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指点


  就在自己的小腿将要踢到叶天的时候,冯恒宇的脚面忽然一侧,由踢改为了勾,这也是“搓踢”的特点,极善于使用巧劲。

  此时叶天右脚已经踢了出来,眼瞅着就要被冯恒宇勾住脚髁失去重心的时候,叶天的右脚突然加快了前踢的速度,径直往冯恒宇的大腿内侧踢去。

  这一脚速度极快,而且变招变的让人出其不意,谁都没能想到叶天往下踢去的一脚,居然能突然转向,变下踢为上撩了。

  幸亏冯恒宇gāng才只使了三分力道,去势未老,尚有余力将勾踢的一脚收回抬起,用小腿挡住了叶天的这突rú其来的一踢。

  “砰!”的一声响起,结果让在场的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原běn都以为叶天会被冯恒宇勾倒在地,却是没想到,两腿相击之后,却是冯恒宇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一个是早有预谋的主动攻击,一个是临时被动变招的无奈防守,饶是冯恒宇身为一代八极拳宗师,那撑地的左腿也没能稳得住下盘,被叶天踢的连连后退。

  “好!”场内除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还掺杂着周啸天的叫好声。

  周啸天也是学八极拳出身的,自然能看出那一脚的门道,冯恒宇这一勾虽然招式简单,但变招突然,让人防不胜防,■周啸天遇上都很难破解。

  但叶天却是同样反应奇快,根běn不和冯恒宇斗脚上的小巧功夫,而是一力破十会,逼得冯恒宇收招防守,并且还吃了点小亏。

  稳住身形后,冯恒宇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gāng才的轻松早已消失不见了,口中喝道:“好手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冯某再来讨教几招!”

  这些年冯恒宇和晚辈切磋的时候,大多都是用的这一招,几乎是无往而不利,但是在今天,却是被叶天轻描淡写的给破掉了。

  “gāng才那一脚,我用了三分力!”

  叶天笑着摇了摇头,并且笑的十分开心,当年他被冯恒宇的师父雍rú睿用“搓踢”接连绊了好几个跟头,今儿算是把场子找回来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冯恒宇心中一凛,他gāng才虽然收脚仓促,但也用上了六七分的功力来防御,却是没想到叶天居然只用了三分力,就震的自己退出五六步远。

  “年轻人,咱们手底下见真招ba!”

  练拳数十年,冯恒宇自然不会被叶天一句话就乱心神,这次他再也没提让叶天三招,而是口中发出一声断喝,主动向叶天发起了进攻。

  冯恒宇这一番拳打出来,气势要远甚于周啸天,一声断喝之后,八方发力通身是眼,浑身是手,猛起硬落,双臂疾风暴雨般的向叶天砸落下来。

  八极拳běn就是gāng猛至极的拳法,尤其是在冯恒宇手中使出,“挨、崩、挤、靠”各种招数齐出,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进攻点。

  从师父去世之后,冯恒宇这还是第一次使出了全力和人动手,他也打出了性子,再没有丝毫的保留,将功夫完全展现了出来。

  冯恒宇相信,就算是整个国内武林界,能挡得住他这一波进攻的人,恐怕也不会超过三人之数,当然,冯恒宇并没有把叶天计算到这三人里面。

  “来的好!”

  见到冯恒宇这硬打硬开的架势,叶天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当下双脚不动,一双手有rú穿花蝴蝶一般飞快的舞动了起来,将冯恒宇的攻势尽数格挡了下来。

  叶天的手掌和冯恒宇拳脚接触发出的“啪啪”声,中间还掺杂着冯恒宇的发气声音,显得颇是有些怪异。

  两人动作都是极快,场内除了邱文东和周啸天寥寥数人之外,其他人根běn就没看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谁占了上风。

  不过看着邱文东那一副目瞪口呆惊愕不已的模样,武馆的弟子们也猜出了几分,貌似师父的这位老友,好像并没有占得什么优势。

  事实正rú同他们猜想的那样,此刻场中的冯恒宇,心中的震惊已经是无可复加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有人双脚不动单单用一双手,就将自己这疾风暴雨般的攻势给挡下来。

  而且叶天的这双手似乎还带着一股子粘性,每次在和自己拳脚相交的时候,总是能引得他的动作一滞,再也无法连贯下去,甚至有好几次冯恒宇都差点因为发力过猛,被叶天给牵引倒地。

  冯恒宇越打越是心惊,因为到目前为止,都是他在进攻,叶天只是被动的用防守,就搞得自己束手无策,两人的对打简直就像是师父给徒弟喂招一般。

  冯恒宇的一脚踏入到暗劲之中的拳法宗师,他相信即使是暗劲高手,也无法封挡得住自己的这番攻势,可是从自己发起进攻,叶天竟然双脚都没有挪动过一步?

  “化劲?!”

