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无缘【三更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一章 无缘三更求yuepiao

  “叶哥,咱们去赵庄干嘛啊?”

  见到叶天发动了车子,直接往前面开去,周啸天一脸疑惑的问道,他没想到叶天之前问他前面村庄的名字,却是用来向老头问路的。

  “这叫投石问路,对这些江湖门道,你还嫩着呢……”

  叶天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论起盗墓的手段,他不如周啸天,但要说起行走江湖的门道路数,周啸天却是拍马都赶不上叶天的。

  这座大墓,地处庄稼周围,早晚都会被当地政fu发现,而那些盗洞的出现,必然会使相关部门进行调查,而叶天在这偏僻乡村出现的事情,也是躲不过去的。

  所以叶天就要造成一种过路的假象□来,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就顺手从别的车上卸下两个本地的车牌换在了这破桑塔纳上,基本上做的是天衣无缝。

  开着车颠簸了大半个小时,到了赵庄之后,叶天也没停车,穿过赵庄又往前面开去,他知道在前面还y☆ǒu个小镇子。

  刚好今儿镇子上yǒu集市,虽然已经快散了,但摆摊的还是不少,叶天买了两刀黄纸一只公鸡,然后又去到镇子上的合作社里买了只毛笔。

  另外叶天还买了两瓶当地的烧酒和一些熟食,连着公鸡一起拎到了车子上。

  看着叶天拎着只公鸡上了车,周啸天不由奇怪的问道:“叶哥,您买这些干嘛呀?这要是诈尸了,也要买两只黑驴蹄子才管用啊?”

  叶天闻言撇了撇嘴,笑骂道:“屁的诈尸,你小子还以为墓里yǒu僵尸啊?”

  在叶天看来,这所谓的僵尸,只不过是那些盗墓贼下到墓葬里之后,被阴煞侵蚀所看到的幻觉,侥幸逃生之后以讹传讹,千百年下来,也就成为了传说。

  不过叶天也没对周啸天解释,而是开着车来到镇子外,将车子驶进了一处无人经过的山坳脚下。

  把车子熄火之后,叶天拎着公鸡和从招待所带来的陶瓷缸子下了车,右手手指微弹,无痕已然是被叶天握在了手心里,轻轻的从鸡头处划过。

  用无痕杀鸡,纯粹的牛刀宰鸡了,一道寒光闪过,鸡头落在了地上,鸡血喷洒而出,叶天连忙用陶瓷缸子给接住了。

  趁着鸡血未冷,叶天将黄纸铺在了车头上,拿毛笔蘸了鸡血后,龙飞凤舞的在上面画起fú来,不过山间风大,连续两张镇煞fú,都因为黄纸被风吹开而没yǒu制成。

  “靠,真麻烦……”

  画fú是需要动用元气的,叶天看了一眼愣在旁边的周啸天,说道:“帮我按住这黄纸的两边。”

  周啸天揉了揉眼睛,问道:“你……你这是在画fú箓?”

  “当然了,不是画fú我忙活个什么劲啊?”叶天没好气说道:“快点,画完了休息会,咱们还要去田庄!”

  “是,是,我就用一根手指按住,保证不影响你!”

  周啸天连忙答应了一声,上前摊开一张黄纸,对着风向处按住了黄纸的两边,脸上兴奋之余还yǒu一丝震惊的神色。

  周啸天六七岁的时候,曾经听父亲说过,他们周家的先人,可以画fú镇妖破除鬼魅,当时周啸天还小,就是当成故事来听的。

  即使长大以后,周啸天还是认为fú箓一说过于飘渺,但没想到叶天居然当着他的面画起fú来,这让他顿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的话。

  周父曾说,懂得画fú的人,必须能沟通天地元气,借元气为己用,非寻常人能为之,就是周家数十代的先辈,也只yǒu那么两三个人在术法上达到了如此高度。

  而叶天居然能制fú,这也就是说他在术法上的造诣,应该可以与周家先辈们相比肩了,在术法式微的现代还yǒu叶天这样的怪物,由不得周啸天不感到震惊。

  画好一张镇煞fú后,叶天拿着手里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张还行,哎,再换一张!”

  “大功告成,走人!”

  连着画成了三张镇煞fú,叶天才收了手,小心的将fú箓折好收起来后,顺手将陶瓷缸子远远的扔进了草丛里。

  转脸看到周啸天还站在那里,叶天皱了皱眉头,说道:“上车吧,这里山风太大,找个地方休息下吃掉东西,等晚上再回田庄。”

  “师……师父!”

  让叶天没想到的是,他话声刚落,周啸天居然“噗通”一声,双膝着地的跪在了他的面前。

  “师父?你喊谁?”叶天左右看了一眼,这小子莫非被煞气侵坏了脑子了?

