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不配和我谈


  第四百三十八章不配和我谈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叶tiān迅速冷静了下来,以他的头脑,自然不难分辨出宋之健话中的漏洞。《》.

  按照宋之健的话说,那些财富都是属于宋家的,而仅仅▲为了补偿叶tiān,就把几百亿的财富拱手相让?这种借口……去骗五岁的孩子还差不多。

  那真相就很简单了,数百亿美元的资产,肯定都是归母亲所有的,宋家估计得不到这笔钱,才退而求其次,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到时候自己只拥有股份,却无法参与到经营管理之中,宋家想做些手脚转移那些资产,简直就是太容易不过了。

  叶tiān想的没错,宋之健其实就是在打这个主意,而且他甚至在父亲面前都没有说出真话,因为除了宋薇兰之外,没有rén比他知道那些资产的价值了。

  宋薇兰所投资的那些产业,都是发展潜力极大的,像是微软的股票,在短短十年内就上升了近百倍,那些财富足以让他牢牢掌控住◇整个宋氏家族了。

  “我说,宋女士的资产,想让谁继承,似乎没必要通过你们来传话吧?”叶tiān喝了口茶,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宋之健。

  见到叶tiān的笑容,宋之健心里“咯噔”一声,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rén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或许已经是看破了自己的心思。

  想了一下之后,宋之健一脸诚恳的说道:“叶tiān,这些财富是无数宋家子弟一起奋斗得来的,你……你的母亲真的不能全部掌控,■这个办法,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我想……你要理解一下。”

  “钱是谁的,让谁来跟我谈,我想,宋先生您并不具备这个条件,对不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弄明bái宋之健的目地之后,叶☆tiān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可悲,宋之健的身家恐怕几辈子都花不光了,为了钱竟然向自己低头?

  这些大家族里的rén,难道真的不明bái,rén与rén之间的感情,是用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吗?

  父母现在都没有和好,宋家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这让叶tiān心中对宋氏家族有多了一丝鄙夷,甚至连继续坐下去都不愿意了。《》.

  “叶tiān,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是看在大姑的面子上,才来找你谈的,你要是不知好歹,那些钱你一分都拿不到!”

  见到父亲如此低声下气的和叶tiān说话,他竟然站起来要走,宋良东再也忍不住了,霍的一声站了起来,用手指向了叶tiān。

  “你……这是在威胁我?”

  叶tiān的眼睛眯缝了起来,除了宋薇兰之外,他没有把任何一个宋家rén当成是亲戚,换句话说,他对敢于威胁到自己的宋家rén,绝对是下得去杀手的。

  之前已经有了一个车祸而亡的宋晓哲了,另外还有一个欠着叶tiān一条命的宋晓龙,再多上一个宋良东,叶tiān完全不介意的。

  感受着叶tiān那近乎实质般的杀气,宋良东的心脏像是被rén狠狠的给抓住了,额头竟然冒出了豆粒般大的冷汗,一屁股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由于叶tiān的杀意只是针对宋良东而去的,就算坐在他身边的宋之健都没感觉到,是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以为▲儿子冷静下来而已。

  “叶tiān,小东没有威胁你的意思,他说的是实话,这也是我们宋家能做到的底线,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宋之健真的没想到,叶tiān这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rén▲,居然会如此难缠,搞得他这善于进行商业谈判的老手都感觉束手束脚,一diǎn办法都没有。

  “你还不是宋家的掌舵rén吧?”

  叶tiān冷笑了一声,转身掀起帘子走了出去,一句话飘到屋里,“想要和我谈,你不行,要不让宋女士来找我,要不然就让那位老先生来吧!”

  叶tiān明bái,既然宋之健找上门来了,那这件事就必须有个结果,否则日后有他烦心的,所以才提出了这么个要求,在叶t□iān心里,宋之健还真不够格与他谈判。(《》.)

  虽然叶tiān并不承认那个外公,但是宋浩tiān能将在国内那近千亿的资产都无偿献给国家的行为,还是让叶tiān无法口出恶言的。

  “○iānxīnlǐ,sòngzhījiànháizhēnbúgòugéyǔtātánpàn。(《》.)

  suīrányètiānbìngbúchéngrènnàgèwàigōng,dànshìsònghàotiānnéngjiāngzàiguónèinàjìnqiānyìdezīchǎndōuwúchángxiàngěiguójiādehángwéi,háishìràngyètiānwúfǎkǒuchūèyánde。

  “你……你,狂妄!”

  宋之健被叶tiān临走时丢下的那句话给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叶tiān竟然敢说出让老子登门的话来,这……这简直就是不知tiān高地厚?

  宋之健可以登叶家的门,因为他暂时还无法代表宋家,他上门并不就是说宋家向叶家低头了,这也是他的身份所决定的。

  但宋浩tiān是什么rén?撇他宋家族长的身份,也是刚退下不久的前国家领导rén,掌管着十多亿rén口大国的民生,岂是叶tiān这毛头小子可以轻辱的?

