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记名弟子


  叶天知道,周啸天的mǔ亲今年不过四十六七岁,不过看上去头发花白面容憔悴,倒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一般,可见家庭的变故给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妈,我扶您,这台阶高!”周啸天的确是个孝子,把身上的包裹往背上一扛,用手扶住了mǔ亲走进了四合院里。

  “这位哥哥,你扶住阿yí,我帮你拿东西吧。”

  经过这一个多星期的调养,唐雪雪的气色好了很多,身上比之前也胖了一些,见到周啸天打包小包的背了一身,连忙上来帮忙了。

  周啸天不知道唐雪雪是叶天的什么人,哪里敢让她帮忙啊,连连bǎi手道:“不用,不用,我行的,谢谢你,小妹妹……”

  “啸天,咱……咱们来到什么地方了啊?这……这里的空气怎么那么清新?”

  周mǔ虽然眼睛看不到了,但是鼻子和身体皮肤的感觉还是存在的,刚一进入到院子里,就感受到了这里的与众不同之处。

  “叶……叶哥,您……您在这布下阵法?”周啸天开始的时候还没注意,听mǔ亲这么一说,四下里一打量,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周氏一脉当年可是真正的奇门中人,往日在江湖之中也有着偌大的名声,虽然现在传承丢失了,不过周啸天的眼力还是有的。

  “行了,进屋说吧,阿yí,坐那么长时间车也累了吧?”

  叶天bǎi了bǎi手,将两人给让到了前院的正厢房里,说道:“老宅子那边早都收拾好了。就等阿yí您过来住呢,在这先休息会,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见见啸天!”

  毕竟是老爸的店里用人,这还是要让他过来把把关的,叶天给周mǔ倒杯水之后,就准备出去打电话。

  “等等。小……小叶,你比啸天大不了几岁,我叫你名字不见怪吧?”正当叶天想出门的时候,周mǔ却是叫住了他。

  叶天站住了脚步,说道:“阿yí,叫我叶天就行!”

  “好,那我就叫你叶天了。”周mǔ点了点头,突然扭转了脸。对○着站在一旁的周啸天说道:“啸天,你给我跪下!”

  周啸天倒是听话,二话没说双膝“噗通”一声,就对着叶天跪倒在了青砖铺就的地面上。

  “哎,阿yí,您……您这是干什么啊?啸天,起来。你小▲子跪我干嘛啊?”叶天被周mǔ和周啸天的举动搞的莫名其妙。连忙伸手去扶周啸天。

  “小叶,不要让他起来,我们周家,没有这样的不肖子孙!”

  周mǔ的话让周啸天对着叶天露出了哀求的神色,他知道mǔ亲如果不消了气,今儿甭想过这关,别说治疗眼睛了,不认他这个儿子都有可能。

  “那事儿发了?”叶天对着周啸天张了张嘴唇,却是没有发出声音来。周啸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

  原本还是周啸天叮嘱叶天不要说穿了这件事的,但是回到家mǔ亲一追问,从小就不敢说谎话的周啸天,把他盗墓以及认识叶天的经过都给说了出来。

  “去给我爸打电话!”见到周啸天点头,叶天一阵头大,连忙对着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唐雪雪做了个口型和打电话的姿势。

  叶天也是晚辈。有些话不好劝周mǔ的,但叶东平就不一样,到时候来了能打个圆场,这也是叶天让唐雪雪去打电话的原因。

  “阿yí,到底是什事儿啊?您看这地上挺硬的。先让他站起来吧?”

  叶天一边装着糊涂,一边bǎi手让唐雪雪去打电话。唐雪雪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马上跑了出去。

  “小叶,你不用瞒我了,我都知道了,这个不肖子孙竟然敢去盗墓,辱没了祖宗啊,我也没脸去见他九泉之下的父亲了!”

  周mǔ原本也是学校里的老师,不过眼睛不好之后,就转做了后勤工作,现在更是连班都没法上了,但她心里明白的很,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妈,都是我不好,您别伤心了!”

  见到老妈流了眼泪,周啸天顿时急了,双膝跪地行到mǔ亲面前,他知道mǔ亲的眼睛之所以失明,就是因为经常流泪造成的。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却是周mǔ甩了儿子一巴掌,“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周啸天,你的德行呢?到哪里去了啊?把下面的给我背下来!”

  挨了mǔ亲一巴掌,周啸天连手都没敢抬,老老实实○的背道:“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这周mǔ,是有学问的人啊。”

  听到周啸天所背的这段,叶天知道那是诸葛亮在54岁时写给8岁儿子诸葛瞻的《诫子书》,被后人奉为修身养性、勉诫训子的宝典。

  周啸天背完之后,开口说道:“妈,我知道错了!”

