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血案


  第二百七十七章 血案

  从八十年代末的时候,香港diàn影就在大陆十分的流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diàn影里面人物的穿着,几乎都成为内地流行时尚的网》网7*

  像周润fā饰演小马哥的《英雄本色》一放映,顿时使得内地很多城市的大街上,一夜之间多出无数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还故意将风衣用烟头烫出几个洞的年轻人。

  而在九十年代,对这些年轻人影响最大的香港diàn影,无疑就是古惑仔了。

  由于取消了顶替父母工作接班的制度,在九十年代的末期,社会上也多了很多无所事事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正处于热血沸腾的年龄,被一些人有意识的一引导,顿时都学着diàn影里面的那些英雄好汉们斩鸡头拜老大,一个个把自己的头fā染的稀奇古怪。

  见到这些年轻人之后,卫红军顿时激动了起来,因为里面有两个就是拿刀砍他的,撑起双臂做起身体,大声喊道:“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出去!”

  只不过被包的像粽子一样的卫红军,此刻真的是没有什么震慑力,那群年轻人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领头的一个huáng毛笑嘻嘻的说道:“卫老板,您那闺女呢?嘿,听说还是大学生呢,长得真是水灵啊!”

  “你……你们敢动我女儿一下子,老子我荡尽家产也要废掉你们几个!”

  卫蓉蓉可是卫红军的逆鳞,听到几个混混的话后,差点就要下床和他们拼命了,却是被叶天一把按在了床上。

  “卫叔,稍安勿躁,看看他们来干什么的。”叶天脸上带着笑容,不过要是注意看他眼睛的话,就会察觉到那一丝让人冷入骨髓的寒意。

  “这就对了嘛,卫老板,你说你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一点礼貌都不懂,老子好歹也是来慰问你的啊!”见到叶天劝住了卫红军,那个huáng毛愈fā嚣张了起来。(《 .)

  叶天眉头皱了皱,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请说,卫叔身体不太好,需要休息的!”

  “小子,你算是哪根葱?信不信老子我砍死你?!”huáng毛不屑的瞪了叶天一眼,右手把腰间的衣服抬起,一把西瓜刀赫然插在他的腰间。

  “你对谁称老子呢?”

  叶天没说话,周啸天倒是不乐意了,他是叶天的徒弟,这huáng毛要是当上叶天的老子,那岂不是自己又多了个shī公了?

  再说了,别看这四五个小混混身上都带着刀,但脚步虚浮,身上一点功夫都没有,周啸天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用shī父出手,自己一个人就全能给收拾了。

  “嘿,小子,叫板不是?”

  huáng毛眼睛一瞪,一手抓在了刀柄上,冲着周啸天走了过去了,他前几天把卫红军砍成这模样了自己都没事,现在不是一般的嚣张。

  “得,哥们,有事你还是说事吧。”叶天不动声色的横跨了一步,挡在了huáng毛和周啸天的中间。

  “妈的,回头再收拾你小子!”不知道为何,在与叶天对视的时候,huáng毛那心里竟然没来由的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放弃了要教训周啸天的想法。

  huáng毛今儿是带着任务来的,当下走到了卫红军的面色,用手摸了摸卫红军头上的纱布,冷笑道:“卫老板,我们老大说了,你要是识相的话,拿出一千万作为前面几个工程的赔偿,另外把下面的拆迁交给我们公司,这事儿就算是一笔勾销,否则的话,哼哼……”

  按照huáng毛老大的想法,他这次算是把卫红军给整治服了,不怕他不接受自己的这个方案,否则自己每天派人去工地捣乱,卫红军的损失将会更大。

  那几家拆迁公司的老板们,也不是没想过彻底搞垮卫红军,但是他们也知道点卫红军的底细,万一要是玩个鱼死网破,他们也落不到什么好处的。(《 .)

  “你们!”卫红军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般的侮辱?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叶天轻轻拍了拍卫红军的后背,帮他顺了口气,说道:“卫叔,别生气,别生气,被这帮子人气坏身体,那才是真不值得的!”

  “小子,你说什么?找死是不是啊?”huáng毛一把推开了叶天,摆出一副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的架势。

  “呵呵,啸天,这人啊,你跟他讲道理,他就会跟你耍流氓,你要是跟他耍流氓呢?他就和你**制,咱们惹不起他们呀!”

  被那huáng毛推攘了一下,叶天倒是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开心,右手藏在身后快速划动了几下,一脸笑容的在huáng毛胸口处帮他掸了掸灰,说道:“卫叔会考虑你刚才说的,你们先回去吧……”

  被叶天在身上摸了一下,huáng毛没来由的感觉浑身一冷,往后退了一步,用刀指着叶天说道:“妈的,你们不要耍花招,下午我再过来,必须给我个答复!”

