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化解


  第二百八十六章 化解

  “认出我来le?”

  叶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冯恒宇,从对方进来之后,叶天就一直没有通报自己的名字,他能喊得出来,自然是认出le自己。(《 .)

  “叶天前辈,是晚辈眼拙,本来早就该认出您的!”

  冯恒宇苦笑le一声,以这般妖孽的年龄练出如此功夫的人,除le当年那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还能有别人吗?

  当年叶天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时候,就能和师父对攻四五分钟而不落下风,如果不是实战经验少,未必就会被师父一个“搓踢”给绊倒的。

  当时在场的冯恒宇和他的那些师兄弟们,都是看傻le眼,等到叶天师徒离开后,顿时纷纷追问他们的来历,这才得知李善元在江湖中辈份之高,是可以和神枪李书文并列的。

  作为李书文的徒子徒孙,冯恒宇就是喊叶天一声祖师爷都不为过,当然,两人门派传承不尽相同,称呼一声前辈也足够le。

  叶天看le冯恒宇一眼,开口说道:“nǐ刚进入暗劲,回去后静养一段时间,能把以前的老伤给化解掉,要不然等到六七十岁的时候,nǐ还是免不le会受些罪的!”

  练外家拳的人,基本上都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身体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隐患,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来,但是等到年龄大le气血衰败那会,就会爆发出来le。

  八极拳是外门至刚至猛的拳法,自然对身体的损害也是极大的,不过冯恒宇现在由外及内练出le暗劲,倒是可以通过调养化解掉这些隐患。

  “谢谢前辈,要不是您,我今儿还迈不过这个门槛呢……”

  听到叶天的话后,冯恒宇对着叶天又是一鞠躬,他卡在暗劲这里已经好几年功夫le,一直得不到高手的指点,没能捅破最后一层纸,刚才却是被叶天一句话给点破le。圣堂.

  “别叫我前辈le,我辈是高,但还称不上个前字。”

  叶天对这称呼有些感冒,想le一下说道:“我师父和nǐ们这一脉的祖师李书文有些交情,咱们隔代论,nǐ叫我声小师叔吧!”

  “小师叔?”冯恒宇有些傻眼。

  “怎么?不乐意?”叶天绷起le脸。

  冯恒宇连连摆手,说道:“不是,不是,小师叔,我……我这是高攀le啊!”

  冯恒宇的师父是李书文的第四代传人,到le他就是第五代le,而论起辈份来,叶天则是可以和冯恒宇的师祖称兄道弟的,这中间可是隔着好几辈呢。

  不过叶天现在肯自己降le好□几辈当他的师叔,冯恒宇也不敢不应承下来,再说他师门长辈都不在le,自己初入暗劲的境界,的确也要找个人指点的。

  “没shí么高攀的,当年我师父也是让我称呼雍兄为师兄的。”

  听到冯恒宇◎的话后,叶天点le点头,说道:“恒宇啊,nǐ啸天师弟是家传的八极拳,不过打法还是有些问题,nǐshí么时候有空多指点他一下吧!”

  叶天收周啸天为师,一直没有shí么技艺传授,这师父当得也有些不是滋味,这才和冯恒宇论起le辈份。

  否则的话,叶天当年跟着老道认识的江湖人士海le去le,干嘛要和冯恒宇扯上关系啊?不就是看上他八极拳的正宗嫡传le嘛。

  “指点他?”冯恒宇闻言愣住le,继而苦笑le一声,说道:“小师叔,我知道le,有时间的话我会指点下这位师弟的!”

  原本是想着沾点叶天的便宜,没想到叶天直jiē塞给他le个麻烦,不过周啸天身上的功夫着实不错,冯恒宇也愿意将八极拳中的不传之秘稍微透露点给他。(《7*

  给自己的徒弟找le个便宜师兄后,叶天摆le摆手,说道:“行le,nǐ和啸天一边说话吧,我这还有别的事呢。”

  听到叶天的话后,冯恒宇☆连忙说道:“小师叔,您是不是和老邱有shí么误会啊?他这人我知道,虽然脾气暴躁le点,但绝对不是仗势欺人之辈!”

  冯恒宇的师门和邱文东的父亲关系不浅,两人也是认识几十年le,仗着叶天刚才给自○己留le些面子,冯恒宇也想做个中间人,调解下双方的矛盾。

  邱文东混le几十年的社会,也是极有眼色的人,连忙顺着冯恒宇的话说道:“这位叶……叶先生,我邱文东虽然以前比较浑,但从来没有做过亏心事,我不知道您今儿这一出,到底是为leshí么啊?”

