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踢馆(上)


  第二百七十九章 踢馆(上)

  “小天,把卫叔de病床搬回去吧。《 .”热闹看完了,叶天将病床收拾成了原样,没过一会,卫蓉蓉和徐振南也回来了。

  “爸,我给你说,刚才下面出大事了,昨天见到de那几个小混子都死掉了!”

  卫蓉蓉一进病房就大声嚷嚷了起来,她和徐振南回来de时候,几具尸体还躺在住院部de门口,卫蓉蓉一眼就认出了眉心中弹仰面躺在地上de黄毛。

  “哎,这里刚好能看到啊,你们没看见,真是可惜呀!”

  卫蓉蓉也是个没心没肺de丫头,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害怕,在那里指手画脚de说着,还走到病房窗hù边将窗帘给拉了起来。

  “咦?你们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啊?敢情你们都知道了呀!”卫蓉蓉见自己说了半天,叶天等人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惊异de样子,顿时明白了过来。

  “嗯,刚才看到了几个小混混在dǎ架。”

  叶天走到窗hù边往下看去,脸上忽然变了一下,扭过头说道:“卫叔,您先好好养伤,这事儿我一准帮您办好,您身上de这顿dǎ,绝对不会白挨de!”

  今天遇到de黄毛等人,不过是拆迁公司派来de小喽啰,追根溯源还是要找到拆迁公司老板de身上,今儿de事情只不过是先向他们收取点利息而已。

  “叶天,你不是说等警察上来再走吗?”听到叶天de话后,卫红军愣了一下。

  “卫叔,我表哥在下面呢。”

  叶天原本想等警察来了再走de,可是刚才往下面那么一看,却是发现表哥陆琛,虽然作为法医他并不一定会上来,但少一事总是比多一事好。

  卫红军也是认识陆琛de,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和小周先走吧,有蓉蓉陪我就行,这件事de来龙去脉王工都知道,回头我让他联系你!”

  刚才叶天让他们看热闹de时候,却是把王工给支开了,这样de事情虽然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但少一个人知道总归是好de。《 .

  “师父,您可真是太帅了,我只是听父亲说故事de时候才知道有人可以虚空画符,没想到您也能!”

  出了医院之后,周啸天de神情兴奋不已,他对那几个小痞子de死倒是没什么感觉,以前de工作性质决定了周啸天就不会害怕死人de。

  “嗯?少在人前说这些……”

  叶天没好气de瞪了周啸天一眼,后者顿时悻悻de闭上了嘴巴,不过看到叶天似乎没有生气,周啸天小心翼翼de问道:“师父,您……您能把这一手教给我吗?”

  周氏一脉de术法,多是用于风水堪舆、寻龙点穴和对人de命理推演,但对于争斗却不是很在行,周啸天只不过是个半大孩子,对于这个自然是极感兴趣de。

  “啸天,不是我不教你,是教了你也学不会。”

  叶天摇了摇头,“想要学习制符,最起码首先要能沟通天地元气,你家里de术法传承已经丢失了,没有相应de功法,这些你是学不会de。”

  看到周啸▲天脸上露出失望de神色,叶天接着说道:“你练de是内家拳,dǎ坐吐纳和调息de行功方法,和我这一脉都颇有不同,这也是我之前给你说只能收你做记名弟子de原因!”

  内家功法是以练气为主,讲究内修■,外家拳是练力为主,讲究外型,内家功法和外家拳de区别,从外型上看区别不是很大,从方法上就区别比较大了。

  外家拳讲究“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是以练身体de速度、力量、技巧等为主,在技击方面,效果比较快。

  而内家功法就不一样了,内家功法注重de不是速度、力量、技巧de训练,而是以开发人体内在de潜能为主,这就需要一些特殊de吐纳调息方法,也是内家拳de不传之秘。(《7*

  周啸天已经练习了十多年de家传内家心法,再想改弦易辙,基本上是不可能de了,那样de结果很有可能就会使其经脉受损,也就是传说中de走火入魔de。

  叶天无法教授周啸天,还有一个主要de原因,那就是传承。

  叶天de传承得来de莫名其妙,虽然他当时功力浅薄,但却是能施展出老道都无法做到de术法,他之所以能沟通天地灵气,也都是拜十岁时那次意外所赐de。

  当然,也不是只有这种办法才能感应到天地元气de存在,叶天从脑中传承里也得知,将他们这一脉de功法修炼到炼气化神de境界后,也有掌控天地元气de能力。

  换句话说,只要能将麻衣一脉de功法练到叶天这种程度,再得到相应de麻衣术法,就能和叶天一样施展出那些手段了。

  不过周啸天本身所学de家传内功心法,就是有所残缺de,如果找不回完整de家传功法,恐怕周啸天终其一生,功夫也就是现在这个水平了。

  听完叶天de解释后,周啸天不禁有些黯然,他们家族传承遗失近百年了,哪有那么容易寻找de回来?

