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隐秘(上)


  .  佛广山上的这座道观,对于很多佛教信徒来说并没有什么●翻,但是这满山的僧人们却是没有一人不知道这个道观的。

  左家俊来到山脚稍一打听,就搞清楚了道观的方wèi,让司机zài山下等候,左家俊拎着几瓶白酒和熟食往山上赶去。

  “这……这不就是祖师的塑像吗?”

  进入到道观大殿中后,看着wèi居正zài的泥塑,左家俊后悔不迭,要是他早前能来到这座道观,恐怕早就寻到叶◆天和大师兄了。

  稍微打量了一下道观,左家俊就大声喊了起来:“叶天,叶天,大师兄?!”

  “你是······左师弟?”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大殿后方响起,左家俊循声望去,整个人忽然愣住了■

  半晌之后,左家俊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师······师父?哦,不,师兄!”

  面前的这个老道实zài是和李善元太过相似了,除了面貌不同之外,身材和那出尘一般的气质几乎是一模一样,▲乍然看去,左家俊都差点错认了。

  其实不止是左家俊,就是叶天zài面对苟心家的时候,也时不时会有那种错觉,大师兄和师父都是正经皈依了的道士,身上相似之处极多。

  “左师弟,到后厢房来吧☆▲乍然看去,左家俊都差点错认了。

  其实不止是左家俊,就是叶天zài面对苟心家的时候,也时不时会有那种错觉,大师兄和师父都是正经皈依了的道士,身上zhàránkànqù,zuǒjiājun4dōuchàdiǎncuòrènle。

  qíshíbúzhǐshìzuǒjiājun4,jiùshìyètiānzàimiànduìgǒuxīnjiādeshíhòu,yěshíbúshíhuìyǒunàzhǒngcuòjiào,dàshīxiōnghéshīfùdōushìzhèngjīngguīyīlededàoshì,shēnshàngxiàngsìzhīchùjíduō。

  “zuǒshīdì,dàohòuxiāngfángláiba,小师弟也zài那里!”苟心家脸上lu出婴儿般的笑容,一日之间得见两wèi同门师弟,这让他喜不自禁。

  心境修为到了苟心家这种境界,已经不会去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了,道法自然万事随心,该哭时当哭☆,该笑时自然当笑了。

  一脚跨进了内厢房,左家俊就见到肩膀处缠着绷带的叶天,连忙走上两步,问道:“叶天,你受伤了?”

  原本左家俊还以为叶天只是为了逃避此次杀人的责任·但是现zài看来□,事情却不是那么的简单。

  叶天摇摇头,说道:“这次大意了,肩膀挨了一枪·这里也被毒蛇咬了一口,如果不是遇到大师兄,我这xing命能否保全下来还是两说呢……”

  听到叶天的话后,苟心家笑道:“小师弟,你福泽深厚,不是短命之人,一生虽多bo折·但也是有惊无险的!”

  虽然叶天同为奇门中人,但苟心家何等修为,他虽然堪不破叶天的命理,但还是能从叶天的面相中看出一些端倪的。

  就像是叶天当年也曾经推演出老道的大限时日,只不过他那时功力尚浅,遭受的反噬要严重一些罢了。

  “麻衣门下左家俊,拜见大师兄!”

  待得苟心家和聊天聊了几句之后,左家俊整了整衣服走到苟心家的面前·恭恭敬敬的一个长揖拜了下去。

  奇门中人最讲究身份辈分,李善元去世之后,苟心家已然是当世麻衣一脉辈分最高的人·只要叶天不行使门主权利,都当以苟心家为尊。

  苟心家抢前一步,用单臂将左家俊扶了起来,笑道:“左师弟zài台弯名声不小啊,只是为兄先前不知道你我同出一门,却是晚相见了十多年……”

  “zài师兄面前,家俊岂有名声可言?!”左家俊被苟心家说的满脸通红,他这倒不是zài谦虚,而是实实zàizài的感到了羞愧。

  先不提叶天那近乎妖孽般的手段了,就是面前这已进入耄耋之年的八旬大师兄·体内真气都是深不可测,一老一少完全将自己比下去了。

  而且左家俊曾经听师父说过,他这大师兄天赋异禀,zài门内功法上的修炼无人可及,并且对阵法奇门遁甲颇有研究,是得到他真传最多的一wèi弟子。

  左家俊本人已经进入暗劲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到化劲之中,原本心中是颇为倨傲的,但前后叶天,后有苟心家,却是让他的心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修炼初始是打熬身体拳脚,但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那就是修心了左家俊的心态这一放松,整个人居然都变得空明了起来,往日想不明白的事情zài此刻都豁然醒悟,脸上不自觉的lu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师兄、师弟的悟xing很高啊!”

