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鬯薹鼍


  第二百九十七章鬯薹鼍“dù飞,他来干嘛?”叶天闻言愣了一下,继而摆了摆手,说道:“wǒ先去洗个澡,让他去老宅子等wǒ吧!”

  叶天这四合院元气充裕,他可不想搞得人尽皆知,就连唐文远也被他警告了几次,不许将四合院中的情形传播出去。回到房中浴室冲洗一番之后,叶天换上了一身新衣服,虽然体内真气仍然没有恢复过来,但精神却是好了许多。

  “雪雪,醒啦?”来到中院,叶天发现唐雪雪正站在老爷子面前蹦蹦跳跳的,那样子要多兴奋有多兴奋。

  见到叶天出来,唐雪雪马上抱住了叶天的一个胳膊,说道:“叶天哥哥,谢谢你!”

  “得,你叶天哥哥费了那么大的劲,就换来一声谢谢啊?”叶天绷起了脸,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来。

  “那……要不,wǒ亲你一口?”唐雪雪说着往叶天脸上亲去。

  “别介啊,谢谢就ting好的!”

  叶天大窘,连忙推开了唐雪雪,这丫头可不是以前那模样了,要是被于清雅看到,自个儿可有的罪受了。

  松开叶天的胳膊后,唐雪雪脸上lu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却是蹦蹦跳跳的去追毛头了,她也知道自己在这四合院中住不了多少时间了。

  “老唐,你干嘛笑得那么猥琐啊?”叶天扭过头来,没好气的说道:“雪雪都是被你给教坏的。”

  “咳……咳咳……”

  正一脸慈祥看着孙女的唐文远,被叶天这句话给呛得连连咳嗽了起来,“wǒ说你小子吃了枪药啊?怎么火气那么大?”

  “废话,wǒ这给你孙女刚打通阳脉,屁股都还没沾凳子呢,dù飞那家伙就跑来了,wǒ说……他是不是来找你的啊?”

  叶天duì宋家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是以du▲ì跟在宋樱兰身边的dù飞也多少好印象,而且叶天也不认为dù飞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唐文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找wǒ的,wǒ刚才见dù飞了,他就是来找你的,说是事儿还ting急的,要不要wǒ和●你一起过去啊?”

  虽然孙女的九yin绝脉已经治愈了,但唐文远还是不敢duì叶天无礼,因为叶天前段时间的那番话,可一直在他心头萦绕呢,说不定过上几年还会有求到叶天的时候。

  所以唐老爷子刚才去见dù飞,也是出了四合院的,并没有敢自己做主让dù飞进这个院子。

  “事儿ting急的?”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他曾经吩咐过dù飞注意海外宋家的事,当下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

  想到这里,叶天duì着唐文远摆了摆手,说道:“老唐,你不用去了,回头那人参送来的话,你让啸天帮着收起来,wǒ去那边看看……”

  唐文远虽然知道一些宋家与自己的关系,但他总是外人,这些事情叶天并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大姑,您这是要出去?”

  一脚跨进老宅子,叶天迎面就遇到了大姑,自家人可没有什么限制,隔三差五经常去叶天那院子住上几天的老太太,气色比以前要好处许多。

  “老李家又吵架了,wǒ过去劝劝,哎,小天,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啊?”

  抬眼看到叶天那苍白的面孔,老太太有些大惊小怪的喊了起来,老叶家可就这么一个独苗啊,但凡是叶天的事情,一家人都会无比紧张的。

  “没事,大姑,您去吧,晚上到wǒ那宅子去吃饭啊。”叶天苦笑了几声,脚下快走几步,进到了四合院里。

  等在前院厢房的dù飞见到叶天进来,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喊道:“小爷!”

  上次服下叶天的药丸后,dù飞吐了整整半盘的淤血,又调理了大半个月,才将内伤治愈,所以duì于叶天的手段,dù飞现在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叶天摆了摆手,说道:“老dù,坐吧!”

  dù飞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叶天不知道喊他什么好,干脆和唐文远一样,在姓氏面前加上个“老”字。

  倒不是叶天不懂尊老爱幼,实在是他辈份太高,江湖上可不管你年龄大小,除了认拳头之外,就是讲究个辈份,叶天称呼别的dù飞也受不起啊。

  坐下之后,叶天说道:“伤都好了吧?上次也是wǒ出手重了点,这段时间老唐给wǒ拿了不少好药材,回头wǒ做点药丸给你送点去。”

