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传功


  第三百七十三章传功

  “是,小爷,这……这不是仙境吧?”进入到四合院就变得有些呆滞的阿丁,听到叶天的话后才反应了过来。(《》.)

  阿丁此刻站在院子里,单是呼吸就感觉到了不同▲,一口气吸进肚子里后,好像浑身都变得清爽了许多,脑子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阿丁是知道唐文远之前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天是需要支付一百万租金的。

  只是他那会没有被叶天允许进入这里,所以当▲时还感觉有些不值,但现在就是让他掏一百万一天住进来,阿丁也是心甘情愿了。

  “什么仙境啊,就是空气纯净一些罢了,阿丁,这里的事情不要传出去啊。”

  叶天知道阿丁也有晨练的习惯,看了他一□眼嘱咐道:“你每隔一天过来住一天,不用起的太早,在这院子里也不要做剧烈的活动。”

  在聚灵阵中练功,不是每gè人都能做到的,行功必然会导致对灵气的吸收加快,这对左家俊和苟心家来说,绝对是修炼功▲法的宝地。

  但对于阿丁而言,他未经修炼过的身体强度,是无法负荷这里的灵气的,过量的灵气只会破坏他体内的平衡,煞气清除出去的同时,也会损及到他的身体,所以叶天才专门交代了他几句。

  “是,小爷,我知道了。”

  阿丁虽然不明白叶天话中的意思,但他早已对叶天敬若神仙,对叶天的话执行起来更是不敢打丝毫的折扣。

  “叔爷,那我呢?”

  柳定定可怜巴巴的看着叶天,进到过这院子里的人,就没一gè不想留下来的,在柳定定看来,她应该能在院子里多呆一些时间的。

  “你还没进入到暗劲,呆的时间长了同样没好处。”

  叶天想了一下,说道:“你可以在这里行功,但和▲阿丁一样,还是隔一天住进来一天吧,定定,欲速则不达,基础要打牢稳一点。(《》.)”

  虽然实际年龄没有柳定定大,但叶天说起话来老气横秋,自有一股威严,听得一旁的苟心家和左家俊都是连连点头,对s●hī父收下这gè关门弟子的眼光是佩服不已。

  “是,叔爷,我知道了。”见到外公没有说话,柳定定知道叶天是为了她好,当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叶天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开口说道:“行了,阿丁,你住前院,两位shī兄和定定住中院,房中的被褥洗漱用品都是新换的,缺什么东西告诉我就行。”

  听到叶天的话后,阿丁连忙说道:“小爷,缺什么东西我去置办,这点小事不麻烦您。”

  要说身边有gè帮衬的人就是不一样,阿丁如此上路,叶天都想把问唐文远把他要过来了。

  “小shī弟,你这院子的灵气是一天比一天少,我看住在这儿是甭想睡觉啦。”

  苟心家哈哈一笑,径直进了一间厢房打坐起来,他虽然不指望突破炼气化神的境界,但早年手臂被斩断,连带着周边经脉也受损不轻,正好藉此化解一下。

  把众人安顿下来之后,叶天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周啸天每日都会来四合院打扫一番,虽然离开一gè多月了,房中倒是非常的干净。

  到浴室冲洗一番,叶天来到了书房,将书柜内的暗门打开,露出了那gè安装在墙内的保险柜。

  打开保险柜后,叶天把里面那厚厚一叠shī父亲手书写的传承秘术拿了出来。

  按照叶天和李善元最初的商议,这些攻伐秘术并不需要传给两gèshī兄的,不过经过香港一行叶天才发现,原来麻衣一脉的仇家着实不少。

  而且和两位shī兄相处了一段时间,叶天也了解了他们的秉性为人,大shī兄苟心家原本心性难测,但早年遭逢大变,早已勘破红尘,不会用这秘术为害世人的。(《》.)

  至于二shī兄左家俊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是把心思都放在了外孙女身上,并且竭力想将这一脉传承下去,也是可信之人。

  所以叶天就准备挑出一些秘术给二人修炼,这样即使日后遇到什么事情,就算不敌,也能护得自身周全。

  叶天脑中传承的秘术众多,他与李善元整理了两年,总共整理出来十八卷上百gè功法,叶天经过一番思量后,挑拣出了三卷苟心家和左家俊能修炼的功法出来。

  “shī兄,还没睡吧?我能进来吗?”拿着三卷秘术来到中院,叶天敲响了苟心家的房门。

  “小shī弟,我正和左shī弟聊天呢,快点进来。”苟心家的声音传出,叶天推门走了进去。

  见到叶天进来,苟心家起身给他倒了杯水,说道:“你枪伤还没好,怎么不早点休息啊?”

  “shī兄,这是我和shī父整理出来的秘术秘籍,你和二shī兄一起参照修炼吧。”叶天也没废话,直接将三卷秘术放在了桌子上。

  “传承秘术?!”苟心家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卷秘术,展开一看,失声道:“shī父!是shī父的手迹!”

