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门死穴【求推荐票】


  周啸天本身并非是那种性格孤僻的人,只是因为后来家庭的变故,很少yǔ人沟通,这才会少言寡语变成了个冷淡性子。

  不过让一个少年承受这么多的苦难,他心里的压抑也是可想而知的,此时找到了个倾诉的对方,倒是说的停不下嘴来了。

  听完周啸天这短短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叶天心中也是有些唏嘘,他原本以为自己从小没有母亲,jiù算是很悲惨的了,但是和周啸天相比,自己简直jiù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了。

  而且叶天也知道了,看上去差不多有二十三四岁的周啸天,今年不过才十八岁,算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两三岁,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果然是如此。

  叶天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你家学渊源,也算是风水奇门中人,应该知道,盗掘先人墓葬是有伤天和的,以后jiù不要再干了!”

  风水术师所从事行业,本jiù是遭受天嫉的,再去沾染别的因果,那纯粹是闲自己命大,像周啸天伤了“肺经”,jiù是■上得山多终遇虎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周啸天摇了摇头,说道:“不干这个我也不会做别的啊,本来想着盗了这个墓凑够给妈妈做手术钱之后jiù收手的,可……可是没想到……”

  周啸天本身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即使懂得一些风水堪舆的知识,在城市里也派不上用场,他曾经想过去农村开辟市场,可谁会信这么个半大孩子啊?

  最后被逼得干了盗墓这行当,尤其是从叶天手中赚的三万块钱之后,周啸天看到了给母亲治愈眼睛的希望。

  周啸天也知道盗墓有伤天和,所以在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踩了这个点之后·准备干完这一票jiù收手的。

  但是周啸天万万没能想到,这个阴宅内蕴含的煞气,yuǎnyuǎn超出了他的想象,根本不是他的能力所能应付的。

  “你还真是个倒霉孩子!”

  叶天叹了口气,脑中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开口问道:“对了,你小子上次在那黑市交易和我争抢那几件法器时候,不是叫到了三十五万吗?怎么会连七八万块钱都掏不出来?”

  这些跑江湖的人·向来嘴里都是没句实话的,而且都是十真一假,在关键处玩猫腻,让人很难辨别出来,所以叶天在想到上次那事的时候,眼中不由露出狐疑的神色。

  “那几件玉器是法器?”周啸天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接着说道:“那会我也没钱,但是我知道那几件玉器是好东西·想收过来转手倒卖的。”

  “没钱你怎么敢叫价?”叶天打断了他的话。

  “我是第二次在纪老板那里进行交易的,按规矩可以向他贷三十万的款子,所以我才喊到了三十五万!”

  “你这话说不通……”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你那么着急给母亲治病,为什么不先从纪然那里借一笔钱呢?”

  “从他那里借钱,要把我们的根底都交代清楚·如果在规定的时间还不上他的钱,那三年内从墓中挖出来的东西,都要优先卖给他,价格由他们来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从他那里借钱!”

▲  向纪然借钱,等于jiù是签了卖身契,周啸天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之前自然不肯问纪然借钱了。

  不过jiù在那次拍卖中·周啸天看出那几件玉器的不凡来·想着如果能买到手里,找个机会倒腾出去的★话,jiù可以还上纪然的借款然后洗手上岸的,所以当时才和叶天叫了几口价。

  但是当叶天叫到五十万的时候·他却是有心无力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物件被叶天收入囊中。

  “你小子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想着周啸天的行为让自己多掏了几十万,叶天心里jiù有些郁闷,不过他也没尽信了对方的话,而是从包里摸出了手机来。

  “纪兄,我是叶天……”拨通了纪然的电话后,叶天问道:“问您点事儿,听说在黑市交易的双方,都能从您那里借到一笔款子,不知道是真是假啊?”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纪兄,我在外地呢,等回北京再说吧!”听了一会电话后,叶天连连点头,推掉了纪然想请他聚一聚的邀请,把手机给挂断了。

  “还真黑啊,这小子不光是倒腾古玩,连高利贷都干上了。”叶天摇了摇头,对周啸天的话却是相信了。

  纪然那里确实是可以借贷,买卖双方都可以,不过却是分为几个档次的,像叶天这样的客户,从他那里拿个三五百万的现金都行,但对周啸天这样的,上限最多jiù是三十万。

  而且纪然放贷的利息也是很高的,不是按月计而是按天来算的,每天jiù要一分利,这个却是连周啸天都不知道的,否则他更加不会存了借钱去和叶天竞价的心思了。

  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叶天开口说道:“行了,算我信你的话了,把这里的事情说说吧。”

  “这个墓在羊平镇一个村子旁边的,我◇在这转悠了三个多月了,底下肯定有个大墓。”

  “而且那个地方背靠铁山、木山、黄山,呈环抱之势,东西方向,则有沙河流过,是绝佳的风水之地!”