  “我虽然不是你们周家的人,但是跟了你爸十多年,知道你们周家为人的风骨,怎么到了你,就敢去做那些盗墓的宵小勾当呢?你对得起周家的列祖列宗吗?”

  周mǔ是个性情很刚烈的人,训斥起儿子来丝毫的不留情面,听得叶天也是心里打鼓,他不知道自个儿是不是该庆幸打小mǔ亲就没在身边了,否则会不会和面前这小子一个下场啊?

  “阿yí,您消消气,他年龄还小,又没有什么社会关系,行差踏错一步,也是可以原谅的,我这不就是让他来□北京上班了嘛,以后他肯定不敢再做这些事情了!”

  不过任凭周mǔ在自己面前教训儿子,也不是个办法啊,叶天想了想,开口劝解了一番。

  “小叶,我眼睛能看到的时候,还可以管着他,可……可现☆在阿yí什么都看不见了,就怕他学坏啊!”

  周mǔ拿出手帕擦了下眼泪,伸出手向叶天摸去,叶天连忙将手递了过去,说道:“阿yí,您这眼睛能治好,不用担心的……”

  紧紧的抓着叶天的手,周mǔ说道:“小叶,我听这不肖子说了,阿yí的眼睛不要紧,我……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阿yí,您说……”叶天答道。

  周mǔ迟疑了一下,说道:“小叶,我听说你和啸天父亲一样,都是奇门中的人,我……我想让啸天拜你为师,日后也不至再行差踏错做些不好的事情!”

  周mǔ虽然眼睛看不到,但心里却是比谁都明白,叶天伸手帮儿子,或许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心,两者间没有别的因素,说不定儿子以后又会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来。

  “这……阿yí,这可不行,我们两家的传承不同,所学的功法秘术也不一样,这不合适的!”

  听到周mǔ的话后,叶天顿时感觉有些头大,这事儿他早就拒绝了周啸天,怎么又被提起来了呢?

  “小叶,我听啸天他父亲说过,周家的传承早已遗失了,就啸天会的这些东西,有些还是我强记硬背下来教给他的,你就当周家已经不存在了,好不好?!”

  周mǔ脸上露出恳求的神色来,从丈夫去世后,她就一人把儿子拉扯大,这么多年都没向娘家开过一次口,但为了儿子的未来,却是向叶天说出了这番话。

  周mǔ曾经听丈夫和公公讲过有关于奇门中的事情,她知道在江湖中的规矩里,除了父子之外,最大的就要属师徒关系了,只有儿子拜了叶天为师,她才能真正放心下来。

  “阿yí,这……这阵的不合适的,我和啸天年龄差不多大,成为朋友没问题,但师徒,这……这不行!”

  ◎叶天连连摇起了头,按理说周啸天的人品不差,符合麻衣一脉收徒的标准,但是他年龄太大了,早已超过修炼本门功法的岁数,也无法继承麻衣一脉的传承的。

  “小叶,是……是阿yí冒昧了,打扰你了,啸天,咱◎yètiānliánliányáoqǐletóu,ànlǐshuōzhōuxiàotiānderénpǐnbúchà,fúhémáyīyīmòshōutúdebiāozhǔn,dànshìtāniánlíngtàidàle,zǎoyǐchāoguòxiūliànběnméngōngfǎdesuìshù,yěwúfǎjìchéngmáyīyīmòdechuánchéngde。

  “xiǎoyè,shì……shìāyímàomèile,dǎrǎonǐle,xiàotiān,zán们走吧!”

  让叶天没想到的是,周mǔ居然直接就站起身来,招呼儿子要离开,这顿时让他有些坐蜡,没成想她的性情竟然会如此的刚烈。

  叶天苦笑着拉住了周mǔ,说道:“唉,阿yí,您这是何苦■啊,我和啸天做朋友,一样会看管着他的!”

  周mǔ摇了摇头,说道:“那不一样的,我知道这孩子孝顺,他如果拜你为师,就会事事听从你的,否则我怕你日后也管不了他!”

  “这……这都是什么歪◇理啊?”

  叶天被周mǔ说的有些无语,看到她已经起身往门外走了,连忙说道:“阿yí,要不,就让啸天做我个记名弟子吧,他真的不适合学本门秘术,但是有些东西我还是能教他的。”

  在古代的时★候,亲传弟子是传承衣钵的,师傅会把一身的本领传授给他,而记名的相当于挂名的,只是代表收下了你,偶尔传授几手功夫而已。

  不过这也不算辱没了周啸天,因为叶天五岁拜师那会,同样是李善元的记名弟子,■到了十岁那年,才被正式收入门墙的。

  ----

  第二更,谢谢小草和毒爱巴神兄的飘红打赏,打眼去写第三更,还有两个小时,最后的yuepiao投出来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