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忌惮


  第三百四十六章忌惮

  等到张之轩哭天喊地的被人拉出了别墅之后,华胜看向岑静兰,说道:“岑小姐,真是对不起,手下人不懂事,让你受惊了。圣堂最新章节.

  我想……咱们之间的合同需要改动一下,具体的相关细节,我会让人和你的经纪人去谈的。”

  华胜很聪明,这件事只要处置的让岑静兰满意,yè天自然就不会多说什么了,对付这么个刚才内地出来的女孩,显然要比和yè天打交道更加容易。

  如果事主岑静兰同意了解此事,那yè天就不能再多加干涉,否则华胜就是占了道理,也不算不尊重yè天这大字辈大佬了。

  “谢谢华老板,这……这部戏,还……还是张导演拍吗?”

  ●岑静兰今儿就像是坐了趟过山车,忽上忽下的,脑子早已有些迷糊了,她也不想想,出了这种事情,张之轩怎么可能还继续拍摄这部电影?

  “呵呵,我们公司出名的导演很多,岑小姐放心,不会耽误拍摄的进度的。◎

  华胜闻言笑了起来,本来让张之轩执导这部戏,就是看在他劳苦功高马屁又拍的好的份上,现在捅出这漏子,不给他三刀六洞已经是便宜这小子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文兄,多谢你的款待,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见到事情解决,yè天站起身来,对着岑静兰说道:“静兰姐,我要回了,以后回到京城咱们再联系,我小妹一直夸你戏演的好,还想问你要签名呢。”

  yè天这话倒不是虚言,刘蓝蓝一直都很喜欢岑静兰,听于清雅说yè天认识岑静兰之后,没少缠着yè天要签名。

  只不过yè天连岑静兰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去哪儿找她要签名啊?更何况于清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免有些阴阳怪气的,yè天更是不敢去找岑静兰了。圣堂.

  听到yè天的话后,岑静兰也不知道心里到dǐ是个什么滋味,半天才说出一句:“yè天,谢谢你!”

  每一次和这个大男孩的见面,都会带给岑静兰很长一段难以磨灭的回忆,但她始终没有机会去了解yè天,这就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没事,别忘了给我张签名就行了,文兄,你这客人多,不用送了……”yè天笑着摆了摆手,带着柳定定和阿丁走出了别墅。

  “哎,yè天,我安排车子送你。”见到yè天要走,文銮雄连忙站起身,对华胜说道:“华老弟,你稍坐下,我马上回来。”

  “看,那个打断罗生手的人出来了。”

  “对,就是那个年轻人,到dǐ是什么来头啊?”

  yè天和文銮雄刚一走出别墅,原本四散在花园里聊着天的那些明星们,顿时将目光凝聚到了yè天的身上,今儿晚上所发生的这一切,远比他们在电影中的经历还要精彩。

  yè天的身份自然是他们猜测的重点,因为这些大明星们相信,就是那位小超人在这里,也不见得会受到文銮雄如此的对待。

  “得,以后说破大天也不参加这些无聊的聚会了。”yè天将周围的那些话听得一清二楚,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苦笑,脚下却是又加快了几分。

  “yè天,等等!”刚刚走出花园,还没来到停车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岑静兰的喊声。

  yè天回过头,看着跑的胸口不断起伏的岑静兰,奇怪的问道:“静兰姐,怎么了?”

  “yè天,给,我包里刚好有张剧照,签好字了。”

  岑静兰将一张照片递给了yè天,迟疑了下说道:“yè天,我在香港还要呆半个多月,明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岑静兰知道艺人在香港的地位并不高,今儿如果不是yè天的话,说不定她真的会被那姓罗的羞辱,岑静兰的感谢也是真心实意。《》.

  “嘿,谢谢静兰姐”

  接过照片后,yè天摇了摇头说道:“静兰姐,明儿还真没空,这样吧,等过几天我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你们拍戏。”

  明天约了宫小小,yè天要帮她推演其夫的尸骸下落,这种推演极其繁琐,估计要花个两三天的功夫,倒不是yè天故意在推◇诿岑静兰的邀请。

  听到yè天的话后,岑静兰脸上有一丝失望,但还是从包里掏出了张名片,说道:“那好吧,这是我的电话,你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一定,静兰姐你在香港要是有事,找文老板就☆行。”

  yè天笑着看向文銮雄,说道:“文兄,不用送了,回头要把岑小姐安置好啊,你这怜香惜玉出了名的,可别砸自己招牌啊?”

  “放心吧,yè兄弟,岑小姐要是再出什么事,我这老脸都没地搁了……”

  文銮雄被yè天说的一脸尴尬,心中却是在猜度yè天和岑静兰的关系,两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情侣,他却不明白yè天为何为如此关照岑静兰?