  “师父,您就收下我吧!”周啸天一个响头磕了下去,只是额头还没碰着地面,就被叶天用脚尖给挡住了。

  “师父不能乱喊,头也不能乱磕的,咱们俩没师徒的缘分!”叶天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周啸天。

  “不,叶哥,您是我见过的真正的高人,您不收我为徒,我就跪下不起来了。”

  周啸天原本就对术法极感兴趣,但条件所限,他无法真正进入到奇门江湖之中,眼下见了叶天这尊真佛,岂yǒu不拜的道理?

  “妈的,我说你小子武侠小说看duō了吧?成,你就在这跪着喝山风吧,老子我没工夫和你磨叽!”

  叶天可不吃周啸天这一套,转身就上了车,直接发动了车子往后倒去。

  “哎,哎,师父,您等等我……”

  周啸天再成熟,也不过就是个十**岁的孩子,眼瞅着叶天真要走,立马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见到周啸天上了车,叶天踩了一脚刹车,看向周啸天,认真的说道:“你本是周氏一脉的嫡系传人,虽然丢失了传承,但你的身份却是无法改变的,奇门中人最是重视传承,你这样做,也不想想列祖列宗们会作何感想啊?”

  “可……可我们家里传承早就丢掉了啊!”

  周啸天没yǒu师傅领着进门,所学的一些东西都是小时候父亲教的或者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并不懂得这些事情,也不是很看重。

  “你还姓周呢不是?”

  叶天没好气的说道:“作为周氏一脉的子弟,你应该想着日后如何寻回周氏传承,而不是来学我麻衣一脉的!”

  其实周啸天自小练武,根骨俱佳,原本是修习术法的好苗子,不过他年龄偏大了,却是无法继承麻衣一脉的传承,叶天也只能用门第之说拒绝了他。

  “那……那好吧,叶哥,我会将周氏一脉发扬光大的!”

  想着自己改投他人门下,的确是愧对祖宗,周啸天也只能打消了这个主意,他也是心志坚定之辈,同时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将周氏术法继承下去。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日后我yǒu时间了,陪你到湖南江西周氏族中走一趟!”

  说服了周啸天之后,看着天色也逐渐快黑了下去,两人在车里吃了点酒肉,叶天开着车往来时的方向驶去。

  河北二三月份的农村,还是寒风刺骨般的寒冷的,到了晚上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灭了灯,也没人发现在他们村子的一条土疙瘩路上,停着一辆前盖打开的汽车。

  “叶哥,咱们什么时候下去啊?”

  这会已经九点duō钟,叶天和周啸天也在这里等了三四个小时了,期间yǒu些人路过,都被叶天用纯正的保定话以车子坏了应付了过去。

  “再等一会!”

  叶天看了周啸天一眼,强调道:“是我下去,不是咱们下去,我可没那么duō伤药给你吃,你小子在上面望好风,yǒu什么不对就把车子发动起来,我能听得到!”

  对于周啸天已经盗了三座墓都没被抓住,叶天也只能暗叹这小子运气好了,像他这样跑单帮没人把风的,一般是最容易出事的。

  看到周啸天脸上还yǒu几分不服气的样子,叶天不禁乐了,“亏得你小子还懂得一些风水学说,这会正是阴时,一天之中煞气最重的时候,下去找死啊?”

  一般盗墓的人,都要等过了子时之后才会下到墓葬里,看到周啸天这幅模样,叶天顿时明白了,敢情这哥们受伤也是自作自受。

  “今儿倒是偷鸡摸狗的好天气!”

  等到时针指在十二点的时候,叶天推门下了车,抬头向天上看去,却是一片乌云将星星和月亮都遮挡了起来。

  “记住,遇到人不要慌张,就说车子坏了,连打三次火再熄掉,我就知道了!”叶天一边交代着周啸天,一边将浑身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一般专业的盗墓贼都yǒu特制的紧身衣,不过叶天来的仓促,只能借周啸天的来用了。

  “妈的,我怎么想起来趟你这浑水的?我说你快点,把衣服递过来!”

  脱的只剩下一条短裤之后,饶是叶天身体健壮,也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寒战,三下五除二的换上了周啸天带来的紧身衣。

  “***,倒是挺专业的!”

  套上那身略小一点的衣服后,叶天将无痕斜插在了左臂上,胸前还yǒu两个口袋,刚好放置生肖法器和fú箓,至于罗盘就只能拿在手里了。

  -----

  ps:第三更送上,兄弟们,六月倒计时了,yuepiao别攥手里了,投给相师吧,嗯,yuepiaoduōduō的话,明儿酝酿次大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