  说到这些的时候,周啸天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来☆,周氏一脉的传承本jiù偏重于风水堪舆观望地气,虽然他所学残缺不全,但还是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

  “你开启墓穴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天不置可否的问道,墓葬本jiù是阴穴,越◎好的风水佳穴,越是阴气浓郁,而且千百年来地壳变动,一些轻微的变化,或许jiù能将一处生吉之穴变成极阴绝地的。

  周啸天脸上露出一丝惧意,开口说道:“那墓葬以前jiù被人动过了,在生门的地方,有◇一个盗洞,看痕迹应该在百年以上的,我打通了原来的盗洞,在进入到墓穴入口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骨……”

  挖坟盗墓的人,是绝对不会惧怕死尸的,周啸天也是胆子极大的人,当时将那具拨到了一边,jiù准备凿开封堵墓葬穹庐的砖墙。

  穹庐的砖墙分为了四层,整整忙活了半夜,累出一身臭汗的周啸天,到最后终于掏空了三层。

  但是周啸天没有想到,jiù在他抽出第四层砖墙中的一块青砖后,一股阴寒之气从那孔洞中倾泻而出,顿时jiù让满头大汗的周啸天如坠冰窟。

  当时周啸天只感觉身边是阴风阵阵,耳边是鬼哭狼嚎,浑身的血液好像都被冻僵了一般,jiù在此时,身上的那个罗盘,却是释放出一丝暖意,护住了周啸天的身体。

  深通阴宅风水的周啸天知道,自己闹了个大乌龙,这里并非是进入墓葬的生门,而是阴气流通的死穴,他也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死者下葬后,其本身尸骨散发出来的真气,会yǔ穴气结合形成生气,通过阴阳交流成的途径,在冥冥中有影响、左右在世亲人的气运。

  而穴气jiù为阴气,两者必须遵循墓葬内的风水格局运转,这才能形成生吉之气,两者有如太极一般泾渭分明,而又相互融合。

  但周啸天所在的那个盗洞,却正是阴穴流动的地方,这一开启,顿时将墓葬内的阴煞积郁了上千年的阴煞流出,没将他冻毙在当场,都是全亏了那面罗盘法器。

  知道惹了大祸后的周啸天,连忙将那墓砖塞了回去,又将扒开的那三层青砖都堵上了,但风水格局已破,不是那么容易jiù能封堵的上的。

  周啸天明白,他的举动只不过是让煞气外泄的速度稍微放缓一些而已,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当下一狠心,将祖传的罗盘法器堵在了那里。

  不过罗盘之中蕴含的生吉之气,和这千年古墓内的煞气之气相比,还是弱了许多,最多三天,法器jiù将被侵蚀成一无用的器皿,而墓葬中的煞气还是会泄露出来的。

  “你当时进入墓葬之气,没有观望地气吗?”

  叶天对周啸天的行为有些无语,墓葬中阴阳二气泾渭分明,只要懂得观望地气的人,都能分得出来,这糊涂小子却是如何跑到阴穴死门之中去的?

  “我用罗盘看过,没……没想到出了错……”

  周啸天弱弱的说道,却是让叶天明白了过来,当今的风水师早已失去和阴阳二气沟通的能力,依靠仪器再加上地壳变动,这出错的几率难免jiù会大一些。

  看着桌子上的凉水馒头,叶天摇了摇头,将那里丹药拿了出来,说道:“行了,你把这药丸碾碎化水先服下去,我出去买点吃的。”

  周啸天为人至孝,加上进入盗墓这行当也是被逼无奈的,是以叶天愿意帮他一把,而且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周啸天也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同行中人。

  把药丸扔给了周啸天,叶天径直出了招待所,寻了一家驴肉火烧店,没要火烧直接买了十斤热驴肉,这东西是大补之物,可以驱除寒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