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噬主


  第二百六十五章 噬主

  在中室这高达五米的空间之中,还环绕着六根直径近半米的柱子,将整间墓室支撑的坚固无比,即使发生地震,都bú见得能使其坍塌。(《7*24小时bú间断更新纯txt手●打小说.)

  “靠,吓我一跳!”

  叶天用手敲了敲身边的一根柱子,传chū了木头敲击时沉闷的“咚咚”声,这让他也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些木柱,均是被漆上了金粉,看上去犹如黄金铸成的一般。 ◆dǎxiǎoshuō.)

  “kào,xiàwǒyītiào!”

  yètiānyòngshǒuqiāoleqiāoshēnbiāndeyīgēnzhùzǐ,chuánchūlemùtóuqiāojīshíchénmènde“dōngdōng”shēng,zhèràngtāyěsōngleyīkǒuqì,yīnwéizhèxiēmùzhù,jun1shìbèiqīshànglejīnfěn,kànshàngqùyóurúhuángjīnzhùchéngdeyībān。
  叶天也bú知道这些柱子是什么木质的,但历经千年而bú腐,想必一定也是很珍贵的木料。

  六根鎏金柱子上,还镌刻着龙形图案,并且周围的墙壁的和穹顶,都有着五颜六色的彩绘,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富丽堂皇。

  只是叶天并非是第一个进入到这里的人,由于外部空气的侵蚀,很多彩绘图案已经掉色和脱落了,但仍然难掩这座千年大墓的奢华与气派。

  这个中室用鎏金柱子隔成了三个耳室,bú过耳室里面的陪葬品都已经被搬空了,只有地上散落着一些金银器,偌大的空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叶天知道,在中国古代墓葬中,一般的双室墓结构,已表明墓主人身份达到王公贵族的级别了,这座古墓bú但是双室墓,并配有多个侧室和两个耳室,身份尊贵可见一斑。

  “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墓葬啊?”

  生平第一次客串了一把盗墓贼,叶天却是生chū了考古学家们的心思,因为他实在有些好奇,这墓葬主人究竟是如何招惹了那位前辈高人?被人布下了这么个断子jué孙的风水局。

  在地面上有许多用汉白玉石打制的基座,原本上面应该有些物件,但此时却是被扫荡一空,甚至有几个镌刻着精美莲花图案的基座,都被人用斧锤给凿下了一半。(《7*24小时bú间断更新纯txt手打小说.)

  “嗯?这里应该就是阵眼了,bú过这布风水局的人,为何会将后室改为阴煞汇聚的地方啊?”

  这些残缺的汉白玉石,如果看着考古人员的眼里,都是有研究价值的古代艺术品,但是对于叶天而言,这些却是此处风水局至关重要的所在。

  但是让叶天困惑bú解的是,后室为安放棺椁的地方,一般来说,风水师都会将其布置成生吉之穴的穴眼,以用来护佑庇福后人。

  bú过按照这个风水格局的布置,却是恰恰反过来,如果叶天没猜错的话,设计这个墓葬的人,却是将后墓室建成了一座风水jué地。

  从后墓室流chū的阴煞,都汇聚到了中室穹庐之上,整座大墓毫无生吉之气可言,这对墓主人的后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风水学说之中有句话,叫做“阳宅影响一家人,阴宅影响一族人”,可见墓葬风水的重要性了。

  人是由父之精母之血孕育而成的,所以父母之骨骸葬在一个地理环境好的地方。可以荫佑后人,但如果反过来,那就会让后人灾祸连连,甚至断子jué孙。

  叶天整整观察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bú过这也让他愈发糊涂了起来:“这他娘的要有多大的仇,才会如此布置啊?那墓主人难道就一点看búchū来?”

  这个墓葬呈三山环抱之势,东西有流水,可谓是jué佳上好的风水格局,但墓葬内的布置却是被人为的改动,使其竟然变成了一个死穴。

  而偏偏整座墓葬还修建的富丽堂皇,显然墓主人对其十分重视,但却在关键所在被玩了一手偷龙转凤,这肯定bú是墓主人所授意的。

  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墓葬主人bú知道如何得罪了那位请来设计这个陵墓的风水术师,使其暗中做了手脚,将一座原本可以庇佑后人的jué佳风水阴宅,变成了后人的催命符。(《 .)

  bú过布下这样阴损的风水阵法,也是有伤天和的,那位风水行的前辈想必和墓主人有着什么深仇大恨,才会冒着遭受天谴的风险做chū了这番疯狂的举动!

  “***,倒是便宜我了!”

  感受着后室阴煞之气源源bú断的涌向穹庐顶处的无痕,叶天也bú知道心中是个什么滋味,这积郁了千年的极阴之气,短短一天工夫里,竟然被无痕吸收了大半。

  本身打制无痕的材质就非常好,而且它之前所在的墓穴,也是一处阴极之地,否则也bú会形成天然的法器了。

  只bú过那处阴穴内的煞气都被无痕吸收殆尽,无法使其品质更进一步,而这里的阴煞千年未泄,无痕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将墓葬内的煞气尽数吸纳了进去。

  现在即使是煞气外泄chū去,也bú会对周围村庄造成太大的影响了,最多有些身体虚弱的人会生场小病而已。

  “让我再助你一把吧!”

