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打眼


  “哎,那可不行。”

  叶天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马上摇起头来,说道:“我刚给老爸说一码事归一码事,您老怎么就磨叽上了啊?”

  叶天和叶东平不怎么在意上一代的恩怨,但是老太太那不★行啊,叶天大姑甚至将父亲的死都归到宋家去了,如果不公开道歉的话,恐怕老太太很难答应。

  “算了,不和你们这两个小辈都嘴皮子了,这事我都答应了。”宋浩天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说道:“叶天,我yě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叶天撇了撇嘴,说道:“您老说的事情最好是容易办的,小子我肩膀窄,扛不住太重要的事儿!”

  接触下来,叶天感觉这宋浩天yě不是个很让人讨厌的人,他的心态yě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就连叶天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宋浩天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开口说道:“那个不守规矩的宋家人,你可以自己去处理,但是我要你保证,日后绝对不能伤及宋家的根基!”

  从清末到民国◎再到解放后,宋家已经浮沉了百年,宋浩天再看得开,yě不想让宋家在自己的手中断送掉,而面前的叶天,无疑就有这种能力。

  “你管教好家人,自然不会给宋家招灾引祸的,坏人风水命脉是要遭天谴的,我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江湖中人一诺千金,叶天这番话却是没有完全答应宋浩天的请求,如果日后宋家皆与他为敌,那叶天岂不是要因为自己的诺言,而搬了石头砸自个儿的脚?

  “好吧,我老头子在一天,保证不会让宋家人再去烦扰你的。”

  今儿和叶天父子俩的这场谈判,让宋浩天感觉到无比的疲惫,这要比他当年巡回访问各国还要劳累许多。

  如果不是这四合院中精纯的元气滋养着他的身体,或许宋浩天这会早就撑不下去了。

  即使如此,宋浩天还是捏了捏眉心,站起身来,说道:“元阳老哥,您今儿跟我回去住吧,明天咱们老哥俩好好叙叙旧怎么样?”

  “成,等会我给你针灸一下,yě让你好过一些!”苟心家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叶天,德娃子,我陪文轩老弟去住几天。”

  “师兄,不妥当吧?”叶天闻言摇了摇头,苟心家当年可是被这边政府恨之入骨的,万一要是有人认出他的身份,那绝对会引起轩然**ō。

  苟心家知道叶天所指,当下笑了起来,说道:“没事,文轩老弟都不认得我了,这世人恐怕早已将我忘掉了,小师弟,不用担心!”

  苟心家当年统率奇门江湖所做的那些事情,大多都是不为人所知的,甚至在国党中认得他的人都不多,之所以和宋浩天相识,yě是因为他们两家是世交的缘故。

  加上在山中隐居了半个世纪,苟心家的容貌体型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他根本就无虞担心这世间还会有人认识自己。

  叶天想想yě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师兄,我送你们出去。”

  “首长,您没事吧?”

  把苟心家和宋浩天送出门外的时候,那位伏铮明正在四合院的门口来回转悠着,早已急得像是热锅上的麻衣一般,见到宋浩天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没事,就是喝了点酒。”宋浩天笑着摆了摆手,指着苟心家说道:“铮明,这位老友要跟我去住几天,你按程序办理下吧。”

  到了宋浩天这种级别,每一个与他近距离接触的人,都要接受严密的审查,这yě是保卫制度。

  “这是我证件,你们拿去吧。”苟心家从道袍里取出了他的香港身份证和道士度牒,递给了伏铮明。

  这些东西都是真的,苟心家并不怕他们查,而且无论这些人如何审查,yě不会与半个多世纪前的金眼雕牵扯上任何关系的。

  正如苟心家所想的那样,在他和宋浩天同坐一车驶往万寿路的时候,庞大的情报机关已经开始运作了起来。

  虽然已经时值深夜,但香/港方面很快就传回了反馈信息,这些证件均是真的,而且是由唐文远亲手办理的,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事情牵扯到了唐文远,自然又有级别相▲当的人把电话打到了他那里,经过唐文远的保证之后,苟心家的身份才算是被证明了。

  而这中间所花费的时间,只不过是从叶天那四合院开到万寿路这短短的半个小时而已。

  ---

  “老胡◇,来,干了这碗,咱北/京城的爷们喝酒绝对不比你们东北人差!”叶天刚回转到中院,就听到老爸那明显喝高了的声音,不禁皱了下眉头。

  老爸酒量虽然不错,但是和已经将功夫练到暗劲的胡鸿德与周啸天喝,那真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

  一把抢过父亲手中的酒,叶天说道:“爸,您怎么在这喝上了啊?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有事?有什么事啊?”

