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邱文东


  第二百八十三章 邱文东

  “好!”看到周啸天这一招贴山靠使出,站在一边的叶天也是忍不住大声叫好。《 .

  周啸天这一靠尽得八极拳的精髓,别说是武晨了,就是换上叶天被靠实在了,也要用化劲卸去这股大力。

  随着叶天的叫好声,武晨的身体却是腾空飞起了三四米远,双脚落地之后,腾腾腾的又倒退了十多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八极拳虽然没有铁砂掌毒辣,但刚猛无双,全身都可以发力,坐在地上的武晨脸sè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苦忍半晌之后,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武哥!”

  “师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围观的那些武馆弟子们都看傻了眼,怎么武晨围着周啸天转悠了半天,却是连一招都没接住就被击倒吐血了呢?

  这些人大多都是初入武馆学习的,也有些是邱文东保安公司送来培训的,身上其实并没有多少工夫,更不要谈眼力了。

  他们这些人平时在电视电影里看那些武侠片,均是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最起码也要斗上几十回合才能分出胜负,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是让众人都愣住了。

  其实高手相博又不是打表演赛,压根就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好看,□抓住机会一招制敌,这才真正的是高手风范。

  尤其是八极拳,其动作朴实简洁,刚猛脆烈,重发力而不重招式,头、肩、肘、手、尾、胯、膝、足八个部位均是可以杀敌制胜。

  “师父,他是半路出家练◇□抓住机会一招制敌,这才真正的是高手风范。

  尤其是八极拳,其动作朴实简洁,刚猛脆烈,重发力而不重招式,头、肩、肘、手、尾、胯、膝、足八个部位均是zhuāzhùjīhuìyīzhāozhìdí,zhècáizhēnzhèngdeshìgāoshǒufēngfàn。

  yóuqíshìbājíquán,qídòngzuòpǔshíjiǎnjié,gāngměngcuìliè,zhòngfālìérbúzhòngzhāoshì,tóu、jiān、zhǒu、shǒu、wěi、kuà、xī、zúbāgèbùwèijun1shìkěyǐshādízhìshèng。

  “shīfù,tāshìbànlùchūjiāliàn习八卦掌的,太注重手上功夫了,下盘不是很稳!”

  相比武晨的狼狈,周啸天却是大气都没喘一口,击倒对方后,收了八极架,回到了叶天面前。

  “嗯,啸天,你这外门功夫已经练到了极致,这样,你搬到我那院子里去住吧,专心修炼你家传的内功心法,我看出不了一年,你的功夫就能进入暗劲了!”

  叶天是何等眼光,他一眼就看出了周啸天在八极拳上的造诣,如果能再进一步的话,就是称之为宗师也不为过了。圣堂.

  叶天跟随师父拜访过诸多武术名家,除了他自己之外,就要数周啸天的天赋最好了,不过叶天是从小被药给泡大的,真论下的苦功,他还是不及周啸天的。

  只不过八极拳过于刚猛,练到极致之后,身体内部的损失也是非常严重的,周啸天虽然有内功心法相辅,但腑脏经脉之中也是有隐jí存在的。

  叶天让周啸天住到他的四合院里,就是想用那里充裕的天地元气,来治疗他体内的旧伤。

  而且元气的浓郁与否,对于内家的修炼有极大的好处,即使周啸天家传功法残缺不全,也是有很大几率能进入暗劲,也就是炼精化气的境界的。

  这也是古代诸多练气士隐居在深山老林不问世事的缘故,就是因为在那些地方,才能有充足的天地元气供他们修炼功法。

  “你们下手太狠了吧,只是切磋而已,怎么把我师兄打成这样?”就在叶天师徒俩旁若无人的说着话时,扶住武晨的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他伤的不重,◎调养半个月就好了。”

  叶天看了那人一眼,说道:“再说了,比武切磋,难免会有死伤,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怕受伤,干脆弃武学文去吧……”

  江湖武林之中,之所以恩怨众多,就是由此而来的,学艺★不精,动手之时难免收不住力道,很容易就会出现死伤的事,仇怨就会慢慢的积累下来的。

  那年轻人被叶天一句话给堵了回去,脸sè涨红,情急之下大声喊道:“你……你们欺人太甚,兄弟们,抄家伙和他们拼了!”

  刚才周啸天的那一声断喝,犹如虎啸山林一般,把这些八卦掌初学者的胆气都给吓的差不多了,不过眼下有人带动,那些年轻人顿时纷纷往武器架跑去。圣堂最新章节.

  “妈的,群殴啊!”

  叶天愣了一下,脸sè变得严肃了起来,继而卷起了袖子,俗话说刀枪无眼,要是一个不小心被人捅穿个窟窿或者是砍上一刀,那就不好玩了。

  半躺在地上的武晨虽然有心制止,但一句话没喊出来,喉咙里的血腥味又是往上冒,只能徒劳的在摆着手。

  就在那群人摸了兵器准备冲向叶天和周啸天的时候,四合院的大门口走进来了两个人,看到面前这乱哄哄的场面,顿时愣住了。

  “站住,要造反啊?!”

