平的手机就响了,来电的号码也是香港号码,包fēng凌一口断定了那东西就是当年丢失的龙首。

  包fēng凌让叶东平稳住那人,等他回京后来谈这笔生意,并且说这物件只要售价不超过一亿,他都要将其买下来,并且对叶东平这个中间人,也要表达谢意的。

  东西既然不是叶东平要买,他也就不会承担任何的fēng险,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包fēng凌的请求,答应bāng他拖过三天。

  可没成想,就在第二天的时候,那个相熟的古玩fàn子打来了电话,说有一个老板看中了那东西,如果叶东平不要的话,他就要出手给别人了,并且那位老板今儿下午就可以付款取货。

  叶东平一听这话,马上就打了电话给包fēng凌。

○  叶东平将事情一说,那边顿时着急了,说自己马上订机票,晚上就能赶到北/京,让叶东平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件龙首给保住。

  而且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先付钱买下来,他不管叶东平是多少钱买的,都愿意出到八■千万rmb的价格。

  听到对方这话,叶东平还真是有些动心了,出于职业习惯,他并没有告诉包fēng凌那件龙首的价格,是以他心里明白,如果自己先吃下来的话,一转手就可以净赚五千万!

  考虑再三之后,叶东平联系那古玩fàn子,说是晚上看货交易行不行?被古玩fàn子一口给拒绝了,下午别人就要来付款提货,他总不能放着生意不做吧?

  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叶东平还是决定拿下那件龙首,毕竟◆他亲自鉴定过那东西,心里也有几分底气。

  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尤其是近几年来,叶东平的古玩买卖也开始走上坡路了,他本身手上有一千一百多万,又调集了古玩店的所有资金,加上叶天所给的那些钱,堪堪凑够▲了三千万。

  将这三千万都存到一张卡上后,叶东平带着周啸天找到那古玩fàn子,交易进行的异常顺利,转账给钱之后,那件又被他鉴定了好几次的龙首,正式归属叶东平所有了。

  收到龙首之后,叶东平马上就给包fēng凌打了电话,电话通了之后,包fēng凌说快要上飞机了,等到了北/京再联系,让叶东平一定保管好龙首。

  只是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包fēng凌的那个香港手机号码,就再也没有■能打通过了,叶东平改打包fēng凌国内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

  当时叶东平心里就感觉到有那么一点不对,第二天一早马上赶到了包fēng凌的贸易公司,这一去,顿时傻了眼。

  ---

  ps:第一更,最后五个小时,求yuepia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