  叶东平此时已经是醉眼稀松了,看着叶天说道:“儿子,爸今儿高兴,就让我喝个痛快吧,你妈……你妈就要回来了,你知道吗?”

  说着说着话,叶东平这七尺男儿的眼睛竟然红了起来,夫妻分离二十多年,压抑在他心头的情感,此刻全部释放了出来。

  “爸,我知道,高兴,我yě高兴!”叶天扶住老爸,用手在他脑后轻轻一拂,叶东平顿时昏睡了过去。

  “啸天,你陪老胡继续喝,把他喝高兴了啊!”

  叶天知道胡鸿德的酒量,这老头体质十分特殊,如果真喝起来,叶天不作弊的的话甚至都喝不过他的。

  和二人打了个招呼后,叶天扶着老爸进了后院,这人大喜或者大悲,对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非常大,是以叶天这才点了父亲的xué道,让他好好睡上一觉。

  安置父亲睡下,叶天却是思潮万千,母亲对他是一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叶天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未来那个对自己这二十年影响极大的女人?

  “老爸应该比我更需要母亲吧?”

  看了一眼熟睡的父亲,叶天摇了摇头,他yě没áng,直接在门口的一张蒲团上打坐了起来,suí着叶天悠长的呼吸,慢慢进入到入定之中。

  “渴,儿子,给老爸倒杯水!”

  第二天一早叶天出去练功回到房中后,就听到了老爸的声音,连忙倒了一杯掺杂了点蜂mì的糖水,给父亲递了过去。

  “儿子,昨天我是不是做了个梦,梦到你妈要回来了?”

  一口气将水喝光后,叶东平恢复了几分神智,一把抓住了叶天,同时左手还往大tuǐ上掐去,脸上lù出几分沮丧的神色,说道:“还真是做梦,这掐大tuǐ都不感觉疼的!”

  “爸,您是不疼,你掐的可是我的tuǐ啊?”

  叶天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这活宝老爸,昨儿睡了那么久,都没将他心中的执念化去,居然还在想着母亲的事情。

  “啊?我掐的是你的tuǐ?”叶东平闻言一愣,继而高兴的说道:“那……那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
  “当然是真的了。”叶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爸,大姑那边要你去说啊,她老人家可是对叶宋两家的恩怨看的很重的。”

  “说什么事啊?什么恩怨?”叶东平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儿子。

  “得,您还是再睡一觉吧。”

  叶天此时的心情,简直和昨儿宋浩天的心情有的一拼了,敢情老爸就单单记住了母亲要回来的事情,把别的全给忘了啊?

  “我想起来了,是登报道歉的事吧?这个我去和大姐说,一准没问题的。”或许是那杯糖水起了作用,叶东平的神智逐渐恢复了过来,总算是让叶天松了口气。

  “嗯,爸,以后这事你和宋家的人沟通吧,我不待见他们。”

  由于宋晓龙数次追杀自己的事情,叶天对除了母亲之外的所有宋家人,都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就算母亲回来了,叶天yě不会和宋家交往的。

  “行,我……我这就给你妈打电话去。”叶东平答应了一声,伸手就去mō叶天chuáng头的电话,只是拿到电话之后,叶东平的动作忽然停住了。

  叶天还没听过母亲的声音,原本正期待着呢,老爸却是不动了,叶天连忙问道:“爸,怎么了?”

  “儿子,昨天我来找你是有事和你说的吧?”叶东平放下了电话,脸上居然lù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嘿,老爸,有事没事您自个儿不知道啊?还跑来问我?”

  叶天看着老爸的面相,皱着眉头说道:“您这肯定是遇到事了,爸,说吧,是被人短路劫财还是劫色了?”

  “滚一边去,竟然调侃你老子?”叶东平被儿子说的老xiū成怒,一脚没chuài到叶天,反而差点闪了自己的腰。

  “是生意出了点问题,前天收了个物件打了眼,这把钱都给砸进去了。”坐在chuáng边沉默了一会之后,叶东平还是把他找儿子的目地给说了出来。

  ps:第四更送上,最后二十四小时了,拼到这份上,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只希望支持相师的朋友,能投出最后的yuepiao,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