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斗法(六)


  第三百一十九章斗法(六)

  虽然对那个叫“阿花”的非人一般的力量很是吃惊,叶天还是被毛头这家伙给逗乐了,因为在它的小爪子上,赫然抓着一块金刚王眼镜蛇的蛇肉。《》.

  “它是你◎养的?”

  看见毛头扑入到叶天的怀zhōng,鬯薹鼍那肥胖的身躯都因为气愤而变得颤抖了起来,这个小东西可是把他辛苦豢养多年的虫降吃的一干二净啊!

  “是我养的,怎么样?”

  叶◇天笑着把毛头放在了肩膀上,小家伙更是冲着那条金刚王眼镜蛇挤眉弄眼挥舞着小爪子,显然对它垂涎之极。

  “我……我要让你哀嚎七日七夜方能死!”

  鬯薹鼍怎么都没能想到,这只灵物竟然是叶天所豢养的,而它吞吃自己虫降的事情,自然也是叶天授意的了。

  被怒火烧昏了头脑的鬯薹鼍,嘴zhōng突然念出几句晦涩难懂的咒语,紧接着右手衣袖一拜,一团黑色的烟雾笼罩在了他的身前。

  “去!”

  鬯薹鼍一指叶天,那团烟雾像是有灵性一般,径直向叶天飘去,距离鬯薹鼍七八米外的叶天,鼻息间顿时闻到一股恶臭味。

  “叶师弟,小心,这是降头术zhōng的飞降!”

  见到这团黑雾出现,左家俊顿时脸色大变,当年鬯薹鼍的师父乃他信.沙旺素西就是籍着夜色释放出飞降偷袭的他。

  吃过这次大亏后,左家俊回到香港想方设法的收集到了降头术zhōng的一些信息,dàn是对于飞降★这种降头术,却是愈发的忌惮了。

  降头师的手段,多是以自己豢养的虫降和炼制的药降来控制或者杀伤敌人。圣堂最新章节.

  dàn虫降药降必须对受害人进行直接物理接触性的“种降”,也就是说受○害人必须误吃毒蛊,或者被虫蛊给咬伤才行。

  dàn是飞降不同,飞降可以在远距离对受害人进行直接攻击。

  鬯薹鼍袖zhōng飞出的黑烟,其实就是尸油结合蠹虫以及各种毒物炼制出来的,这是集合了万千毒物和尸油聚合起来的一种邪气和死气,这种邪气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可怕最恶意“诅咒”。

  飞降可以通过意念冥想和符咒的控制使蠹虫飞袭被降者,不过距离有一定限制,且不能在阳光普照时进行,通常在黄昏和夜间。

  当然,降头术zhōng还有更可怕的灵降,不过这种降头术需要养鬼,就是将一股怨气与煞气结合,动用降头术zhōng的秘术催化,使其变的凶厉无比。

  不过灵降用在普通人身上是很好使的,dàn是对叶天和左家俊,却是没有什么效果,同为奇门zhōng人,煞气对他们的侵蚀效果并不是很好。

  “飞降?哼,师兄,你看我术法!”

  叶天只是对那个叫阿花的“人”有所忌惮,鬯薹鼍使用降头术来对付他,却是正zhōng叶天的xià怀,之所以没有过早的启动九宫绝杀阵,也是叶天想领教xià这东南亚一大邪术!

  看着黑雾马上就要飘到自己的眼前,叶天双手飞快的接连掐出几个指诀,右手为阳左手为阴,飞快的在面前虚空画动了起来。

  “六炎四象,均天之阳,给我燃!”

  叶天口zhōng突然发出一声断喝,随着他的喝声,面前阴阳二气交错,竟然凭空出现一道火光,将那团黑雾包裹在了其zhōng。

  叶天的这一手术法,如果放在古代民众的眼里,那绝对就是神迹了,道经zhōng有云:炎阳之气,纯阳之物,集精、气、神三昧玄火,炼化之,可焚万物矣。圣堂.

  叶天沟通阳气,以阴气为引将其点燃,空气zhōng的氧气又是最好的助燃剂,这一团无根之火烧的是旺盛无比,鬯薹鼍尚来不及指示那团黑雾后退,就被火光完全笼罩住了。

  叶天施展出来的虽然不是太上老君的三味真火,dàn这种用术法凝练出来的火焰温度也是极高。

  加上阳火本就是阴邪之物的克星,鬯薹鼍的飞降固然是很可怕的邪气和死气的结合tǐ,仍然被这团火焰烧的滋滋作响,tǐ积在不断减少着。

  见到叶天施展出来这一手,原本一脸傲然的鬯薹鼍,如同见过一般的跳了起来,指着叶天大声喊道:“术法,华夏的术法,你……你是奇门江湖zhōng人?”

  “你也知道奇门江湖?”叶天咧嘴一笑,说道:“那你家祖宗有没有给你说过,不允许到zhōng国的地盘上来撒野啊?”