  “你也不用失望,以后等有时间了,我要遍访国内de奇门中人,说不定就能得到你家传功法de消息de。”

  见到周啸天失望de样子,叶天也只能出言安慰几句,只不过他所说de话连自个儿都不相信。

  那些功法秘籍,就如同墓中所得de推背图一般,都是存世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久远de物件,经过近代de历次战乱,能保存下来de几率已经是非常de低了。

  -------

  叶天回到家de时候,于清雅等人还没回来,没多久他就接到了王工de电话,只是他那四合院不太适合接待人,于是和王工约在了老宅子见面。

  “叶天,这就是东城三家拆迁公司de资料。”

  坐在老宅子de待客室里,王工将几张资料摆在了叶天de面前,指着其中de一张说道:“找卫总麻烦de是这家叫安顺拆迁de公司,他们老板叫费贺炜,被人称为炜哥,卫总这次被dǎ,应该就是他下de手。”

  “另外两家呢?不是说三家联合起来de吗?”叶天不置可否de问道,他可没工夫一家家de去找麻烦。

  “这三家公司里面,利民拆迁公司是实力最强de,听说老板是当年北京城一个很有名气de顽主,在西城开有保安公司和武馆,不过……”

  王工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不过据我们de调查,利民拆迁好像没参合到这件事里面,应该是费贺炜和另外一家公司dǎ着利民拆迁de名号,扯虎皮做大旗。”

  “哦?这利民拆迁很有名气吗?那位炜哥都要dǎ着他de名头?”听到武馆,叶天愣了一下。

  不管是解放前还是现代,能开得起来武馆de人,肯定都是交游广阔de江湖中人,而且手上还必须有几分硬功夫才行。

  武馆在解放前是最盛行de,不管是北京还是上海,都有数家武馆de存在,叶天没少听老道给他讲那些武林人士踢馆de事情。

  只是当年他和老道行走江湖de时候由于政策de限制,国内还没有武馆de存在,现在听到王工说起一个拆迁公司de老板居然还开了家武馆,叶天不由来de兴趣。

  “利民拆迁只是在这个行当里有名气,不过利民de老板邱文东,在北京城de名气都很大,据说手底下养了不少de亡命之徒。”

  似乎怕叶天被自己de话给引偏了思路,王工接着说道:“叶天,这事儿应该和邱文东没什么关系,因为老板也认识他,那人脾气挺爽快de,不像是会背后捅刀子de人,而且他要想拿下这拆迁工程,老板当初还真得思量一下de。”

  叶天琢磨了一下,开口说道:“安顺公司dǎ着利民de招牌行事,想◇必这利民公司也脱不了关系,行了,王工,我知道这事儿怎么做了!”

  “叶天,你……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利民拆迁,那个邱文东是卫总都惹不起de,就算利民参与到这件事情里,卫总de意思也是要把他们给摘◇bìzhèlìmíngōngsīyětuōbúleguānxì,hángle,wánggōng,wǒzhīdàozhèshìérzěnmezuòle!”

  “yètiān,nǐ……nǐzuìhǎoháishìbúyàozhāorělìmínchāiqiān,nàgèqiūwéndōngshìwèizǒngdōurěbúqǐde,jiùsuànlìmíncānyǔdàozhèjiànshìqínglǐ,wèizǒngdeyìsīyěshìyàobǎtāmengěizhāi出来de!”

  看见叶天不以为然de神色后,王工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他一句。

  按照王工和卫红军de意思,这件事只要揪住安顺公司不放就行了,没必要把大名鼎鼎de邱文东牵扯出来,否则事情闹大发了,卫红军就不是躺在病床上那么简单了。

  叶天闻言笑道:“我明白de,王工,这两天工地要是不太平,就先别开工了,等两天看看再说,对了,这些资料留在我这里吧……”

  叶天知道王工是被这几天发生de事情给吓坏了,再说自己要做de事情,也没必要让他知道,省得这老实人担惊受怕de。

  “哎,我说你在那发什么呆啊?”送走王工后,叶天见到周啸天低着头坐在院子里,一副无精dǎ采de样子。

  “怎么着?还想着那些事呢?”

  叶天在他头上拍了一记,笑骂道:“你小子不是想入江湖吗?今儿好好xiū息,明天一大早,我就带你去见识下什么叫做江湖!”

  “师父,您说de是真de?咱们明儿去干嘛啊?”周啸天de眼睛亮了起来。

  “踢馆!”叶天嘴里蹦出了两个字。

  ----

  ps:第二更,兄弟们,yuepiao很悲催啊,今儿能到700吗?还差20多票!嗯,没yuepiaode朋友支援一张免费de推荐票吧!

  强烈推荐一本新书:《搞笑大唐》,书号2356545,看名字就是一本轻松de书,大家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