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尸骨【三更求月票】


  “难道……这是设计墓室的那位前辈高人?”看着道袍shàng尚未腐朽的八卦图案,叶天脑中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古代帝王为了保证墓葬的保密及安全性,防止后人盗墓,都会将修建墓葬的劳工匠人们全部杀死,最有名的自rán就是秦始皇陵陪葬的数十万工匠了。

  自秦以后,虽rán历代帝王都宣扬不再用活人殉葬,但那些修建陵墓的人,却是不在此列,往往墓葬修好了,也到了他们将死之日。

 ● 至于陵墓的设计者,更是在必杀之列的,所以叶天推断这具尸骨就是当时的那位风水高人,是十分合lǐ的。

  “前辈莫怪,回头晚辈会诵念往生咒,帮您超度轮回的!”

  这lǐ的尸骨shàng的皮◇◆肉虽rán早已腐朽殆尽,不过仍rán残留着yī股难闻的气味,叶天也没蹲下身体,直接用手中偃月刀轻轻拨动了yī下那具尸骨。

  “果rán如此!”

  当那具尸骨被叶天移动的时候,yī面罗盘■从道袍中滑落了下来,只不过这原本应该是件法器的罗盘,经过墓中阴煞的千年侵蚀,已经变得法力全无了。

  “嗯?还有东西?”

  在罗盘滑出来之后,叶天发现,在这道人大腿骨的部位,似乎有yī团黑乎乎的东西,当下用偃月刀挑开了他身shàng的衣服。

  “靠,这挨了多少箭啊?”

  挑开道人腐朽不堪的衣服后,叶天顿时愣住了,因为在他胸腹间的骨骼之中,密密麻麻最少有二三十个箭簇,在古代,这种死法就被称之为万箭穿心的。

  想来这道人也不是善于之辈,在要被杀死的时候进行了激烈的反抗,不过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最后还是被箭杀在了这lǐ。

  “个人能力再强,也不是yī个朝廷的对手啊!”叶天摇了摇头。也用这话告诫了自己yī番,这才将目光看向那人的大腿骨处。

  在那人的大腿根部。有yī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物体。原本应该是用牛皮筋绑缚住的,但是皮肉腐烂之后。那物体也就卡在了他的骨骼之中。

  “是个铁盒?”叶天用偃月刀轻轻触碰了yī下那个扁平状的物体。竟rán发出了金属交击的声音。

  “难道是这人流下的传承秘术?”

  叶天再也顾不得地shàng难闻的气温,蹲下身体将盒子取了出来,“嗯?不是铁盒,竟rán是木头的?”

  盒子入手很沉,但并没有金属的质感,而是用沉香木制造的,鼻尖还有yī股淡淡的香味。

  叶天心中yī阵激动,现代★术法式微,除了他自家传承之外。早已见不到别的奇门中人了,想着手中木盒lǐ极有可能就是道人的传承,叶天心lǐ顿时yī片火热。

  木盒的铜纽扣还是保存完好的,叶天将纽扣往shàng挑开,伸手将盒子★打开了。

  “绢帛?”

  看着木盒中yī本薄薄的绢帛,叶天心中欣喜若狂,唐朝虽rán已经有纸张存在了,但对于yī些有价值的记载,多是用绢帛书写,这想必就是道人的传承了。

  来不及细想,叶天伸手就将其拿了出来,不过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他手中抓着的绢帛,有如粉末yī般,随着叶天的动作化为了飞灰。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天到底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甚至◆对于墓葬之中文物的保护意识,还不如shàng面的半吊子盗墓贼周啸天。

  叶天并不知道,这些尘封在墓葬lǐ千年的物件,yī遇到氧气之后,如果不经过专业的护lǐ,很快就会腐朽成灰的。

  曾○经国内有yī座保存完好的墓葬开启时,考古工作人员就曾经眼睁睁的看着yī张方桌慢慢变了颜色,当鼓风机送进的风吹过方桌的时候,整张方桌都化为了灰烬。

  “妈的,这……这怎么办啊?”

  绢帛的腐朽,让叶天抓狂起来,他虽rán此时也猜到了原lǐ,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去阻止绢帛的老化。

  “对了,阴气应该能保存住这些绢帛!”叶天忽rán心中yī动,他记得师父好像说过,墓葬之中未见阳光的阴土和阴气,均是能保存墓葬中被氧化的器物。

  想到这lǐ,叶天右手微微用力,催动了偃月刀中的煞气,yī股极阴之气从偃月刀中溢出,将那木盒给笼罩住了。

  果rán正如叶天猜想的那样,当阴气包裹住木盒后,那lǐ面绢帛的老化顿时停顿了下来,只不过当叶天再次伸手去拿的时候,心中却满是苦涩。

  就在绢帛刚刚短短的与空气接触的这段时间,大约有yī指厚的绢帛,竟rán全部腐朽掉了,叶天两根手指拎shàng去,只能捏起yī撮灰烬。

  “可惜了,我他娘的真是个败家子!”叶天此刻是欲哭无泪,yī口气叹出,木盒中灰烬飞扬,飘散在了墓室之中。

  “咦?还有东西?”叶天的目光看向盒子底部的时候,心脏情不自禁的又“咚咚”作响起来,因为他发现,在木盒中还有yī块折叠起来的青色布料。

  这次叶天却是没敢贸rán用手去抓了,他yī边用阴气滋养着这个木盒,yī边释放出气机,感应起这墓葬中阴土所在的位置来。

  奇门中所谓的阴土,yī是从未见过天日的,二来就是需要被阴气滋润,土质本身含有阴气的存在,只是土非玉石那般能容纳阴气,阴土还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在叶天的★感应下,他很快就察觉到yī块铺地方砖下的不同,伸出偃月刀撬出了那块方砖后,叶天将lǐ面的yī小撮泥土捏了shàng来。

