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真情流露


  第四百三十一章真情流露

  在胡鸿德看来,动物就是动物,他们不可能产生像人一样的智慧,他还不信这小家伙能辨别出貂皮的味道,如果不是叶天坚持的话,他一准会将那貂皮大衣给带来的。圣堂最新章■节.

  所以此刻看向毛tóu的时候,胡鸿德心中颇有几分不以为然,同时也用自己那老猎人的目光打量着毛tóu,这身雪白的毛fā倒是不错。

  “行le,毛tóu,别捣蛋,这是老胡,你认识下!☆

  叶天将毛tóu从肩膀上拉le下来,这小东西每次提出抗议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tóufā搞得像鸡窝一般。

  “叽……叽叽!”

  毛tóu歪着脑袋看le一眼胡鸿德,忽然浑身毛fā炸起,口中尖利的叫le起来,声音凄厉之极,纵身就向胡鸿德扑le上去。

  “靠,就知道你小子不省心!”

  叶天反应极快,在毛tóufā出尖叫的时候,就一把捏住le它的脖子,转脸看向胡鸿德,怒道:“老胡,把你的杀气收起来,不然被它抓伤le,我可不管!”

  “我……我也没对它起杀心啊!”见到自己如此不受欢迎,胡鸿德悻悻的说道,同时将自己的气息收敛le起来。

  在被那怪异石tóu冻僵le被叶天救治le之后,胡鸿德不光体内隐疾被消除掉许多,功力也是精进le不少。

  叶天这几日也传le他一些内家吐纳和收敛气息的功夫,现在胡鸿德要是和孟瞎子对上,绝对不会再吃上次那个亏le。

  看到胡鸿德脸上不以为然的样子,叶天没好气的说道:“老胡,你别不服气,毛tóu要是抓上你一爪子,保证你两个小时都甭想动一下。”

  毛tóu的爪子上带有一种可以麻痹人中枢神经的毒素,虽然不至于让人丧命,但却可以使人瞬间失去抵抗力,随着毛tóu吞食掉那条金刚王眼镜蛇之后,这种能力也是越来越强。圣堂最新章节.

  “我能被它抓住?长白山那么多野兽,没一个见我不怕的!”胡鸿德不以为然的摇le摇tóu,他自小修习的就是鹰爪功,专门克制这些动物。

  而且他杀le无数山中生物,身上那股煞气极重,除le前几日所见的那条黑蛟之外,长白山的猛兽哪一个见le它不是狼狈逃窜的?▲

  “老胡,可劲的吹吧,见到黑蛟时你怎么不说这话呢?”叶天似笑非笑的看向胡鸿德,这老tóu当时那模样和受惊的兔子差不多,要多小心有多小心。

  “它和蛟龙能比吗?”胡鸿德不服气的嘟囔le◆一句。

  “再过几十年,毛tóu未必就比黑蛟差!”

  叶天瞪le胡鸿德一眼,毛tóu虽然不如黑蛟那般能吸收天地精华,但它现在也在有意识的吸纳灵气,早晚一天会走上和黑蛟相同的道路。

  伸手安抚le一下毛tóu,叶天说道:“毛tóu,老胡是客人,别闹le,回tóu给你搞点好吃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毛tóu冲着胡鸿德挥舞le下爪子,炸起的毛fā却是消退le下去,它能感觉的到,面前这人身上煞气极重,不是个善茬。

  “叽叽……叽叽!”

  毛tóu鼻子突然嗅le嗅,一下窜到叶天肩tóu,伸出小爪子将叶天胸口处的皮囊给拉le出来,没待叶天反应过来,就将那石tóu掏le出来。

  让叶天都有些难以抵御的那股寒气,在毛tóu看来却是大补之物,小家伙掏出墨石之后,竟然欢喜的叫le起来,两只爪子紧紧的将它捧在胸前,眼中居然露出一股陶醉的神情。

  ○“叶……叶天,你……你那话我信le!”毛tóu的这个举动让胡鸿德看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当初仅仅是碰le一下这块墨石,就差点被冻毙掉,而毛tóu却是将其整个抱在le怀里,这高下立马分le出☆来。(《》.)

  “可能动物对这寒气的抵御能力更强一点吧?”

  看到毛tóu这般宝贝的模样,叶天也不怕它摔坏le墨石,看向胡鸿德说道:“走吧,把东西搬进去,大师兄估计在里面等着呢!”

  “咦,叶天,你这院子有些古怪啊?空气要比长白山中的还清新?”

  拎起箱子往里走le几步,胡鸿德感觉到le四合院的不同,对于他这样久居山里的人而言,对身边环境的变化十分的敏感。

  “那当然le,也不看看谁住的地方?”

  叶天给胡鸿德讲le一下这个阵法,带着他绕过前院的垂花门,走到中院后,一眼就看到正在伺弄花草的苟心家。

  “大师兄,我回来le!”叶天将手中箱子往地上一放,拉过胡鸿德,说道:“大师兄,您看,我把谁给带来le?”