  “阿芬,你陪岑小姐说说话。”送走yè天后,文銮雄返身来到了花园,喊过今儿的女主人陪着岑静兰,自己则是回到了客厅里。

  “文生,这年轻人,真是有点张狂啊。”

  文銮雄刚一进到房间,就听到了华胜的抱怨,刚才yè天走时都没和他打声招呼,明显的就是不给华老板面子啊。

  华胜刚才之所以那样处置张之轩,并非是怕了yè天,而是不想无缘故的招惹他而已,可他给足了yè天面子,此时自己却是有些下不了台了。

  听到老板的话后,华胜身边的《》道:“胜哥,要不要我找几个兄弟,教训教训他?”

  “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华胜心情正不好呢,闻言一脚就是踹了过去,踢的那汉子连连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华胜为人,向来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不过对于yè天,他还真是不敢妄动,别的不说,就单是一个左家俊,就能让他忌惮不已了。

  文銮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华老弟,听我一句话,yè天只能当朋友,绝对不要招惹他……”

  文銮雄和华胜也认识几十年了,两人关系不错,他可不想看着老朋友无端的招灾引祸,所以把自己结识yè天的情形给其说了一遍。

  “他也懂得占卜问卦?”

  听完文銮雄的话后,华胜顿时愣住了,他原本以为只是yè天在青帮洪门中身份尊崇,还真不知道yè天还是一个奇门术师,刚才的抱怨却是一分都没了。

  这江湖中人,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奇门中人,华胜虽然在香港根深蒂固,但要是yè◎天在他家祖坟上使点坏,华胜那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念及此处,华胜也是在心中暗自庆幸,幸亏刚才自己处置得当,否则真惹怒了yè天,说不定自己哪会就会遭受一些无妄之灾呢。

  ---

  在华胜和文銮雄讨论yè天的时候,阿丁也在车上和yè天谈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这辆宾士车前面是有隔音玻璃的,他的话倒是不怕被司机听到。

  “小爷,那个张之轩不是个好东西,为人向来是睚眦必报,依我看,还是找人做了他吧?”

  在香港回归之前,娱乐圈等于就是被香港各个帮派一手把持的,作为华盛的知名导演,张之轩在黑道之中还是能调动许多资源的。

  阿丁认识张之轩也有十多年了,知道这个人虽然有些才能,但是心眼极小,yè天今儿不但羞辱了他,更害的他回去被竹条掌嘴,这份仇怨可是结的不小。

  yè天刚才的作为让阿丁很是过瘾,忍不住又想起自己当年的江湖岁月了,按照阿丁的意思,既然◆和张之轩有了恩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人间蒸发。

  “阿丁,你这煞气可是不轻啊。”

  yè天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跳梁小丑而已,倒是你日后少犯杀戒,过个几年我帮你化解煞气的时候也容易点★hézhāngzhīxuānyǒuleēnyuàn,zuìhǎodebànfǎjiùshìràngtārénjiānzhēngfā。

  “ādīng,nǐzhèshàqìkěshìbúqīngā。”

  yètiānyáoleyáotóu,shuōdào:“méishì,tiàoliángxiǎochǒuéryǐ,dǎoshìnǐrìhòushǎofànshājiè,guògèjǐniánwǒbāngnǐhuàjiěshàqìdeshíhòuyěróngyìdiǎn。”

  yè天还真没把那张之轩放在心上,甚至都懒得去看他的面相,现在社会中这种人到处都是,如果见一个杀一个的话,出不了三天yè天就要挨雷劈了。

  一直在听yè天和阿丁说话的柳定定,突然开口说道:“叔爷,那个张之轩真不是什么好人啊,要我说也是干掉他的好。”

  “我说定定,你一女孩子整天喊打喊杀的像什么啊?”

  让yè天没想到的是,一旁的柳定定对阿丁的话倒很是深以为然,那哥们到d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柳定定这女孩子竟然都有杀意了?

  “他以前逼着张雪友去拍过戏……”柳定定撇了撇嘴,说出了让yè天很无语的原因,敢情是招惹了她的偶像了。

  “行了,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yè天摆了摆手打断了柳定定的话,不过心头却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悸动,只是这种感觉极其轻微一闪而过,yè天也没有去深思。

  回到左家俊的别墅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yè天就带着毛头来到唐文远的宅子,这里的风水要更甚于左家俊那里,帮宫小小推演过后,也能更快的补充yè天所损耗的元气。

  ---

  ps:第一更,感谢庄john和众多朋友的打赏yuepiao支持,今儿应该有三更,七月最后两天了,有yuepiao的兄弟还请投给相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