  感受着后墓室传chū的煞气有些bú继了,叶天站在中室阵眼处,双手掐了个指诀,浑身元气激荡,口中爆喝一声:“引!”

  随着叶天的喝声,中室的元气瞬间快速转动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看bú见的漩涡,将原本有些后力bú继的后墓室中的煞气,尽数的吸了chū来。

  一时间,整间中室的温度似乎骤然下降了好几度,煞气流动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一般,bú过叶天心神坚定,根本bú为所动,双手一抬,将煞气引导向了墓室的穹庐之处。

  “铮!”

  被叶天插在穹庐砖壁上的无痕,发chū了一声清脆的鸣响,似乎在欢呼bú已,而它也加快了吸收的速度,那海量的煞气,在短短的五六分钟之内,竟然被它吸纳一空!

  叶天也bú知道无痕竟然有如此的的功效,惊喜之余bú由想道:“怪bú得师父对攻击法器那么推崇,如果当年有这么个家伙什在,师父也bú需要损失一件法器了,直接就能将那处山中古墓的煞气吸收殆尽的!”

  就在叶天心中沉思的时候,脑中突然恍惚了一下,自己仿佛到了个古战场,数万人◆厮杀在一起,周围喊杀声震天,残肢断臂横飞,到处都是尸山血海,犹如一片修罗场地。

  “妈的,想造反啊?”

  叶天一愣之下,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感到嘴中一咸,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心中大怒,◇掐了个指诀,口中喝道:“来!”

  被叶天气机牵引,原本插在穹庐顶部的无痕,像是穿过块豆腐一般,刺穿了整整四层砖墙,对着叶天飞射而来。

  此时的无痕,和平时阴煞内敛bú同,一阵阵强烈的煞气冲击而chū,目标正是站在墓中的叶天。

  “你大爷的,老子滋养你,居然想造反?!”

  虽然传承典籍上有法器通灵和噬主一说,但叶天却是从来没遇到过,眼前的情形他哪里还会bú明白,无痕这是bú甘被他驱使了。

  眼见无痕已经来到面前,叶天右手闪电般的伸了chū去,用两指死死的夹住了无痕的剑刃,虽然无痕锋刃震动,发chū“嗡嗡”的响声,但却是丝毫都动bú得了。

  叶天左手◎接连掐了几个指诀,飞快的打入到无痕剑身之中,然后嘴巴张大,刚才咬破舌尖含在嘴里的一口鲜血喷在了无痕剑体之上。

  原本还在挣扎bú已的无痕,被叶天这一口鲜血喷chū,顿时消停了起来,冲天的煞气完○全收敛到了剑身里,又变成了那把黝黑毫无bú起眼的短剑。

  “***,没想到还真的要用血祭!”

  感受着右手无痕传来的那种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叶天伸手mò了mò嘴边的鲜血,他刚才所用的秘术,就是专门收服凶煞之器的。

  “铮!”无痕发chū一声脆响,bú过这次却bú是伤人了,而是犹如小儿撒娇一般,让叶天有些哭笑bú得。

  “算了,饶了你这一回!”叶天笑着就准备把无痕给收起来。

  “铮!”bú知道为何,无痕忽然在叶天手心调转了个放心,刃尖处对着那黑洞洞的后甬道鸣响了起来。

  “嗯?法器示警,莫非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叶天愣了一下,他也能感觉到后墓室内的煞气,似乎并没有完全被吸引chū来,那里被阴煞侵蚀了千年,说bú定就会有像无痕一般的存在呢。

  “入宝山bú能空手回,这前人的东西本就是属于大家的,哥们我拿上一件也是应该的吧?”

  叶天本没有想从墓葬中偷取物件的想法,bú过能让无痕示警的东西,想必bú是凡物,一时间也是心中火热,穿过中室后,进入了后甬道。

  一般墓葬主人都会将其棺椁放在后室之中,如果是夫妻合葬墓▲,后室将还有数个侧室,以安放主人和妻妾们。

  “嗯?这里怎么会还有死人?”在来到后甬道相连墓室的汉白玉石门处时,叶天停住了脚步。

  因为在汉白玉门的边上,还有一堆死人的尸骨,叶天从这人■身上腐烂的粗布麻衣制成的衣服能看chū,他jué对bú是被抛尸在此的墓葬主人,而应该是后来进入盗墓的人。

  按理说墓葬之中bú会还有危险的,叶天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中起了一丝警兆,左手握住了无痕,右手缓缓的推开那早已被破坏了的汉白玉门。

  ------

  ps:第一更,感谢庄john和阿丁兄弟的书评飘红,最后三天了,今儿一上午却被追了七百票,欲哭无泪啊,求yuepiao支援!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