  一个名词跃入到了冯恒宇的脑海中,这让他惊骇异常,因为就连他的师父终其一生,也没有摸到过化劲的门槛。

  但是rú果面前的这个少年,不是进入到了传说中的化劲境界,是根běn不可能rú此轻描淡写的就化解掉他的拳势的。

  想到这里,冯恒宇顿时冷汗直冒,拳势一收就想收手后退,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叶天双掌上的粘性似乎突然间增强了,带得自己的身体东倒西歪,再也无法控制的住了。

  围观的众人此时已经是看傻了眼,gāng才拳来脚往的虽然看不清二人的动作,但煞是好看,谁知道突然之间冯恒宇的身体左摇右摆了起来,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虽然那些弟子们武功还没练到家,但是任谁都能瞧得出来,冯恒宇根běn就不是叶天的对手,两人之间的差距就像是一个三岁孩子和三十岁的壮汉一般。

  “行了,不欺负你了,省得你师父在地下给我师父告状,说我欺负晚辈!”

  叶天忽然脸上笑了笑,左手一引冯恒宇的右臂,画了半个圈子后,身体往后跳了一步,从两人交手以来,这也是叶天第一次移动了脚步。

  而被叶天这一引,场中冯恒宇的身体,突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有rú陀螺一般转了七八圈后,冯恒宇才勉强重新掌控住了身体。

  此时的冯恒宇,脸上一片潮红,头上往后梳着的头发,已经完全垂了下来,像是gānggāng洗过一般,大粒大粒的汗○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流淌。

  在冯恒宇的身上,一片热气蒸腾,显然是gāng才用尽了全力,看到冯恒宇的样子后,叶天皱了下眉头,喝道:“闭住毛孔,含住这口气,然后再给放出来,你就能进入到暗劲了!”

  “什么?”

  脑中原běn被转的有些混乱的冯恒宇,听到叶天的话后,顿时出现了一丝清明,他běn就是一脚踏入暗劲的高手,再被叶天这么一点拨,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冯恒宇念头到处,身体也行动了起来,两脚呈八字分开站了一个八级桩,双手抱在了下丹田处,眼睛目视前方。

  “给我收!”冯恒宇口中发出一声喝,那原běn萦绕在他身边的热气,居然丝丝缕缕的被他又给收回到了体内。

  微微闭上眼睛,冯恒宇感受着身体中内劲游走,gāng才所消耗的体力,似乎在瞬间就补充了回来,而且还犹有余力!

  冯恒宇左脚在地上一顿,手臂随之挥出,身前的空气竟然随着他的动作爆裂开来,发出“啪啪”的响声,犹rú被鞭子抽过一般。

  “暗劲,我真正进入到暗劲了!”冯恒宇的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他卡在暗劲的边缘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没想到竟然会在此时突破?

  “师父,我……我什么时候能进入暗劲啊?”

  见到冯恒宇空拳破风,旁边的周啸天是一脸的羡慕,他到现在连暗劲的门槛都没摸到呢。

  “你?你比他运气好,最多一年,你就能进入暗劲……”

  叶天闻言◇了笑起来,接着说道:“八极拳的功夫你先放下来,主修你家传的功夫,多体会下体内真气游走时的细微处,什么时候收发力时你能含住那口气,也就进入到暗劲了!”

  在叶天看来,周啸天的天赋和机遇比冯恒宇要◇lexiàoqǐlái,jiēzheshuōdào:“bājíquándegōngfūnǐxiānfàngxiàlái,zhǔxiūnǐjiāchuándegōngfū,duōtǐhuìxiàtǐnèizhēnqìyóuzǒushídexìwēichù,shímeshíhòushōufālìshínǐnénghánzhùnàkǒuqì,yějiùjìnrùdàoànjìnle!”

  zàiyètiānkànlái,zhōuxiàotiāndetiānfùhéjīyùbǐfénghéngyǔyào强出百倍,冯恒宇四十多岁才进入暗劲,而周啸天只要在自己那院子住上个一年,十有**就能达到对方现在的境界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周啸天双眼放光,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我一定会努力的!”

  两人的对话惊醒了正处在巨大惊喜之中的冯恒宇,看了叶天一眼后,冯恒宇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走了过来。

  “叶天前辈,多谢您的指点!”

  让众人震惊的是,走到叶天面前的冯恒宇,竟然左掌抱右拳于中胸前,一个九十度的弯腰,恭恭敬敬的给叶天行了个弟子礼!

  左掌为文,右拳为武,双拳相合表示虚心渴望求知,恭候师友或前辈指教,冯恒宇的举动,代表他已经承认叶天的辈份高于他的说法了——

  ps:今儿去医院了,原因出在椅子上,打眼太胖,坐坏五六把椅子了,现在坐的是个仿红木的硬木沙发椅,坐姿影响到了尾椎。

  这一段要减少坐的时间,每天争取保证两章,等好转过来打眼再爆发,yuepiao就不求了,大家给点推荐票ba,这倒霉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