  把这yī撮阴土洒在布料shàng,叶天暗自在心中祈祷,“但愿这东西能保★存住这块衣料吧!”

  将木盒盖shàng塞入到自己的紧身衣lǐ,叶天望着那具尸骨踌躇了起来。

  从某种意义shàng来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作为奇门中的前辈,叶天既rán遇到了,那就是有缘,他应该帮此人收拾骨骸另行安葬的。

  而且叶天在这墓中得到了偌大的好处,也都是拜此人所赐,如果不给其收拾尸骨的话,也有些说不过去的。

  叶天想了yī下之后,伸手将两条裤腿给撕了下来☆,对着那具道人尸骨拜了yī拜,口中念道:“前辈,得罪了!”

  顾不得鼻中传来的腥臭,叶天将道人骨骸yī块块都给放到了裤腿之中,这紧身衣质量不错很有弹性,倒是不怕给划破撑坏掉。

  “该离●,duìzhenàjùdàorénshīgǔbàileyībài,kǒuzhōngniàndào:“qiánbèi,dézuìle!”

  gùbúdébízhōngchuánláidexīngchòu,yètiānjiāngdàoréngǔháiyīkuàikuàidōugěifàngdàolekùtuǐzhīzhōng,zhèjǐnshēnyīzhìliàngbúcuòhěnyǒudànxìng,dǎoshìbúpàgěihuápòchēnghuàidiào。

  “gāilí开了!”回头看了yī眼墓中几个巨大的棺椁后,叶天带着道人的尸骨和偃月刀,步出了后墓室,沿着甬道返回到了地面shàng。

  “谁?!”

  叶天刚刚从盗洞中冒出了脑袋,睡在yī旁头shàng顶着枯草的周啸天就跳了起来,他这yī夜也不好过,提心吊胆怕有人过来不说,还担心叶天在下面出事。

  “嚷嚷什么啊?小声点!”

  此时已经是快凌晨五点了,耳中传来远处村庄的鸡鸣声,恐怕再过shàngyī会,这条道shàng就会有人路过了。

  “叶哥,是您啊?”

  听到叶天的声音,周啸天顿时是惊喜交加,尤其是看到叶天两手拎着的裤腿和那把偃月刀后,周啸天眼睛都笑的眯成了yī条缝。

  虽rán叶天此行是帮他化解劫难来的,但自个儿连着两宿喝着西北风给叶天放风,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叶天从墓葬lǐ得了大头,多少会分给自己yī点的。

  眼瞅着那两裤腿鼓鼓囊囊的,还有些尖锐物顶了出来,周啸天可以断定,那肯定是yī些金银器皿,叶哥虽rán口口声声的不会盗墓,但掏出来的都是好东西啊。

  看到周啸天傻傻的站在那lǐ发呆,叶天不禁训斥道:“还愣着干嘛啊?快点把这lǐ收拾yī下,盗洞填起来,时间不早了,咱们连夜回北京!”

  “嘿,叶哥,您瞧好吧,都交给我了!”被叶天yī番话说的惊醒过来的周啸天,拎着工兵锹就忙活了起来,十多分钟过后,那个盗洞已经是恢复如初了。

  等周啸天处lǐ好盗洞后,叶天也换好了衣服,rán后又用脱下的紧身衣,将道人的尸骨包裹了yī番,找出两根麻绳死死的缠住了。

  “走吧!”叶天yī手拎着偃月刀,yī手拿着那包尸骨,招呼了周啸天yī声,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赶去。

  “叶哥,我……我帮您拿yī个呗?”

  谁说周啸天性子冷淡的?这会他就积极的不得了,yī双眼睛滴溜溜的就没离开叶天那用紧身衣扎成的包裹。

  “想帮忙?好吧!”叶天笑了笑了,把右手拿着的偃月刀递给了周啸天。

  “我靠,这……这玩意怎么这么重啊?”

  原本看着叶天拎着那偃月刀举重若轻,周啸天心lǐ就没怎么在意,不过当他接过偃月刀的时候,双手却是猛的往下yī坠,差点没砸到自己的脚面。

  “怎么着?拿不动就还给我!”叶天笑道。

  想要分赃也不能空口白话啊,现在正是表现的机会,周啸天连忙说道:“能,能拿动的!”

  周啸天也是打小练武的,两臂颇有几分力气,把偃月刀抗在肩膀shàng后,倒是也能跟得shàng叶天的脚步。

  -----

  ps:第三更送shàng,漂亮话就不说了,打眼继续码字,希望朋友们能把最后两天的yuepiao投给相师,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