  叶天跟着老道行走江湖,学的就是为人处世,他固然能做到翻脸无情,但笼络人心也是很有一套的。

  他让dù飞留意海外宋家的举动,眼下dù飞找上了自己,想必是把这事儿放心上了,叶天向来都是不白用人的,说不☆得就会给dù飞点好处。

  “小爷,上次是wǒ不duì,您该当教训的!”叶天这一番话说的dù飞是一脸感动,恨不得让自己上次所受的伤势再严重点才好呢。

  叶天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儿不说了○,老dù,你今儿找wǒ有什么事啊?”

  dù飞在心中斟酌了一番,开口说道:“小爷,wǒ有个徒弟是跟着宋晓龙的,昨儿他给wǒ说了件事,wǒ想……可能这事是duì着您来的……”

  “什么事?”叶天眉头一挑。

  “wǒ那徒弟前段时间和宋晓龙去了趟泰国,找了那里最有名的jiàng头师,不过他们具体商谈什么,wǒ那弟子没有听到,只是隐约听见有人提起你的名字。”

  dù飞原本就是洪门上任门主的儿子,在海外洪门之中交际广泛,徒子徒孙更是不计其数,他二十多年前收下的一个弟子,现在正是宋晓龙的贴身保镖。

  洪门和宋家在很多生意上有着来往,但双方的关系也并非是表面上那般融洽,就像是dù飞呆在宋樱兰身边,除了保护她之外,也是有别的一层意思的。

  叶天闻言心中一凛,出言问道:“jiàng头师?那人叫什么名字?”

  叶天曾经听师父说过,泰国的jiàng头术,其实也是脱胎于中国的巫术之中。

  不过经过千百年的演变,jiàng头术已经自成一系,其中一些修为高深的大jiàng头师,有着不弱于国内术师和大喇嘛的修为。

  李善元曾经警告过叶天,日后去到这些地方,尽量不要和那些jiàng头师发生冲突,因为除了一些修行高深的jiàng头师外,很多jiàng头师修行的方法很邪门,心xing也并不是很好的。

  “那个jiàng头师叫做鬯薹鼍,在印尼、菲律宾、印度、缅甸以及越南这些东南亚地区都有很大的名气,他的师父曾经是暹罗以前一位著名的**师!”

  得到徒弟的消息后,dù飞也刻意去查找了一下关于那个jiàng头师的资料,是以叶天闻起来才能答得上来。

  叶天并没有听过这个叫做鬯薹鼍(昌泰陀)的名字,想了一下之后,开口问道:“你知道他师父叫什么?”

  dù飞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他师父是乃他信.沙旺素西大师,听说还活着,已经九十多岁的!”

  “乃他信.沙旺素西,竟然是他?”听到这个名字,叶天脸上第一次lu出了惊讶的神情。

  在泰国叫做他信的人多如牛毛,十个男人里面估计有四五个都会起些诸如威猜、他信☆和巴颂这样的名字。

  不过能在他信后面加上大师两个字的,那就唯有乃他信.沙旺素西了,这人在泰国是一个极富传奇的人物。

  作为在二战时期东南亚地区唯一没有沦落为殖民地的国家,除了因为泰国●的位置正好成为英法两个殖民大国的缓冲地带之外,传说乃他信.沙旺素西大师,在这当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是在泰国,即使是泰国国王见了他,都要执弟子礼的事情却是事实。

  李善元曾经给叶天说过,泰国的乃他信,是早年所见过的唯一一个懂得术法的外国人,虽然剑走偏锋,和国内术法颇不相同,但修为却是值得敬佩的。

  所以听闻鬯薹鼍是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弟子,叶天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江湖术法流派众多,并非只有麻衣一脉能杀人的!

  见到叶天变了脸色,dù飞开口说道:“小爷,你认识这个人?听说他在泰国ting有名气的。”

  “wǒ知道他,师父曾经提起过。”

  叶天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老dù,这事儿谢谢你了,让你那徒弟注意点安全,jiàng头师里面也是有些门道的。”

  相比国内术法引天地元气堂正duì敌,jiàng头术修炼的方法就有些邪恶了,专门有一些练偏了的jiàng头师游走于墓地,用死人器官以及尸油炼制jiàng头术。

  而且jiàng头师为人多疑狡诈,经常会给身边的人下jiàng头术,用以监视他们的行动,所以叶天才会提醒dù飞,让他的徒弟别着了道。

  见到叶天面色严肃,dù飞说道:“wǒ知道了,回头wǒ就想办法通知他!”

  “行了,那你先去吧,那边的事wǒ来处理,你不要牵扯进来的。”

  叶天点了点头,如果鬯薹鼍真的接受了宋晓龙的邀请,那就是奇门中的较量了,dù飞在里面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