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老死不相往来


  第三百九十五章老死不相往来

  苟心家领头,shī兄弟三人同时跪拜了下去,原本风平浪静的茅山,突然自山下起了一层雾气,往山坡处席卷而来。《》.

  如果从远处看zhè所在,却是半○◇山腰间云雾缭绕,有如仙境一般,那团雾气升腾到山顶之后,突然化作一阵细雨,滋润着山中万物。

  “shī父知道我们来看他了!”

  虽然心里明白zhè些雾气不过是自然现象,但苟心家和左家俊还◆是激动不已,从叶tiān那包裹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黄纸,在shī父坟前焚烧了起来。

  shuō来也奇怪,虽然zhè会有风有雨,但那几刀黄纸燃烧的非常快,而且即使风再大,黄纸烧成的灰烬都是聚而不散,没有一丝被吹走的。

  zhè一幕让苟心家和左家俊泪流满面,两个加起来差不多一百五十岁的老人,在李善元的墓前哭的是泣不成声。

  要知道,二人包括叶tiān,都是自小被李善元抚养授艺,感情之深比父子都要更甚,可眼前黄土一钵就使得tiān人相隔,怎能不让zhèshī兄弟三人悲痛欲绝?

  “二位shī兄,好了,shī父也是高寿延年,试问世间又有几个人能活到一百三十岁的高龄,shī兄不要过于悲伤了。”

  叶tiān擦了下脸上的泪水,将两个shī兄一一搀扶了起来,zhè二人都是年龄都不小了,如此大伤大悲,却是对身体和心境都有着不好的影响。

  “shī父,我八岁那年◇顽劣,偷偷下河差点溺水,如果不是您老人家,毛娃也活不到今tiān了……”

  苟心家坐在了老道的坟前,打开了一瓶茅台酒,絮絮叨叨讲述着以前的事情,“毛娃知道shī父爱喝酒,zhè是小shī弟拿来◇●的茅台酒,您老人家尽管喝……”

  shuō着shuō着,泪水又布满了脸庞,听得叶tiān和左家俊也是悲伤不已,他们虽然年龄相差很大,经历也各不相同,但对李善元的那份感情,却是同样真挚而难忘的。◎(《》)

  苟心家讲诉完往事,左家俊也是又念叨了一番,zhè一场祭拜整整进行了一tiān,直到日落西山黄昏临近,shī兄弟才依依不舍的回转了道观。

  左右三人都无要事,又舍不得离开shī父,加上柳定定因为mǔ亲摔伤赶回香港探望,没有一起前来,shī兄弟三人商议了一番之后,就在山上住了下来。

  每日除了修炼功法之外,叶tiān几人都要到shī父坟前坐一坐,zhè种远离尘世的生▲活,让叶tiān前段时间所沾染的煞气,也慢慢淡化掉了,似乎感觉心境又有精进。

  在山上住了一个半月的时候,柳定定一人由香港赶了过来,shī兄弟三人加上柳定定又对老道进行了一次祭拜,不过zhè次★□却是由叶tiān主导,也算是祭告shī父,麻衣门下又多了一名弟子。

  道观只有两间厢房,住上四人多有不便,而且在山上也呆了一个月了,柳定定到来的第二tiān,叶tiān等人下山返回了县城。

  安排两个shī兄和柳定定先行返回京城,叶tiān到封况家里又住了几tiān,然后到临近的老丈人家去了一趟,离开京城大概两个月之后,才又回到了家中。

  左家俊在香港还有着不小的产业,虽然早已丢给女儿女婿了,但还是有些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在那四合院中又住了几tiān,没等叶tiān回京就带着孙女返回香港了。

  至于苟心家倒是将zhè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每日除了静坐练气,就是和一些老头下棋聊tiān,日子过的倒是十分惬意。

  在叶tiān回京的zhètiān,叶家的人都聚到了老宅子里,另外还有苟心家和周啸tiān已经出院了的mǔ亲,一大家人十分的热闹。

  当然,经常一跑就是几十tiān的叶tiān,也被众人揪着狠狠训了一顿,在外面威风八面的“叶大shī”,此时也只能俯首帖耳,老老实实的全盘接下了。(《》.)

  叶家吃饭并没有食不语的讲究,吃到一半的时候,老太太忽然笑眯眯的shuō道:“清雅啊,你zhè毕业了,也开始工作了,我看,你和小tiān是不是把婚结了呀?

  话shuō我和你两个姑姑身子骨都还行,早日生个大胖小子,我们也能帮着带带呀。”

  老叶家zhè几辈人都是一代男丁相传,子嗣并不旺盛,是以叶tiānzhè几个老姑都恨不得他马上结婚,为老叶家传宗接代。

  看到于清雅被大姑shuō的面红耳赤,叶tiān连忙打起了圆场,shuō的:“大姑,我才22岁,有那么急吗?”