  “没错,是shī父的手迹!”左家俊也在旁边说道,他和苟心家都跟随李善元很长一段时间,对shī父的字迹早已熟记在心。

  苟心家只是看了一眼那本秘籍,然后马上就给合了起来,看向叶天问道:“叶天,这是shī父让你传给我二人的吗?”

  奇门各派,一般只会将核心秘术传给嫡传弟子,也就是说,除了叶天之外,他和左家俊都是没有资格习练这些秘术的。
◇   “shī父让我酌情处理的。”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大shī兄,我们这一派人丁单薄,就不用讲那么多了,shī弟现即为麻衣门主,还是有这gè权利的。”

  “小shī弟,你这份情s●▲hī兄领了。”

  苟心家点了点头,看向左家俊说道:“二shī弟,这些秘术都是咱们麻衣一脉的核心传承,你切不可轻易传给他人!”

  苟心家是解放前的人,非常看重门派的传承,虽然他也明白这种●敝帚自珍的心理对门派的发展极为不利,但一时间还是难以改变这gè认知的。

  “shī兄,我知道,除非叶shī弟开口,这些秘术我绝对不会私传的。”左家俊重重的点了点头。

  苟心家将三本秘术摆放在桌子正中,向叶天问道:“小shī弟,你这里有香烛没有?”

  “有,shī兄稍等。”叶天明白大shī兄的意思,回到自己房中拿了香烛,然后又把挂在书房里的李善元画像取了下来。

  “shī父?!”

  当看到先shī的画像后,苟心家浑身一震,恭恭敬敬的用单手将画像接了过去,然后将其挂在厢房正中间的墙壁上。

  点上香烛后,苟心家和左家俊跪在地上,对着那三卷秘籍和李善元的画像磕了三gè头,以感谢shī父的传功之恩。

  代shī传功过后,叶天说道:“shī兄,来日方长,今儿你们都早点休息吧。”

  “知道了,小shī弟你伤势未愈,回房去吧。”苟心家点了点头,不过眼睛却是望着那几卷秘术,看来今儿却是没有睡觉的心思了。

  叶天也没再劝,和两gèshī兄说了会闲话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不过他今儿也是没打算睡觉,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呢。

  回到屋◎里后,叶天打开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七八gè绿意盈盈的小物件放在了掌心,在房间白炽灯的照射下,叶天的整gè右掌都被渲染的绿油油的。

  这是叶天从香港赌来的帝王绿翡翠,整料留在香港让左家俊的珠▲◎里后,叶天打开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七八gè绿意盈盈的小物件放在了掌心,在房间白炽灯的照射下,叶天的整gè右掌都被渲染的绿油油的。 lǐhòu,yètiāndǎkāilezìjǐdebèibāo,cónglǐmiànnáchūqībāgèlǜyìyíngyíngdexiǎowùjiànfàngzàilezhǎngxīn,zàifángjiānbáichìdēngdezhàoshèxià,yètiāndezhěnggèyòuzhǎngdōubèixuànrǎndelǜyóuyóude。

  zhèshìyètiāncóngxiānggǎngdǔláidedìwánglǜfěicuì,zhěngliàoliúzàixiānggǎngràngzuǒjiājun4dezhū宝公司去打磨手镯了,预计能做出两gè完整的帝王绿镯子出来。

  至于叶天掌心的这些,则是掏出来的料子,别看这些是手镯的下脚料,但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价值万金的。

  叶天准备将它们雕琢成一些▲挂件,然后放在四合院阵眼处滋养,这些极品翡翠对灵气的容纳度极高,说不定过上几年就能出现几件法器呢。

  有苟心家和左家俊这两gè大户住进来,想必这四合院的灵气会消散的更加快一些,是以叶天就想尽快□将其雕琢出来,早已放入阵眼里滋养。

  这些翡翠玉料都是按照叶天的吩咐切割好的,一共有八片,可以雕出八gè挂件,叶天当下开启了台灯,在桌前雕琢了起来。

  从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后,叶天对身体的掌控力已经达到入微的阶段,每一刀刻下去所用的力道都是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而且叶天琢玉的动作极快,只用了半gè小时,一gè栩栩如生的翡翠观音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叶天经常会在家中雕琢玉器,是以在早先买了一gè小型的抛光机放在家里,这会却是派上了用场。

  打开身边的抛光机,叶天将那翡翠观音丢了进去,十多分钟后,抛光完成的那gè挂件,在灯光下闪耀出了一种绿到极致的幽静光泽。

  四gè观音四gè佛像,叶天整整忙碌了一夜,全部完成后,已然可以听到鸡鸣的声音。

  起身来到后院阵眼处,叶天起出了地面一块青砖,露出下面的汉白玉石,将一块汉白玉撬出后,叶天把八gè玉器放入在了其中。

  ---

  ps:第二更,还差18张yuepiao到200,兄弟们使把劲,到了200第三更送上,打眼继续码字,yuepiao就拜托诸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