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偷猎者


  .  第四百零三章 偷猎者

  这个陷阱长宽约在两米左右,但深度居然达到了三米,口小肚子大,下面密密麻麻的插着数十根一头削尖的竹子,这要是有人bú慎掉下去,绝对没有活路的。

  “这谁挖的陷阱啊?妈的,连个记号都bú做的?”

  看着下面的情形,叶天也忍bú住额头冒出冷汗,他要是一脚踏空,说bú得也会掉进去的,虽然那竹子未必能要了他的命,但受伤恐怕是bú可避免的。
○   由于跟着地头蛇胡鸿德,叶天之前并没有释放出气机感应危险,此刻他才知道,gǎn情这原始森林中,也是暗藏杀机的。

  “是偷猎者,没想到他们竟然把陷阱挖到这里来了,bú知死活的东西。”

◇  胡鸿德也是一脸的怒意,他虽然有时也进山捕猎,但只是为了饱自己的口腹之欲,从来都bú会出售这些猎物,捕猎的数量也很有限。

  可专业的偷猎者就bú一样了,上至天上飞的飞龙,下至狍子老虎黑熊,他◆★们无所bú抓,bú管死活。

  像呈现在叶天和胡鸿德面前这样的大型陷阱,就是针对老虎豹子等大型野兽的。

  如果观察的仔细的话,就能发现,那些竹子的长短都是有讲究的,可刺入老虎的腹部又bú◇★们无所bú抓,bú管死活。

  像呈现在叶天和胡鸿德面前这样的大型陷阱,就是针对老虎豹子等大型野兽的。

  如果观察的仔细menwúsuǒbúzhuā,búguǎnsǐhuó。

  xiàngchéngxiànzàiyètiānhéhúhóngdémiànqiánzhèyàngdedàxíngxiànjǐng,jiùshìzhēnduìlǎohǔbàozǐděngdàxíngyěshòude。

  rúguǒguānchádezǎixìdehuà,jiùnéngfāxiàn,nàxiēzhúzǐdezhǎngduǎndōushìyǒujiǎngjiūde,kěcìrùlǎohǔdefùbùyòubú会伤及背上的皮毛,那些偷猎者也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居然gǎn把陷阱布到我的地盘来了?现在没空收拾他们,等小仙醒过来,我再找他们算账!”

  长白山的霸主,从来就bú是山中的东北虎,而是环山而居的这些猎人们,解放前甚至在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胡云豹是公认的长白山之王,没人gǎn去挑战他的地位。

  到了胡云豹故去之后的七八十年代,胡鸿德在长白山里也是盛名鼎鼎,这成千上万在长白山中狩猎或者采药的老参客们,唯有胡鸿德一人gǎn空手进入长白山。

  除了狩猎到那只火狐狸之外,胡鸿德还曾经徒手擒杀过虎豹,提起他的名字,没有一个bú翘大拇指的。

  bú过胡鸿德始终都秉承着一个原则,那就是靠山吃山,周围的猎户们猎取动物吃用,他从来bú会说什么,即使你打死只老虎泡虎骨酒喝,胡鸿德也权当是没看jiàn。

  但如果是有组织的大肆猎杀山中野兽贩卖盈利,胡鸿德却是bú会袖手páng观,这些年被他送到林业派出所的偷猎者们,少说也有十数个人了。

  这些人虽然对胡鸿德恨之入骨,但无奈在山中他们根本就bú是胡鸿德的对手,由此胡鸿德所住的木屋周围的几处山脉,一般都bú会有偷猎者活动的。

  但今儿这个陷阱的出现,说明那些人已经将爪子伸入到了胡鸿德的地盘,如果bú是心中牵挂着孙女,胡鸿德绝对bú会善罢甘休的。

  “叶天,稍等我一会,我把这坑给填上!”

  胡鸿德阴沉着脸从背上取下一把短把的工兵锹,将那些人挖出掩藏在páng边枯草中的泥土给填进了坑里,虽然没能填满,但已经伤害bú到路过的野兽了。

  这一耽误就是半个多小时,忙活完之后,胡鸿德看了下腰间的一块金光铮亮的怀表,说道:“今儿是没功夫采参了,时间比较紧,叶天,你走我后面,小心前面还有陷阱。”

  “好,你也小心点。”

  叶天没有逞能,跟在了胡鸿德的身后,bú过这次他却是释放出了气机,感应着前路能带给他危险感觉的地方。

  这一路行去,接连又发现三个大小bú一的陷阱,还有十多个捕猎大型动物的捕猎夹子,有一次要bú是叶天反应快,那条大黄狗都差点中了招。

  “让老子逮住这帮人,我非剥了他们的皮bú可!”

  胡鸿德那张脸已经是黑到了股子里,对方这么明目张胆的布下诸多陷阱,明摆着就是没将他放在眼里,这让在长白山区一言九鼎的胡鸿德感觉有些忍无可忍了。

  “老胡,制怒,还是先找到返魂草再说,人参今儿bú急着挖,等小仙醒了,我再陪你走一趟!”

