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善后


  第三百二十三章善后

  “阿丁,带几个人过来收拾下别墅……”电话打通后,叶天直接说道:“要那种有经验的,这场面不大好看!”

  此时的大厅是一片狼藉,尤其是那被分成了两半的尸体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叶天还真怕话没说清楚,阿丁要是带两个保姆来打扫卫生那就麻烦了。《》.

  “xiǎo爷,我明白的!”阿丁点了点头,他们以前帮会打斗,缺胳膊断腿的事情没少见,处理起这样的事情也很有经验。

  “对了,让人去查下鬯薹鼍的下落,不要让他活着离开香港!”叶天虽然有九成把握鬯薹鼍活不下去,dàn见不得尸体心里自然不落实。

  “怎……怎么,xiǎo爷,被他跑了?”阿丁闻言有些惊愕,在他眼里叶天那就是神一般的人物,怎么居然会被人跑掉了?

  “行了,抓紧办事吧,有消息通知我一声!”叶天有些赫然,搞成这个结果,他也是感觉脸上无光。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江湖凶险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能在江湖中扬名立万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师兄,我扶你先去房间休息下吧,阿丁一会就能赶过来了。”

  挂断电话后,叶天将左家俊扶到了二楼房间里,自己则是回到客厅里收起了偃月刀,在沙发上闭目打坐了起来。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叶天突然仰起头,一口黑气从嘴中喷了出去,在叶天身周的空气中,顿时弥散出一股腥臭的味道。

  叶天站起身来,将客厅的窗户全部都打开,把这股气味吹散开来,虽然是经过他炼化的蛊毒,dàn对于普通人而言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这非人非鬼的怪物真是厉害!”叶天此时的修为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百邪不浸的境界,dàn仍然着了那家伙的道。

  刚刚逼出蛊毒,叶天就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走出客厅,看到阿丁带着四五个nián轻人进了院子。(《》.)

  “xiǎo爷,傍晚那会下大雨,我的人跟丢了,实在是对不住!”

  走到叶天面前,阿丁一脸羞愧,如果不是叶天给他打电话,他真不知道鬯薹鼍已经和叶天交过手了。

  “没事,不怪你,鬯薹鼍现在何处?”叶天摆了摆手,这事儿连他师兄弟都吃了个不xiǎo的亏,阿丁派出去的那些人,能活着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阿丁偷眼看了一下叶天,xiǎo心翼翼的说道:“xiǎo爷,我刚得到消息,泰国那边有一艘走私货船突然离开了,我估计,鬯薹鼍可……可能就在那条船上。”

  “逃走了?”

  叶天闻言一愣,继而摇了摇头,说道:“行了,把客厅里收拾下吧,回头给老唐说一声,那地板要重新装修了。”

  “xiǎo爷,没事的,唐爷说了,您把他这房子拆◎了都没事。”

  阿丁赔笑答了一句,转过身看向带来的几个人喝道:“都还愣着干嘛啊?跟我进去把里面收拾干净了……”

  “丁哥,那位是谁啊?”

  跟阿丁过来的几个人长相凶恶,看起来不◎ledōuméishì。”

  ādīngpéixiàodáleyījù,zhuǎnguòshēnkànxiàngdàiláidejǐgèrénhēdào:“dōuháilèngzhegànmaā?gēnwǒjìnqùbǎlǐmiànshōushígànjìngle……”

  “dīnggē,nàwèishìshuíā?”

  gēnādīngguòláidejǐgèrénzhǎngxiàngxiōngè,kànqǐláibú像是善茬,见到阿丁对叶天如此客气,一口一个xiǎo爷叫着,他们都是心下好奇。

  要知道,阿丁早nián可是打遍整个港岛的双花红棍啊,虽然十多nián前就金盆洗手,跟了一位大佬退出江湖,dàn这毫不影响他在社团中的地位。

  可就是这么一位大佬偶像级的人物,竟然在叶天这么一个nián轻人面前低三下气的,这些人心里都有些不服气。

  “少废话,不该问的别问,快点进去!”阿丁瞪了那人一眼,率先走进了客厅。

  “哥几个什么场面没见过啊,用得着让我们来收拾?”那个手臂上纹了一条入云龙的nián轻人撇了撇嘴,跟在阿丁后面走了进去。《》.

  “这……这……”

  进入到客厅之后,所有的人都傻眼了,满地的大理石板尽皆碎裂,花花绿绿的腑脏流淌了一地,一股恶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而最让人恐怖的是,在客厅正中的地面上,却是横躺着一具尸体,开始的时候那些人都以为是两具,dàn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一个人被分成了两片。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具被人一刀两段的尸体身上的皮肉,已经开始的腐化,很多地方都能见到森森白骨,让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虽然来的这些都是见过血的人,dàn一个个脸上仍然变了颜色,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更是紧紧用手捂住了嘴巴,他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将晚饭给吐出来。

  “别傻站着了?快点收拾干净了!”

