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拔出刀,算你赢


  第三百九十二章拔出刀,算你赢

  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和那些武侠小说中动辄斩草除根不同,从古至今,江湖都秉承着不得祸及家人的规矩。《》.

  灭人满门,那等于就是断了一脉传承,不管是哪个年代,都会受到群而攻之的。

  所以即使是同dào拜访切磋,一般也是下了拜帖另约地方,错非是至交好友,极少有找上门来的,就是怕犯了这个忌讳。

  对于日本和韩国人,yè天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一个是侵略成性且不肯承认历史,一个却是狂妄自大,恨不得将孔圣人都能说成是韩国人。

  而朴金熙这种阴魂不散的行径,也是让yè天心底生出了一丝杀意,今日朴金熙能找上门来,那么日后她的师门长◆bèi,自然也会如此。

  “yè先生,朴金熙只想请您指点一下我的剑dào,没有别的意思!”

  被yè天那眼神瞄了一下之后,朴金熙只感觉浑身如坠冰窟一般,头皮发麻不说,从骨子里好像都往外□散发着一股子寒气,身上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都凝结住了。

  如果不是从小坚持着的武dào精神还在支撑着她的话,恐怕朴金熙此刻在yè天面前,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yè天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朴金熙,浑身的气机有如波浪一般,不断的向朴金熙涌去,他要在对方心头种下恐惧的种子。

  在这一刻,朴金熙感觉到面前的yè天似乎变成了一只凶兽,而她,则就是凶兽的食物一般,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在不停的冲刷着她的神经。

  虎啸山林,可以使得百兽不战而逃,人同样如此,yè天不说杀人如麻,但手上也有几十条人命,他如果刻意的释放出杀气,胆小的都能吓得当场大小便失禁。

  “y○dekǒngjùgǎnzàibútíngdechōngshuāzhetādeshénjīng。

  hǔxiàoshānlín,kěyǐshǐdébǎishòubúzhànértáo,réntóngyàngrúcǐ,yètiānbúshuōshārénrúmá,dànshǒushàngyěyǒujǐshítiáorénmìng,tārúguǒkèyìdeshìfàngchūshāqì,dǎnxiǎodedōunéngxiàdédāngchǎngdàxiǎobiànshījìn。

  “yè天,干什么呢?这小姑娘是你朋友?怎么不让进家里去啊?”

  就在朴金熙的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一个女声响了qǐ来,随着这句问话,朴金熙陡然感觉浑身一松,那种压迫感骤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圣堂.

  “大姑,您这是买菜去了?”yè天心中暗叫可惜,只差一步就让朴金熙不战而败。

  “我从医院刚回来,顺便去买点菜。”

  老太太有些狐疑的看着yè天和朴金熙,拉了一下yè天的胳膊,□小声说dào:“yè天,你这是干什么啊?清雅可是个好孩子,你要敢做出对不qǐ她的事情,大姑打断你的腿!”

  从和yè天订婚之后,于清雅来这四合院的次数也多了qǐ来,平时经常帮老太太做些家务聊聊▲天,yè天的几个姑姑早已将她看成是侄媳妇儿了。

  yè天纵有满身的杀气,也不敢对着老太太施展啊,只能低声dào:“大姑,您说什么呢?她是韩国人,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韩国的女孩?那就更不行了,咱们老yè家不能找外国媳妇!”

  老太太把yè天最后一句话自动给省略掉了,听得yè天是哭笑不得,幸亏朴金熙的中文不怎么样,否则yè天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威压肯定会烟消云散的。

  “得,我和您说不清楚。”yè天把老太太推进了四合院,回头瞄了一眼朴金熙,说dào:“你跟我来!”

  yè天明白,今儿不让这韩国女孩彻底打消找自己比试的念头是不成了,家里自然是不行的,所以yè天就要找个安静的所在。

  “是!”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惧意,但朴金熙还是跟在了yè天身后。

  “就在这里吧。”

  带着朴金熙走了五六分钟后,两人来到紧挨着四合院的一个小公园里,这里早上人声鼎沸,满是锻炼身体的老头老太太,但是到了晚间,却是异常的幽静。(《》.)

  “还请赐教!”

  朴金熙脱去了外套,露出里面一身雪白的练功服,将缠绕着手中武器的黑布也取了下来,露出一把长柄带鞘的武士刀。

  “雷切?”

  看到朴金熙手中的那把武士刀后,yè天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他的目力极佳,虽然此时已近黄昏,但yè天仍然看到刀上“雷切”两个字。

  雷切和现在正藏着yè天宅子里的那把村正一样,同为日本的十大名刀之一

  雷切本名为“千鸟”,是日本战国时期名将立花dào雪所使用的名刀,据说dào雪曾经在雷雨天试图用此刀劈斩雷电而未死,此后大难○不死的dào雪被人称作雷神的化身,“雷切”之名也由此而来。

  不过yè天看那刀柄上错银的工艺,却不像是日本战国时期遗留下来的那把雷切刀,估计应该是当代或者近代仿制的。

  “没错,这是师◆父赐予我的名器雷切,还请赐教!”朴金熙点了点头,一刀在手后,她的气势大涨,原本面对yè天时心中的那一丝恐惧,也随之消散掉了。

  在日本的冷兵器时代,以刀为尊,而且日本也没有那么细腻的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是以手握雷切刀,朴金熙顿时信心大增。

  看着面前的朴金熙,yè天缓缓说dào:“你如果能在我面前拔出刀来,这场比试,就算你赢了!”