  看到冯恒宇都不是这年轻人的对手,而且还和其攀上le师门,邱文东也彻底打消le帮徒弟找回场子的念头。

  别的不说,如果叶天执意继续砸场子的话,他这安德武馆里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如此一来,在江湖中的名声也就算是彻底臭le。

  叶天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有个朋友叫卫红军,只是个普通商人,被nǐ的人给打伤le,我就是上门来讨个说法的。”

  其实这会叶天心里已经清楚le,卫红军被打绝对和邱文东关系不大,但自己气势汹汹的上门踢馆,这个“理”字是一定要占住的。

  “卫红军?”

  邱文东闻言愣le一下,想le一会说道:“是以前在胡同口开饭馆,后来炒股做房地产生意的老卫吗?”

  “就是他?熟人nǐ也下得去手啊?”叶天是句句都咬死le邱文东。

  “叶先生,您,您这可是冤枉我le,我和老卫虽然不是很熟,但也是见面能坐在一起喝酒的朋友,我怎么会去让人打他啊?”

  邱文东顿时叫起le撞天屈,不过心里还真是有几分忐忑,因为他知道,以前手下帮子保安公司的人,倒真是经常在外面jiē一些私活干的。●

  “费贺炜是nǐ的人吧?他想要承jiē东城那边的拆迁工程,卫红军没答应,费贺炜就找人下le个套,把卫红军打的住院,nǐ不会说和nǐ没关系吧?”

  叶天三言两语把事情的经过给讲清楚le◆,尤其是费贺炜上门找卫红军的时候,可是口口声声打着邱文东的名号的。

  “妈的,这个反骨仔,叶先生,费贺炜这个王八蛋跟过我一段时间不假,但是当年我入狱的时候,他把我手下的老兄弟都拉走le,我和他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le呀!”

  听到叶天提起费贺炜,邱文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年如果不是费贺炜那些人盗取货运站的货物,他也不必又蹲le三年大狱的。

  叶天摇le摇头,说道:“可是,他打着nǐ的名号,nǐ也没出来说话啊?”

  叶天有的是手段对付费贺炜不假,但总是要把眼前的场面圆过去的,否则他砸错场子岂不是要给邱文东道歉?叶天可不会低这个头的。

  “得,叶先生,这事儿我是有责任,您请先坐下喝杯茶,我这就让人把费贺炜个王八蛋给拎过来!”

  邱文东咬牙切齿的摸出le手机,拨出个号码后,大声吼le起来,“马老三,将保安公司的人都给我拉出去,把费贺炜个王八蛋抓来,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给我带武馆来!”

  “呵呵,我就说是个误会吧,小师叔,您放心,老邱一准把这事给您办好的。”

  等邱文东放下电话后,冯恒宇笑眯眯的上前来打圆场le,今儿这双方都不是外人,真要是闹腾起来,他也不知道帮谁好le?

  “叶先生,要说这事我也有责任,费贺炜那王八蛋把老卫打成shí么样,回头我加倍招呼他。”邱文东也表明le态度。

  俗话说光棍儿只打九九,不打加一,对方明显的服le软也给le台阶下,叶天哈哈一笑,说道:“看来这是还是我鲁莽le,不怪nǐ……”

  “这是叶先生大量,请坐,六儿,去把我那一两大红袍拿来!”

  把叶天让到座位上后,自然有人端茶倒水,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就缓和le下来。

  “小徒的功夫还没练到家,刚才那记贴山靠没收住力,武晨兄这伤势恐怕要躺一个月。”

  看着半躺在椅子上的武晨,叶天也觉得自己先前有些欺负人le,想le下后,从兜里摸出个瓷瓶,说道:“我这有颗先师炼制的伤药,化水服下之后,三天就能恢复如初le。”

  叶天对冯恒宇喝邱文东都是直jiē喊名字的,但却称呼le武晨一声兄,也就是变相的给他赔礼le,武晨岂能听不出来,连忙说道:“谢谢叶先生,是武晨学艺不精,怪不得啸天兄弟的。”

  叶天拿出le伤药,这梁子基本上就算是完全化解开le,场内的气氛是愈发的融洽,几人品着茶谈起le一些江湖趣事。

  “东哥,费贺炜和他手下的那群王八蛋都被警察带走le!”

  过le大约半个小时后,一群人呼啦啦的涌进le武馆,带头的那粗壮汉子一进门就嚷嚷le起来。

  邱文东对领头那人招le招手,说道:“老三,怎么回事?nǐ过来给叶先生说清楚!”

  “好像是聚众赌博给抓le,叶先生,这……这不是叶天吗?”

  马老三走到近前,刚说le一句话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叶天,脸上顿时露出le又惊又怕的表情来。

  --

  ps:第二更,大家不用投花钱的评价票啊,订阅十元就会送一张的,把这个投给相师就行le,嗯,还有yuepiao推荐票,朋友们多多支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