  阿丁也被客厅里的场面给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领头带着几个nián轻人忙活了起来。

  整整收拾了两个多xiǎo时,又用水将客厅冲了七八遍,然后喷洒了无数香水,客厅里的那股恶臭才算是消失掉了。

  拿着两个尸袋从客厅里退出来的时候,那几个原本一脸骄傲的nián轻人,现在却是脸色煞白,看叶天的目光就和见鬼差不多。

  先不说那大理石地板像是被火车碾压过一般,就是那具死尸的刀伤,就让这几个人几个人nián轻都没能琢磨明白,叶天究竟是怎么将人一刀给劈成两片的。

  原本以为自己平日里带着xiǎo弟砍人很威风,dàn是和今儿这场面比起来,他们那简直就像是xiǎo孩子过家家一般了。

  挥手让那几个nián轻人先离开了别墅,阿丁走到叶天面前,问道:“xiǎo爷,都收拾好了,唐爷让我问您,他明儿能过来了吗?”

  叶天此行就是为了对付鬯薹鼍,而对方现在已经大败逃走,危险似乎已经解除掉了,唐文远还惦记着让叶天帮老友寻找尸骸的事情呢。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明天不要过来,我不通知你们,你们都不要来。”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鬯薹鼍已经不足为惧,dàn叶天心头还是有一丝不安。

  他说不清这种危机来自何方,dàn心头却是有这么一种征兆,而且十分的强烈,其危险程度丝毫不在鬯薹鼍之下。

  想了一下后,叶天对阿丁吩咐道:“这段时间保安措施严密一点,不要让任何闲杂人接触到这里。”

  经过鬯薹鼍的事后,叶天已经不敢再托大了,别的不说,如果不是偃月刀在手,他拿那个非人非鬼的怪物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知道了,xiǎo爷!”听到叶天的话后,★阿丁心头一凛。

  先前明明知道鬯薹鼍要来,叶天却是让人放松了保安,眼下对方被叶天杀败了,却又要加强保安,莫非是有更厉害的敌手来?

  阿丁知道这种事情他是插不上手的,当下也没多说,带着人○退了出去,不过离开别墅后,阿丁却是安排了几个帮会中的兄弟,把前往那个别墅的几个保安给换了下来。

  ---

  漆黑如墨的海面上,一条货船正在波涛巨浪下起伏不定的前进着。

  鬯薹鼍躺在货船的船舱之中,整个人都在抽搐着,xiǎo腹和眼睛处的伤口虽然已经被包扎住了,dàn鲜血还是不断的往外渗出,将他身下的被单全都染红了。

  沙提拉潘站在床前,眼中满是惊惧和无奈的神色。

  在他开车离开太平山之后,尚且保持清醒的鬯薹鼍直接就让他来到了港口,正好拔达的货船还没有离开,鬯薹鼍如同凶神恶煞般的冲上货船,逼着拔达开船驶离了香港。

  不过上船一个多xiǎo时后,鬯薹鼍就已经不行了,满嘴说着胡话,到现在更是晕迷不醒,整个人如同发羊癫疯一般在床上抖动着。

  沙提拉潘还真怕鬯薹鼍就这样死去,降头师在泰国地位极高,而鬯薹鼍更是国师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弟子,如果就此莫名其妙死去的话,他根本就说不清楚的。

  “鬯薹鼍大师,您怎么样了?”见到床上的鬯薹鼍突然翻了个身体,沙提拉潘连忙凑到他耳边问道。

  “我……我不行了!”

  鬯薹鼍仅剩下的那只独☆眼缓缓的睁开了,深吸了一口气后,双臂用力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就是这么一个动作,让他口中又吐出一块破碎的腑脏。

  “沙提拉潘,回到泰国告诉我的老师,我是被叶天所杀的,他通晓奇门阵法,修为不在老师之◆下,请老师为我报仇!”

  xiǎo腹的伤势对于鬯薹鼍来说并不是致命的,主要是叶天最后的那一掌,将他的心脉腑脏尽皆震碎,如果换做常人,只怕走不出三步就会暴亡当场。

  不过鬯薹鼍修习的瑜伽身密,已经达到很高深的境界,腑中五脏练成一气,别看他一副痴肥的样子,其实全身骨骼都能任意弯曲,身体机能近乎达到一种变态的程度,这才能撑的现在不死。

  鲜血从鬯薹鼍失去眼球的地方往下滴淌着,那张肥胖的脸看起来犹如厉鬼一般,惊得沙提拉潘连连后退,直到背部顶在了船舱的木板上。

  “大……大师!”

  忽然见到鬯薹鼍的五官之中,流出了如同xiǎo蛇一般的几股鲜血,沙提拉潘大着胆子试了下鬯薹鼍的鼻息,却是再没有一丝热气了。

  ---

  ps:第一更,这几天事情多,状态不大好,嗯,我会调整过来的,朋友们支援几张推荐票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