  叶天曾经听闻师父讲过,国内奇门在悠久的朝代更迭zhōng,曾经和别的国家术法门派多有争斗,有几次差点灭了那些门派的传承。

  所以不管是修炼东南亚的降头术,或者是欧洲的黑魔法的那些人,极少敢到zhōng华大地上来撒野。

  在四十年代那场残酷的战争zhōng,奇门zhōng的斗法也在暗zhōng进行着,虽然那个岛国奇门zhōng人大败亏输,dàn华夏奇门也伤了元气。

  等到建国之后,国家将所有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都归类到了封建迷信之zhōng大加打击,奇门zhōng人生存的土壤就更加小了,导致很多传○承丢失,自此一蹶不振。

  不过随着枪炮的产生,国外的奇门术法也同样面临着传承断绝的危机,所以这几十年来倒是也没有降头师进入zhōng国境内,奇门江湖zhōng难得平静了一段时间。

  现◎在鬯薹鼍的行为,如果放到解放前的话,那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两国术法界说不定就要争斗不休起来。

  “你们的术法,都是垃圾!你……我,我要杀了你!”

  鬯薹鼍刚骂出一句之后,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飞降在这短短的十多秒内,竟然已经全都被那火焰给燃烧殆尽了。

  “阿花,杀了他,杀了他们两个!”

  知道叶天是奇门zhōng人后,鬯薹鼍心里把宋晓龙恨到了极点,他虽然口zhōng说着大话,实则心里对叶天的术法忌惮之极。

  在鬯薹鼍还是个孩童的时候,有一次被他敬若神明的师父,居然身受重伤的逃回到了泰国,整整调养了近三年时间,身tǐ才恢复了过来。

  鬯薹鼍就▲是那时从师父口zhōng得知,他是被zhōng国奇门的阵法所伤的,并告诫鬯薹鼍不得进入zhōng国,数十年来,鬯薹鼍始终不敢违背师父的这条训诫。

  不过虽然知道了叶天的身份和被破了飞降,dàn◇是鬯薹鼍心zhōng却并不怎么惧怕,因为他还有着最大的一张底牌,那就是“阿花”!

  从泰国一直形影不离的跟随着鬯薹鼍的这个zhōng年人,其实严格的说来,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在降头术里,这种人被称之为“鬼混”,是降头术zhōng最顶级的术法,别看东南亚降头师成千上万,dàn是听过“鬼混”这个名字的,绝对不超过三人。

  “鬼混”降头术的炼制,条件极其的苛刻,必须找到tǐ质符合的人,在他全无防备之xià将其在瞬间杀死掉,不能动用现代枪支,而且还只能破坏他的脑部zhōng枢神经。

  在把人杀死后,降头师经过一番秘术施法,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能炼制出这么一具非人非鬼的怪物来,由于他不是人也不是活尸,就被称其为了“鬼混”!

  鬼混的炼制方法,在泰国其实早已失传了,这百十年间都没有听闻有人炼制出来过。

  乃他信.沙旺素西在十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zhōng,得到了这种邪术的炼制方法,经过五年的精心准备,死在他手上的人超过百数,乃他信.沙旺素西终于炼制成了这个“鬼混”。

  不过严格说来,乃他信.沙旺素西炼制的这个“鬼混”还是个失败tǐ,因为真正的鬼混不dàn力大无穷,而且智力和常人一般,并不是这种浑浑噩噩的样子。

  这个鬼混虽然身tǐ坚如钢铁力大无穷,dàn始终不是乃他信.沙旺素西想要的,所以他把控制鬼混的方法传给弟子后,自己又去做准备了,想炼制出真正的鬼混来。

  当然,在鬯薹鼍看来,这个刀枪不入的鬼混tǐ内充满了煞气,可以完全不惧叶天的奇门术法,仅是靠着身tǐ的强度就能杀死两人了。

  “嗷呜!”

  听到鬯薹鼍的指令后,非人非鬼的阿花口zhōng发出一声没有任何意义的音节,冲着叶天和左家俊冲了上来。

  叶天和左家俊这会正躲在客厅沙发区的后面,这个阿花根本就不知道要绕路,挡在他身前的那张真皮沙发,竟然被他抓起后用双手撕裂开来。

  “***,这他娘的什么怪物啊?”

  看到阿花的表现,叶天也不禁心生寒意,连忙后退了一步,趁着面前还有沙发当道的时候,手zhōng掐出指诀,口zhōng喝道:“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九宫八卦,天罗地网,给我开!”

  随着叶天的断喝,原本矗立在客厅正zhōng间的偃月刀发出一声脆鸣,一股狂暴的阴煞之气冲天而起,九宫绝杀阵被启动开来,如同一张大网将整个别墅都笼罩了起来。

  原本开着好几个大灯光亮无比的客厅,瞬间变得阴风阵阵,而站在大厅门口处的鬯薹鼍,眼前更是灰蒙蒙的一片,完全看不到叶天和左家俊的存在了。

  ---

  ps:第二更,这几天事情多,心情有点烦躁,不过刚才电话骚扰了xià风铃妹纸,心情大好,你们多投几张yuepiao推荐票,回头我把风铃妹纸电话贴出来啊,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