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渊源(下)


  第四百章 渊源(下)

  “别,千万别喊我胡老,叫老胡就行,不然这酒我和你喝不下去。”

  听到叶天的称呼后,胡鸿德连连摆起了手,苟心家与他父亲的关系匪浅,按理说他比叶天还要晚一辈呢,叫声老胡dōu是占了叶天的便宜。

  叶天早已习惯了自己zài江湖中的地位,当下也没推辞,开口说道:“成,那我就叫老胡了,你曾经见过我大师兄?”

  “见过,就是四零年!”

  胡鸿德给自己倒了杯酒,一仰脖子哧溜一声灌下了喉咙,回忆道:“金眼雕来东北联系抗日武装,找到了我的父亲,要不是他,我和父亲就被小鬼子给围上了……”

  当shí的胡鸿德虽然不过才八岁,但是对那天的记忆尤其的深刻,因为zài那天之后,他就离开了父亲的山寨,回到县城里去生活了。

  从日本人占了东三省之后,原本只是长白山中一个猎户的胡云豹,就拉杆子上了山,自封为胡司令,手下聚了一百多号人。○

  这些人大多dōu是盘踞zài长白山处的猎户或者老参客,手上不乏枪支弹药,而且zài山林中作战的能lì极强,几次和日本人交手,dōu使对方损失惨重。

  而胡云豹更是身手了得,曾经带着◎八个兄弟闯入到奉天府,洗劫了一家日本银行,将那银行的金库给洗劫一空。

  就zài日本人全城围捕的shí候,胡云豹却是独自一人摸入到日本军营,把当shí那军营中军衔最高的一位少将给刺杀了,并且趁□着城中大乱的shí候,带着兄弟们安然逃出了奉天。

  经此一事,胡云豹被当shí东北道上的人誉为东北大侠,名声一shí无二,但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也招来了日本人的疯狂围剿。

  不过长白山森★林茂密地域广阔,胡云豹那些人zài山中是如鱼得shuǐ,经历几次围剿dōu安然无恙,名声却是愈发的响亮了,隐然成为了当shí东北道上的总瓢把子。

  不仅日本人zài找胡云豹,那会的东北抗联和国党政府,dōu是几次派人招揽,不过却也是没能寻到他们的影踪。

  那是一个冷的能冻掉耳朵的冬天,大雪早已封山,按照往年的经验,小鬼子根本就进不了长白山,是以胡云豹也放松了警惕,原本的双哨改成了单哨。

  但谁知道,就zài四零年的那个春节,胡云豹和众多兄弟喝的不亦乐乎的shí候,一个旅团的小鬼子却是zài他寨中叛徒的带领下,摸到了山下。

  一百多人的队伍,小鬼子用了整整一个旅团,可见围剿胡云豹的决心了,而要命的是,胡云豹等人dōu还zài忙活着过春节呢。

  只是没等小鬼子将这座山林完全包抄,一位不速之客却先来到了山寨,他就是苟心家。

  当shí不过八岁的胡鸿德,现zài还能清楚的记得,苟心家仅仅用了三招,就将号称打遍东北无敌手的父亲给擒住了,并且说出了日本人围山的行动。

  江湖人服的是好汉,加上这事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zài被放开之后,胡云豹马上安排人去探查,不多久,山下就响起了枪声。

  幸亏苟心家来的早,小鬼子的包围还没有完成,胡云豹带着一百多个兄弟拼死杀了出去,遁入到长白山深处。

  但是经此一役,胡云豹手下的兄弟却是死伤大半,就连胡鸿德的母亲,也zài突围的shí候被流弹打死掉了。

  救命之恩大过天,胡云豹逃脱出去之后,对苟心家自然是感恩戴德,两人zài白山黑shuǐ之间喝了血酒拜了把子,胡云豹也接受了国党政府的委任状。

  自从上了山扯了杆子,胡云豹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但对胡鸿德这唯一的儿子,却是有些不舍。

  zài苟心家出山之际,他将八岁的胡鸿德交给了把兄弟,让苟心家把儿子带到一位开着中医诊所的远房堂叔家里。

  一直到五年后日本战败投降,胡鸿德才又见到了父亲,那shí的胡云豹,已经挂着国党少将的军衔了。

  不过赶走日本人后,胡云豹实zài对打内战没什么兴趣,就zài堂叔家住了下来,胡鸿德一身的功夫,也就是那shí打下的基础,而且还继承了那位堂爷爷的中医本领。

  “老胡,你竟然和师兄有如此深的渊源啊?”

  胡鸿德讲到这里,叶天已经是听得嘴巴dōu闭不拢了,这半个世纪前杀鬼子抗战的故事,听得他是热血沸腾,恨己身没能生zài那个年代。

  而叶天对大师兄,也是打心眼里感到敬佩,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他对国党并不是很感冒,原先对苟心家的身份也有些不▲以为然。

  但是今儿叶天才知道,zài国家危难的shí候,自己大师兄并不是坐zài办公室里施法号令,而是拎着脑袋zài和小日本拼命的!

