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举报【四更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举报【四更求yuepiao】

  扛着把重达七八十斤de偃月刀跑了一里多路,来deyè天车子旁de时候,周啸天也是累de大口喘着粗气。(《 .)

  不过看到yè天打开车子de后备箱又给关上了,周啸天心气儿顿时平息了下来,yè哥舍不得将那包东西放里面,其价值自然是很昂贵de了。

  打开车子后门,yè天将尸骨放进去后,伸手将偃月刀接了过来。

  这把刀de刀身长约六十公分,刀柄在八十公分左右,加起来就是一米四多一点de样子,放在后备箱里似乎不大可能了。

  车里倒是能放下,但必须qián后放置,有些太显眼了,那明晃晃de刀身,估计隔着老远就能透过玻璃看到。

  qián后左右比划了一番,yè天一发狠,打开了车后盖,“***,反正这破车也没打算要了!”

  就在周啸天对yè天de举动感到莫名其妙de时候,yè天右手握住刀柄,猛de往qián一发力,宽厚锋利de刀刃顿时刺穿了后备箱de铁皮,从qián面de车后座下伸了出来。

  “靠,这……这样也行?”周啸天顿时看傻了眼,他虽然感觉那刀de卖相不错,但估计也就卖gè万儿八千de样子,还不知道够不够修车de钱呢。

  yè天拍了拍手,关上了后备箱,看了周啸天一眼,没好气de说道:“愣那干嘛啊?还不上车?”

  “哎,上车!”周啸天连忙拉开了副驾驶de位置坐了进去,眼睛透过反光镜,却是一直盯着后座上de那gè包裹。

  yè天看出了周啸天de心思,心中暗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一gè多小时后,车子驶进了保定市区。

  忍了一gè多小时,周啸天终于憋不住了,期期艾艾de看着yè天,开口喊道:“yè……yè哥。”

  “什么事?”yè天嘴里答了一句,眼qián却是看向qián面de路面。(《 .)

  周啸天吸了口气,鼓足了勇气问道:“yè哥,您……您包裹里到底顺上来de什么物件啊?”

  这次是他请yè天来平事儿de,而且yè天又给他治疗了受伤de肺经,按理说不管yè天拿上来了什么,都没他de份,是以周啸天没敢开口说要,而是拐弯抹角de探问着yè天de口风。

  “什么东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yè天笑道,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哎,那我可看了!”周啸天连忙应了一声,回过身子就去抓那包裹。

  “看吧,看吧,拿瓷实点,放在座位底下看啊!”

  “yè哥,我明白de,您放心,一准不会被外面de人看到!”

  周啸天把座位往后调到最大,将那包裹塞进了车qián放腿de地方,兴◇
  “kànba,kànba,nácíshídiǎn,fàngzàizuòwèidǐxiàkànā!”

  “yègē,wǒmíngbáide,nínfàngxīn,yīzhǔnbúhuìbèiwàimiànderénkàndào!”

  zhōuxiàotiānbǎzuòwèiwǎnghòudiàodàozuìdà,jiāngnàbāoguǒsāijìnlechēqiánfàngtuǐdedìfāng,xìng冲冲de伸手将yè天系de活扣给解开了。

  伸手往那紧身衣de裤腿里掏去,周啸天嘴上还念叨着:“这是什么东西啊?圆乎乎de,嗯?怎么还有两gè眼啊?”

  “妈……妈呦,怎么是gè骷髅头啊?!”

  嘴里一边说着话,手里抓着de东西已经被他拿了出来,这一看之下,周啸天坐着de身体顿时往上窜去,“嘭”de一声撞到了车顶。

  周啸天并不怕死人,没那胆子他敢跑单帮de去盗mù吗?但是这在全无防备之下,手里抓着gè骷髅头,任是他吃了雄心豹子胆,也被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妈de,敢吓唬小爷?”

  不过到底是在古mù内那种氛围里熏陶过de人,周啸天在最初de震惊过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一手摸着头,另外一只手就想去开车窗。

  见到周啸天de举动后,yè天用右手抓住了他de手腕,说道:“不要对先人de尸骨不敬,还有,你敢在这里扔gè头骨下去,就不怕警察找你de麻烦?”

  “可……可是yè哥,您……您带这么一袋子死人骨头干嘛de啊?”

  周啸天有些不死心de在那两gè裤腿里又翻找了一番,最后哭丧着脸抬起头来,一点都没掩饰自己心中de失望。(《 .)

  “这gè人生qián是奇门中deqián辈,我在下面也算是得到了他de恩惠,带他上来找gè机会送他入土为安!”

  yè天简单de给周啸天解释了几句,听到yè天de话后,周啸天虽然还是一脸失望,但却对那尸骨恭敬了许多,将其系好封口后,又放回到了后座上。

  看到周啸天de举动,yè天倒是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拿这位qián辈de尸骨来作弄他de,一时间车内de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路过保定汽车站de时候,周啸天突然开口说道:“yè……yè哥,我……我不想去北京了,在这里放下我吧,我回唐山!”

  yè天从mù葬里只鼓捣出了这么一袋子尸骨,值钱de玩意一gè都没有,周啸天自然谈不上什么分赃了,再和yè天厮混下去也没钱途,是以就想回家了。

  “嗯?为什么要回唐山?”yè天愣了一下,将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

  “我出来半gè月了,不放心我妈!”周啸天这倒是没说谎话,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这还是他第一次出来这么长de时间。

  yè天摇了摇头,开口问道:“你妈妈de病怎么办?难道你还要去盗mù?”

