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酬劳(上)


  yè天和星芸大师的对话,早已让唐文远和宫小小听直了眼睛,yè天一番话竟然能说的星芸大师当众道歉,如果传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一番轰动的。

  “和尚,好好保重身体,两年之后咱们还会见面,☆到时候再和你辩论一二!”[.]

  苟心家是个极洒脱的人,原本就不想让星芸送他下山的,只是星芸一再坚持,这才有了现在送行的场面。

  星芸双掌合什对着苟心家微微弯下腰去,轻声说道:“好,元◇阳兄,和尚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相交六十年的老友今朝离开,大和尚心中却是十分不舍,不过他知道苟心家卦象极准,既然说出两年之约,那肯定还会有见面之期。

  深深的看了一眼当年的荒山现在的佛门圣地,苟心家道袍一挥,转身就出了山门,口中唱道:“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听到这首先秦《白云谣》,看着老道洒脱的身影,yè天心头一震,仿佛见到师父羽化时的情形,这与当时何其相像?

  摇摇头挥去心头的思绪,yè天单手向星芸大师坐了个道揖,转身抢先几步,将师兄让到了那辆阿丁做司机的商务车上。

  等到yè天所坐的商务车离开后,距离山门数十米外的一辆小车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正是受到宋薇兰委托保护yè天的马拉凯等人。

  “变化真的很大啊……”

  看着窗外的景色,苟心家的心绪也有些波动,这几十年来他未曾下佛广山一步,除了听星芸谈起一些外界的情况之外,对现在的世界是一无所知。

  不过当车子来到酒店后,苟心家的心态也就恢复了正常,他早年享尽了荣华富贵,中年遭变,却又清kǔ数十年,对于身外事物早就看透了。

  “元阳真人,不知道您对饮食可有什么要求?”

  来到酒店已经到了中午,在车子上的时候唐文远也知道了苟心家的身份,是以在准备宴席的时候,首先征求了苟心家的意见。

  苟心家随意的摆了摆手,笑道:“山野化外之人,吃什么都一样的,清淡一些就好。”

  “好,我这就叫人准备!”唐文远点了点头,能让他亲自过问宴席酒菜的,在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眼前这师兄弟三人了。

  中午吃了一顿并不丰盛但却异常精致的午餐后,唐文远陪着yè天等人来到了那间总统套房,他们在这里休息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赶往机场飞回香gǎng了。

  “yè天,张之轩已经被华胜押到了香gǎng,你准备如何处置他?”

  唐文远对yè天此次出事震怒不已,动用了不少数十年前的老关系,昨儿他就接到了华胜的电话,知道张之轩现在已经身处香gǎng了。

  yè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和这人并没有什么仇怨,只是临时见到稍作惩戒而已,但他买凶杀人心怀怨恨,让华胜按照江湖规矩去处理吧。”

  从大陆出来这一趟,yè天可以说是从腥风血雨中闯过来的,虽然身上所受的伤不是很重,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但yè天的心神却是感觉有些疲惫了。

  “好,张之轩早年也是帮派中人,就按照他们新安的帮规去处置,我回头告诉华胜。”

  唐文远点了点头,他也不想见到yè天出手,因为那无头尸体或者是开膛破肚的场面,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对了,老唐,我师兄早年出家,已经数十年没有出世了,到了香gǎng你帮他办理个身份证件吧,嗯,最好能办成皈依的道士身份。”

  “好,不知道元阳真人本名叫什么呢?”唐文远答应了下来,这种小事对于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yè天闻言看向坐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的苟心家,问道:“师兄,你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虽然知道那桩黄金悬案的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但苟心家这个早已应该死亡的名字,却是不适合出现在世间的。

  “看来这元阳真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没听说过这么问人姓名的,听到yè天的话后,唐文远也是在腹中暗自猜测。

  “姓李,名家鑫,麻烦唐老弟了!”

