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空欢喜


  第四百三十三章空欢喜

  叶天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母亲这个词,很少在他的生活中出xiàn,似乎母亲的存在与否,对叶天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但是没有人知道,叶天儿时的每一cì打架,基本上都是因为那些孩子侮辱了他的母亲,这个名字,在叶天心中qí实非常的神圣。

  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影子在叶天脑中也逐渐的淡去,甚至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想不起来。

  就在叶天以为自己可以淡然面对生命中的这个女人时,乍然从叶东平口中听到妈妈的字眼,他的内心却是如同大海中的波涛一般,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天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爸,她在哪?我……我想见见她!”

  叶天从小到大就没喊过“妈妈”这个名词,xiàn在也只是用她来代替那个称呼,脸上的表情像是在问一个和自己全然不相关的人。

  叶东平看了儿子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回去了,三天前回的美国。”

  “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叶天压抑在心中的情感瞬间变成了愤怒,“爸,你干嘛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啊?!”

  叶天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刚刚听到母亲的消息,转眼又化作一场空,这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叶天的喊声也惊动了院子里正在喝酒聊天的几人,苟心家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师弟,要学会制怒!”

  “叽叽……叽叽!”○

  似乎感受到了叶天的愤怒,毛头忽然从水池里窜了出来,在叶天肩头抖落了他一身的水,不过它抱着的那块墨玉,却是不见了影踪。

  清凉的水珠打在脸上,使得叶天冷静了下来,扬声说道:“大师兄,☆◎我知道了。”

  “爸,我需要一个解释。”叶天扭过头看向老爸,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感。

  原本听到母亲来京城的消息,叶天激动zhī余更多的则是紧张,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没◎◎我知道了。”

  “爸,我需要一个解释。”叶天扭过头看向老爸,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感。

  原本听到母亲来京城的wǒzhīdàole。”

  “bà,wǒxūyàoyīgèjiěshì。”yètiānniǔguòtóukànxiànglǎobà,xīnzhōngtūránchǎnshēngyīzhǒngshuōbúchūláideqīngsōnggǎn。

  yuánběntīngdàomǔqīnláijīngchéngdexiāoxī,yètiānjīdòngzhīyúgèngduōdezéshìjǐnzhāng,tābúzhīdàozìjǐyīnggāirúhéqùmiànduìméi□有任何印象的母亲,这让他心中的彷徨多过惊喜。

  但是听到老爸说母亲离开的时候,叶天愤怒zhī余,却是轻松了许多,他自己都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这个混小子,倒是质问起▲我来了?”

  听到儿子要解释,叶东平顿时火大起来,没好气的骂道:“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手机不通,打给清雅,她说你在长白山里面,也联系不上你,我有什么办法啊?”

  由于宋薇兰此cì做出回国的决定很仓促,就连叶东平都只是提前一天知道的,当时他就开始满世界的寻找叶天了,但根本就无法联系得上他。

  后来将电话打到了于清雅处,得知叶天钻进深山老林后,叶东平也就没告知于清雅,毕竟对方还没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呢。

  “我……唉,这事怪我。”

  叶天计算了一下,母亲回国的时候,好像正是他进长白山那天,而且那段时间一直都住在了山区林场,手机完本没有信号。

  母亲在国内呆了一个星期,刚好他在山中也是那么长的时间,阴阳差错zhī下,也就错过这cì和母亲见面的机会。

  沉默了好一会,叶天开口问道:“爸,她……这cì回国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会再来呢?”

  “是来见宋浩天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和你妈见了一面……”

  叶东平对那老岳父是没有丝毫的好感,向来都是直呼qí名的,不过在提到叶天母亲的时候,脸上却罕见的露出一丝温柔。

  原本叶东平在见宋薇兰zhī前,心情和儿子也是差不多的,毕竟时间是可以冲刷掉世间很多东西,二十年没见,他不知道自己和曾经的妻子,还有没有可能生活在一起?

  但见到宋薇兰zhī后,叶东平明白了,他这一生,只为了这个女人而活,除了她zhī外,别的女人再也无法进入到他的生活zhī中了。

  岁月的流逝并不能冲淡二人的情感,身份和地位的改变,也不能隔断两人的感情。

  那一夜,叶东平和妻子谈了很多,谈儿子,谈各自这些年的经历,时间带来的隔阂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只不过叶东平对宋家还是心有怨恨,他并没有追问宋薇兰此cì回国的目地,连宋薇兰请求他一起去见宋浩天也拒绝掉了。

  讲诉完和宋薇兰见面的经过后,叶东平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叶天,你母亲走的时候曾经说过,想……想让你去见见宋浩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虽然对这老丈人很是不感冒,但儿子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叶东平不想让上一辈的恩怨,再在叶天身上延续下去,而且毕竟那也是叶天的外公。

  “爸,你不去见那老头,让我去见?”听到老爸的话,叶天顿时瞪起了眼睛,叶东平对宋家没有好感,他何尝又把宋家放在心上了◆?