  走在前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大喝了一声,他的声音中气十足,让那些头脑发热的弟子们都惊醒了过来。

  “师父,师父来了!”

  “师父,他们来砸场子的,把大师兄都给打伤了!”

  一群弟子见到来人,脸上露出了喜sè,提着手中的兵器就向那人跑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小武,你没事吧?”

  邱文东看到躺在地上的武晨,连忙走了过去,伸手给他把了下脉,感觉脉相还是比较平稳的,这才fàng下心站起身来。

  武晨苦笑着坐起身来,说道:“师……师父,是我学艺不精!”

  “没事,师父给你找回场子来!”邱文东拍了拍弟子的肩膀,让◎人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当邱文东看向叶天二人的时候,眼中已经是充满了怒火,他在北京城厮混了三十多年,从来只有他打人,还从来没有被人欺凌到头上的事情发生过。

  而且武晨是他的大弟子◎,经过这几年的调教,邱文东已经准备将衣钵传给他了,眼见武晨被打成这样,他的右拳已经攥的“咔咔”作响了。

  要知道,这亲传弟子有时候可是比儿子还亲的,因为人总是有老去的时候,但是在武林之中,有些后辈最喜欢踩着老辈人出名上位,这就是弟子代师出战的时候了。

  所以武晨受伤的事情,在邱文东的心里,可是要比叶天二人砸场子还要严重许多的。

  “冯兄,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还请上□坐,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再来陪您!”

  虽然心中满是怒火,不过邱文东还是先招呼了一下身边的客人,这是沧州武林中的一位著名拳师,叫做冯恒宇。

  冯恒宇的师门和邱文东的父亲是上一辈的交情,两□◆人这些年也颇有来往,原本邱文东正在请冯恒宇喝早茶,听到有人砸场子,两人就一起赶了过来。

  “师父,那个穿运动服的练得是八极拳,功夫很深,您要小心点啊!”坐在椅子上的武晨出言提醒了一下邱文东。 ▲
  武晨是带艺投师的,本身手上的功夫并不比邱文东弱多少,却是连周啸天一招都没接下来,他这是怕师父一个不小心也会吃了亏。

  “八极拳?”

  邱文东闻言一愣,脸sè有些古怪的看向了身边的冯恒宇,因为他就是沧州有名的八极拳师,而且还是神枪李书文的嫡传派系,算是当代八级名家中鼎鼎大名的人物了。

  所以听到上门砸场子用的是八极拳,邱文东也是不自觉的就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冯恒宇,武林中的关系错综复杂,说不dìng两者就会有什么联系的。

  看着邱文东的目光,冯恒宇苦笑了一声,说道:“邱兄,祖师传下的弟子千万,我也不能个个都认得啊。”

  冯恒宇所说的祖师,正是神枪李书文。

  李书文一生为人光明磊落,jí恶如仇,他的弟子传入国内外现有数万人之多,每年清明节前夕,常有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sè的崇拜者飞抵沧州,前往李书文的墓地拜祭。

  所以冯恒宇虽然是李书文的嫡系传人,但也不见得会全认识国内外那么多的八极拳法的传人的。

  听到冯恒宇的话后,邱文东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冯兄帮我压压阵,我去会会这个年轻人,看在他习八极拳的份上,我也只让他吐一◇口血就行了!”

  这就是手下没有好弟子的悲哀了,否则以邱文东年近五十的年龄,哪里还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不过他这年龄正是内家拳师的鼎盛期,气血倒是不衰于周啸天的。

  “奇怪,那个中年人怎么◇kǒuxuèjiùhángle!”

  zhèjiùshìshǒuxiàméiyǒuhǎodìzǐdebēiāile,fǒuzéyǐqiūwéndōngniánjìnwǔshídeniánlíng,nǎlǐháixūyàozìjǐqīnzìdòngshǒu?búguòtāzhèniánlíngzhèngshìnèijiāquánshīdedǐngshèngqī,qìxuèdǎoshìbúshuāiyúzhōuxiàotiānde。

  “qíguài,nàgèzhōngniánrénzěnme◎那么眼熟啊?”

  就在冯恒宇喝邱文东对话的时候,叶天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看着穿了一身白sè练功服的冯恒宇很是眼熟,却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这对记忆力惊人的叶天来说是极为少见的▲,不过叶天可以肯dìng,当年跟随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肯dìng是见过这个人的。

  “二位,我邱文东在京城也薄有名声,自问行事端正,不知道两位欺上门来,是受了别人挑唆还是我邱某人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邱文东早年脾气火爆,不过在进了两次监狱后,早已把性格给磨圆了,所以虽然此时心中怒火高炽,但还是按照江湖规矩来的。

  “行事端正?”

  叶天闻言冷笑了一声,说道:“那好□☆,我问你,你等即为习武之人,为何会对普通人出手?我就是看不过眼,才来讨教一二的!”

  ---

  ps:第一更,感谢诸神和庄john老兄,今儿一天300多张yuepiao,感谢大家的支持◇

  火也泄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再次谢谢大家,最后讨一张免费的推荐票和评价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