  周啸天即使有再多不是,一gè“孝”字也能揭过去了,而且他年龄比自己还小,又是周氏一脉de后人,yè天不想看着他越陷越深。

  “我……我什么都不会,不去盗mù还能干什么啊?”

  周啸天用双手捂住了脸,第一次在yè天面qián露出了自己de脆弱,他终究还是gè十**岁de孩子。

  “哭什么啊?男人可以流血流汗,但惟独不能流de,就是眼泪!”yè天一声断喝,打断了周啸天de哭泣声。

  被yè天吓住了de周啸天,眼中透出de全是迷惘,他不知道自己de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也看不到任何de希望。

  “你啊……”

  yè天摇了摇头,说道:“你回唐山吧,然后带你母亲来北京找我,阿姨治病de钱我来掏,不过你要给我工作三年,就当是还我医药费了!”

  “什么?!”周啸天猛de抬起了头,“yè……yè哥,您说de是真de?!”

  从父亲去世之后,周啸天在外面所受到de都是白眼,从来没有任何人主动de去帮助过他,所以这才养成了之qiányè天认识他时de孤僻性子。

  感受了世间诸多de人情冷暖,周啸天并不认为yè天会帮助自己,如果不是真实de听到了yè天de话,周啸天还真de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废话,我忙活了一夜,闲de蛋疼和你开玩笑?”yè天没好气de瞪了周啸天一眼。

  “可是……yè哥,我什么都不会干啊!”像周啸天这种环境中■长大de人,却是自尊心极强de,他从小就不肯欠人人情,也不愿意yè天因为怜悯而帮助自己。

  对于周啸天de心理,yè天是了如指掌,笑了笑说道:“我爸开了gè古玩店,你去店里帮忙吧,三年时间你只■■长大de人,却是自尊心极强de,他从小就不肯欠人人情,也不愿意yè天因为怜悯而帮助自己。

  zhǎngdàderén,quèshìzìzūnxīnjíqiángde,tācóngxiǎojiùbúkěnqiànrénrénqíng,yěbúyuànyìyètiānyīnwéiliánmǐnérbāngzhùzìjǐ。

  duìyúzhōuxiàotiāndexīnlǐ,yètiānshìlerúzhǐzhǎng,xiàolexiàoshuōdào:“wǒbàkāilegègǔwándiàn,nǐqùdiànlǐbāngmángba,sānniánshíjiānnǐzhī要给我收件法器,就不算占我便宜了!”

  yè东平一直都说店里要请gè人,不过始终找不到合适de伙计,在脑中有了想帮助周啸天de念头后,yè天就已经打好了主意。

  周啸天原本就是在古mù里折腾de,用鼻子闻都知道那些物件是出土de,放到老爸店里都不用培训就能上班,这么合适de伙计哪里去找啊?

  而且周啸天是gè孝子,俗话说百行孝为先,yè天也极为看重他身上de这点品质,这样de人用起来也放心。

  加上他又是奇门周氏一脉de传人,yè天不知道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出于江湖道义也是要出手相助de。

  “yè哥,您……您爸他要我?”对于自己这盗mùde身份,周啸天还是深以为耻de,连带着心里也有些自卑。

  “我说你小子怎么娘们似de啊?那么磨叽干嘛?愿意就来干,不愿意拉倒!”

  yè天没好气de回了一句,抬眼四处瞅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了张100块钱de票子,说道“去,到那gè文具店买gè信封,然后再买点信纸来!”

  “愿意,我愿意干啊,yè哥,您等着,我这就去买!”

  虽然不知道yè天买信纸信封干什么,不过此时de周啸天,已经被巨大de惊喜给笼罩住了,连yè天de钱也没接,拔腿就下了车。

  接过周啸天买来de纸笔信封,yè天随手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自己家de住址,交给了周啸天,然后换了左手,在另外一张信纸上歪歪扭扭又写了起来。

  “我是一名有良知de盗mù贼,向政府举报一处被多次盗掘de古mù,地点在羊平镇田庄村东头五百米处!”

  读着yè天那歪扭七八de字,周啸天不由傻了眼,“yè哥,您……您这是★要干什么啊?我家里还有老妈在,我可不去自首!”

  yè天抬起手用笔在周啸天脑门上敲了一记吗,没好气de骂道:“滚一边去,自首我还要让你买信封信纸啊?”

  这几年盗mù团伙作案是越来越猖▲獗,yè天知道,既然周啸天这半吊子盗mù从业者都能找到那座古mù,想必一些更专业de人,在不久之后也会寻到那里。

  偃月刀已经被yè天取出,他不想让那几gè棺椁中安息de古人被盗mù贼们抛尸弃骨,所以这才有了向政府举报de念头。

  ---

  ps:第四更,六月还有最后四十来gè小时,大家deyuepiao投出来吧,嗯,推荐票也支援一下相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