  不是yè天托大,实在是他不会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如果朴金熙“雷切”出鞘的话,yè天想击败她的话,难度真的十分大。

  要知dào,yè天可没练过什么铁布衫金钟罩之类的外家功夫,被刀砍在身上一样会流血的。

  加上日本刀法诡异凶狠,要☆是不使用术法的话,yè天真没把握能全身而退,相对而言,控制住朴金熙的qǐ手动作,对yè天反而容易一些。

  不过朴金熙可不知dàoyè天心中的想法,还以为yè天轻视于她,当下一张粉面变得冷若冰霜■,说dào:“朴金熙十二岁学刀,至今已经是七段上阶剑师,还从未对敌时无法使刀出鞘,就是剑圣也办不到!”

  朴金熙最初接触日本剑dào的时候,所练的就是拔刀术,其核心思想便是“一击必杀”,利用瞬间高速的拔刀攻击对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打击。

  要说yè天能空手击败持刀的自己,朴金熙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但想让自己拨不出刀来,朴金熙无论如何都是不相信的。

  “成与不成,试试就知dào了!”yè天脸上带着微笑,但全身的肌肉已经绷紧了,就像是一只等待猎食的豹子,紧紧锁定了朴金熙。

  “好!”

  朴金熙口中发出一声娇嗔,横握刀鞘的左手在胸前一横,右手闪电般的握住了刀柄,猛☆的向外一抽。

  “噌!”的一声脆响鸣qǐ,那把“雷切”刀已经出鞘三寸,落日的夕阳透过树林照在刀身上,一抹寒光闪过。

  只是就在朴金熙动作的同时,yè天静止的身体忽然有如鬼魅一般的动了q▲◆ǐ来,也没见他如何动作,身形已经来到了朴金熙的左侧。

  yè天的右手在朴金熙的外肘部轻轻一推,那把原本已经出鞘了三分之一的雷切,以更快的速度缩了回去,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被yè天◆阻止的这次拔刀,朴金熙并没有慌乱,而是左手借着yè天那一推,将顺势沉在了腰侧,右手并没有离开刀柄,往胸前又是一拔。

  这一拔在拔刀术中被称之为“袈裟斩”,当武士刀出鞘的时候,刀尖向下,可瞬间从对方左肩处斜劈而上,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朴金熙快,yè天的动作更快,在她右手发力准备将刀拔出的瞬间,yè天屈qǐ了右手食指,轻轻在朴金熙握刀的手背上一弹。

  原本将全身气力都蓄势在右手上的朴金熙,忽然感觉手背像是被子弹击中了一般,一股剧痛顺着小臂快速的延伸到了中枢神经之中。

  此时的朴金熙,右手再也无法握住刀柄,像是触电般的从刀柄上弹开,缩回到身侧之后还在不断颤抖着,可见yè天刚才那一指的力dào。

  修炼过拔刀术的人,一般都是左右兼顾的,朴金熙左手使刀的功夫,并不比右手差多少,当下身形连连后退。

  “嗨!”朴金熙口中发出一声大喊,同时左手将刀往背后一插,脊梁弓qǐ顶住了刀鞘,左手顺势握在了刀柄上。

  这一势叫做切下,刀出鞘后,可以从对手头顶,由上段描大圆弧处一dào竖砍斩切至胸口,让人挡无可挡,端的是凶猛无比。

  不过再厉害的刀法,总归是要刀出鞘才能施展的,yè天根本就不给朴金熙这个机会,在朴金熙脚步移动的时候,他身体就如同像是附骨之疽一般,紧紧的贴了上去。

  正待拔刀的朴金熙冷不防的见到yè天居然和自己紧贴了在了一qǐ,甚至连对方口鼻中呼出的气息都清楚可闻,再也顾不得拔刀,身体又往后退去。

  “拿来吧!”

  见到朴金熙这几手拔刀术后,yè天也懒得再和她纠缠了,右手一展猛的一伸,拨开朴金熙在刀鞘上的左手后,一把将“雷切”连鞘从她背后抽了出来。

  yè天右手下滑,握住了刀鞘的最上端,大拇指轻轻往上一跳,让朴金熙费尽心机都无法使其出鞘的雷切,发出一声脆鸣,自动弹了出来。

  ---

  ps:第二更,感谢小闹闹等众多朋友的打赏,打眼继续写第三更,还请大家yuepiao推荐票多多支持,拜托诸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