  叶天连连点头,说道:“您放心,我会劝下卫叔的,我们都是老实人,哪里敢招惹你们啊?”

  “算你小子识相,兄弟们,走了,下午再来!”

  见到叶天服了软,huáng毛像是打了场胜仗,再加上今儿来的时候老大也交代了,只准恐吓不准动手,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明儿你怕是来不了了!”

  看到huáng毛一行人走出了病房,叶天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起来,走到病房的床前将窗帘拉开后,对周啸天说道:“把门关上,反锁,谁都不要让进来!”

  “是,shī父!”

  和卫红军的一脸疑惑不同,周啸天却是满脸的兴奋,叶天刚才虚空画符的时候,可是被他瞧的清清楚楚。

  这种手段即使是在奇门江湖的传说中,都不见得有人能使出来,周啸天没想到叶天竟然用出了这一招,这年轻shī父的形象在心中顿时又高大了不少。

  “叶天,刚……刚才那几个人,就是对我动手的!”

  卫红军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被这一帮毛孩子痛打了一顿,心里那憋屈就甭提了,眼瞅着叶天陪着笑脸将几人送出去,他刚才差点没当场fā作。

  “卫叔,请您看场戏,这个只是点利息□,您受的委屈,叶天一准全都给您找回来!”

  叶天眯缝着眼睛看着住院部的出口,脸上虽然是带着笑容说话的,但身上却是杀意四溢,从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称老子而囫囵完好的。

  “看戏?”

  卫红军闻言愣了一下,继而想起那次慈善拍卖时fā生的事情,顿时激动了起来,拍着床边说的:“叶天,快,扶我到窗户边去!”

  叶天这会要盯着下面,他可不能分神,头也没回的说道:“啸天,帮卫叔把床摇起来,然后推过来!”

  “知道了,shī父。”

  周啸天答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帮卫红军摇起了床铺,然后将床推到窗户边上,刚好能看到住院部门口那地方。

  “出来了……”叶天忽然目光一冷,因为他看到huáng毛那标志性的头fā了。

  “给我爆!”

  叶天右手拇指小指和无名指屈起,中指和食指掐了个剑诀,遥遥对着楼下的huáng毛指去,一股无形的煞气穿越了这二十多米远的空间,径直落在了huáng毛的身上。

  “妈的,怎么这么冷?不都快四月了吗?”

  刚刚走出住院部的huáng毛猛的打了个寒颤,继而脑中忽然一乱,他fā现自己偷帮中兄弟二嫂的事情被人揭露了出来,整个帮里的兄弟都在追杀他。

  原本好的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此时却是拿着砍刀往自己头上砍去,huáng毛一声大喊,从腰间抽出砍刀迎了上去。

  而且他fā现自己突然像是被关二爷附体了,挥砍之间勇猛无比,往日比他能打的兄弟都被他砍的抱头鼠窜,这让huáng毛也愈加兴奋起来,举着刀追杀了下去。

  huáng毛沉浸在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但是外人看上去的情形可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刚一走出住院部,突然抽出把刀,对着自己身边的几个人砍去。

  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当场就有两个人被砍中脖子,一脸惊骇的表情捂住脖子缓缓躺倒在了地上,嘴中不断往外冒着血沫。

  而另外两个反应快的,则是冲上去抢夺起huáng毛手中的刀来,谁知道huáng毛反手一刀,那特制的西瓜刀竟然将一人的手腕齐腕砍了下来。

  如此一来,剩下的那人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在地上哀嚎的兄弟了,转脸就往外跑去。

  不过huáng毛像是认准了他一般,死死的追了下去,在跑出二十多米的距离后,终于追到那人身后,对着后脑就是一刀砍了下去。

  住院部门口突fā的血案,让一些病人和病人家属都恐慌了起来,原本安静的医院,顿时哭声震天,那场景倒像是什么大人物死了一般。

  “叶……叶天,你……你这也太狠了吧?”

  饶是卫红军对那几个人恨之入骨,但是亲眼目睹了这血腥的一幕,也是忍不住心底fā寒,冷汗顺着脊梁骨就流淌了下来。

  ---

  ps:感谢庄john老兄的再次飘红,今儿虽然是四更,不过有一更是昨天的,打眼尾椎出了点问题,实在不能久坐了,明儿补吧。

  七月的yuepiao不大理想,这是打眼更新不力的缘故,不怪朋友们,马上周一了,大家把推荐票投给相shī就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