  叶天拍了拍胡鸿德的肩膀,心中也是怒火高炽,这些偷猎者所布的陷阱没有任何的提示,哪里单纯是对野兽去的啊,简直就连人都算计在里面了,可谓是心狠手辣。

  “好,他们既然这么喜欢长白山,就都留在这里吧。”

  胡鸿德眼中露出一股杀气,却是动了真火,有胡云豹那样的老爹,胡鸿德自然bú是什么善茬,手下人命也bú是一条,这里山高林密的,杀死几个人往山谷一丢,神仙都找bú到。

  “嗯,有只傻狍子被夹住了,晚上咱们烤狍子肉吃!”

  在一处放置兽夹的地方,叶天第一次jiàn到了狍子,这东西有点像是鹿,bú过体型要稍微小一点,浑身呈草黄色,趴在枯草里倒是很难将其辨认出来。

  这只狍子被夹住了腿,胡鸿德也没废话,伸出右手在狍子脖颈处一捏,就把它的脖子给掐断掉了,打开兽夹拎出来后,随手丢在了肩膀上。

  “走吧,再晚天黑都回bú去了。”

  由于处理陷阱和那些兽夹耽误了bú少时间,等赶到胡鸿德所说有返魂草生长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来到这座山的山脚下,胡鸿德指着bú远处的一条溪流说道:“叶天,就是那里,驴夹板菜喜温暖湿润气候,耐涝、怕干旱,一般都生于阴坡、草地与河边的。”

  这条溪流只有一米多宽,水质清澈jiàn底,流淌的十分缓慢,按照胡鸿德的说法,等到来年开春山上积雪融化的时候,这小溪就会变成一条河了。

  在溪流的两边,都是高大的白桦树林,可想在春夏季节,茂密的树林会将整条溪流都掩盖起来,正是返魂草生长的好地方。

  “黑壤土,没错了,这地下肯定有驴夹板菜!”胡鸿德来到溪流边,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看了看,脸上露出喜色。

  “老胡,挖吧,等赶回去差bú多就天黑了,别耽误时间了。”叶天看了眼天色,头顶的太阳却是被一片乌云遮挡住了,而且还刮起了风。

  叶天bú怕冷,并bú代表他喜欢穿着单薄的衣服淋雨啊,而且一下雨,气温还要骤降,加上山路湿滑,叶天也bú想在这老林子里久留。

  “好!”

  胡鸿德答应了一声,走到距离溪流十多米的树林páng,观察了一下地上的枯草后,拿着工兵锹就挖了起来。

  “找到了,叶天,你看看是这东西bú?”

  刚刚没挖几铲子,胡鸿德就喊了起来,返魂草并bú是什么珍贵的药材,如果来对了季节,在长白山中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

  “没错,应该就是这东西了,老胡,多挖一些!”

  叶天捡起这块巴掌大的根茎,这根茎基部有两个☆小耳,有点像是驴的耳朵,怪bú得被当地人称之为驴夹板菜呢。

  “老胡,行了,这些够了!”

  返魂草的生长基本上都是成片的,没多大功夫,胡鸿德就挖出了七八块返魂草的根茎,叶天看着差bú多▲了,就叫住了他。

  胡鸿德把那些返魂草的根茎装进了背囊里,看向叶天问道:“叶天,这些东西要怎么用?”

  “烘干研磨成粉,然后把香碾碎了,和它混在一起烧。”

  叶天看了看天色,说道:“今儿恐怕来bú及了,咱们先回你住的那里,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再说吧,小仙三天之内应该都bú会出事。”

  胡鸿德对叶天的话自然没有什么异议,他是山里人,对这天气预测的比叶天还要准,估摸着这长白山很快就会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

  果然,就在胡鸿德和叶天赶到木屋没多久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这长白山的雪和叶天所jiàn过的有所bú同,一朵雪花足足有小孩巴掌大,看的叶天啧啧称奇。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却是暖意融融,篝火将木屋映照的通红一片,时bú时响起一阵木柴烧裂炸响的声音。

  在篝火上面架着一只洗剥干净的狍子,肚子里被胡鸿德塞进了bú少调料,肉上面还划着一道道刀口,胡鸿德bú时的在上面刷着油。

  没多大功夫,浓郁的肉香味就充斥在了整个小屋里面,胡鸿德拿了个盘子,从烤好的狍子身上削下来好几斤肉,端到了叶天的面前。

  “bú错,这肉真香啊!”

  茅山上的动物并bú多,叶天以前出了经常吃山鸡之外,像狍子这样的野味却是从来没吃过,一口下肚bú禁食指大动。

  胡鸿德练的是外家功夫,别看已经六十多岁了,饭量一点bú比叶天小,一只剥了皮去了内脏还有二十多斤的狍子,就被叶天和胡鸿德两人给分食一空了。

  吃完饭后,叶天和胡鸿德将那些返魂草的根茎都围放在篝火边,烤了几个小时等里面的水分蒸发掉后,才一一将其研磨成了粉末,两人忙活了半夜才算是把这工作给做完了。

  “靠,这门怎么推bú开了?”第二天清早起床后,叶天想出屋的时候,却发现门外的大雪,将半扇门都给掩埋了起来。

  ---

  ps:第一更,感谢鬯薹鼍老兄的飘红打赏,求几张yuepiao推荐票啊,嗯,今儿只要还能呆在第一,明儿四更,大家的yuepiao多多支持相师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