  “你zhè孩子,22岁还小啊?放在解放前那会,孩子都能有六七岁了。”老太太句句不离生孩子的事,让于清雅却是愈发窘迫了。

  “大姑,zhè事再shuō吧,我还要和于叔叔沟通下呢,您老别那么急啊。”

  “我和小于shuō话,你shuō你zhè孩子老是打岔干嘛啊?”

  见到叶tiān又插嘴,老太太却是转移了目标,将叶tiān给狠狠的训了一顿,刚好zhè时于清雅的电话响了,连忙离桌接起了电话。

  于清雅出去后,一直闷头喝酒吃饭的苟心家忽然shuō道:“叶tiān,你既然给弟妹改变了命理,当可诸法不沾,结婚也没事的。”

  从得到了叶tiān拿出的传承秘法后,苟心家在术法上的修为是突飞猛进,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推演不出一丝关于于清雅的命数,是以才有zhè番话shuō出。

  见到苟心家也凑起了热闹,叶tiān哭笑不得的shuō道:“大shī兄,zhè事儿您就别管了,清雅刚刚毕业,zhè参加工作还没几tiān,等她熟悉了我们再结婚。”

  由于之前是在央视实习的,加上于清雅条件很好,毕业之后顺理成章的就进入到了央视工作。

  虽然和叶tiān感情极好,但于清雅年龄并不大,也想在工作中做出点成绩,是以和叶tiān商量过后,两人决定将结婚的时间稍微推后一些。

  “zhè参加工作和结婚有什么关系啊,我shuō你们两个zhè是什么思想啊?”老太太不满的shuō道。

  “哎,大姑,门铃响了,我看看是谁来了!”

  正当叶tiān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叶tiān连忙窜了出去,惹得席间一阵笑声。

  “嗯?薛主任?怎么是你啊?”打开侧门后,叶tiān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不由愣了一下。

  身在茅山的时候叶tiān倒是接到过大姑的电话,知道薛清晟曾经上过门,只是他无瑕理会,没想到zhè都过了两个月了,对方竟然还找到门上来了。

  “小叶,能和你谈几句吗?”

  看到开门的是叶tiān,薛清晟不由松了口气,那tiān遇到叶tiān的父亲叶东平的时候,薛清晟shuō明了来意,当得知是宋浩tiān要找儿子,叶东平差点没摸扫把将薛清晟给打出去。

  “薛主任,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吧?”

  见到来人是薛清晟,叶tiān皱了下眉头就想关上大门,他根本不用问就知道对方的来意,肯定是那位便宜姥爷的意思。

  薛清晟连忙把手放在了门框上,大声喊道:“哎,小叶,你先别关门,听我shuō……”

  叶tiān停住了手,面无表情的shuō道:“好,你shuō。”

  “我那tiān把事情向首长汇报了,首长感觉有些对不起你,想见一见你。”

  看到叶tiān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薛清◇晟连忙话题一转,“小叶,你和首长之间的事情我并不了解,但是首长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好,我想……作为晚辈,即使有什么误会,也应该考虑一下老人的身体啊。”

  薛清晟去江南市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下个月就要走马上任,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想完成首长交代的任务,毕竟首长把私事交给你办,那代表着绝对的信任。

  “薛主任,他姓宋,我姓叶,我们之前没有任何的关系,宋家儿女众多,不至于临到老年晚景凄凉了吧?”

  叶tiān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接着shuō道:“我们叶家不想和那位有任何的关系,希望您能把zhè句话转告回去。”

  如果是宋薇兰在,叶tiān或许还有和宋浩tiān见面的可能性,但他mǔ亲至今还没能回来,zhè让叶tiān如何能消除对宋家那位掌舵人的怨恨?

  “小叶,你再考虑一下,首长真的很想见你的……”

  “叶tiān,你在门口干嘛啊?我有事和你shuō!”

  薛清晟正想再劝shuō一下叶tiān的时候,门内突然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把他的话给打断掉了。

  “对不起,薛主任,我的意思表达的已经很明确了,除非……唉,算了,你给那位shuō,叶宋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叶tiān本想shuō除非mǔ亲回来的,不过zhè话似乎由面前zhè人传达不太合适,再想到宋晓龙对自己的几番追杀,叶tiān才shuō出了zhè番狠话。

  “哎,叶tiān,你再听我shuō几句话啊!”见到叶tiānshuō完之后就关上了门,薛清晟不由顿了下脚,在心里想着该如何给首长回话了。

  “清雅,什么事?你怎么哭了?”

  回过头来,叶tiān见到站在不远处的于清雅脸上竟然带着泪痕,不由被吓了一跳,“是不是老太太逼你啦?我去和她们shuō。”

  ---

  ps:头还是晕,我争取再写一章,没还清昨儿那一章打眼不要yuepiao,投几张推荐票给相shī就行了,谢谢朋友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