  “是啊,老叔当年背着我zài齐腰深的雪地里走了★三天,才走出老林子,不是他,我和父亲早就没命了!”

  胡鸿德的眼睛有些发红,出山之后,苟心家还陪着他住了一个多月,见到没有危险才离去的,走的shí候将父亲所赠的十条小黄鱼,dōu给留了下来。

  “叶天,老叔现zài什么地方?我要去看他,我要给老叔磕头去!”胡鸿德抬起头,眼睛里满是血丝,情绪有些激动。

  “老胡,别激动,你孙女现zài还躺zài病床上呢!”叶天沉声喝道,声音里掺杂了一丝精神lì,虽然话声不大,却震得胡鸿德惊醒了过来。

  “唉,dōu怪我当年只愿习武,不愿意去学家传术法,要不,要不……”胡鸿德带着无尽悔意长叹了一声。

  “我正想问你这个呢。”

  听到胡鸿德主动提起此事,叶天说道:“老胡,既然你和我大师兄有如此深的渊源,我的门派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胡鸿德点了点头,说道:“知道,老叔曾经给我说过,你们是麻衣一脉的,执掌中□原术法牛耳。”

  “那你胡家本是日月道的,如何传承没能继承下来啊?”叶天问道。

  “唉,dōu怪我年轻的shí候不懂事啊……”胡鸿德有些郁闷的又干了一杯酒,说起了父亲下山之后的事情。 ■yuánshùfǎniúěr。”

  “nànǐhújiāběnshìrìyuèdàode,rúhéchuánchéngméinéngjìchéngxiàláiā?”yètiānwèndào。

  “āi,dōuguàiwǒniánqīngdeshíhòubúdǒngshìā……”húhóngdéyǒuxiēyùmèndeyòugànleyībēijiǔ,shuōqǐlefùqīnxiàshānzhīhòudeshìqíng。
  胡鸿德是知道自己家传术法的,不过他年轻那会只想练功夫,对那些什么请神画符念咒语之类的术法是一点兴趣dōu没有,胡云豹拿着棍棒才让他学了点儿皮毛。

  到了解放后,胡云豹由于做过国党政府◎的官,被人给举报了出来,无奈之下又逃进了深山,直到六十年代去世也没出山,自然不能监督儿子习练术法了。

  等到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席卷全国的shí候,胡鸿德的妻子却是怕家中留下来的那些鬼画符般的○◇书招灾引祸,塞进炕里一把火全给烧掉了。

  自此,东北胡家的传承,也就zài胡鸿德的手上断送掉了。

  虽然事后胡鸿德后悔不已,但那些传承早已烧成了灰烬,他也是无可奈何,凭借着早年学得的中▲◇医手艺,开了一家小诊所。

  所以胡鸿德虽然知道奇门,也晓得里面的一些门道,不过自己已经被排除zài奇门之外了,就像此次他怀疑孙女是中了术法,但也无能为lì。

  胡鸿德忽然想起一事,一把□抓住了叶天的手,说道:“叶天,老叔能救仙儿,老叔一定能救她的!”

  当年被小鬼子围山的shí候,苟心家曾经摆出一个阵法阻敌,让追上来的日本人整整原地绕了一夜,否则胡云豹他们未必就能轻易逃出去的。

  想到这里,胡鸿德提到孙女有些黯淡的眼神,变得明亮了起来,嗓门不自觉的又变大了不少。

  “我说大爷,您再吵吵,小店真没法做您生意了。”

  一个服务员很不高兴的走了过来,这老头两嗓子不要紧,厨师刚才又被吓了一跳,这一刀却是切到手指上了。

  “别打岔,没见我正谈事吗?”

  胡鸿德一瞪眼睛,顿shí吓得那个服务员缩起了脖子,随手掏出一叠钱来,数了七八百扔了过去,“再过来捣乱我把你店给砸了!”

  东北人虽然脾气不好,但那也是对人的,胡鸿德一来年龄大,二来长得一副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吓得那店家接了钱倒是没敢再多说什么。

  “叶天,你带我去找老叔,他一定能救下小仙的!”

  赶走服务员后,胡鸿德向叶天哀求了起来,由于老伴去世那件事,他和儿子媳妇关系dōu不是很好,唯独对这聪慧孝顺的孙女上心的很。

  “老胡,你别急,小仙此次有惊无险,不会伤了性命的。”

  叶天劝慰了胡鸿德一句,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我看小仙体内有些斑驳的灵气,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啊?如果没有这些灵气挡了一下的话,恐怕小仙这会已然是不行了……”

  “唉,那是小仙八岁的shí候,我请的狐仙给她护身的,不过我功lì未到,请来的那狐仙法lì不够。”

  听到叶天的问话后,胡鸿德老脸难得的红了起来,那也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施法成功,往后却是再也没请到过一次。

  ---

  ps:第二更,身体不好,两更打眼已经很努lì了,yuepiao大家看着给,不要钱的推荐票就投给相师吧,拜托朋友们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