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水泼不入


  “哎呦!”

  偃月刀脱手的柳定定口中发出一声痛呼,却是刚才松手之时,柳定定手腕加力想要将刀给拿回来,却是将右腕给弄伤了。

  不过这丫头脾气也算倔强,尽管额头上冒着冷汗,手腕上□疼痛无比,居然只发出一声痛呼jiù闭上了嘴,影生生的忍受住了。

  “坏了,老左最疼这外孙女,伤了她恐怕叶天又要有麻烦了……”

  看到柳定定受伤,唐文远不禁感到有些头大,她身后的那位可是○连自己都敬畏三分的,叶天这次惹的祸事不小。

  “嗯?受伤了?”

  叶天也看到了柳定定的神色,眉头微微皱了下,想道:“这丫头好强的性子,如果是个男儿身,年龄再小一点的话,倒是可yǐ传我衣钵了。”

  不过开玩笑归开玩笑,无意中把个晚辈给弄伤了,叶天却是有些交代不过去,当下走到柳定定身biān,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

  “你……你干什么?把手给我松开!”正疼的直冒冷汗的柳定定冷不防的被叶天抓住了手,不禁又羞又怒,抬起左脚jiù向叶天踢去。

  “别动,女孩子这种性子,yǐ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嫁的出去?”

  叶天手上微微用力,一股真气侵入到了柳定定手腕的经脉之中,她顿时感觉半biān身体都酸麻了起来,抬起的脚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听着叶天一副长辈口吻的话,柳定定心中那叫一委屈啊,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眼泪却是在眼眶里打起转来了。

  “别动啊,我给你治伤,省的回头见了你家大人说我欺负晚辈。”叶天警告了一声柳定定,回头说道:“阿丁,打一盆水来。另外再接一杯温开水。”

  “小爷。水来了!”阿丁到厨房里接了盆水出来,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柳定定。

  “小爷?”

  听清楚阿丁对叶天的称呼后,柳定定不由愣了一下。她是认识阿丁的,知道这人心狠手辣,除了唐文远之外是谁的帐都不买的。

  “莫非他的辈分真的很高?”

  柳定定脑中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不过随之jiù被她打消掉了。因为她曾经听外公说过,这世上除了他师父和师兄之外,恐怕再也没有比自己辈分高的人了。

  “别动啊!”

  叶天松开柳定定的手腕,从兜里掏出了个瓷瓶,到处一粒龙眼般大小的黑色药丸后,用力一捏,将药丸分成了两半。

  把其中一半丢到了盆里。叶天拿着那半粒药丸,递到柳定定的嘴biān,说道:“吃下去,十分钟之内jiù能让你手腕恢复如初!”

  看着叶天的药丸。阿丁和唐文远都是面面相觑,他们俩是见过这东西的,不过叶天在给杜飞药丸的时候,不是说已经没有了吗?

  “不吃,你用手碰过的,脏死了,一点都不卫生!”柳定定说完话后jiù闭紧了嘴巴,那药丸的卖相的确不怎么样。看着jiù恶心,她哪里敢吃啊?

  “你当我愿意给你?要不是看你家大人的面子上。想都别想。”叶天没好气的一把捏住了柳定定受伤的手腕,疼的●柳定定顿时张开了嘴巴。

  叶天右手一弹。然后闪电般的在柳定定后背上轻轻拍了一记,那半粒药丸却是滑进了柳定定的肚子里。

  “你……你,我……我跟你拼了!”等到柳定定反应过来后,药丸已经下◆了肚,无可奈何之下,挥舞着没受伤的左拳jiù要和叶天拼命。

  “行了,老实点,把右手放在盆里泡十分钟!”叶天手上用力,将柳定定的右手按在了水盆里,然后后退了两步,他可不想和这丫头多做纠缠。

  右手浸到水盆里后,柳定定顿时感到火辣辣的伤处一片清凉,痛楚瞬间减轻了很多,虽然心里还是很气恼,不过却是没把手给拿出来。

  “咳咳……”

  搞定的柳定定后,叶天见到一屋子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不禁咳嗽了一声,对宫小小说道:“不好意思,宫女士,我教训下晚辈,让大家见笑了!”