  “小东,你怎么了?”

  发了一通叶tiān听不到的脾气后,宋之健才发现儿子有些不对,坐在那里两眼发直,头上满是虚汗。

  “爹地,那……那个叶tiān好……好可怕,他看了我一眼,我……我就忍不住害怕!”

  被老爹灌了一杯茶之后,宋良东才回过神来,眼中满是恐惧的神情,他从来没想过,一个rén的眼睛竟然会如此可怕?

  “你……你这没出息……”

  听到儿子居然是被叶tiān给吓着了,宋之健心中满是无奈,摇了摇头说道:“行了,别丢rén现眼了,走吧,去你爷爷那里!”

  叶tiān所说的那些话,宋之健必须向老父亲转述,宋浩tiān登门是不可能的,但是或许可以让大妹再回国一趟,到时候一起做做这母子两rén的工作。

  ----

  “宋先生,首长的身体不好,请您谈话的时间不要过长。”

  一个多小时后,宋之健和儿子来到了宋浩tiān位于万寿路的居所,在被医生叮嘱一番,才被放了进去,至于宋良东,只能在门外等候了。

  正在院子里走圈散步的宋浩tiān见到儿子进来后,还没等他说话,就笑了起来,“没成吧?我就知道那孩子不会任rén摆布的,叶家的rén,都倔的很啊。”

  “他那里是倔?简直就是不懂事!”

  想着今儿和叶tiān见面的经过,宋之健这么大的rén了,心中竟然忍不住都有些委屈,长辈当成他这样子,也算是奇葩了。

  “爸,经过就是这样的……”

  扶着父亲坐下后,宋之健将事情原因本本的讲诉了一遍,倒是很客观的没有添油加醋,“叶tiān不承认宋家,他……他也不愿意和我谈这件事情,我看,还是让大妹再回来一趟吧?”

  “你大妹?她的性格比那小子还倔,能说服她还用你去找叶tiān?”宋浩tiān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他是什么样的rén物?岂能看不出儿子那diǎn心思?

  “算了,是宋家欠他的,我就上门又有何妨啊?”

  宋浩tiān长长的叹了口气,退下来这两个月他也思考了很多,这辈子唯一让他感觉对不起的rén,也就是大女儿了,连带着对叶tiān也产生了一丝愧疚。

  “爸,那……那怎么行?”

  宋浩tiān的话让儿子瞪大了眼睛,“不行,绝对不行,爸,您是什么身份,怎么能登叶家的门?”

  叶宋两家的恩怨,京城老辈rén没有不知道的,一向是老死不相往来,宋浩tiān这当代家主登叶家的门,那就代表着整个宋家向叶家低头了。

  如果叶家现在仍然是高门大户,那别rén还能理解,但是叶家已经败落下☆去了,这种低头就会让很多rén非议的,这也正是宋之健阻止父亲的主要原因。

  “我是什么身份?我就是一退休了的老头子!”

  宋浩tiān看了儿子一眼,接着说道:“这rén啊,有时候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之健,你到了我这年龄或许就能看开了!”

  “晚上八diǎn钟过去,你想去就跟着吧!”

  宋浩tiān站起身,摆了摆手示意儿子可以离去了,说老实话,虽然宋之健在香/港表现出了过rén的商业才华,但还是让宋浩tiān感觉颇为失望。

  --

  “老胡,这京城怎么样?比你那长bái山要热闹吧?”

  晚上六diǎn多钟的时候,周啸tiān开车将胡鸿德与苟心家送了回来,看着胡鸿德一脸兴奋的样子,叶tiān不由笑道:“老胡,干脆就留在京里住好了,没事也能陪师兄说说话。”

  “住几tiān可以,不过时间长了可不行。”

  胡鸿德摇了摇头,怕苟心家有别的想法,连忙说道:“老叔,我是想陪你,不过心里真舍不下长bái山那疙瘩,您老别生气啊?”

  “我生你什么气?当年要带你小子出来就不愿意,还不知道你的脾性?”

  苟心家闻言笑了起■来,他今儿旧地重游了不少地方,心中也是有些感慨,看向叶tiān说道:“小师弟,今儿没事了吧?陪着师兄喝diǎn,我再给你们讲些过去的事情!”

  “成啊,啸tiān,你去馆子里叫菜,我去把那两坛●子茅台拿过来,老爸忒小气了,昨儿拿来的竟然不是那酒!”

  叶tiān一口答应了下来,苟心家身上发生的那些传奇故事,别rén可是想听都听不到的。

  ---

  ps:第三更,打眼到现在晚饭都没吃,虽然咱更新不如rén,但打眼付出的努力不比任何rén少,yuepiao,能投给相师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