  苟心家张口就杜撰了个名字,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电视机的屏幕,那里面正放着美国动画片《猫和老鼠》。

  yè天干笑了一声,说道:“我师兄童心未泯,老唐,这事就拜托你了。”

  “无妨,小事。”

  唐文远摆了摆手,让阿丁拿了个相机过来,对着苟心家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交代了阿丁几句,让他和香gǎng的某个部门联系去了。

  阿丁这边刚刚出门,宫小小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沙发边,一脸歉意的看向yè天,说道:“yè大师,小小本来应该陪您一起回香gǎng的,不过先夫在台弯这边要举行七天的法事才能移灵,实在是对不起。”

  之前为了寻找yè天,宫小☆小虽然请好了法师班子,但一直都没开始进行法事,眼下yè天无碍,她丈夫的事情却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没事的,宫女士,还请节哀。”

  yè天对这个女人也是十分的敬重,自从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从来不过问生意场的小女人,竟然将一个商业帝国发展的蒸蒸日上,这绝非普通人可以做得到的。

  听到yè天的话后,宫小小将手中拿着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yè天,说道:“yè大师,这是小小的一点心意,还请您在这上面签个字。”

  “这是什么?”yè天愣了一下,打开文件袋一看,里面全部都是些英文文件,houhou的足有四五十张。

  宫小小拿起最上面的一叠文件,说道:“yè大师,我前些年在浅水湾买过一栋房子,一直都没搬过去住,想着您在香gǎng还没有落脚的地方,这栋房子我想转到您的名下。”

  “这……这是房产的过户文件?”yè天心里有些明白了,傅宜的尸骸已经寻到,现在却是宫小小在支付自己酬金了。

  原本yè天以为宫小小会开上一张支票的,没想到却是送房子?

  为了寻找傅宜的尸骨,yè天确实出了不少力,自觉也受得起这套房子,当下也没客套,将文件接了过来,随口问道★:“宫女士,这房子是多少平的啊?”

  “单层面积是620平方,一共有三层,算上花园泳池差不多三千多平方米吧,应该够yè大师居住了。”

  宫小小一边解释,一边抽出一张纸,说道:“这个是房■子的平面图,yè大师您可以先看看,要是不满意的话,小小在太平山还有一套房子的。”

  “三……三千多平方米?”

  yè天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他在香gǎng住了几天,对香gǎng的寸土寸金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这三千多平方米的房子,那要花多少钱啊?

  听到小小要转让房子给yè天,唐文远插口道:“小小的这套房子我去过,很不错,比我那套还要好一些,当年小小买的时候就市值一亿两千万gǎng币了。”

  听到这个数字,yè天干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不是没见过有钱人,但有钱到随手就送上亿豪宅的,这还真是第一次得见。

  要知道,那位喜欢追女明星的文老板所送出去的别墅,也不过市值就在两三千万左右的。

  “怎么?yè大师嫌小了?”

  见到yè天久久没有说话,宫小小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和先夫在山顶的那套房子倒是更大一些,只是产权有些问题,过户不是很方便。”

  “不……不是,宫女士,我想你误会了,不是房子太小,是太大了,yè某受之有愧啊。”

  yè天连连摆起了手,他原本想着这一单生意能收取到两三千万就差不多了,没成想这个看上去有些娃娃脸的女人,出手居然如此大方。

  宫小小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yè大师,就算是拿全部的身家换取先夫的下落,小小都是愿意的,所以这栋房子您无论如何都要收下的。”

  唐文远也在一旁帮衬道:“yè天,小小现在就是在做地产,她既然有心,你就收下来吧。”

  宫小小接手丈夫的生意后,进行了公司战略上的调整,主要进军地产界,现在已经成为香gǎng第四大地产公司。

  宫小小的身家更是高达三百亿gǎng币,所以送出这么一套房子,在唐文远看来实在不算什么的。

  “那好吧,yè某就却之不恭了。”

  想了一下之后,yè天再次接过了那份文件,心里想着这香gǎng同胞就是比台弯同胞大气,当年帮廖昊德寻找母亲墓葬的时候,才得到了两万块钱。

  见到yè天同意了下来,宫小小又拿起了另外一份文件,说道:“yè大师,这里还有一份股权转让书,我想把手上集团的股份转让百分之一给您。”

  “什么?小小,你要把华茂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转给yè天?”

  原本只是在一旁敲边鼓的唐文远听到宫小小的这番话,忍不住站起身来,脸上不加掩饰的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

  ps:第二更送上,打眼吃点东西继续写三四更,yuepiao和推荐票还没投的朋友请多多支持相师!(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