  “听到毛tóu叫我就知道是你回来le,这小子也就见你会如此亲热。”

  苟心家剪花的剪刀放在一边,看向胡鸿德,笑着说道:“我离开大陆已经这么多年le,这位小友应该是故人子弟吧?”

  虽然胡鸿德已经是须fā皆白,苟心家是何等眼力,一眼就从他体内气血上判断出le年龄,不过对胡鸿德的身份,却是没能认出来。

  要知道,当年苟心家见到胡鸿德的时候,他只不过是个**岁的孩子,这五六十年过去le,胡鸿德的相貌也fā生le极大的变化。

  “老叔,我……我是德娃子啊,您……您不认识我le?”

  胡鸿德此时早已将手中的行李扔在le地上,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双膝跪倒,重重的一个tóu磕le下去,声音哽咽的说道:“老叔,德娃子给您磕tóule!”

  江湖人最重情义,当年苟心家出生入死将胡鸿德带出长白山,其后更是照料le他一个多月,这份恩情虽然已经过去le数十年,但胡鸿德没有一日敢忘!

  再抬起tóu来的时候,胡鸿德已然是老泪纵横,膝行三步,来到le苟心家的面前,又是一tóu拜le下去。

  “好汉子!”

  看着胡鸿德如此真情流露,叶天也是忍不住眼中含泪,当年江湖少年郎,此时银fā老年翁,但心中的这情义,却是没有减轻分毫!

  “德……德娃子?真……真的是你?!”饶是苟心家避世多年,道心早已修炼的古井无波,但是听到胡鸿德的话后,身形也忍不住微微颤抖le起来。

  离开大陆那么多年,苟心家早以为昔日故旧都已化作黄土一钵,猛然见到往日的晚生后辈,他的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老叔,是我,是我德娃子,没想到,德娃子还能见到您!”

  胡鸿德是至情至性之人,从父亲去世之后,就一人在支撑着这个家,眼下见到le长辈,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全都流露l◇e出来。

  “好!好!好娃子!”

  苟心家仰天说出le三个好字,声音之响震得院中槐树落叶纷飞,可见他此刻也是心情激荡。

  “德娃子,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说话!”

  苟心●家右手袖袍一拂,托在le胡鸿德的手上,胡鸿德那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轻飘飘的就被苟心家给扶le起来。

  抹le一把眼泪胡乱在身上擦le下后,胡鸿德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老叔,您快九十高龄le吧?这劲力真是没得说!”

  苟心家出生于一九一零年,到现在已经是八十九岁le,不过他在山中常以黄精为食,加上麻衣一脉本就修的是性命,所以看上去不过六十出tóu的样子。

  苟心家拉住le胡□鸿德的手,将他让到院中石椅上坐le下来,笑着说道:“你这臭小子,当年让你学道你不听,家传的术法也不愿意修习,眼下知道后悔le吧?”

  胡鸿德根骨极佳,原本苟心家是想将他收入麻衣一脉的,并且也和◇胡云豹沟通好le,等自己离开长白山的时候就把他带到江南。

  只不过胡鸿德那时年龄虽小,性格却很倔强,一来舍不得相依为命的老爹,二来他那会只对家传的功夫感兴趣,死活都不愿意跟随苟心家离开。

  “老叔,我那会不是不懂事嘛,现在想学,却是晚le啊!”

  胡鸿德长叹le一声,这人的际遇真的是很难说的,往往一件小事就能改变一生的命运,命理之所以难以推演,也正是源于此的。

  “□老叔,您……你这胳膊怎么le?”

  刚才心情激荡,胡鸿德一直没注意到苟心家的左臂,可是眼下苟心家给他倒茶,却是被他看到le那空荡荡的衣袖。

  “没事,当年受le点伤,早都好le。”苟心◎▲家笑着摆le摆手,问道:“德娃子,我那云豹老弟,是何时归去的?你……你把他的情况给我说说!”

  胡云豹的年龄是大于苟心家的,但当年苟心家救le胡云豹那一寨子人,两人结拜的时候,他却是尊苟心家为◎◎兄。

  苟心家当年在奇门江湖中相识无数,只是结拜为兄弟的,还真就是胡云豹一人,对这把兄弟的际遇自然很是上心的。

  “我父在解放后就重新躲到长白山去le,他老人家六七年故去的,临终时还挂□xiōng。

  gǒuxīnjiādāngniánzàiqíménjiānghúzhōngxiàngshíwúshù,zhīshìjiébàiwéixiōngdìde,háizhēnjiùshìhúyúnbàoyīrén,duìzhèbǎxiōngdìdejìyùzìránhěnshìshàngxīnde。

  “wǒfùzàijiěfànghòujiùzhòngxīnduǒdàozhǎngbáishānqùle,tālǎorénjiāliùqīniángùqùde,línzhōngshíháiguà念着您老,让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您,给您养老……”

  说起往事,胡鸿德忍不住伤心le起来,即为当年抗战杀敌的老父亲,也为眼前失去一臂的苟心家!

  --

  ps:第二更,最后五天le,胜败在此一举,有yuepiao的朋友们,还请支持相师,打眼继续写第三更,yuepiao拜托大家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