  且不说那个叫宋晓龙的三番四cì想置自己于死地,就是让叶天二十多年没享受过母爱这事,叶天就无法原谅宋浩天。

  虽然毁人风水是奇门大忌,但如果不是念及母亲的感受,估计叶天早就偷偷在上○/海的宋家祖坟动上手脚了。

  叶东平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说让你去见啊,这事你自己决定,我只是转告你母亲的话而已。”

  “不见,那种家族没点人情味,我没当宋浩天是外公,恐怕他也没把我当成是外孙,相见不如不见!”

  叶天从小就是非常有主见的人,别说是他没有丝毫印象的母亲了,就是老爸也很难改变他的想法,叶天这番话已经很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叶天话声刚落,苟心家突然高声说道:“说得好,相见不如不见,叶天,你日后要是改变了想法,师兄陪你去见见宋浩天!”

  虽然叶天和老爸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这么近的距离,以苟心家的修为,飞花落叶皆是逃不过他的耳朵,就是不想听也不行,总不能将耳朵给塞住吧?

  不过除了苟心家zhī外,胡鸿德和周啸天都没有听到叶天父子的对话,对老道这突如qí来的一句话,都是感觉有些莫名qí妙。

  看到胡鸿德和周啸天充满疑问的眼神后,苟心家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听到故人的名字,随口一说罢了,咱们聊咱们的,德娃子,你老子当年……”

  嘴上在说着别的事情,但是苟心家的心里,却是在勾勒出一个西装笔挺年轻人的形象,对于宋浩天这个人,苟心家并不陌生,并且和他还有过许多交往。

  所以听到宋浩天居然是叶天的外公zhī后,苟心家震惊zhī余倒是想见见那个人,毕竟他在这个世上的故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师兄,您那耳朵也太尖了吧?得,我们爷俩回后院说话去,正好我有些东西你拿给老姑她们去。”

  被苟心家这么一打岔,叶天倒是笑了起来,扬声说道:“啸天,陪好老胡,今儿要把他给喝趴下啊!”

  周啸天笑道:“师父,您就放心吧,我才二十出头,还能拼不过胡师兄吗?”

  “臭小子,老胡我在长白山号称酒量无双,你和我拼酒,那还嫩了点!”胡鸿德本就没什么架子,半场酒喝下来,就已经和周啸天称兄道弟了,

  “爸,咱们去后院吧。”叶天笑着把毛头拎起来,说道:“自己玩儿去吧,那东西可不要搞丢了啊!”

  墨玉放在毛头那里,叶天倒不是很担心,这世上能从它手上抢到东西的人,估计还真是没有,就连叶天自己都不行。

  “叽叽!”

  毛头口中尖叫了一声,得意的用小爪子对着水塘指了指,叶天低头一看,顿时愣住了,敢情这小家伙将墨玉扔到了水池zhī中。

  原本清澈见底的中院池塘,此刻的水质竟然变了颜色,虽然不如黑龙潭那样漆黑如墨,但也像是在里面清洗了毛笔一般,甚至连里面的游鱼都看不清楚了。

  而且那池塘还在向外散发出丝丝清冷的气息,与这聚灵阵的天地元气相融合后,居然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使得院中的灵气变得愈发浓郁起来。

  “以后回去要问问黑蛟,那潭底到底有多少这样的石头啊?”

  想到黑龙潭水的颜色,叶天不由在心里琢磨了起来,如果能搞个三五块这样的墨石,就算日后故宫龙气被吸收殆尽了,他也能以这水池为阵眼,重新布置出一个聚灵阵来。

  “叶天,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刚进入到后院,叶东平的惊呼声就响了起来,那张被叶天挂在门前的老虎皮,着实将叶东平给吓得不轻。

  “爸,是张虎皮,回头硝制好了,我再订制把椅子,放到客厅中间去,我这四合院就成聚义厅啦!”

  叶天满口说着胡话,将惊魂不定的老爸拉进了房间里,虽然空欢喜一场,但是对于母亲此cì来京的细节,他还是想知道的多一点的。

  ---

  ps:第一更,今儿有点头疼,不过打眼会拼,争取还是三更,八月最后四天了,推荐票和yuepiao,能投给相师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