  叶天和苟心家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不过谁都没有出言去打★醒左家俊,顿悟对于道家而言,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啊,叶天,大师兄,是我失礼了!”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左家俊才如梦方醒,心神悠悠然回转了过来。

  “恭喜左师弟啊,相信有个半◇年的时间,你也能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了。”

  “全靠师兄点化。”左家俊也是一脸的喜色,对着苟心家又是长揖到地。

  左家俊原本以为这辈子都无法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了呢,没想到一次顿悟,却是让他跨过了这个门槛,要精心潜修半年,一定能突破现有的境界。

  苟心家放声大笑:“哈哈,我麻衣一脉三兄弟,都能进入到练气的至高境界,吾师足当自傲了!”

  道家练气,虽然zài炼气化神还有炼神返虚、炼虚合道等境界,但那些都不过是传说,至少古往今来从未听闻有人达成过,就是炼气化神也只有寥寥不多人能修炼成功。

  如果将叶天三人的境界透lu到奇门江湖之中,恐怕整个奇门都会震动起来的,因为当今奇门式微,除了几个不世出的老家伙之外,连进入暗劲的人已经不多了。

  “起来,今日当浮一大白!”苟心家将左家俊扶了起来,笑着说道:“你们这大师兄可是寒酸的紧,酒菜什么的都要自备啊。”

  听到苟心家的话后,左家俊连忙说道:“大师兄哪里话,以你的本事,足以轻王侯笑将相,岂能被世俗这些阿堵物所沾染了?”

  zài左家俊想来,大师兄是避世修炼,否则以他的能耐,还不要被人像活神仙那样供奉起来?

  把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后,左家俊扶住苟心家,说道,“师兄,你请上座!”

  苟家摆了摆手,笑道:“咱们师兄弟就别讲这些啦,我这椅子不够,小师弟就坐chuáng上吧。”

  “嗯,大师兄,你……你这手臂?”

  直到此时,左家俊才发现了苟心家那空荡荡的左臂,不禁面色大变,“师兄,你这手臂是何人所为?”

  和叶天初时的反应一样,左家俊脸上也是lu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以老道的修为,足可以趋吉避凶了,是什么人能将他伤成这样?

  “左师兄,坐下说话吧。”

  叶天拉了拉左家俊,然后出了厢房到厨房里拿了三个碗,回来后将左家俊带的白酒打开,满满的倒了三碗,开口说道:“今日能得见大师兄,是我麻衣一脉师门大幸,小弟zài这里敬两wèi师兄一碗!”

  叶天之前就问过苟心家相同的问题,只是老道不肯多言,是以叶天就想着先来几碗酒,等师兄酒意上来后,自然就会说了。

  “小师弟,对师兄也动上手段啦?”

  苟心家活了八十年,对叶天这点小手段心里自然一清二楚,摇了摇头笑道:“能见到两wèi师弟,老道我这辈子已再无所求了,这手臂的事情,就说给你们听吧!”

  “来,先干了这碗酒!”

  道士本就不戒荤腥,别看苟心家身材矮小,这酒量并不比叶天和左家俊差,一口就将碗里的半斤多酒喝到了肚子里。

  “你们都知道,我zài四九年跟随蒋先生来到台弯,但你们不知道,我zài五零年的时候曾经回过一趟内地……”

  拿着空碗,苟心家陷入到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说出了一段让叶天和左家俊都震惊不已的惊天隐秘。

  原来,左家俊zài当时的蒋氏政府中,是一个极为特殊的角色,专门处理一些蒋氏无法交与旁人的事情。

  zài一九五零年大陆差不多已经全面解放的时候,左家俊接到一个任务,要回内地往台弯押sòn□g一批数量极其庞大的黄金。

  这批黄金并非是属于中国所有,而是日本当年从东南亚各国掠夺来的,由于zài四五年的时候日本兵败如山倒,甚至都来不及将黄金运回日本,只能就地掩埋zài中缅边境处。

  而这个消息直到蒋氏兵败大陆的时候才得知,那会蒋氏也已经顾不上这笔黄金了,直到zài台弯安定下来,才生出了将黄金起出的念这个任务当时就落zài了左家俊的身上,由他带着二十多个人,经历不少困难从缅甸绕道进入了中国。

  那时云南境内还没有完全解放,陈大将和宋仁穷还没有进入春城,形式比较混乱。

  开始时苟心家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将那批黄金全部启出,并且运sòng到了缅甸境内,准备由缅甸孟加拉湾出海返回台弯。

  不过就zài进入缅甸之后,苟心家心头忽然起了一丝警兆,当机立断让手下把黄金重新掩埋了起来,并且带人准备退回到中国境内。

  黄金虽然藏起来了,但苟心家等人zài返回边境的时候,却是遭到了一帮神秘人的伏击,手下全部战死,苟心家也付出了一条左臂的代价才逃出生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