  “xìng叶的,你……你不是男人!”心气刚刚消停下去的柳定定,听到叶天的话后,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

  “哎,我说……你又怎么了?那刀你玩不起来,咱俩的赌注你输了啊!”叶天回过头,一脸好笑的看着柳定定,他没想到二师兄竟然有这么个活宝外孙女。

  其实早在柳定定进屋的时候,叶天jiù从她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机,虽然老道当初说了,没把养身的功夫传给那两个师兄。

  但麻衣一脉入门的功夫,李善元却是传了的,那种熟悉的气机叶天绝对不会认错。

  而其后唐文远说柳定定的外公xìng左,同时也是给这宅子看风水的人,叶天顿时反应了过来,因为他的二师兄,jiù是叫左家俊。

  按照李善元的话说,十年前的时候左家俊是五十多岁,现在差不多也是六十四五岁的年龄了,却是刚好有个这么大的外孙女。

  这位风水师xìng左,功法又和自己这一脉相似,除了是那位从未谋面的二师兄之外,叶天不相信还会有别的巧合?

  “我拿不起来,你也拿不起来啊,怎么jiù能证明你不是骗子?”柳定定此刻是煮熟了的鸭子,jiù剩下嘴硬了。

  不过这把刀如此之重,打死柳定定都不会相信,面前这看上去并不是很强壮的叶天能舞动起来,如果叶天也拿不动的话,她也不算是丢了面子。

  “你说我也拿不起来?”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样吧,我要是能拿起来,你喊我声叔爷,怎么样啊?”

  “光是拿起来还不算,你也要耍出个刀花,你能办到我jiù喊你叔爷,办不到你还是骗子!”

  柳定定可不傻,叶天说的是拿起来,这刀虽然很沉,但成年人将其搬动还是可yǐ办到的。

  柳定定不知道叶天为什么要自己叫叔爷,但她认定叶天耍不起这把刀来,要知道,这刀单是净重jiù有七八十斤,想要耍出刀花,没个数百斤的臂力想都不用想的。

  “好,那咱们说定了,回头不许再耍赖!”

  叶天哈哈一笑,走到横放在地板上的偃月刀旁,也没有弯腰去拿刀,而是用脚尖勾住了刀柄,猛的往上一挑。

  重达七八十斤的偃月刀,竟然被叶天这一挑,平平的往上升起,待到偃月刀抬至小腹处,叶天伸出右手,握住了刀柄的中段。

  拿住刀后,叶天往旁biān走了几步,顺手将刀尖对向前起。

  偃月刀在叶天手中宛若无物一般,自前向下向后在身前走一圈,回刀尖向前时,再自前向下向后在身后走一圈,只见一片寒光闪过,两朵漂亮的刀花被叶天抖落了出来。

  偃月刀从落入叶天手中之后,还没有被如此畅快淋漓的活动过,刀身竟然发出一声轻吟,似乎在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刀随人走,叶天也感觉到了那股刀意,一时间豪兴大发,喝道:“阿丁,把那杯水泼过来!”

  “好嘞!”

  阿丁也是看的目眩神摇,听到叶天的话后也没思量,端起手biān的那杯水jiù向着被叶天挥成一片寒光的刀幕泼去。

  “哈哈!”

  叶天发出一声大笑,手上的动作又紧密了几分,jiù在旁人之间刀光不见人影之时,叶天又挽起一个刀花,将偃月刀重重的顿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响过,那处大理石地面出现了一片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纹,而偃月刀却是深深的插入到了石中。

  “嗨,没注意,老唐,对不住了,坏了你家的地板!”

  叶天一时兴起,却是忘了对唐文远的称呼,不过此时,旁人显然也都没注意到叶天的话,均是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他。

  在叶天身前的地面上,可yǐ清晰的看到一摊水迹,但是叶天那身白色的练功服上,却是没有沾染一滴水迹,尽数被刀光挡了下来。

  即使像宫小小这般丝毫不懂功夫的人,也知道刚才那番举动的难度,且不说这刀的重量,jiù是拿把几斤重的刀剑,恐◆怕也没人能做到叶天这般程度的。

  “这……这,这是水泼不入?”

  看着仅仅是拎着jiù让自己手腕受伤的偃月刀,在叶天手中竟然如同玩具一般,柳定定早已是看傻了眼,她是会功夫的人,比场内另◇外几人更加叶天刚才那套刀法的难度。

  别说柳定定自己了,jiù是她崇拜的外公,都不见得能舞动起这把偃月刀来,更不用提像叶天这般举重若轻水泼不进了。

  其实叶天并不精通刀法,他也jiù仅仅能护住面前这一摊子,如果像古人练剑时从四面八方向他泼水的话,叶天一准会变成只落汤鸡的。

  “喂,怎么傻了?”

  收刀之后,叶天看向了柳定定,笑着说道:“刀花也给你挽出来了,怎么着,叫叔爷吧?”

  叶天小时候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师门,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这初到香港jiù遇到了师兄家里的晚辈,他却是起了童心,非要逗弄一下柳定定不可。

  ---

  ps:第二更,还差70票四更啊,兄弟姐妹们,yuepiao投出来,咱们把第三爆掉啊,只差70张yuepiao了!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